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自斷一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自斷一指字體大小: A+
     

    巫堃手一哆嗦,對講機落在地上,摔得七零八散,面無表情的,怔怔的望着文溪,越看越覺得跟文豪長得幾分相似,頓時一個腦袋兩頭大,豆大的汗珠順着腦門流了下來。

    一邊的馬賓聽得清清楚楚,眼前被打女孩極有可能是文少的親妹妹,這戲倒有看頭,幸災樂禍的瞟了眼巫堃,一雙鬥雞眼縮成老鼠眼,剛纔還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這會兒,猶如被雷劈了似的,六神無主。

    這時,一個工作人員氣喘吁吁的跑過來,“馬幫主、巫先生,文少不讓查了!”

    巫堃終於回過神,猛地回頭吼道:“咋不早說,豈不是害了我!”

    工作人員縮了縮脖子,縱有一百個不滿,也只能憋在心裏。

    文溪捂着紅腫的俏臉,委屈的眼淚掉了下來,那眼神恨不得將巫堃生吞活剝,自小到大,頭一遭被人打,而且是她引以爲豪的絕世容顏。

    馬賓眼神閃爍,立即接腔道:“不會吧,巫先生整日與文少待在一起,怎會連她妹妹都沒認出來呢?莫非你是冒充的?”

    “如假包換!”

    林嬌嬌冷目掃過馬賓,從對講機裏聽出文豪來,反而收起手機,坐等巫堃悲慘結局。

    “人呢?”

    伴着一陣腳步聲,文豪帶人趕到。

    一看到文豪,文溪猶如受傷的小花貓,撲到哥哥懷裏,小嘴一撇,哭的昏天暗地。

    “文溪不哭,你怎會在這裏?”

    文豪輕輕推開妹妹,扶着她的雙肩,用衣袖幫其拭去眼角淚水。

    “人家心情不好嘛,就喊上嬌嬌陪我來K歌,誰知,這個死變太,三番五次找麻煩,這一次,竟然打我!”

    說着說着,文溪又哭起來。

    “巫堃,你說!到底怎麼回事?”

    文豪扭過臉去,一張帥氣的臉陰沉的可怕,瞭解文豪的人都知道,他最寵愛這個妹妹,凡是追求文溪的男子,不是殘疾就是在醫院療養,可想巫堃打了她妹妹,會是什麼個下場。

    “文少,對,對不起,因爲你妹妹與兇手在一起,所以,誤會,純屬誤會!”

    巫堃不停的道歉,連說話都結結巴巴。

    “笑話,我妹妹怎會與兇手在一起?腦子沒病吧你?文溪有沒有這回事?”

    文豪轉頭又問向妹妹。

    “什麼兇手,完全是他杜撰出來的,長的跟鬼似的,突然躥到包廂裏,只因我說了他幾句,舉手就要打我,是路過的無名英雄救了我,不然,早被他打死了!”

    文溪的話半真半假,其目的有袒護夏凡的意思。

    心有靈犀,何況夏凡是林嬌嬌心中男神,立即附和,“千真萬確,是他襲擾在先,真是臭不要臉,自己犯了錯,竟然倒打一耙,栽贓陷害。”

    “嬌嬌,此話當真?”

    一聽到巫堃做出這種事,發現林嬌嬌也在場的林少傑,自然對巫堃產生一種厭惡感。

    “哥,你也在呀!這人太可惡了!”

    林嬌嬌抓住時機,火上澆油。

    “巫堃,還有何話要說?”

    正值用人之際,文豪不想動巫堃,怎奈他打了文溪,等同於打了文家的臉,若不加以懲罰,放下文家不說,日後怎能領導衆人。

    巫堃無言以對,垂下頭,“任憑文少處置!”

    “嗯,不知者不罪,念你初犯,哪隻手打的,自行斷去一指。”

    以爲文豪不予追究,心中大喜,可是後半句,將剛剛燃起的希望,瞬間澆滅。

    “這……”

    巫堃有些猶豫,眷戀的看了眼右手,這一刻,覺得剁掉哪一根都可惜。

    “巫堃,文少已經法外開恩了,你就知足吧!莫等文少親自動手,到時候,恐怕不止一根!”

    中年道士眯着眼,一股凌冽的寒意射過去。

    巫堃身子沒由來的一抖,急忙掏出匕首,蹲下身子,伸出小拇指放於地板上,鋒利無比的匕首狠狠劃了下去。

    “文少,這樣總可以了吧?”

    另一手撿起斷指,衝文豪晃了下。

    “來人,帶巫堃去最好的醫院接指。”

    話音落下,跑上前兩人,一人接過巫堃手中斷指,另一人架着他往外走。

    “哥,這樣也太狠了點,意思意思不就行了,何況是你手下。”

    別看文溪恨得牙癢癢,當親眼目睹巫堃的悽慘下場,心地善良的她,反倒有些後悔,只是想着打幾下消消氣,卻沒想發展到這種地步。

    “若是別人,今天只有死路一條!巫堃應該慶幸!”

