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卡麗絲的弱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卡麗絲的弱點字體大小: A+
     

    夏凡認爲只要妮莎沒事,無外乎去兩種地方,一是她家,其次是學校,由於電話打不通,所以,想起校長李長斌,還好記有他的號,叫他派人落實一下妮莎是否在辦公室,電話接通了,聽出夏凡那一刻,李長斌爲之一愣,隨即大喜,當即派助手去尋找妮莎,遺憾的是找遍了整個校園,連她的影子都沒見着,得知消息後,夏凡的心情無比沉重,頹然的蹲在地上,眼裏閃耀着思索的光芒。

    卡麗絲能帶妮莎去哪呢?難不成回國了?還是藏匿起來?無數個想法從腦海中一一閃過。

    苦思冥想之後,將一張妮莎的照片發到關小刀手機上,讓他派出青雲幫弟兄全力搜索,又聯繫上雲流風,只有請這位盛世大酒店董事長協助,才能調取酒店監控,尋找蛛絲馬跡。

    接到夏凡電話,雲流風相當意外,聽到要他幫忙,更是喜不自勝,能夠與夏凡聯絡感情,親近一些,更求之不得,馬上一口應下,並告訴夏凡,立即前往酒店,親自調查。

    從目前情況來看,只能從酒店方下手,掛掉電話後,搭車返回盛世大酒店,當他趕到時,雲流風早已滿臉含笑的等在門外。

    “夏凡,到底是什麼人,讓你如此緊張?”

    雲流風大步迎上前。

    “殺手!”

    夏凡面色凝重,開誠佈公的說道。

    “殺手?”雲流風臉上的笑容剎那間僵直,“要不要叫特警過來?”

    “暫時不用。”

    兩人一問一答的往裏走。

    “是什麼樣的人,你給前臺描述一下,問她見沒見過。”雲流風思慮縝密,一下子想到關鍵環節,也是最簡單最有效的法子。

    是啊,他怎麼沒想到,疾走幾步,衝前臺接待員道:“請問九零八的房客,是不是帶着和她一樣的外國女子一同走的?”

    對方沉吟片刻,不知該不該對夏凡說,把目光投向雲流風。“雲總。”

    “沒有外人,就把你看到的如實說出來就行。”

    作爲五星級酒店,有關客戶信息都是絕對保密的,除非警方斷案需要,否則,一個字都不能對外泄露,這也是酒店的規定。

    得到雲流風點頭同意,前臺接待就把知道的說了一遍。

    原來卡麗絲前天就入住酒店,就在一個小時前,辦理退房手續,神情鎮定,看不出有何異常,倒是一旁的妮莎神色慌張,眼裏冒着怒火,極不情的跟着走的,這些通過監控得到落實,另外,門外監控也清晰記錄着兩人離開時的情景,乘坐的是一輛綠色出租車,可惜看不全車牌號,只能看到後兩位是四四。

    線索就此中斷,夏凡覺得對不住妮莎,如果她不幸被害,他勢必追到米國去,也要除幹掉卡麗絲。

    看到夏凡眼裏的急切,雲流風拍着他的肩膀道:“不用急,我找人查一下。”

    只當一句安慰話,夏凡也沒放在心上,徑直走到休息區,一屁股坐下,雲流風拿起電話不知說着什麼。

    約莫半刻鐘,鈴聲從夏凡身邊雲流風手裏發出,看到來電號碼,雲流風絲毫沒遲疑摁下接通鍵、恭敬的簡短交流幾句,掛斷電話,馬上對夏凡道:“通過各路口監控,發現那輛出租車繞了幾圈後,在崑崙路進入某某獨院,此後,沒有出來。”

    “什麼!怪不得找不到,竟然跑去我家了,雲大哥謝了,改天我坐東。”

    得知兩人下落,夏凡如同打了雞血似的,起身便走。

    “不要衝動,殺手都是危險分子,我開車送你。”

    雲流風追上夏凡。

    “好,切記,等到了地方,一定要躲得遠遠的,對方手裏有槍。”

    反正欠了人情,乘車又不方便,倒不如坐雲流風的。

    在夏凡指引下,雲風流駕着寶馬車,穿梭於車流中,甚至闖了幾個紅燈,交警見狀,自然識得此車牌,立時打消攔截的想法。

    車子風馳電掣般,帶着一陣風,停在夏凡的家門前,此刻,已有十多人在門前徘徊,見夏凡下車,其中一眼力神好的,點頭哈腰的跑上來,“夏先生,關幫主派我們在此監視,人還沒出來。”

    “行,你們找處隱蔽的地方,先藏起來,最好不要出現,對方手腕殘忍,而且身手了得,不是你們對付了的。”

    “是,一切聽夏先生吩咐。”

    一行人分散開去,雲流風執意要跟着,被夏凡阻止住,耐心的講了些利害關係,纔不情願的將車停一旁路邊。

    夏凡沒直接開門,繞到東牆,腳下一發力,噌,趴在牆頭上,見院裏空無一人,翻牆而入,神識瞬間掃過主樓,卻發現兩人在他牀上坐着。

    夏凡用神識鎖定二人,接近主樓時,開啓靈目瞄了一眼,當真確定是卡麗絲和妮莎二人,聽到動靜,卡麗絲持槍走到窗前,朝外看了看。

    夏凡蹲下身子,緩緩移向房門,然後,悄然而入。

    這時,傳來妮莎聲音,“師姐,看你疑神疑鬼的,何苦呢?再者,縱然夏凡殺了我們成員,也不能全怪他,咱們要是不派武屍來,怎可能死在他手裏,何況本來就是一具屍體。”

    “放肆,事到如今仍不知悔改,要不是你從中作梗,夏凡能活到現在嗎?武屍是死屍不假,但是經過多少心血噬養和訓練,才成此大器,爲我所用,更何況一百具屍體中噬養出來的武屍不足五個,這些寶貝疙瘩,在盟主眼裏跟親生兒子似的並無兩樣,你動動腦子,盟主會放過他嗎?”

