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三十章 單挑四海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三十章 單挑四海幫字體大小: A+
     

    曾世傑雖然打心眼裏懼怕夏凡,但也期望那位絕世高手及時出現,至於是否打得過,是個未知數,所以,得爲自己留條後路。

    權衡利弊之後,曾世傑說出實情,那日從天林製藥廠被帶走後,關小刀並沒讓人挑斷他的腳筋手筋,而警告他馬上離開,從此不得踏入宛城半步,否則,一經發現,殺無赦,曾世傑呢,見大勢已去,斷不能在宛城混了,於是回到家,收拾行禮,帶着妻兒老小,準備就此遠離這是非之地。

    不料,一位衣着華貴的中年婦女堵在門前,這人曾世傑認識,而且交往多次,在對方勸說下,打消了暫時遠走的心思,隨中年婦女一道去了一處隱蔽之處,有吃有喝的招待非常周到,另外給了一筆錢作爲生活開支,直到夏凡趕赴京城後不久,突然來了兩名神祕男子,中年婦女相互介紹後,讓曾世傑全力協助。

    後來才知道針對夏凡身邊親朋好友,實施瘋狂報復,第一站就是血洗青雲幫,活捉關小刀,之後,不費吹灰之力,一舉收復四海幫,緊接着,連連出擊,綁架尹晴柔,所有一切均來自於中年婦女的指揮。

    聽後,夏凡怒火中燒,問道:“中年婦女是誰?”

    曾世傑一口咬定,不曉得,只是替對方做過幾單生意。

    夏凡怎會相信這種無知的謊言,手指一彈,一根銀針從曾世傑右耳穿過,血液順着耳廓滴滴答答流下。

    感到耳朵一涼,曾世傑摸了把,一看是血,扶着椅子顫顫巍巍站了起來,“我,我只知道姓劉,幹什麼的,我真的不清楚啊!”

    夏凡又一甩手,銀針刺入面部,兩側臉頰頓時不由自主的收縮,疼得他冷汗橫流。

    “不要高估自己的利用價值,殺掉你,一樣從別人嘴中得到想要的,最後一次問你,那毒婦叫什麼!”

    “我,我哎呀,想,想起來了,叫劉麗,說什麼跟你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你家店就是她指使我乾的,說是你欺負了她兒子,給你一個小小教訓。”

    劉麗,夏凡使勁回憶着,終於想到秦浩的母親,原來這一切,她纔是始作俑者,與當時的推測不謀而合,作爲宛城的父母官秦方正,他妻子背地幹些下三濫勾當,不知他是不是知道。

    “你們把小刀關哪了?帶我去見人!”

    剛纔聽兩人交談,關小刀應該關押在附近。

    “好,我告訴你。”

    表面上曾世傑畏懼的要命,眼裏的殺機乍現,擡手間一支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夏凡,咬牙切齒道:“去死吧!”

    在他的手指剛搭上扳機時,夏凡倏然出現他近前,一記手刀砍在他的手臂上,咔嚓一聲,斷爲兩截,手槍掉在地上。

    “啊!”

    從曾世傑嘴裏發出一淒厲慘叫聲。

    “在不老實,敲斷你的四肢,給你動脈放放血,直至流乾爲止。”

    夏凡漫不經心的撿起手槍,有意無意的指向曾世傑,“不知這玩意好不好使,打在身上應該很疼吧。”

    “別,別,小心擦槍走火,我這就帶你去見關幫主。”

    最後底牌都使了,竟沒傷夏凡分毫,反而賠上一條胳膊。

    “再給我耍心眼,保證你會死得很慘,包括你家人。”

    曾世傑身子一滯,驚恐的哀求道:“你我之間恩怨,不能遷怒於家人身上,這是道上的規矩。”

    “你們抓我朋友,又作何解釋?”

    夏凡反問道。

    “我,我只是配角,主謀另有其人。”

    曾世傑咬着牙將面部銀針拔掉,頓感疼痛減輕不少。

    “廢話少說,頭前帶路。”

    爲防止那位關先生醒轉過來,夏凡在他身上飛速補了幾針。

    曾世傑垂着胳膊,忍着劇痛,踉蹌着前行,直到最裏邊一鐵籠子面前,指了下,“喏”

    舉目望去,一渾身是血鬍子拉碴的男子蜷縮在籠子一角,血肉模糊的臉上,根本分辨不出此人模樣。

    “他是誰?”

    夏凡心裏猛地一沉,不認爲這人是他的兄弟關小刀。

    “是關幫主。”

    曾世傑應道,隨後低下頭,等待暴風雨狂虐。

    “把門打開。”

    第一時間,夏凡開啓靈目將關小刀上上下下探查一遍,見他四肢除了皮外傷,還有不同程度的刀傷,儘管傷口不大,因沒得到及時救治,已經有膿水滲出。

    鐵籠打開後,夏凡俯身鑽了進去。

    “小刀!”

    夏凡已泣不成聲,強忍着淚水,一把抱起關小刀出了鐵籠,或許害怕夏凡報復家人,曾世傑表現的相當安分。

    “大…大哥,是……是你嗎?”

    關小刀艱難的睜開眼,看到夏凡,悽苦的笑了笑。

    “是我不好,讓你受罪了!”

    “是我對不起大哥,沒能守住青雲幫,更沒看護好大嫂,不知她現在怎樣?”

