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柳校長有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柳校長有請字體大小: A+
     

    郭義一番話,徹底震驚全場,之前還挖苦譏諷夏凡的月天華和侯腮,本想狠狠踩一把,哪成想人家診斷這般精準,尤其得到郭教授自己證實,兩人如同聽到夢話一般,簡直不可思議,甚至懷疑老教授是夏凡的親舅舅,不然,夏凡怎瞭解那麼清楚。

    李純風、傅鵬一衆學員,此刻,對夏凡出神入化的面色診療法也是驚歎不已,年紀輕輕有如此造詣,前途定是無限光明,一些人心思微動,心生結交之意。

    月天華頹廢的臉上,突然,浮現出難以尋味的喜色,馬上質疑道:“敢問郭教授,膽囊結石那麼大,平時應該疼的厲害吧?難道您老就沒察覺?爲何拖到現在還沒治?”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存在諸多疑點嘛,是得好好解釋一下。”侯腮一拍腦門,立即響應。

    這個問題不但月天華和侯腮犯疑惑,夏凡、歐陽雲朵和其他人一樣不理解,身爲醫術高深的國醫大師,不可能不清楚自個身體,任其發展下去,如此一來,得承受多大痛苦,所有目光齊刷刷落在郭老教授身上。

    郭義淡然一笑,“膽囊結石,其實在發病初期,即五年前我已經知曉,正如大家質疑,爲什麼拖到現在,是不是治不了,非也,像膽囊結石這種類病症,西醫主張採取衝擊波體外碎石或手術取出,若對腎結石或尿道結石,或許效果極佳,但膽囊因組織結構性,不適宜這些方法;我曾想過用中醫化石法,當時結石尚小,生怕驗證不出藥物療效,所以,任其長下去,如今大的如同核桃,可惜我苦苦研製的藥物,沒能達到化石理想,最近一直在改良方劑,沒想到啊,這位小哥火眼金睛,一眼便看出來,老朽着實佩服。”

    事情因果一旦道出,月天華聳拉着驢臉不在吭聲,而侯腮更是厚顏無恥的呲了呲牙,一副恍惚大悟的樣子。

    歐陽雲朵偷眼瞄了下夏凡,這男人帶給她的驚喜越來越多,一顆芳心悄然被佔居。

    “肅靜,剛纔我所教給大家的只是中醫面色診療法入門技巧,下面將注重講解,望神、望形、望頭面、望五官……望排泄物等,今天就將我終生所悟,毫不保留的傾囊相授,因爲時間有限,講到哪算到哪。”

    領略過郭教授水平,一個個羨慕不已,全部支着耳朵認真聆聽。

    吸取百家之長,便是夏凡的宗旨,這麼難得一節課,自然不肯放過任何一處細節。

    看到一衆學員被其精湛醫術折服,郭義繼續分解,“望神以目光,面部表情和精神意識活動爲重點,是判斷臨牀預後生命活動的重要環節,一般分爲‘有神’,‘無神’、‘假神’三種。”

    頓了一下道:“有神主要表現爲神志清楚,兩目精彩,呼吸平穩,面色榮潤,言語清晰,肌肉不削,反應靈敏,正氣充足,精神充盈,爲健康或病輕。”

    歐陽雲朵按照此方法,發現夏凡有神,說明身體健康無礙。

    總之下面都在相互觀察對方。

    “什麼是無神呢,即是失神,目光晦暗,神志不清,循衣摸牀,精神萎靡,瞳仁呆滯,聲音低微,甚至手撒遺尿等,此種情況表示正氣已傷,病情較重,預後差。”

    郭義話音剛落,室內響起一聲驚叫,“郭教授,我發覺柳四海神色晦暗,目光呆滯,是不是病情較重,酒精性肝炎轉成癌了?”

    “侯腮,放你孃的臭屁,明明酒精性肝炎,在你嘴裏咋就癌了?”

    柳四海怒視着侯腮,面對這個宿敵,真想一把掐死他。

    “不過隨口說說,急個什麼勁!真的假不了,假的錯不了!”

    見柳四海惱羞成怒,侯腮縮了縮脖子。

    “請注意課堂紀律,不然,我要請人了!”

    郭義面沉似水,課堂上互動,相互診療,無可厚非,實不該暴粗口。

    帶着怒意道:“假神常見於久病、重病精氣極度衰弱的病人,如原來面色晦暗,突然顴紅如妝;原本毫無食慾,忽然食慾增強;原本神識昏糊,突然神志清楚,再如言語不多,語聲低微,一下子轉爲喋喋不休,聲音響亮;這些是由於精氣衰弱已極,陰不斂陽,虛陽外越,一時‘好轉’假象,俗稱:迴光返照或殘燈復明,切不可掉以輕心,其提示病情惡化,臟腑精氣將絕,臨終前的前兆。”

