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女殺手不好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女殺手不好惹字體大小: A+
     

    卡麗絲眉頭擰成一條線,隨手關上門,想說些什麼,意識到發不出聲,到嘴邊的話生生嚥了下去。

    夏凡衝她點頭,“表現不錯,可惜沒抓到人,暫時還不能解除你的啞穴,再接再厲哈。”

    卡麗絲能怎麼樣,板着一張死人臉,倒在沙發上,悶不做聲,即使吭聲也沒用,目光怒視着夏凡。

    不得不說,漂亮女人生起氣,更加動人嫵媚,拿擁有西方標準身材的卡麗絲來說,哪怕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無不撩人魂魄,夏凡看得有些出神,訕訕道:“看在你護駕有功的份上,還是那句話,只要答應從此不跟我作對,便讓你平平安安離開,另外治癒你的恐男症。”

    聽聞治療恐男症,卡麗絲瞪着藍盈盈眼珠,心裏異常矛盾,苦苦做着思想鬥爭。

    武屍聯盟盟規森嚴,凡是加入武屍聯盟的人,除非人死了,否則,這輩子別想活着離開,對於背叛者,更是酷刑伺候,由執法伺專門負責追殺,或者行刑,對執行任務過程中受傷的,會不惜一切代價救治,落下終身殘疾,或不能繼續爲聯盟效力者,給其家屬支付一筆撫卹金,私底下把人做掉。

    另外,武屍聯盟等級分明,分爲盟主,副盟主、執法伺長老,武靈人,武屍,像卡麗絲和妮莎均爲武靈人,地位在武屍之上,是聯盟引以爲傲的殺手之王,擁有此等身手的,整個武屍聯盟不足二十個。

    一想到執法伺整治人的手段,卡麗絲最終沒同意夏凡的要求。

    “好吧,不是沒給過你機會,是你沒能好好珍惜,如今錯過了,只能啞巴一輩子。”

    夏凡關掉燈,和衣而睡。

    時間轉到早上,夏凡還沒睡醒,被一陣劇烈敲門聲驚醒。

    “哪個不長眼的,大清早來打擾清夢。”夏凡連眼皮都沒睜一下,翻了個身,吩咐道:“卡麗絲,你去問問到底怎麼回事,還讓不讓睡覺。”

    夏凡的話如石沉大海,沒有迴應,立即衝着沙發吼道:“趕緊點,你又不聾,沒聽到我說話啊!”

    同樣沒有迴音,終於意識到不對勁,張眼望去,哪還有卡麗絲身影,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想一輩子啞巴,隨她去吧。”

    夏凡跳下牀,赤着腳丫,氣沖沖的拉開門。

    “吵吵啥?黑更半夜的?”

    一夜沒睡好,夏凡還在夢遊呢,火也發了,卻發現門前聚攏一羣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帶着不善的眼神。

    夏凡一驚,睡意全無,頭腦清醒,斜着眼問道:“你們這是幹什麼?”

    “先生,麻煩你把那女賊交出來,在給大家解釋一下,偷竊之事與你無關,不然,你也難辭其咎。”

    酒店保安隊長走了進來,身後跟着幾個手下。

    “什麼女賊?找我幹嘛?我又不是。”

    夏凡只當是一場誤會。

    “裝什麼裝?你和女賊一夥的,對,是她的同夥,保安同志先拿下他,咱們進屋搜。”

    一光着上身的男子,凍得瑟瑟發抖,牙關直打顫。

    “一對死變*態,偷了我的上衣不說,還順手牽羊取走了我太太的內衣。”

    “mygod,可惜了我的情趣內衣,花去兩萬多呢!天天捨不得脫,就脫下一次,還被可惡的女賊拿走了。”

    “還有我的車鑰匙,招誰惹誰了!不翼而飛,要不是調看監控,真不知道這裏竟是賊窩。”

    保安隊長,比了個手勢,示意大家暫且冷靜,等嘈雜之聲停下來,迫不及待道:“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那偷衣女交出來,如若不然,警察來了,你有包庇嫌疑。”

    “誰偷你們的……”

    話一出口,夏凡急忙垂目往身上瞄了眼,不禁心中大罵,他叫卡麗絲弄一件上衣不假,沒讓她去偷呀,而且幾乎偷了一遍,眼下她是溜了,可坑苦自己,那些衣物都去哪了?如今百口莫辯,心急如焚之際,目光不經意落在房門那些彈孔上,冷冷道:“不瞞你們說,我和你們一樣,同是受害者,而且比你們更加悽慘,我被那個瘋魔頭折磨一宿,直到體無完膚,遍體鱗傷,才肯放過我。”

    “放屁!那麼漂亮的女賊怎會劫持你?”

    當即有男聲質疑。

    “可能見我長的帥氣唄,不信你們往這看,每一個彈孔都是衝我而來,那些子彈都是從我胸前,額頭、耳朵、嘴巴擦着而過,要不是福大命大,都去見閻王了我。”

    大家順着夏凡的手指望去,千瘡百孔的木質門,還殘留着一股刺鼻的**味,加上夏凡聲色俱下的描述,不得不讓人信以爲真。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那麼爲何不報警?”

