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六十三章 驅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六十三章 驅蠱字體大小: A+
     

    “像王芳這種病症,我也沒有很好的辦法,只能用鍼灸碰碰運氣,不過,在施針過程中,不希望有人來打擾,否則,前功盡棄不說,我和病人都會有危險。”夏凡將心中擔憂說出。

    “儘管放心,一切由我應對,你可要記要了,一旦自己有危險,及時放手。”張新民保證道。

    “大仙,就你那鍼灸術?偶爾玩玩可以,但是現在是救人,你可不能瞎胡折騰!”白峯只見過夏凡在宿舍裏拿着銀針往自個身上戳,只能算玩玩,當真用於救人,不導致病情加重就阿彌陀佛。

    “大白,你若再胡言亂語,就去外面侯着。”夏凡首要任務便是集中精力,不得分神。

    “夏――夏醫生,你需要助手嗎?”作爲科室主任,周主任從醫幾十年,什麼病症沒見過,可這次卻孤陋寡聞了,心中甚至矛盾,既希望把病人治好又不希望,歸根結蒂關乎顏面,萬一病人陰差陽錯被治好了,他這位科室主任以後恐怕難以擡頭。

    “助手就不必了,需要護士大姐幫着給病人寬衣解帶,我還沒達到隔着衣服鍼灸的程度。”

    夏凡手持銀針看向護士長。

    “你不說我倒是忘了。”護士長走到牀邊,麻利的解開王芳的病服,扯到兩邊,一副嬌好的胸圍在粉色罩罩下,顯得完美無暇。

    白峯急忙背過身去。

    張新民和周主任卻無動於衷,僅僅從他們眼神裏看不出一絲波瀾,或許習以爲常了,再或者,把王芳當做了病人,甚至看成一堆白骨,木乃伊,總之,面不改色。

    從未碰過女人的夏凡,正值血氣方剛,耳熱心跳在所難免,當他壓抑住那份燥熱,眼前幻作一扇白花花豬肉,儼然成了一位心無旁騖的醫者。

    一針試着扎鬼宮,病人沒有反應,二針扎鬼堂,仍不見起色,第五針鬼腑的時候,針孔處竟然流出紫色血漬。

    夏凡提針靜靜觀察,他不清楚血色爲何會發紫,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病人會不會好轉,這一切都將無法預料。

    她的病源在哪?是藥物中毒引起,還是身體發生變化,或者有人作怪,各項指標均正常,只能說明一點,要麼受到鬼魂附體,控制着病人,但夏凡不相信世上真有鬼魂存在,可是雲老,尹小寶,雲雨謠侄子,明明都是病邪入侵引起,決不是驚嚇過度那麼簡單,之前,他也是半信半疑,裝神弄鬼,現在看來,鬼門針法確實能夠剋制那些邪病之類的,可是如今爲什麼不靈呢。

    胡思亂想之下,竟不知何時紮在鬼心穴上,鬼魄靈氣催動着銀針,發出嗡嗡的響聲。

    “啊,她是怎麼了?”

    護士長一聲驚呼,將夏凡思緒拉回現實中,側目看去,病人面目扭曲,似乎受到巨大痛苦。

    “怎會這樣!”

    一向處事不驚的夏凡,竟然失聲叫道。

    張新民、周主任和白峯都忍不住湊上前來。

    “臉――臉,皮膚下面是什麼東西在蠕動?”白峯深深嚥了口吐沫,無意的摟住張新民。

    “莫非是寄生蟲?”生平第一次看到這麼怪異一幕,張新民驚駭的同時,雙拳握得緊緊的,竟沒察覺到貼在他身上的白峯。

    “院長,你知道皮膚下面是什麼嗎?”周主任淡定一輩子,這一會卻失態了。

    隨着一些東西在病人面部皮膚下面鑽來鑽去,夏凡猛然想起什麼,鬼門針法可以治療此病,罪魁禍首極有可能皮膚下的某種生物。

    怎樣才能將這些該死的東西逼出來呢,卻被難住了,初有成效,夏凡決不放手,無奈繼續扎針,這一針乃是鬼門針法的第七針鬼藏,顧名思義,無論病毒細菌,還是邪體入侵都將無處可藏。

    鬼藏刺入,驚奇一幕出現,一隻宛如螞蟻的黑色小蟲緩緩從王芳鼻孔爬出。

    夏凡眼疾手快,一針刺中蟲子,甩到腳下踩了幾下。

    緊接着,太陽穴處一隻同樣的蟲子破膚而出,不到一分鐘,從不同部位陸陸續續鑽出來六隻,一一被夏凡先扎後踩而死。

    又等了幾分鐘,確定再無蟲子爬出,夏凡才如釋重負。

    “張院長,您見多識廣,知道這些是啥嗎?”從語氣中可以聽出夏凡輕鬆許多。

    “怎會有寄生於人體內的螞蟻?”周主任嘀咕道。

    “看着像螞蟻,但我認爲不是。”護士長之前的驚恐已消失多半。

    “我認爲既不是寄生蟲,也不是螞蟻,而是一種毒蟲,傳說中的蠱,蠱術之人一般來自苗疆,以前用於治療毒瘡,後來被心術不正之人拿來害人,這些僅是我個人猜測,具體是不是,讓化驗室取走化驗便知道。”

    畢竟閱歷豐富,張新民又差人請來中醫大師萬春佗,一看到夏凡,萬春佗便急不可待的走向他,“小夥子,你把治療以經過給老夫說一下。”

    在夏凡及張新民幾人講敘下,中醫大師鬍鬚抖動,一張老臉變幻不定,“蠱術現世,不知是好是壞。”

    “老人家,你確定是蠱嗎?”夏凡問道。

    “沒錯,的確是蠱,這種蠱蟲形似螞蟻,養蠱人取名叫蟻蠱,可以通過口鼻進入顱內,輕者表現精神錯亂,重者致死,一般不解剖頭顱,根本查不到病因。”萬春佗像講故事一樣娓娓而談。

    “放蠱人一般可有解藥?”夏凡急聲問道。

    “一般都有,放蠱乃是古代遺傳下來的神祕巫術,放蠱人可以控制想要控制的人,爲其所用,達到目的,真沒想到,你們校院裏竟有人會巫術,我敢肯定必是某巫醫傳人在試蠱,不然,這些中蠱之人焉有命在。”

    “夏凡,我是怎麼了?”這聲音是從王芳口中發出的。

    “王芳你總算醒了,咬傷人了你知道嗎?”白峯快言快語,實話實說。

    “咬――咬誰了?”王芳猛地坐了起來。

    “好――好了!”

    張新民忘我的竟與白峯抱在一起。

    護士長上前扶住王芳,“你身子弱,不宜激動。”

    周主任親眼目睹整個治療過程,如今病人康復,自是無地自容,“夏醫生醫術非凡,周某佩服。”

    “周主任不必客氣,能夠驅除病魔,我的運氣只是比你好罷了。”

    中醫大師萬春佗看着夏凡,就像欣賞一件寶貝,“前途無量!如果信得過老夫,改天我給你引薦一位老朋友,他在中醫上有着極深的造詣。”

    “多謝老前輩。”

    夏凡忙道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