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一百二十章 智擒兇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一百二十章 智擒兇手字體大小: A+
     

    夏凡的傷勢在極短時間內,奇蹟般恢復如初,從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手術不久,完全打破了尹晴柔和許若蘭的世界觀和認知度,驚駭在所難免,總之,許若蘭無法淡定,對夏凡的崇拜到了膜拜地步,尹晴柔算是鎮定,見識過其醫術,卻不曾想這麼通玄,用妙手回春來形容不足爲過。

    在夏凡堅持下,尹晴柔和許若蘭扭不過,叮囑一番後去了梵美雅**店。

    待兩人一走,夏凡的臉色馬上變得陰沉,眼神暴射出森寒光芒,緩緩掏出手機拔了出去,電話是打給雲流風的,問他軍刀上刻着鷹字代表着什麼,雲流風很熱情,立即聯繫上他的父親雲浩帝,身爲宛城武警總隊隊長,自然見過世面,張嘴就說出了軍刀出自於一個叫野狼的人,此人特種年兵出身,退役後去境外當了一名僱傭兵,兩年前回國加入殺手集團,國內排行榜位列二十多名,身上揹負數條人命,一直被國內及國際警察通緝,由於行跡詭祕,至今沒抓到。

    第一時間,雲流風把原話告訴了夏凡,得知這一重大消息,夏凡突然有了想法,聽說職業殺手完不成任務是拿不到佣金的,所以,他敢肯定野狼定會再次光顧,於是故意緊閉大門,躲進屋裏等待魚兒上鉤。

    整個上午平安無事,中午時候,尹晴柔給夏凡捎回來飯菜,直到看着夏凡吃光才走。

    下午兩點多,經不住瞌睡蟲襲擾,夏凡昏昏沉沉中睡去,這時,距離院子不遠處走來一中年男子,一身的休閒裝扮,手裏提着行禮包,東張西望一會後,快速接近大門,推了下門沒開,透過門縫往裏瞄了眼,然後,繞到牆根下,縱身一躍扒住牆頭,輕飄飄落入院裏,快速掃視一圈後,探手拿出一把手槍,躡手躡腳靠近主樓。

    睡熟中的夏凡耳朵抖動了下,翻身下牀,躲到門後。

    約莫兩分鐘後,輕微的腳步聲從客廳傳來,又等了一會,臥室門才緩緩打開,一條人影飛速閃入,槍口朝向牀的方向,發現沒人,來人似乎舒了口氣,罵道:“他媽的一個受傷的人能睡哪兒!”

    不用看僅憑聲音就能斷定,這就是那個黑衣人,也是野狼。

    說時遲那時快,夏凡猛地一推房門,野狼猝不及防一個趔趄,身子未穩回頭就是一槍。

    焉有給他開槍機會,只見身影一閃,野狼慘叫一聲,手掌連同手槍一併落地,鮮血飛濺,由於來的太突然,快的來不及反應,驚恐之餘轉身想跑,下一刻,感到脖子上有一股滲人的寒意,垂目看了眼,頓時面如死灰,當看到夏凡活生生站在面前,野狼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

    “我承認手段不夠光明,暗中使詐傷了你,你可以殺了我泄憤,但是沒動手之前,希望你冷靜想一想,我若死了,你也難逃干係,重則故意殺人,輕則過失殺人,不管哪一條,難免逃脫法律制裁。”

    “是嗎?以爲我真不敢殺你嗎?”夏凡手一緊,那把軍刀已割破他的肌膚。

    見夏凡動真格的,野狼不敢賭下去,更不敢試探夏凡耐性,“放了我,你開個條件。”

    “野狼,特種兵出身,做了幾年僱傭兵,國際通緝犯,國內殺手排行榜--”夏凡盯着他說道。

    野狼眼神逐漸失去光澤,身子打顫,頹然說道:“我這一生最大的失敗就是接了這單任務,明明你受傷很重,而且做了手術,爲何恢復這麼快,我想死個瞑目。”

    “實話告訴你,其實我是一名醫學生,像外傷這種事,對我來說小菜一碟,你可明白?”夏凡收回刀,這次做了充分準備,不怕野狼逃脫。

    “如果你能幫我接上手,我可以考慮告訴你誰是幕後主使。”野狼抱着必死無疑的心態,跟夏凡談條件。

    “你沒資格給我談條件,像你這種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就算真的死了,也沒人調查,說不定**給我搬發見義勇爲獎。”夏凡冷冷道。

    “難道不想知道誰想殺你?”

    “我想你會心甘情願說給我聽。”夏凡掏出銀針在他斷臂處紮了幾下,血流馬上停止。

    “我可以先報警把你抓走,幾天後暴斃而亡,誰也不會追查到我身上,你想試試的話,可以成全你。”

    夏凡沒心思威脅他,而是赤果果的恐嚇。

    這招果真見效,野狼臉色變了幾次,說道:“是秦先生,至於叫秦什麼不清楚,我說的都是真的。”

    “秦先生?”夏凡馬上聯想到秦浩,這傢伙就一公子哥,僱兇殺人!以對他的瞭解,沒這膽,能是誰呢?

    “但願你沒騙我,否則,天涯海角不會放過你!趁我沒改變注意之前趕緊滾蛋。”夏凡不耐煩的揮手道。

    野狼不相信夏凡這麼輕易放過他,站着沒敢動。

    “現在去醫還來得及,拿上你的手,滾!”夏凡低喝道。

    野狼撿起手掌驚惶失措的奪門而出。

    夏凡找來拖把將地面擦拭乾淨,坐在客廳裏把所有與他有過節的人過濾一遍,除了秦浩外,想不出其他姓秦的。

    在家裏休養兩天,感覺沒事了,纔去上學。

    “大仙,這幾天打你電話關機,又不來上學,幹嘛去了?”見夏凡進來,白峯急不可待的來到他桌邊。

    “遇到殺手差點掛了。”夏凡沒有隱瞞。

    “靠,不早點說,讓我爸派人全天二十四小時保護你,傷到哪了?”白峯說着掀起夏凡上衣。

    “擦傷點皮,已經好了。”餘光發現唐採兒支着耳朵在聽,加重語氣道:“我本來佔優勢,可惜那人手裏有槍。”

    “到底傷哪了嗎?”白峯急聲問道。

    “是呀,看你活蹦亂跳的不像有事。”唐採兒也附和道。

    “看把你們急的,逗你們玩的,就是家裏有點事。”夏凡沒心情繼續調侃兩人,目光瞟向秦浩的位置,座位空空的,連他的死黨王有朋也沒來。

    “你真壞,害得人家緊張。”唐採兒抱怨道。

    見夏凡沒事,白峯迴到自己座位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