    保安隊長明顯久經沙場,半信半疑。

    “廢話!槍都指腦門上了,你敢出聲嗎?”

    夏凡憤然反駁。

    大家一聽,確實是這理,開始同情起夏凡來。

    眼瞅着一場風波即將過去,一紅毛男子披着牀單打着哈欠擠進人羣,目光死死的落在夏凡襯衣上,急走兩步,在領口處發現一脣印,跳起來吼道:“幸虧我女朋友在我衣服上蓋了章,這衣服是我的,把衣服還給我!”

    衆人一聽,準備散去的腳步又停了下來,齊刷刷的看向夏凡。

    “蓋什麼章,我聽不懂。”

    夏凡臉色大囧,在對方沒有充分的證據前,自然不會承認。

    “還想抵賴,這脣印是我女朋友的傑作,寶貝,過來對一下脣印。”

    一女子雙手護於胸前,來到紅毛男子身邊,瞅了眼襯衫上的印跡,羞澀道:“沒錯,的確是你丟失的衣服,我用了玫瑰紅脣膏才印出如此效果。”

    “大家聽到沒,這人就是一隻披着人皮的竊賊!更可惡的是,我女朋友的罩罩一併被偷走了!”

    “哦,先生,請問你該如何解釋?”

    保安隊長逼視着夏凡,企圖找到一絲破綻。

    “我說過了,我是受害者之一,非逼我找出證據嗎?”

    紅毛男的出現,特別認出襯衫,不利於夏凡,夏凡快速盤算着應對之策,逼的實在沒辦法,從門後撿起一件血衣,“難道大家看不出來嗎?典型的栽贓陷害,這件衣服是我受傷後脫下的,那死女人把我折磨一番走後,我在屋裏找到了這件衣服,隨手穿在身上,願以爲是酒店方備的,誰知道是別人的,天大的冤枉啊。”

    “人家爲什麼偏偏陷害你!總得有理由吧?”

    保安隊長的話,無疑一針見血。

    “對呀,快說。”

    有人附和道。

    “或許,正如大家所言,她變*態。”

    搜腸刮肚,夏凡已找不到合適的措辭和理由。

    “散了散了,都是受害者,即使衣服找回來也不能穿,萬一沾上了細菌病毒之類的,得不償失。”

    不知誰說了這麼一句,衆人一鬨而散,本着破衣消災的想法散開了。

    警察來後,調查審問一番,拷貝下錄像,離開了酒店。

    爲了避免影響酒店聲譽,此事低調處置。

    見人都走了,夏凡一屁股癱坐牀上,都是卡麗絲鬧騰的,下次見到她,非揍她屁屁不可,以解心頭之恨。

    洗刷之後,夏凡重新戴上面具,在餐廳吃了早餐,然後,在一樓大廳侯着。

    八點鐘,紅衣聖手準時下樓,衝戴面具的衆人一揮手,“出發!”

    頓時,所有面具人隨紅衣聖手往外走,酒店外,一輛嶄新的大巴客車,車門敞開,已等候多時。

    參賽選手先後上車,一路朝郊外駛去。

    出了市區,紅衣聖手命人發給每人一條黑布,令衆人遮住眼睛。

    大概又過了十多公里,客車停下,一陣海風吹來,響起海浪的聲響,然後,相互牽着衣角進入甲板,到了一條客船上。

    “好了,大家可以摘去黑布了。”

    映入眼簾的是金碧輝煌的大會議室,紅彤彤的地毯宛如夕陽西下的一抹殘陽,紅得讓人不敢直視,整齊明亮的會議桌,能容得下上百人,而每張桌子上都備有紙和筆。

    紅衣聖手站在臺上,嬌聲喝道:“空出第一排,選手們挨着往後坐。”

    夏凡坐在第二排最中間位置,目光閃爍,猶豫着要不要開啓靈目一睹紅衣聖手芳容,又怕真的是醜八怪,毀掉心目中的形象,再次忍着沒看。

    “下面請用最熱烈的掌聲,有請世界醫者聯盟副盟主海德森先生光臨華夏。”

    紅衣聖手對着後臺喚道。

    在四名蜘蛛俠面具人護衛下,一身材高大的小丑面具男快步走到舞臺中央。

    紅衣聖手恭敬的退居一旁。

    小丑面具男掃視衆人一眼後,說了一通英文。

    大致意思是:我爲此次親臨華夏倍感榮興,感謝各位同仁一直以來對世界醫者聯盟的信賴,怎奈招收會員名額有限,希望大家各展才華,爭取贏下我寶貴一票!以優異的成績加入世界醫者聯盟隊伍中來,最後謝謝大家!

    演講雖然很短暫,但很鼓舞士氣,隨後,把話筒遞給了紅衣聖手,她呢將海德森的話翻譯一遍。

    夏凡英文不錯,自然聽得懂,而旁人側不然,不停的點頭,如同小雞啄米似的,純屬打腫臉充胖子,若不是紅衣聖手翻譯,估計一句都沒聽懂。

    紅衣聖手與海德森交流下眼神,隨即說道:“淘汰賽分五大項,分別爲記憶力考覈,體能測試、案例分析,現場施治,美人關!”

    聽聞最後一項,大家不約而同的充滿期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