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零九章 私闖禁地被開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零九章 私闖禁地被開除字體大小: A+
     

    每一節課好像專門爲夏凡和歐陽雲朵特意安排的,專業而深奧,全都是華夏神醫院最資深最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親臨授課,總之,非比尋常,這在以往斷不會這樣,教學風格改變,讓一些學員感到莫名其妙,而又欣喜不已。

    來華夏神醫院第三天頭上,結束一天的課程之後,夏凡未急着隨歐陽雲朵一道離開,而是按照約定溜到後院,遠遠的就看見之前那位老者正在彎着腰,俯身在千年雪芙上樂不可支的欣賞着,聽到腳步聲,微微擡起頭,滿面春風,一臉的笑意。

    眼神裏蓄着極度的驚駭,“你是怎麼做到的?”

    夏凡的目光落在千年雪芙上,與第一次看到時相比,更加嬌豔動人,花兒褪去,長出金燦燦形同花生仁大小的果實,細數一下,足有十個,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旁邊那株雪芙幼苗,兩天之內,竟茁壯成長,已長出肉眼可見的花蕾來。

    可想而知,幾十年悉心培育,才驚現開花,如今,僅用了兩天,以驚天的速度成長,這位老者怎能不動容,不驚異。

    知道對方問什麼,夏凡還是那句話,祖傳培育技術,便沒了下文。

    見夏凡不願意說出實情,老者也沒急着追問,收斂起驚色,示意夏凡坐在旁邊的石椅上,他緊挨着坐下。

    仔細打量夏凡幾眼,道:“小小年紀,器宇不凡,乃國之大幸!”

    “謝老人家謬讚!”

    夏凡卑謙一笑。

    “想過沒?以你的培育技術,如果大量育苗千年雪芙,然後,加工成藥,不久將來,億萬富翁非你莫屬。”

    老者以獨具的慧眼旁敲側擊的點撥提醒,隨後觀察夏凡的反映。

    夏凡何其聽不出話意,淡然笑道:“恐怕您老搞反了?千年雪芙是您老數十年的心血,就算髮財哪也是您,跟我有什麼關係?”

    “呵呵,用我的土法子在栽培一株來,說不定那時我已不在人世間!”

    老者苦澀着搖頭。

    “只是培育技術一般人學不來,不然,可以傳授於您,退一步說,現在即使教給您,您也無法做到像我一樣!”

    夏凡說的很誠懇,千年雪芙之所以長這麼快,主要鬼魄靈氣滋養所致,除非老者會其它靈氣或者仙氣外,斷然不行。

    聽了夏凡的話,老者對他的欣賞之意更濃,同時,心中有了決絕。

    “你在這兒學習,大概多久?”

    “一個月。”

    夏凡毫不猶豫應道。

    “嗯,臨走之前,記得知會我一聲,另外,切不可將千年雪芙之事告於別人。”

    叮囑一聲,老者打着哈欠,飄然而去。

    人都走了,繼續留下也沒意思,夏凡便往餐廳趕,肚子還餓着呢。

    “站住!誰叫你擅闖禁地!給我拿下。”

    夏凡剛走出神醫院後院,被一行人攔住,領頭的是一名與易安之年紀相仿的紅臉男子,一見夏凡出來,立即喝令拿人。

    兩名保安大步衝了上來,不由分說,分左右,粗魯的摁住夏凡肩膀。

    “你們想幹什麼?”

    夏凡微愣,任由二人抓住,並無反抗。

    “幹什麼!難道你沒長眼?看不到警示牌!要不要我給你讀一遍?”

    紅臉男子厲聲喝道。

    夏凡轉臉望去,‘嚴禁入內,後果自負’幾個醒目大字躍入眼簾,來了兩次,確實沒注意這些,只是第一次來的時候,聽老者曾提及禁地二字,當時沒放在心上,現在悔之晚矣,不過,夏凡不會輕易認罪,輕輕一用力便將兩人甩了一個趔趄。

    “華夏神醫院作爲最具權威最有影響力的一個學校,難道你們不分青紅皁白,肆意抓人嗎?我犯了哪門子校規?請明示,否則,我去柳院長那兒投訴你們!”

    “吆喝,別拿柳千方壓我,別說是你,就連他也不敢冒然闖入,校規最後一項規定,擅闖禁地者,開除學籍論處。”

    紅臉男子叫囂道,沒有放過夏凡意思。

    “你開你們的,我走我的,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別跟着我啊!反正我只是編外生,哪來的學籍。”

    夏凡撥開保安欲要離開。

    紅臉男子冷聲道:“你是夏凡吧?這幾天可沒少出風頭,教務室的門檻幾乎都被踢破了,竟是來告你狀的,今天又私禁地,而且連我這個教務處長都不放眼裏,不知誰給你的膽子!飛揚跋扈,目中無人,現在我以學校的名義正式開除你,回公寓帶上行禮馬上滾蛋!”

    “道德敗壞,尋釁滋事,這樣的學生趁早開除得了,省得惹下禍端,爲學校帶來滅頂之災。”

    保安們交頭接耳。

    夏凡目光一沉,當即面帶不悅,“教務處長就可以隨便開除無辜學員嗎?”