    沒發現異常,卡麗絲收起槍,又坐回妮莎旁邊,低聲喝斥。

    “武屍是挺精貴,他們那麼厲害,要不是你我知道死穴所在,恐怕也不是敵手,我很好奇,夏凡是怎麼做到的?”

    妮莎眸子裏浮現一抹崇拜之色。

    “真邪乎,按理說武屍刀槍不懼,他是怎麼破解死穴的。”

    卡麗絲說着凌厲的目光落在妮莎身上。

    “別看我,聯盟的規矩我比你還熟,那是要火刑的,我一向守口如瓶,絕對沒對外人透露半字。”

    迎上卡麗絲眼神,妮莎不寒而慄,生怕被扣上泄露祕密的罪行。

    “量你也沒那麼大膽子,除非活夠了。”

    突然,目光閃爍,一聲嬌喝,撲向客廳。

    “你這女魔頭,來我家也不打聲招呼,是不是太隨便了?”

    夏凡笑眯的站着,手中卻多了一把鋒利的飛刀。

    見夏凡一人,卡麗絲反倒鎮定下來,“找得這麼快,倒是我小瞧你了,不過,既然你急着送死,我就成全你,反正後半生已經註定癱瘓,不如做點善事,跟武屍一樣的死法,化成血水,即便華夏警方調查起來,恐怕也查不出原因。”

    想起那些武屍死後,碩大的身軀渾身腐爛,化成血水,感到一陣毛孔悚然,決不像之前那樣中招,悄悄屏住呼吸。

    “師姐,你不能這麼惡毒!”

    妮莎從裏屋跑出來。

    “爲了挽救你,爲了讓你死心,我不得不讓他化爲灰燼。”

    卡麗絲伸手探向皮裙。

    “夏凡,快跑!”

    妮莎再次摟向師姐。

    “死妮子,胳膊肘往外拐,我白疼你了。”

    卡麗絲擡腿將妮莎踢開,手裏多出一小玉瓶來,準備打開瓶口時,夏凡動了,施展天靈步,以詭異的速度划向她的手腕。

    卡麗絲縱身一躍,躲閃開去。

    夏凡豈會給她機會,連環出擊,目標明顯,她手中的小玉瓶。

    你來我往的走了幾回合,不分勝負。

    妮莎捂着肚子,急得不行,不知該幫誰。

    “妮莎,我纏住她,你先走。”

    只要妮莎不受挾持,夏凡便可放開手腳全力而爲。

    夏凡竟爲了一個欲毒害他的人拼命,妮莎感動不已,一恨心加入戰團,不是幫師姐,而是和夏凡並肩作戰,共對同對付卡麗絲。

    “好呀,反了你了!”

    卡麗絲與夏凡旗鼓相當,有了妮莎的加入,戰事一邊倒。

    “師姐,對不住了,我也不想爲難你,這是華夏的地盤,趕緊離開吧。”

    一邊交手,妮莎一邊勸道。

    夏凡的飛刀過處,均是致命要穴,一旦刺中不死即傷,很快,卡麗絲手忙腳亂,夏凡一腳乘虛而入,正踹在她的俏臀上,一個趔趄,往前一連跑了幾步,才穩住身形。

    面色一紅,嗔罵道:“卑鄙!”

    看到師姐的反應,妮莎彷彿想到什麼,湊到夏凡耳邊低語一番。

    夏凡聞言,丟掉飛刀,五指成爪欺身上朝卡麗絲胸前襲去。

    卡麗絲哪想到夏凡變得如此猥瑣,側身跳開,夏凡料定躲閃方向,整個身上向她撲去。

    “什麼陰招,有本事光明磊落的大戰一百合。”

    顧不得還擊,卡麗絲比兔子閃的還快。

    如影隨形,夏凡阻住去路,兩人撞了個滿懷,手臂使勁一攬,將她擁入懷裏。

    “放開我。”

    卡麗絲小臉漲紅,如同熟透的水蜜桃,手臂身子如蛇般扭動,掙脫夏凡,顯得狼狽不堪。

    “死妮子,你是不是把我的弱點告訴他了?”

    卡麗絲狠狠颳了眼師妹。

    “沒有呀,我只是告訴他,你對男人過敏。”

    見自己的計策湊效,妮莎非常欣慰。

    “來吧,你那麼漂亮,我這麼雄壯,還不投懷送抱,等待何時?。”

    夏凡暗自腹誹,這麼正點的美人,竟也有致命的弱點,揮動爪子又一次撈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