    恍然間,文溪有一種錯覺,眼前這位雷厲風行,手段殘忍的男人是她哥哥嗎?與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哥,咱們走吧。”

    文豪被妹妹纏着,依言出了包廂。

    直到注視着衆人走遠,馬賓立刻上樓,向夏凡彙報情況。

    夏凡也沒料到那兩位放蕩不羈的女子,竟是文豪和林少傑的親妹妹,交待幾句後,悄然離去。

    “少傑,你們看到貓頭鷹沒?”

    副駕駛上的文豪,回頭問道。

    林少傑和秦浩均是搖頭,表示沒看到。

    “難道沒在KTV?這兩天眼皮子跳的厲害,心裏會莫名的發慌,所以,關鍵時刻,大家一定打起精神,決不能出現紕漏!那個馬賓情緒不對,得派人看緊點!”

    文豪像是交待任務,又似自言自語。

    “給他一百個膽,也不敢違揹我們!”

    秦浩輕蔑的笑道。

    “除非不想在宛城混了!”

    林少傑也冷笑。

    “咦?”

    後排座上,緊挨着秦浩的中年道士,輕咦一聲,回頭望去。

    “怎麼了秋道大師?”

    文豪好奇的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除車輛外,沒發現可疑之處。

    林少傑和秦浩帶着不解,幾乎同時看去。

    “貧道隱約感到一股殺氣,每當探查時,一切正常!真奇了怪了!”

    “呵呵,可能是錯覺吧?”

    文豪並沒把秋道大師的話放在心上。

    繞了一圈後,三輛車相繼駛入清水灣別墅區。

    “看到沒?別墅區到處是高清攝像頭,你們說那盜匪是不是活膩了,敢跑到這裏行竊!居然因分配不均,自相殘殺,可惜兩人都沒活成!你們猜發生在哪棟別墅?”

    文豪指着一處監控,感慨萬千。

    “能住在這兒,無外乎鉅商富豪,把目標瞄到這裏,實在佩服!”

    林少傑應道。

    “當官的就不能住嗎?文少不一樣……”

    “閉嘴!”

    林少傑馬上打斷秦浩的話。

    “無妨,反正這處別墅是我小姨送我的生日禮物!”

    文豪流露出感激目光。

    一行在十二號別墅停下,進入客廳,林少傑和秦浩與文豪商議了一會,便各自駕車駛離小區,文溪和林嬌嬌窩在臥室裏不出來,不知在忙什麼。

    院子四周都布控了人手, 秋道大師獨居頂樓,以便監控整個院落。

    話說夏凡,出了紫氣東來KTV,乘車一路跟蹤文豪車輛,以防對方察覺,車子始終保持在百米開外,直到尾隨至清風灣別墅區,才提前下車,面對司機不解的眼神,夏凡丟下一句私家偵探,便潛入小區內。

    靠近十二號別墅時,發現強大氣場,神識一掃,探查到文豪幾人,於是隱藏起來。

    就在他剛藏好,另一股神識掃來,“高手!”

    夏凡急忙斂氣,收回神識。

    那股強大神識一掃而過,可能不死心,連續掃過幾次,才罷手。

    夏凡想不通,文豪從哪招來如此厲害角色,一時半刻,沒敢輕舉妄動。

    站在十二號別墅頂樓的秋道大師,一臉鬱悶的朝夏凡的方向眺望,明明剛剛有股神識射來,爲何立時消失不見?懷疑有武者出沒,直至不斷的探測十多遍,仍一無所獲,纔回到屋裏小歇。

    林少傑和秦浩從十二號別墅開車出來,夏凡看的清清楚楚,眼下最急迫對付的人是文豪,林少傑和秦浩不過小蝦米,暫時沒必要動手,因此,夏凡悄然潛入八號別墅樓,雖然經過細心清理,仍瀰漫一股刺鼻惡臭味。

    上到頂層,夏凡進入一客房,躺在牀上小息一會,直到天近黃昏,模模糊糊看不清人影時,才翻身下牀,再次回到原處。

    直到天色徹底黑下來,夏凡催動鬼魄靈氣,原本帥氣的臉頃刻間變形扭曲,一切就緒,吊兒郎當朝十二號別墅行去。

    靠近高達五米的院牆後,夏凡一哈腰,身輕如燕的跳了進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制住了離他最近的傢伙。

    “誰?”

    伴着一聲喝問,從三樓奔下一人,赫然是秋道大師。

    “所來何人?”

    秋道大師打量夏凡同時,夏凡也在觀察他,或許這就是那位釋放強大神識的主,呵呵一樂,“身爲道士,理應看破紅塵,雙眼不問窗外事,你可倒好,助紂爲虐,保護一個陰險毒辣傢伙。”

    “廢話少說,先擒住你再說!”

    秋道大師舞動雙臂,左勾拳右勾拳,愣是讓夏凡還不上手。

    “就你這能耐敢夜闖文家,不知天高地厚,簡直目中無人。”

    秋道大師一招快似一招,甚至可以聽到發出的勁風聲,其他幾人,端着手槍,圍成一個圈,將秋道大師和夏凡圍在中間。

    聽到打鬥聲,文豪叼着雪茄就往門前一坐,好像在欣賞一場遊戲,這份篤定,充分說明對秋道大師的信任。

    文溪和林嬌嬌也走了出來,看到夏凡十分驚訝,不過,兩人很快恢復鎮定,起初以爲是她們的男神,當仔細看清後,才發現不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