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五十六章 借刀殺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五十六章 借刀殺人字體大小: A+
     

    五樓空蕩蕩的,非常安靜,原來這一層是學員住宿區,夏凡逐個房間往前搜,直到走近一門前,門上掛着館主辦公室,停下腳步,將耳朵支在門上聽了聽。

    “你推我來這兒幹嘛?神神祕密的。”

    “夏凡來了,指名道姓找你,極有可能對你不利,要不要報警?”

    “夏凡那混蛋命真大,幾次居然沒死,就算他找上門來,我的不怕,我是一名守法公民,量他也不能拿我怎麼樣!再者,華夏**不會讓他胡作非爲,你的大可不必擔心我。”

    夏凡總算聽出來了,說話之人正是他要找的梅川酷斯。

    “梅川先生,這兒畢竟不是我們自己的國度,凡事要小心行事,你在這兒最好不要出聲,我下去看看情況。”

    男子話畢,開門退出房間。

    “夏--夏先生,你--你怎麼在這兒?”那人一擡頭看到夏凡,頃刻間,變得惶恐不安,急忙帶上門,生怕被發現梅川酷斯在裏面。

    “你是誰?閃開!”這傢伙表面長的像華夏人,實則是日本人,而且,是他掩護梅川酷斯,所以,說話自然不會客氣。

    “我是鬆海道館的館主渡邊石郎,請問夏先生有何貴幹?”男子仍然很恭敬。

    夏凡知道他在打馬虎眼,真想胖揍一頓,壓着火道:“不用藏着掖着,沒穿褲子在裏面吧,我只想找他聊一聊,聽說他有傷在身,我是一名醫生,說不定能幫他治好。”

    “這是我的辦公室,你要找的人不在這兒。”渡邊石郎鎖上門準備離開。

    “喂,屎殼郎,你們日本人都是好樣的,說謊也不臉紅。”伴着哐啷一聲,夏凡一腳把房門踹開。

    “夏凡,你欺人太甚,私闖民宅,故意破壞他人公物,可以以暴徒論處,就算我打殘你,也是自當防衛,即便殺了你,只能算防衛過失。

    渡邊石郎的館主身份不是擺設,他的跆拳道已達到黑段六級,如果不是爲了梅川酷斯,決不會冒然跟夏凡作對,還想繼續在華夏土地上發展,可是梅川家族又惹不起,梅川熊昭臨行前已安排好,要渡邊石郎照料弟弟,萬一他有個閃失,梅川家族絕對饒不了他,一想到這些,渡邊石郎欺身上前,擡右腿一記橫掃,愣是擋住夏凡。

    從出腿的速度可以看出,腿法犀利迅猛,夏凡擡腿擋開,饒是如此,撞擊處傳來慘烈的劇痛,再看渡邊石郎似乎沒有感覺,不愧練家子。

    夏凡今天來的目的只有一個,快速解決梅川酷斯,至於渡邊石郎是捎帶的,硬碰硬不是對手,那就來巧妙的,腳踩天靈步,鬼魅般繞到渡邊石郎身後,沒等他來得及反應,一個手刀砍在脖子上,悶哼一聲昏倒,見四處無人,夏凡拽着他的腿進了屋。

    “你,你把渡邊怎麼啦?”

    梅川酷斯表現的較鎮定,坐在輪椅上,點指着夏凡喝問道。

    “哎,我說沒穿褲子,難道你一點兒也不擔心我會把你怎樣嗎?”夏凡回身關上門。

    “我怎麼了?我是一名合法商人,正在跟你們**磋談投資事宜,你想阻擋兩國合作?”梅川酷斯理直氣壯,絲毫不相信夏凡敢動手。

    “好一個堂而皇之的商人,難道僱傭殺人也在你們的事務範圍之內嗎?兩名花季少女遇害,都是你們一手造成的,亂殺無辜,栽贓陷害,不是一二個武屍死了就玩事了,你必須付出代價!”夏凡眼眶發紅,步步逼近,甚至想着跳過去扭斷他的脖子。

    “你說什麼,我--我聽不懂。”梅川酷斯眼裏的驚色一閃而過,他不確定夏凡是出於猜測還是掌握證據。

    “裝糊塗!這個好治,我能把你變成真成的糊塗蛋!”夏凡笑的越燦爛,梅川酷斯越是畏懼。

    “你想幹什麼?華夏是講法制的地方,你不可胡來,我若死在這兒,梅川家族不會善罷甘休!”

    “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看來是死不悔改,我倒要看看是你嘴硬還是我的針硬。”一道細微的亮光一閃,夏凡手中銀針扎向梅川酷斯頭部。

    梅川酷斯雖然坐在輪椅上,手卻伸向腰間,就在銀針刺他的時候,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同時捅到夏凡胸口。

    突然襲擊,令夏凡猝不及防,剎那間,身子後仰,暴退出去。

    梅川酷斯竟然從輪椅上彈跳而起,飛撲夏凡,手中刀划向他的脖頸。

    好狡猾的傢伙,這是跟他魚死網破啊!夏凡步法一變,移身閃過,一拳照着梅川酷斯的後背轟出,這一拳只用了兩成力道,生怕打出明顯傷來,即使這樣,梅川酷斯也受不了,身子撞在牆壁上,尖刀嵌入牆體,難以拔出。

    梅川酷斯回身怒視着夏凡,嘴角滲出血跡,下一刻,如一隻發狂的獵犬,嘶吼着揮拳砸向夏凡的面門,身法絲毫不受腿傷影響。

    夏凡一腳將他踢飛,再次撞在牆上,隨後,好心的給他治療一番,才滿意的大模大樣的下到一樓,衆目睽睽之下,悠哉而去。

    待夏凡一走,陳飛馬上喝道:“趕快去看梅川先生。”

    衆人呼啦一下往樓上跑,將近花了十多分鐘纔在五樓找到梅川酷斯,發現他的人都傻了,站在門口不敢進去。

    “你們都站門外幹嘛?梅川先生怎樣了?”陳飛走來不滿的喝斥着。

    “啊!出人命令了,報警。”

    只見梅川酷斯趴在渡邊石郎身上,一口一口的嘶咬他的脖子,臉上已血肉模糊,很顯然,渡邊石郎早已死翹翹。

    陳飛噁心的想走開,但最終忍着指使學員去把梅川酷斯拉開,可惜接近他的人都被咬傷。

    膽小的學員早跑沒影了,只剩下膽大的,陳飛心急如焚,他不明白見過夏凡之後,爲何變得如此血腥殘忍,看着幾個受傷的學員,能做的只有不斷的催促警察。

    整個走廊充斥着血腥的味道,直到荷槍實彈的警察趕到,梅川酷斯仍然不停的嘶咬,嘴裏囫圇不清的喊着你這個惡魔,我要咬死你!

    在警告無效下,梅川酷斯被警方開槍擊斃,救護車也來了,可惜渡邊石郎早已斷氣,梅川酷斯頭部中彈搶救無效死亡,陳飛等人被帶走錄口供。

    所有證言都指向夏凡,說他是梅川酷斯見的最後一個人,警方覺得可疑,傳來審訊, 而夏凡早預料到此事,承認見過梅川酷斯,沒說上幾句話,就被趕了出去,還揚言咬死他。

    警方經過一番調查取證,並沒查到夏凡有作案嫌疑,只得放人,後來,此案定性爲,梅川酷斯得了失心瘋,不僅咬死渡邊石郎,還咬傷兩名無辜學員,警告無效,當場擊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