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南靈子發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南靈子發病字體大小: A+
     

    從斯蒂娃表現出來的陰毒目光,讓紅色妖姬意識到必須馬上下最後一針,不然,附在她身上的怪物會狗急跳牆,拼命一搏。

    一手猛然卡住斯蒂娃的嘴角,直至嘴巴無法閉合,舌頭耷拉出來,另一隻手捻動五寸銀針疾速刺入舌下。

    “噗!”

    “啊!”

    伴着斯蒂娃一聲慘叫,乾瘦的小身子劇烈抖動幾下,夏凡看到那女怪物,化作一縷黑煙企圖附身紅色妖姬,幾次均未得逞,最終撲向一旁的南靈子身上。

    沒人注意到,南靈子身子一震,神情變得陰冷無比。

    斯蒂娃的反應,讓紅色妖姬意識到大功告成,手到病除,停針時間到了後,逐個起出銀針。

    等斯蒂娃舌下銀針取出時,小嘴一扁,哇一聲哭着撲向身邊母親懷裏,一雙眼登時變得清澈明亮,而且富有靈性。

    “Oh my god,thank you!”

    見女兒轉爲清醒,斯蒂娃母親喜極而泣,一邊撫摸着女兒的頭,一邊忙不迭的表達謝意。

    副盟主海德森急步上前,查看斯蒂娃病情,一衆醫者也禁不住觀看,確定患者徹底康復後,紛紛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既有驚駭,也有不可思議,在這些醫者眼裏,華夏醫術難登大雅之堂,醫者聯盟成立迄今,除了出了位一流醫者,大部分滯留於三流醫者,所以,見識過紅色妖姬奇術,一個個心裏五味雜陳,因爲,他們都嘗試過,無人治得此病。

    海德森起身,毫無徵兆的握住紅色妖姬的玉手,好好的誇讚一番。

    紅色妖姬急忙抽回手,若不是在考覈,恐怕海德森的下場會很悽慘。

    “他在說什麼?”

    紅色妖姬問向紅衣聖手,眸子裏閃耀着森冷的寒意。

    “恭喜!海盟主在誇你醫術神奇,我參加過無數次淘汰賽,未曾見他如此激動過。”

    紅衣聖手笑着解釋道。

    紅色妖姬笑容可掬的回到臺下,掏出手帕擦了下海德森剛剛握過的手,隨後丟棄在抽屜裏。

    斯蒂娃娘倆離開後,紅衣聖手宣讀比賽結果,剛念出紅色妖姬的名字,一邊的南靈子瞪着一雙狼眼,出其不意搶過話筒,衝着話筒發出一道陰森的吼聲,震得所有人耳膜嗡嗡作響,一時間,所有目光齊刷刷射向他。

    “南靈子先生,請你不要搗亂,把話筒給我,立即下去!” шшш▪тTk ān▪C〇

    被奪去話筒,紅衣聖手氣場陡然一變。

    “滾!這裏輪不到你說話,你……你上來!”

    南靈子一指紅色妖姬,眼睛裏浮現出滔天恨意。

    “我?”

    紅色妖姬既疑惑又迷茫,渾然沒發覺異狀。

    “賤女人,說的就是你!”

    語氣如寒冬臘月裏的冰塊,冷的刺骨。

    “南靈子咋了?怎麼突然像變個人似的?”

    “輸不起就別來,嫉妒人家紅色妖姬醫術高唄。”

    “看着斯斯文文,原來這副德行!真夠丟人的!”

    ……

    聽着臺下議論聲,紅衣聖手一拳擊出,南靈子沒防備,徑直朝後倒去,話筒脫手而飛。

    只見紅衣聖手微微一動,話筒安安穩穩到了她的手中。

    冷冷從下方掃了一圈,嬌聲喝道:“南靈子破壞規則,不服從安排,世界醫者聯盟將其除名,永世不得錄用。”

    海德森身邊的兩名蜘蛛俠面具男,一個箭步衝過去,架起南靈子往外就走。

    “且慢!”

    夏凡高喝一聲,走上舞臺。

    “醫神先生,你有異議?”

    紅衣聖手訝然的問道。

    “南靈子無意冒犯,我來跟他交流一下。”

    夏凡眼角餘光已經察覺到女怪物的戒備,故此,不敢直接說出原由,生怕女怪物對南靈子不利。

    “有什麼好說的,把華夏醫生同仁的臉都丟盡了。”

    紅衣聖手憤然應道。

    “呵呵!”

    夏凡喜哈哈來到南靈子身邊,示意海德森的護衛把人放了。

    說話間,夏凡指縫夾着一根銀針,在衆人不解下,銀針疾點,直接從南靈子下巴刺入舌下。

    “啊!”

    淒厲的慘叫劃破長空,傳到每人耳朵裏。

    南靈子張大嘴巴,舌頭不停的顫動,怪眼圓翻,四腳不斷抖動,如同釣出的魚兒,爲最後一絲生機苦苦掙扎。

    “醫神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紅衣聖手自是十分驚訝,連醫者們都驚歎不已。

    “鬼封!”

    紅色妖姬驚詫的站起身,“明明是鬼門十三針中最後一針鬼封,只是爲何取針位置不同?”

    夏凡瞅瞅她沒有迴應。

    “哎喲,我的身子都散架了,這是咋了?都看我幹嘛?”

