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殘留餘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殘留餘香字體大小: A+
     

    第二百四十八章 殘留餘香

    夏凡怪怪的盯着自稱林少鑫的傢伙,心中驀地一動,看上去有點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不過,一時想不起來,暗歎一聲,人如其名,缺心少肺,而且表現得挺猥瑣,明眼人都能看得出。

    卡麗絲冷眼直視着肆無忌憚打量她的林少鑫,尤其貪婪自己的傲峯,怒火中燒,一股森寒的殺意傾瀉而出,只見魅影一閃,一道寒芒掃過,剎那間,血花夾着肉片橫飛。

    林少鑫正流着口水美滋滋欣賞波濤洶涌呢,只覺得耳朵一涼,一股熱液順着脖頸急流而下,本能的伸手抹了下,卻摸了個空,“什麼玩意……啊!我的耳朵?”

    意識到耳朵少了塊後,鑽心般的疼痛瞬間襲來,暴跳着低頭尋找一番。

    “老大,在這兒。”

    之前被卡麗絲踹飛的青年男子,往前爬了幾步,顫抖着捧起半塊人耳,驚恐的說道。

    “給我!”

    林少鑫幾步跑過去,拿起血淋淋的半塊耳廓,手足無措的連忙往自己殘耳上安,不用針線縫合能接得上嗎?甚至又跑上去幾人幫他摁。

    “誰,誰幹的?是不是你?”

    剛纔只顧着專注於一飽眼福上,沒察覺卡麗絲動手,何況出手之後,頃刻間又返回到原地,不細心留意的話,還真不確定是她的乾的,因此,林少鑫才質疑卡麗絲。

    卡麗絲神情清冷,晃了晃依然滴血的匕首,證明是她所爲。

    “好你個臭娘們,敢毀老子五官,老子要是不折騰死你就不姓林!兄弟們把她給我帶走。”

    林少鑫登時氣得五官挪移,何況確確實實少了半塊耳朵。

    “老大,這妞手裏有刀,怕是不好惹!”

    林少鑫身後幾人,面面相覷,猶豫着裹足不前。

    “一羣廢物,都他媽的酒肉朋友,平時管你們吃喝玩樂,用着時候,畏首畏尾,都他媽的慫包!”

    常言說的好,患難見真情,一向與他稱兄道弟的傢伙,真正遇到事兒,一個個畏縮不前,怎能不叫林少鑫生氣。

    這一會,不管酒店服務員,還是圍觀食客,都被血腥一幕驚呆了,紛紛後撤,生怕濺一身血,光頭呢,眼珠子差點瞪掉,以往別看他耀武揚威的到處收取保護費,只是動動拳腳而矣,真槍實彈的畢竟不多,哪像這樣一語不發,動上刀子,捂着腦門慶幸不已,幸好多會只在言語上調侃幾句,不然,他的下場,恐怕比現在的林少鑫還要悲催。

    這麼一鬧騰已經影響到酒店生意,夏凡冷聲喝道:“不趕緊去醫院縫合?一旦錯過最佳縫合時機,怕是徹底廢了!”

    “是啊!都給他媽的死了!還不趕緊送我去醫院!”

    一語提醒夢中人,像林少鑫這種人愛惜身子的很,聽到治療有望,馬上恨不得肋生雙翅飛到手術室。

    衆人七手八腳的架起林少鑫往外走。

    “老子傷的是耳朵,我能走!”

    被人架着走得多慢,多耽誤一秒,有可能永遠與耳朵告別了,可謂心急如焚,慌慌張張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往外跑,其他人咬牙在後面追,不過,經過夏凡身邊時,林少鑫不忘道了聲謝。

    “沒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夏凡喊了聲。

    大堂經理倒是認識林少鑫,走近夏凡,在他耳旁悄聲道:“剛纔那主叫林少鑫,四大家族林家的大少,林副市長的兒子,如今受了傷,定不會罷休,酒店這邊倒沒什麼,她是你朋友吧?最好先躲一陣子。”

    “呵呵,怪不得看着眼熟,原來與林少傑一家,有意思,好,我們走了。”

    夏凡拉了把還杵在震驚中的光頭,朝門外行去,卡麗絲藍盈盈睛珠滴溜溜一轉,收好匕首,衆目睽睽之下,眉開眼笑的扭動腰枝追上夏凡,親暱的挽住他的胳膊,這副親熱勁,在外人看來無疑是熱戀中的情侶。

    夏凡狡黠一笑,心道就想這麼算計他,也太小看人了,嘴角輕扯,柔柔的道:“卡麗絲,你可知傷了什麼人嗎?趁着有**氣在,多瞅一眼花花世界,過不了多久,人家一旦尋上門來,到時候想多看一眼恐怕都沒機會!”

    卡麗絲眨了眨眼睛,不以爲意的仰起頭,遞去一個一切有你的眼神。

    出了酒店,夏凡即要離去,而卡麗絲始終不撒手,“拜託!你捅了那麼大馬蜂窩,我可替你收拾不了,你是武屍聯盟頂級殺手,完事了拍拍屁股閃人,我卻不行,對了,你可以去投靠你師妹妮莎。”

    卡麗絲不爲所動,指了指了自己的嘴,意思不給她解開啞穴,纏定夏凡了。

    “老大,我先走了。”

    光頭不知兩人關係,還以爲親親我我打情罵俏呢,提出先走一步。

    該安排的已經交待清楚,留下他沒啥卵用,只好揮手讓他走。

    夏凡可不敢直接把卡麗絲帶回酒店,尹晴柔和柳月肯定會誤會,所以,爲了甩掉卡麗絲,迫於無奈給她解除穴道。

    “這一次便宜了你,若有下次,對我圖謀不軌,定叫你啞巴一輩子,哪怕天涯海角,一樣找得到你!”