    “笑話,在華夏神醫院,沒有我鄧家辰不能做的,區區你一個學員,還是編外生,何況嚴重違反校規,公然觸碰學校底線,像你這種放蕩不羈的學員,不開除不足以平民憤!看你傻啦吧唧份上,只當你有毛病,腦殘,走之前,送你一句忠告,城市水太深,不如回農村!走吧,神醫院不是你待的地兒,打哪兒來回哪兒去,娶妻生子,生一大堆胖娃娃,平平淡淡過一生,這纔是你的快意人生。”

    自稱教務處長的鄧家辰,語言間挖苦譏諷,充滿歧視。

    “我的人生還輪不着你來指手畫腳,自高自大,自以爲是,開除我之前,最好先跟柳校長打聲招呼!千萬別做出後悔終生的事!”

    夏凡畢竟身爲大學生,知道教務處長的權力,那也不能逾越,凌駕校長之上,因此,纔想到利用柳校長威懾他,哪知鄧家辰不吃這一套,大腦袋一晃,陰狠的說道:“還是關心你自己,被學校退回的蠢材,誰會用你!至於開除一事,我自會向柳千方彙報,不能有啥念想了,多看幾眼夢寐以求的地方,捲鋪蓋閃人!”

    夏凡快速思考着一個關鍵問題,姓鄧的爲何百般刁難,咄咄逼人,仔細琢磨他的話,竟有針鋒相對,特意逼走他之嫌,很快便想明白,要麼得到月家或沈家好處,假借闖禁地之名將他除名。

    想着明天即是十月二十五,也是與紅衣聖手赴約日子,參加世界醫者聯盟淘汰賽,心中登時生了注意。

    “走就走,離開華夏神醫院,地球照樣轉!”

    夏凡與歐陽雲朵通了電話,撞開兩名攔他的保安,朝校外而去。

    見事情搞定,鄧家辰臉上一喜,衝身邊保安使了眼色,“去,盯着點,人走後向我稟報。”

    撂下話,鄧家辰返回教務處,與一名等候多時的年輕小夥,談笑風生的品着功夫茶。

    “離我遠點!我知道大門往哪走!”

    發現身後的保安,夏凡冷聲喝斥,腳下加快速度。

    經過保衛室時,初來接待夏凡的那位青年保安,從裏面衝了出來,立即攔住去路,“站住!學校三令五申不得出門,請出示出門證。”

    “兄弟,出門證我是沒有,你找他們要吧。”

    夏凡是被開除的,哪來的出門證,不緊不慢的回頭瞧了眼。

    “放行!這人是鄧處長開除的!”

    不知哪位保安喊了一句。

    青年保安沉吟片刻,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晌午見柳校長的時候,他還特意交待,看緊這人不許外出,竟被鄧處長開除,覺得事出蹊蹺,衝夏凡道:“先別走!等我打電落實一下。”隨即跑回保衛室。

    “鄧處長定下的事,哪怕柳校長親自出面,未必能留下你,趕緊走,別爲難我們這些小兵子。”

    長着一副鞋耙子臉的保安像驅趕蒼蠅似的,不耐煩的揮着手。

    “行,我記住你了。”

    夏凡回頭望了眼,上了輛出租車疾馳而去,坐進車裏,看着數十個未接來電,悽苦一笑,最先撥出一組不經常聯繫的電話號碼。

    夏凡是瀟灑走了,他卻不知道,在他離開沒多久,華夏神醫院沸騰了。

    正在吃飯的歐陽雲朵,在夏凡掛斷電話後,立即回撥過去,可惜沒人接,確定出了事,馬不停蹄的滿校園尋其下落,直到追至保衛室。

    “喂,你們幾個有誰見夏凡從這兒出去沒?”

    歐陽雲朵衝保衛室問道。

    鞋耙子臉保安,嘿嘿笑道:“你是指被鄧處長開除的那個倒黴傢伙?早就跑沒影了。”

    “老謝!”青年保安低喝一聲,走近歐陽雲朵,“如果我沒記錯,你是歐陽雲朵同學吧?夏凡同學剛纔確實從這走的,我想鄧處長對他有些誤會,柳校長正趕過來。”

    “走了!你們怎麼不攔着?”

    歐陽雲朵惱羞成怒。

    “當時,我在打電話給柳校長彙報,所以……”

    “夏凡人呢?”

    說話間,柳千方和易安之一路小跑行來。

    “柳校長,對不起,在我通話當兒,沒看住他,搭車走了!”

    青年保安自責道。

    “怎能說走就走了!如此百年難遇的醫學奇才,竟斷送在老鄧手裏!糊塗啊!”

    易安之氣的垂首頓足。

    “好啊!回頭在給你們清算這筆帳,走,咱們找鄧家辰去!”

    柳千方驀然轉身,殺氣騰騰直奔辦公樓,易安之和歐陽雲朵板着臉緊隨左右。

    除了青年保安,其他人大眼瞪小眼全傻了,不就開除一個編外生嗎,至於柳校長興師動衆嘛!同時,也清醒的意識到大禍臨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