    郭義在臺上賣力的講解,月天華一雙賊眼卻時刻盯着夏凡,真心希望找出這種症狀來,巴不得是他臨終前的前兆,早點一命嗚呼,省得心裏畏懼這麼一個人。

    夏凡只察覺到月天華在看他,並不清楚安的什麼心思。

    郭義不愧一代國醫大師,說到做到,真的如他所言,把畢生所學所悟,一股腦兒教給大家,從望神,望形態,一直講解到望頭面,其語言通俗易懂,繪聲繪色,以鮮明生動的授課技巧,讓大家產生興趣同時,也牢牢記在腦海裏。

    離放學將近還有十分鐘時間,是自由交流活動,郭義瞧了夏凡一眼,結束了中醫課程。

    歐陽雲朵託着香腮看着夏凡,“我個人認爲郭教授是名副其實的中醫大師,從其診斷上不難看出,有着豐富的診療經驗,是我見過的中醫中最最厲害的老中醫,你覺得呢?”

    此節課,夏凡也是受益匪淺,很快領悟到面色診療法的精要,不知不覺間,他的醫術無形中又提升一個檔次,聽到歐陽雲朵問話,急忙收斂心神,應道:“論起中醫方面的造詣,想必郭老教授應該是國醫級別的人物,能請動這種神人,可見柳校長的人脈,或者國家授意而爲。”

    “咱們出去吧,亂糟糟的,跟菜市場似的。”

    說着歐陽雲朵欠身離坐,夏凡快速掃視衆人一眼後,跟着出了教室。

    剛到門外,迎面碰見易安之,見他急匆匆趕來,乍一見夏凡二人,沉着臉道:“怎麼又惹禍了?柳校長在辦公室等着呢,走吧!”

    “易教授,爲何開口此言?柳校長找我們有什麼事?”

    歐陽雲朵有些緊張,以爲夏凡被開除的事舊事重提。

    “是神醫班沈石的事,咋又招惹人家了?他叔叔可不是省油燈,這次估計鬧大了。”

    易安之唉聲嘆息。

    “沈石!與我和夏凡何關?”

    知道闖了禍,歐陽雲朵裝作糊塗,反正沒有證據證明是她下的手。

    “有沒有關係,去了解釋清楚不就行了。”

    易安之肺都快氣炸了,心道招惹什麼人不好,沈家難纏的要命。

    “行,把話說開了也好。”

    夏凡衝歐陽雲朵使了眼色,陪同易安之朝校長辦公室而去。

    見到柳校長時,正揹着手溜牆邊呢,一張老臉陰沉的能擰出水來,看到夏凡,一個箭步衝過來,“你們倆是不是對沈石作了什麼?怎會突然發瘋了?據他同伴交待,發病之前,你們拌過嘴,然後,他就跑了,直到現在還瘋瘋顛顛的,沈家一口咬定,是你們所爲,剛纔打來電話,態度十分堅決,非要交出你們,說吧,怎麼辦?”

    “反正不是俺倆乾的,見就見唄,誰怕誰呀!”

    歐陽雲朵尋思着,如果當面鬧翻了,不介意放蠍子蜇人,惹激怒她難保不放蠱。

    “要不這樣,反正我和歐陽雲朵在沈家已經掛上號了,無論是不是我們乾的,也會認爲是我們,作爲編外生,我和歐陽雲朵不能一味的給學校添麻煩,姓沈的不是發病了嘛,把人帶來,我試試能不能醫好他。”

    思前想後,夏凡覺得只有這樣處理才合適,以免結仇沈家,其實沈石並不是窮兇極惡之人,小小的教訓一番,給他長點記性就算了,沒必要折磨到死去活來,萬一腳下打滑摔死了,沈家豈能善罷甘休,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結的想法,發起善心來。

    “你治得了嗎?”想起沈石耀武揚威的流氓樣,歐陽雲朵一肚子氣。

    “呵呵,我治不了,不是還有你嗎?歐陽出馬,一個頂倆。”

    夏凡笑着恭維道。

    柳千方顧不得兩人眉來眼去,直接吩咐易安之去叫人,易安之只得領命而去。

    “你們倆呀,真是一對奇葩,還有你夏凡,就連咱們神醫院多年不問世事的老校長竟然向我打探你的情況,得知你被鄧家辰開除後,劈頭蓋臉對我好一通訓斥,說什麼在我手裏斷送一個好苗子,如果不把你請回來,他就要走出禁地,從此遠離開這裏,我就納悶了,你是怎麼結識他老人家的?”

    易安之去叫人,柳千方纔有機會將心裏話說出來。

    “禁地?難道是那位種千年雪芙的老者?”

    夏凡一臉迷茫。

    “怎麼連姓啥叫啥都不知道!千年雪芙這種稀奇靈藥材,幾十年才一開花結果,除了華夏神醫院第一任老校長翁太白外,這世上恐怕沒有人種得了。”

    柳千方間接說出了老者身份,原來是隱居多年的華夏神醫院創始人翁太白,夏凡甚是驚詫,歐陽雲朵聽的雲裏霧裏,只知道夏凡違反校規,私闖禁地,哪知遇到這麼一位大佬級人物。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