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戰金髮女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戰金髮女郎字體大小: A+
     

    溫玉入懷,令夏凡猝不及防。

    “夏凡同學,謝謝你哦。”

    妮莎表現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

    “酒,酒你給我弄掉了。”

    嗅着沁人心脾的體香,夏凡貪婪的吸吮着,急聲說道。

    “沒關係,重新給你倒一杯。”

    妮莎倏然離開夏凡,又拿出一隻杯子滿上酒,回到自己位上。

    紅酒灑了一地,髒兮兮的,妮莎去取潔具清理,就在她離開當兒,一隻可愛的寵物貓搖着尾巴跑了過來,很快停在灑酒的地方,伸出舌頭對着地面舔了幾下,然後,望着夏凡叫了幾聲,突然哼唧幾下,七竅流血,倒地而亡。

    “毒酒!”

    反應過來那一刻,夏凡急忙乾嘔,想着把酒吐出來。

    “不用吐了,只有第一杯裏有毒。”

    妮莎拿着掃把和搓鬥,看到心愛的寵物狗死狀了,神情瞬間僵化,隨之急中生智,大大方方承認。

    “你想毒死我?”

    從夏凡身上散發出濃濃的寒意。

    “當然,誰叫你猥瑣我來者,我的身子從未被男人看過碰過,是你毀了我的清白,不殺你難解心頭之恨。”

    妮莎毫不掩飾自己的動機。

    “我說過,是爲了救你!迫不得已,看到你昏迷,總不能熟視無睹吧。”

    夏凡相信這個理由不足毒死他,何況家裏放毒藥幹嘛?定是事先準備好的,也就是精心策劃蓄謀已久。

    “怪只怪你沒解釋清楚,才造成誤會,所以,得知你救了我,這杯酒纔沒讓你喝下,不然,現在死的是你。”

    妮莎的解釋可謂滴水不漏,完全合乎情理。

    殊不知,夏凡不知不覺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又回來了,若不是及時說出救治妮莎的事,估計,可悲的取代了狗的下場。

    與此同時,夏凡心中斷定,妮莎不像是教授身份這麼簡單,或許帶着某種任務,但有一點可以確定,他是其中目標之一。

    酒無好酒,菜無好菜,哪還有心思留下吃飯,猜疑間,夏凡耳朵輕抖,聽到從某間屋裏傳來呼吸聲,馬上開啓靈目,漫不經心的透視着每一房間,最後,竟然在一雜物間發現一個比妮莎還要性感,還要嫵媚幾分的漂亮女子,而且是一個異域洋妞,手裏端着一把微型手鬆槍,靠在門後,正在側耳傾聽。

    夏凡輕咦一聲,他覺得此人面熟,好像在哪兒見過,不過下一秒,凱思街偶遇那一幕浮出腦海,那次差點死在她手裏,幸好有人開槍相助,才逃過一劫,她爲什麼出現在這裏,與妮莎有什麼關係,結合着毒酒一事,不用想便明白了,取他的性命,瞄了眼妮莎,並不像被要挾,看來二人串通一氣,同一戰線,此時,比較危險,摸不清兩人真正實力,冒然出手恐怕凶多吉少。

    想到這兒,夏凡起身告辭。

    妮莎沒挽留,看模樣恨不夏凡早點離開,她心裏清楚一件事,彼此已產生隔閡,失去了信任,不是隻言片語能夠挽回的。

    臨走前,夏凡連同帶走了狗屍。

    站在陽臺上,直到注視着夏凡走遠,妮莎纔打開裏間的門。

    一個金髮女郎,拎着槍氣呼呼的衝了出來,說了一口流利的英語,質疑妮莎,爲何擅作主張,放走了夏凡。

    妮莎以夏凡救了她的命爲由,不能殺救命恩人。

    最後,兩人吵了幾句,金髮女郎甩門而去。

    夏凡是離開了,但是他有着自己的盤算,出了小區以後,從另一側大門繞了回來,一直在隱蔽處觀察,不一會,見金髮女郎從樓上下來,夏凡小心謹慎的尾隨其後,一路跟蹤追至盛世大酒店。

    金髮女郎壓根沒理會前臺,徑直走向電梯,直到電梯上了樓,眼夏凡才慢吞吞的進入大廳,快步追到電梯,眼看電梯停在九樓,夏凡順着樓梯而上,一口氣爬到九樓,才停頓下來。

    紅彤彤的地毯延伸至走廊盡頭,兩側牆壁均塗着花草鳥獸,一個個栩栩如生,強烈的立體效應,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房間都關着,根本看不出哪一間纔是金髮女郎的。

    夏凡有些爲難,這麼多房間總不能一一靠靈目透視吧,何況維持時間是有限度的,儘管實力已經提升到靜階中期,但靈目開啓時間沒能提高多少,也就是一分鐘吧。

    不停的搓着手,心急如焚,在遲疑一會,恐怕會引起保安懷疑,精神一緊張,頓時感覺鬼魄靈氣在經脈內不受控制的竄動,這是怎麼了,夏凡驚疑不定,當感到身體像爆開一樣,轟的一聲,一些靈力橫穿脖頸,浮入腦海,緊接着,眼前一片血色,模糊不清,一時間,什麼都看不見。

    怎麼回事,難不成眼瞎掉了?急忙試着打開靈目,可惜失敗,呼,夏凡一下子無力的坐在地毯上,精神極度頹廢,如果從此真的失明瞭,那麼以後的路他還怎麼走!頃刻間,被巨大的落差緊緊的包繞着。

    “先生,你怎麼了?”