    卡麗絲心中大喜,試着乾咳幾聲,發出清脆聲,“我,我可……可以不在找你麻煩,但不代表聯盟不派其他武屍惑者武靈人前來暗殺你。”

    “這不關你的事,請把我的話原封不動轉於你們的頭,武屍聯盟的人,膽敢再來犯我,保證有來無回!”

    夏凡中氣十足,滾滾話語鏗鏘有力。

    “我一定把你的話帶回去,你不是說能治療我的恐男症嗎?”

    卡麗絲藍瑩瑩眸子裏充滿強烈期望。

    “當然可以,前提條件就是醫者和患者必須相處一室,肌膚相親,才能完全施展摸骨療法,一洗恐男心裏。”

    夏凡的話半真半假,還不到治療時機,自然不予施治,降服她全靠這個弱點,一旦幫其解除,女人多變,掉轉頭行刺,何況卡麗絲行事神出鬼沒,栽在她手上不是沒可能。

    得知治療過程中需身體接觸,卡麗絲猶豫不決,從未被男人碰過的武靈人,一時間做不了決定。

    “行了,等你啥時候想通了,再來找我。”

    夏凡巴不得閃人,在卡麗絲沉思之際,坐上車逃也似的疾馳而去。

    卡麗絲怔了怔,冰冷的臉上浮現一絲笑意,想不到夏凡竟也有這麼可愛一面,隨後,卡麗絲擡頭看了眼滿天的星空,消失在夜幕中。

    回到酒店已是晚上十一點鐘,除了坐立不安的尹晴柔,靠在沙發上心神不定的看着電視,估計詩音和柳月都睡下了。

    “回來了?”

    尹晴柔急忙起身,拉着夏凡坐在她身邊,立即貓膩在夏凡懷裏。

    “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是不是一直在等我?”

    夏凡伸手在尹晴柔瑤鼻上颳了下。

    “看不到你,我睡不踏實!”

    尹晴柔一張傾國傾城的臉在他胸前蹭了下,忽地坐了起來。

    “怎麼了?”

    尹晴柔的反應,着實嚇了夏凡一跳。

    “沒事,你先去洗洗,我在房裏等你。”

    說罷,尹晴柔徑直進了總統間。

    夏凡只是覺得尹晴柔臉色不太好,並沒去揣測她的心思,搖着頭進了浴室。

    等洗完澡回到臥室時,尹晴柔盤膝而坐,正修煉天靈譜,沒敢驚擾她,坐在地毯上也修煉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夏凡微微睜眼,居然發現尹晴柔趴在牀上,雙手撐着下頜,正不錯眼睛的盯着她,如此楚楚動人的模樣,頓時勾起一股無名之火,夏凡輕輕一躍,飄落在牀上,隨即滾在一起。

    夫人間,迷迷糊糊睡夢中的柳月,豁然坐起,聽着熱血沸騰的低吟聲,嬌軀顫抖的同時,躡手躡腳下牀,走到總統間,將耳朵支在門上聽了一會,面紅耳赤,忙不迭的去了洗手間。

    夏凡只顧着馳騁沙場,竟沒察覺到門外的柳月,直到筋疲力盡,才心滿意足的躺下。

    尹晴柔輕咬着貝齒,“你身上怎會有女人的香水味?”

    “哪有?現在從裏到內都是你的體香味好不好?”

    夏凡擡起胳膊聞了聞。

    “我是說你回來時身上就有!”

    尹晴柔板着臉,哪還有剛剛的欲死欲仙。

    夏凡一想,又是卡麗絲惹的禍,若不是被她摟上胳膊,怎會沾有她的香水味,只好將遇到女殺手卡麗絲的事,如實的說了出來。

    “哼,敢傷害我老公,當我見到那殺手,非要她好看!”

    尹晴柔攥起小粉拳,目光凌厲無比。

    夏凡大汗,所幸沒把卡麗絲帶回來,不然,非掐起來不可。

    尹晴柔不敢在夏凡房間裏停留過長,與夏凡又聊了一會後,潛回夫人間。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柳月早早的進了夏凡房間,抽着鼻子像警犬似的,不知尋找什麼。

    聽到動靜,夏凡睡眼惺忪的看了眼,當看清楚柳月時,一下子來也精神,“柳月,你來我房裏幹什麼?”

    “夏大哥,我在幫你逮老鼠!”

    柳月一臉至誠的道,給人第一眼她是認真的,容不得懷疑。

    “不會沒睡醒吧?屋裏乾乾淨淨的,哪來的老鼠?”

    夏凡被她的天真打敗。

    “真的,叫了一宿呢!你可能睡的熟,沒聽見。”

    柳月着有模有樣的往牀下找。

    “柳月,你先出去,我自己來找行不行?”

    再找下去非被掀開被褥不可,夏凡還沒穿衣服呢,想着暫時支開柳月。

    “好吧,我到別處找找。”

    柳月拍着小胸脯退出房間,然後,大口大口的呼氣,剛纔的氣氛太尷尬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