    恢復神智的南靈子,似乎對做過的事說過的話,忘得一乾二淨。

    紅衣聖手無法解釋,只得看向夏凡。

    “哦,沒什麼,只是斯蒂娃身上的邪氣附在你身上,現在已經去解決掉了。”

    至於看到女怪物一事,夏凡閉口不談,輕描淡寫的說了句邪氣所致,不是他不想說,即使說了有人相信嗎?畢竟科技發達的年代,誰也不會相信世上存在鬼魂一說。

    “怎麼會?我明明已經將其挫骨揚灰,魂飛湮滅,怎可能呢!”

    紅色妖姬喃喃自語,打心裏不信夏凡的鬼門針法比正宗的鬼門十三針還要厲害,這是她接受不了的,現實卻是如此,孰高孰低,一目瞭然,容不得不承認。

    “你的針法非常精妙,不過,那股邪氣在你施下最後一針時,提前脫離患者身體。”

    夏凡分析着迴歸位上。

    紅色妖姬半信半疑,並沒出言反駁。

    南靈子聽後,灰溜溜走到最後排落座,至於心裏怎樣想的,別人不知道。

    紅衣聖手強行平復心神,說道:“恭喜妙醫、紅色妖姬、醫神三位成功進入第五輪,明日九時準時開賽,誰將最終取得醫者支持,誰能贏取海盟主寶貴一票,誰將成功入盟,請大家好好休息,敬請期待!”

    夏凡隨着人流往外出,南靈子一路小跑來到他身後,哼唧道:“我的舌頭被你扎的現在還麻呢!萬一有個好歹來,我跟你沒完。”

    “去,狼心狗肺的傢伙,人家救了你,不說句感激話也就算了,竟然對救命恩人吆五喝六,真不是東西!”

    紅色妖姬在夏凡前面,聽到南靈子的話,頭也不回的罵了句。

    “還說呢!究其原因都怪你,你要是醫術精湛的話,邪氣能飛到我身上嗎?說不定是你在故意整我!你們倆一唱一和,呸!”

    南靈子啐了口吐沫。

    “喂喂!往哪吐呢?給我舔乾淨了。”

    說話之人,正是一肚子怒火的北斗星,常言道正邪勢不兩立,崇尚科學的他,被南靈子噴了一臉,能不生氣嘛,這一下,馬上暴發,“你們狗咬狗,射我一臉幹什麼!”

    “艹,你吃屎了咋地?滿嘴噴糞!有種到外面去,扔你海里喂王八。”

    南靈子一梗脖子,擺出格鬥的架勢。

    “你他媽的吐我一臉,態度能謙虛點不?不會說人話嗎?”

    針尖對麥芒,兩人針鋒相對,誰都不肯讓一步。

    這纔是真正的狗咬狗呢,夏凡有心一起把他們倆收拾了,又覺得有失身份,搖頭離去。

    比賽一天,感到身心疲憊,夏凡回到客房簡單洗洗早點就睡了。

    在他似睡非睡的時候,門外響起女人的聲音,“喂,睡了沒?”

    夏凡豁然驚醒,急忙戴上面具,纔去開門,因爲他聽出是紅色妖姬的聲音。

    “沒打擾到你吧?”

    紅色妖姬同樣戴着面具,身着一襲睡裙,秀髮溼漉漉的看樣子剛洗過澡。

    “我說過隨時隨地歡迎你!”

    夏凡笑着把紅色妖姬讓進屋裏。

    紅色妖姬沒有白天那樣落落大方,或許深更半夜恐引起誤會,遠遠的坐在凳子上。

    幽幽一嘆,“我很好奇,爲何我的鬼門十三針沒能傷及邪物,而你一針卻能使其魂飛魄散。”

    “內氣,以氣運針,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否則,便發揮不出鬼門十三針的效用,怎能傷到病邪之體。”

    夏凡雖然認爲紅色妖姬就是他的救命恩人,但在沒落實之前,心中還是有芥蒂的,不可能將自己的祕密一股腦兒毫不保留的說出去,因此,並沒告知自己擁有鬼魄靈氣。

    紅色妖姬聽聞,更加納悶,以她空階中期的修爲,上面隔着靜階後期,虛階初中後期,比夏凡高出不是一星半點,施針過程中已經運用上靈力,爲何還不如他弱弱的靈氣效用大,當然了,要是叫她知道夏凡擁的是鬼魄靈氣,想必就不會這麼認爲了,同樣,若是夏凡知道她現在的修爲,恐怕會被打擊得絕望到發瘋!

    “哦,你所施展出來的鬼封,與鬼門十三針裏針刺方式不同,這是爲何?”

    紅色妖姬疑惑不解。

    “呵呵,有所不知,鬼門針法不拘小節,只要取穴方便,至於怎樣下針沒有限制,你沒見南靈子當時神情嗎?要是等他伸出舌頭再施針,恐怕爲時已晚,邪物是有靈性的,在你對付他的時候,極有可能逃走。”

    夏凡不厭其煩的講解着,對於紅色妖姬的提問,有問必答,知無不言。

    “聽君一席話,受益匪淺,天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再見。”

    紅色妖姬輕拍着小嘴,打着哈哈,退出夏凡房間。

    夏凡悽苦一笑,關門熄燈,很快入夢。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隱約聽到敲門聲,以爲又是紅色妖姬,夏凡眼皮都沒睜,懶洋洋的拉開門。

    隨口問道:“昨晚睡的好嗎?”

    對方明顯一愣。

    “確定在給我說話嗎?”

    一聽聲音,夏凡猛地一驚,頃刻間睡意全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