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十七章 邀請治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十七章 邀請治病字體大小: A+
     

    夏凡給家裏打了個電話,說自己在醫院幫忙,掙到了錢,順便往家裏帳號上匯了五萬,讓父親注意查收,然後,說了一些噓寒問暖的話,直到掛掉電話,猶如完成一項使命似的,倍感愉悅。

    剛回到景宛小區,便發現門口不遠處停着一輛熟悉的轎車,突然,車門打開,一條穿着絲襪的修長美腿率先伸出,緊接着一位氣質典雅,容顏絕美的女子走下車。

    “夏醫生,找到你真不容易呀。”

    “雲雨瑤?找我有事嗎?”夏凡微微皺眉。

    “我侄女,就是我堂哥的女兒,每到夜裏哭鬧不止,都已經十多天啦,醫院,診所都跑遍了,絲毫沒有見效,前幾天還去了寺廟燒香拜佛,結果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哭的厲害,所以,就想起了你。”雲雨瑤走到夏凡身邊,簡單介紹道。

    “請我治療?”夏凡反問道。

    “沒錯,有什麼條件直管開口,我會盡量滿足你!”雲雨瑤以爲夏凡會要一筆錢。

    “沒見病人之前,談條件是不是早了點?”夏凡淡然一笑。

    “那好,隨我一起去吧。”雲雨瑤朝座駕招了招手,瑪莎拉蒂緩緩駛到她身邊。

    這是一輛雙門四座跑車,雲雨瑤坐入副駕駛室,而夏凡側坐在後排座。

    伴隨馬達轟鳴聲,瑪莎拉蒂像離弦的箭,風馳電掣般疾馳而去。

    是她!雲雨瑤保鏢,開業當天,幫他打傷上門鬧事的陳所長,夏凡雖然沒跟她交過手,但從速度上斷定身手不凡。

    雲雨瑤從倒視鏡發現夏凡異樣,回頭看了一眼,道:“輕舞不是外人,我一直拿她當親妹妹。”

    “氣質不凡,軍人出身吧?”夏凡窘窘的急忙收回視線。

    “算你有眼光,特種兵退伍,不要以爲你厲害,未必是她對手。”雲雨瑤自信滿滿。

    輕舞一聲不吭,專注開車,對於兩人談話充耳不聞。

    特種兵!自幼仰慕軍人的夏凡,對輕舞有一種獨特的感覺,他決定以後找個機會,向她討教幾招。

    半小時後,瑪莎拉蒂進入雲府,最後開入六號別墅。

    “雨瑤,你說的那位醫生請來沒?”一中年男子快步迎上雲雨瑤,急聲問道。

    “二哥,不必着急,請來了。”

    說話間,夏凡推門而出。

    “他--這麼年輕!雨瑤,你沒搞錯吧?可不能拿你侄女生命開玩笑!”男子神情一怔,醫生高大形象瞬間在他心目中低了幾個檔次。

    呃,敢情人家懷疑他的醫術,夏凡苦笑不已。

    “二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就是這位夏醫生治好了爺爺。”雲雨瑤爲夏凡辯解,試着消除二哥心中疑慮。

    “唉,既然來了,就試試吧。”雲雨瑤二哥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二哥不是我說你,還沒治療呢,你就自甘氣餒,對別人有點信心好不好?夏醫生的醫術,就算第一醫院的專家都不如他。”雲雨瑤嚷嚷道。

    “我信,小妹介紹的人,怎麼說也不會是江湖騙子。”雲雨瑤二哥敷衍了一句。

    “做父親的人啦,性格也不知道改一改。”雲雨瑤橫了眼二哥,轉頭對夏凡道:“夏醫生,這是我二堂哥雲流風,爲人實誠,性子直,口無遮攔,你不要放在心上。”

    遇到這麼個說話嗆人的主,夏凡真想扭頭就走,不過,看在雲雨瑤面子上,他沒這麼做,“雲先生說的對,我很年輕,沒有什麼經驗閱歷,令侄女的病,能否治好,心裏實在沒底。”

    “夏醫生,請吧。”雲流風前面引路。

    “請進。”雲雨瑤相當客氣。

    夏凡跟着進入客廳。

    輕舞急步追上雲雨瑤,可謂寸步不離,這也是保鏢職責所在。

    夏凡跟雲流風來到主臥室,映入眼簾的是一身睡裙的美豔少婦,臉色蒼白,略顯疲憊。

    “雨瑤,你來了。”看到雲雨瑤,少婦急忙起身。

    “嫂子,海天怎樣了?”雲雨瑤走向前,朝牀上看了眼。

    “折騰一夜,剛睡着沒多久。”雲雨瑤嫂子幽幽一嘆。

    “我把夏醫生請來了,讓他給海天看看。”

    雲雨瑤嫂子這才注意到夏凡,年紀輕輕,器宇不凡,儘管心有疑慮,但救子心切,默然接受。

    夏凡來到牀前,對着熟睡中的海天觀察一陣,嬰兒長的白白胖胖,一歲多的樣子,小嘴時不時吸了吸。

    伸手輕輕掐住患兒中指末節,足足過了兩分鐘,才收手說道:“是不是最近帶他走過夜路?”

    “沒有,晚上從不帶他出過門。”雲流風堅定的說。

    夏凡沉默,眼神在雲流風夫婦之間徘徊。

    “有,有的,我在孃家時,晚上出去過,而且經過墳地,難道海天中邪了?”海天母親立即聯想到老人常說的封建迷信。

    “婦人之言,現代社會哪有鬼神之說,我纔不信呢。”雲流風乃是個有學問的人,曾經留洋海外,對妖魔鬼怪之類的東西,打骨子裏都不相信。

    “這病你能治嗎?”雲雨瑤只關心結果,不問過程。

    “應該沒問題。”夏凡說着捏着一根銀針,在海天身上紮了幾下。

    “喂,還沒消毒呢!”在雲流風眼裏,夏凡根本不懂鍼灸,哪有施針前不消毒的。

    “我治病從不消毒,你兒子已經好了,我還有事,告辭!”

    夏凡一刻都不想留下,雲流風的話太刺耳了。

    “好了?僅扎扎針,怎能好呢!你不會糊弄我吧?”此時此刻,雲流風半信半疑。

    “信不信有你。”夏凡臉色當即沉下了。

    “二哥,你說這話就沒意思了呀。”真不知道二哥吃錯了什麼藥,雲雨瑤微怒。

    雲流風彷彿沒聽到,從牀頭櫃裏拿出一沓錢,遞向夏凡,“這是一萬塊錢,不管海天能不能好,畢竟叫你跑了一趟,於情於理,應該給你些辛苦費。”

    就這麼點錢,打發叫花子嗎?夏凡狠狠鄙視一眼,接過之後,用手掂了掂,放在海天頭枕邊,“留着給孩子買奶粉吧。”然後,朝門外走去。

    “二哥,你真會糟踐人!陳炳坤你認識不?夏醫生給他兒子看病,收診金五百萬。”雲雨瑤跺了跺腳,追了出去。

    五百萬!黑,簡直太黑了!雲流風聞言呆若木雞。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