    一個服務生輕搖着夏凡的胳膊。

    聽到聲響,眼前的血色在慢慢消退,雖然仍看不清晰,意外的卻清楚的感受到周圍人的存在,如他身後房間裏,兩人正在揮汗如水的做是人類最原始的運動,若不是隔音效果好,恐怕整個樓棟都能聽到叫聲。

    隔壁對面,屋裏有五六人圍在一起,至於幹什麼不得而知,或者吸毒,不是不可能,再遠一點,房間裏只有一人,夏凡立即聯想到金髮女郎,視力已恢復正常,起身朝那房間而去,自始至終,沒搭理一旁的服務生。

    將要接近房間時,通過靈目,正看到裏面的金髮女郎,赤條條的正在沖澡。

    輕輕推了下門,沒開,夏凡靈機一動,衝那還沒反應過來的服務生招招手。

    服務生皺着眉走了過來

    “麻煩你開下門。”夏凡直接說道。

    “你,你是什麼人?”

    服務生立時警惕起來,上下打量夏凡。

    “哦,我女朋友住這兒?她打電話叫我過來找她,現在正洗澡呢,不方便開門。”夏凡急忙解釋。

    服務員支起耳朵聽了下,又看向夏凡,眼珠轉動間,突然問道:“你女朋友是不是一頭烏髮?皮膚有點黑?”

    “瞎說什麼!我女朋友天生麗質,異國風情,美的不可方物,是一個漂亮得不像話的金髮女郎,你會不會欣賞?”

    夏凡故作生氣道。

    服務生聞言,立馬換作一副笑容,“對不起先生,爲了客人安全,我不得不提防,這就給你開。”

    小樣,給我鬥心眼,你還嫩!幸好夏凡認得金髮女郎,通過透視眼又能確定她就在這房間內,不然,僅服務生這一關都過不去。

    服務生找出房卡,在門上一刷,嘀的一聲門房門打開。

    夏凡衝她一呲牙,閃身而入,房門隨即帶上。

    服務生怔了怔,搖着頭離去。

    作爲職業殺手,絕對擁有敏銳的聽力,水流聲卻也沒能遮住,聽到動靜,浴室的燈突然關上,與此同時,水流聲也沒了,可見裏面的人經驗豐富。

    夏凡斜了眼浴室,不急不慢的在牀上坐下,翹起二郎腿,晃晃悠悠的,渾不在意。

    浴室門打開,一個嫵媚動人的金髮女子裹着一身白色浴袍,拍着手邁着模特獨有的步子款款朝夏凡行來。

    夏凡煞有玩味的,目不轉睛的欣賞着,溼漉漉的金色秀髮隨着她身子移動無風而起,胸脯以上盡是白皙不摻雜質的肌膚,渾圓的豐臀,修長的玉腿,以及染着紅色趾甲油的性感腳丫,對於她的美,甚至找不到合適的詞彙來形容,一股溫熱的氣息過後,迎面撲來一縷芳香,令人沉醉,令人迷亂,卻不是記憶中的那種味道。

    醉了,癡了,但理智尚在,察覺不對,夏凡急忙屏住呼吸。

    “夏先生,咱們又見面了,自從匆匆一別,是不是想我了呢?”

    在夏凡印象中,金髮女郎依然那麼美麗,一笑一顰讓人酥軟。

    見夏凡不說話,金髮女郎咯咯一笑,又道:“你是來送死的嗎?”

    直接這一刻,確定沒認錯人,夏凡拳頭揮動撲了過去。

    “切,看誰還助你呢!”

    金髮女郎嘴角勾勒一抹譏笑,瞬間扯掉浴袍,往前一扔,擋住夏凡視線,伸手一抄,接住藏在浴袍中的微型手槍,張口硃紅薄脣,在槍口吹了一下,下一刻,對準夏凡的方向開槍射擊。

    若不是擁有靈目,必死無疑,好在夏凡及時發現金髮女郎的手槍,衝刺中的他,急速轉身,堪堪躲過槍擊。

    槍聲過後,原以爲夏凡掛了,金髮女郎露出得意的笑容,隨着那件浴袍落下,面前空無一人,意識到不對,驀然轉身。

    “不許動!要是不聽話,現在就送你回老家!”

    一枚銀針抵在她的咽喉上。

    “啊……”

    金髮女郎驚得瞪大眼睛,完全沒料到夏凡身法如此之快,什麼時候到她背後都沒察覺,“你,你手中是什麼武器?”

    “專殺女人的銀針!要不要試試?”

    夏凡冷冷道。

    金髮女郎似乎不太明白,媚笑道:“你是我見過的華夏最帥的男人。”

    “謝你誇讚,可惜我不能放你!”

    夏凡緊了緊銀針,生怕她玩花招。

    金髮女郎不在言語,而是滿眼期待的盯着他。

    “撲通”

    只見夏凡軟軟的倒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