    關小刀帶着深深的自責,熱血男兒竟有氣無力的低聲哭起來。

    “沒事了,我會救出晴柔,還有巴頓死神他們。”

    斬釘截鐵的話語如濤濤江水,滾滾遠去,震得地下室餘音不絕。

    關小刀點了點頭,突然,緊張起來,“大哥,不用管我,趕緊離開這裏,那胖子着實太厲害,你不是他對手。”

    “無礙,兄弟生死與共。”

    不管一旁的曾世傑,夏凡就地坐下,將關小刀放在地上,撕開衣服,銀針在他周身疾速點下,一縷縷鬼魄靈氣注入關小刀體內,不大工夫,只見他四肢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癒合,一直恢復到四五成。

    如此驚奇一幕,縱使曾世傑見多識廣,也被驚得一愣一愣的,甚至錯失逃跑良機。

    待夏凡取出針,關小刀咬着牙已能站立。

    “大哥,我身上的傷口,全拜曾世傑所賜。”

    “啊,不不,是關先生他們逼我做的。”助

    曾世燈竟然撲通跪下。

    夏凡掃了他一眼,“尹晴柔人在哪裏?”

    “在,在,都在四海幫老巢關着。”

    得到想要的答案,夏凡一腿掃在他的脖子上,曾世傑來不及出聲昏死過去,隨後攙扶着關小刀返回到幫主辦公室,提起關姓傢伙,悄悄退出青雲大廈。

    出來的時候,關小刀換上了守衛衣服,此刻天光大亮,爲了避免引起注意,兩人攙扶着人質以醉酒的姿態,攔了輛出租車,朝四海幫根據地而去,夏凡可能不清楚,但關小刀不一樣,早就調查得一清二楚,在紫氣東來KTV。

    見關小刀一臉血跡,出租車司機哪敢拒載,只盼着將三位溫神送到目的地,哪怕一分不要調頭閃人。

    誰知道到了地點,夏凡卻囑咐關小刀留在車上等侯,自個帶上人質獨闖四海幫。

    關小刀想了想便答應下來,隨時做好接應夏凡準備。

    出租車司機本來找藉口推脫,夏凡丟下幾張紅鈔,光明正大的把槍交給關小刀後,司機再不敢找任何理由。

    夏凡在人質人中穴上反覆摁了幾下,很快醒轉過來。

    “你……”

    對方剛想說話,被夏凡喝止住,“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炎黃特戰隊的人,你們的行爲已經構成殺戮罪,隨時可以對你執行死刑。”

    “你一個小小醫學生,怎麼知道炎黃特戰隊?”

    “稍後自會明白。”

    夏凡一手扣住他的手腕,另一手摁在他的脖子上。

    “拿我交換人質?大錯特錯,貓頭鷹決不會同意。”

    “照我說的做就行,其它輪不着你操心。”

    夏凡押着他往紫氣東來KTV裏走.

    “對不起先生,今天不營業。”

    門外保安客氣的說道。

    “沒關係,進去找個朋友。”

    “找誰?我幫你聯繫。”

    “囉裏囉嗦,說了你也不認識!”

    不顧保安錯愕表情,兩人進入大廳。

    “在幾樓?”

    夏凡低聲問。

    “在十六樓,怕你沒命走出來。”

    關姓男子神情自然,根本沒意識到自己是人家手裏的人質。

    快速瞄了眼電梯方向,夏凡押着人朝電梯門行去。

    很快,電梯在十樓停下,轉電梯才抵達十六層。

    “關先生好。”

    一衆四海幫成員,齊齊打招呼。

    “快點把這裏當家做主的人叫出來,我要談筆買賣。”

    夏凡直接表明來意。

    “這是?”

    有人疑惑不解。

    “一羣豬頭,沒看出來嗎?我被挾持了,貓頭鷹呢?把他喊過來。”

    “關宇,你怎麼搞的,被小孩子給劫持,回頭別說是我戰友呀。”

    其中一間房門打開,簇擁着出來一幫人,足足有八人之多,一個微胖男子樂呵呵走在前面。

    “貓頭鷹,能不能嚴肅點!這位就是咱們要對付的夏凡,現在人給你帶過來了,你看着辦吧!”

    關宇滿不在乎的苦澀一笑。

    “是嗎?蠻合我胃口。”

    貓頭鷹笑呵呵,微扯着嘴角,咻,一條殘影到了二人近前,食指中指微勾,剎那間,鎖向夏凡咽喉。

    對方的身體與身法極爲不符,眨眼間,不但到夏凡身邊,而且出招之快,超乎尋常,常言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強大氣勢告訴夏凡,胖子身手不在他之下。

    夏凡一按關宇腦袋,擋在身前。

    “噗”

    貓頭鷹沒絲毫收手,直接擊碎關宇的咽喉。

    關宇捂着脖子,血液順着嘴角流下,衝着夏凡咧嘴笑道:“你真的死定了,我在下面等着你。”

    話音落下,氣絕身亡。

    貓頭鷹晃着大腦袋,“是你害死我最好的兄弟,今天,你以及你的朋友,都必須陪葬!”

    隨即,雙拳猛然攻出。

    夏凡也不躲閃,鬼魄靈氣驟然凝聚於拳頭,硬生生接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