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四章 英雄救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四章 英雄救美字體大小: A+
     

    這一新的發現,頓時令夏凡激動不已,要知道最初接觸鬼門針法的時候,只是覺得好奇,才盲目學習的,哪成想兩年之後,鬼門針法不僅略見小成,而且經脈內多了鬼魄靈氣,上蒼果真垂憐於他。

    夜深人靜,夏凡如老僧入定般盤膝坐在牀上,試圖控制這股氣體,哪知在經脈內東竄西撞,不受控制,不過,經過反覆嘗試,最終被他牢牢掌控,直到累得筋疲力盡,才酣然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夏凡被一陣急促的鈴聲驚醒,迷迷糊糊中,熟練的摁下接聽鍵,沒好氣的問道:“哪位?”

    電話那頭立即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我是張新民,夏凡,很抱歉打擾了你的清夢。”

    “張院長呀,有事嗎?”夏凡精神一振,語氣變得恭敬起來。

    “是這樣,兒科有位特殊患兒,病症非常奇怪,我從醫這麼多年從未見過,實在沒有辦法,這不突然想到了你,另外,今天咱們順便把合同簽了,省得一些嫉妒你醫術的人胡說八道。”張新民有條不紊的說道。

    “好吧,我會盡快趕過去。”

    掛掉電話,夏凡有些忐忑,他心中明白,張新民口中的患兒得的絕非尋常之症,口口聲聲請他去治病,其真正目的應該是考驗,試探他值不值三十萬,毫無疑問,如果患兒治好了,夏凡就可以名副其實的成爲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萬一治不好,那麼他與醫院的合約將會終止於一年,因爲張新民是個比較現實的人,從不養閒人。

    起牀刷牙洗臉,忙碌一陣後,夏凡出了門,在路邊小攤上吃了些早餐,然後,乘公交車直奔第一人民醫院。

    早上正值上班高峯,公交車內擁擠不堪,寸步難移,夏凡好不容易擠到中間停了下來,和別人一樣緊緊抓住扶手。

    很快過了幾個站口,車裏的乘客已達到飽和,八月的氣溫,早上雖然相對清涼一些,但好心的司機師傅還是開了空調,所以,在這麼狹小的空間裏雖然有一種窒息感,但仍顯得很安靜。

    “咳,大家注意啦,車上有小偷。”一道悅耳柔美的聲音響起。

    衆人聞言,下意識的檢查自己的財物。

    約莫過了二分鐘,那聲音再次響起,“喂,長的人模狗樣,原來是個賊,不收手的話,我可要報警了。”

    衆人循聲望去,卻見一位身材高挑,頭髮披肩,頗具古典美的白衣女子,正朝某個方向怒視着。

    順着美女的目光,看到一個光着膀子五大三粗的黑臉壯漢,手裏提着一個旅行包,當發現有人看向他,牛眼一瞪,立即破口大罵,“奶奶的,都看我幹嘛?活膩歪了是不是?還有那個小妮子,你喊小偷看我做什麼?哦,不會愛上大哥這身膘了吧?”

    “無恥,我勸你最好趕快下去,這麼多人容不得你囂張。”白衣女子氣呼呼的,她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明明是個小偷,竟然光明正大的調戲她。

    “哎喲,哥哥就做些無恥的給你看看。”黑臉大漢不僅沒有打算下車,反而,嬉皮笑臉的走向白衣女子。

    黑臉大漢本身一臉兇相,言語間又那麼囂張跋扈,哪怕白衣女長得國色天香,也沒人敢站出來幫她說話,而呼啦閃出一條小道來。

    “你,你要幹嘛?”這一刻,白衣女心生怯意,令她失望的是滿滿一車廂人,愣是沒一個人站出來指責小偷,如今的社會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嘿嘿,你不是說我無恥嗎?哥就告訴你了,我還下流。”黑臉大漢眼裏彷彿只有白衣女子,一步一步逼近。

    “司機師傅,直接去公安局。”做爲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偏偏又是孤軍奮戰,無奈之下,只好求助公交車司機。

    公交司機是個中年婦女,聽到求助後,一踩油門,立即加速行駛。

    “啪”

    “你他媽的找死呀!把車停下,信不信我捅死你。”突然間,另一男子的巴掌打在司機臉上,手裏握着一把水果刀。

    “嘎吱”

    公交車停在路邊,女司機臉色蒼白,坐着一動不動,因爲那把水果刀正架在她的脖子上。

    “走,跟我下車。”黑臉大漢一把抓住白衣女子的胳膊,白衣女子使勁的掙扎,卻無濟於事。

    “放開我!混蛋,放開我!”黑臉大漢拖着白衣女往後門走,白衣女死死抓住車座不肯放手。

    “壞蛋,不要欺負大姐姐。”一個十多歲小男孩從坐位上跑出來,掄起小拳頭衝向黑臉大漢。

    “小兔崽子,滾開!這麼小還想英雄救美啊!”黑臉大漢一腳踹在小男孩小腹上。

    小男孩一屁股跌坐在車上,他沒有哭,而是揉了揉肚子,還想衝過去,卻被一好心大媽拉住。

    “畜生,連小孩你也打,我跟你拼了。”白衣女子猛地在黑臉大漢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一塊肉生生被咬掉。

    “死三八,我廢了你。”黑臉大漢手裏多了個刀片,毫不遲疑的朝白衣女子俏臉上劃去。

    “欺負女孩子,真不要臉!”有位男士實在忍無可忍,怒聲喝斥。

    “你小子有種,讓我來欺負你。”

    “啪啪啪……”

    頃刻之間,那位仗義執言的男子,臉被打花了。

    果然有同夥,到目前爲止已經有三人浮出水面,這一下,更是沒人敢吭聲了。

    眼看白衣女子就要毀容,一隻手倏然捉住黑臉大漢的手腕,“人渣,年輕力壯的乾點啥不好,沒看出不但有賊心還有色膽啊。”待確定黑衣大漢的同夥後,夏凡果斷出手,因爲自己變得強大,膽子也變大了.

    “少管老子的閒事。”黑臉大漢使勁的想收回手,可惜沒拉動,只好暫且放開白衣女,一拳轟向夏凡面門。

    論出拳, 夏凡速度更快,直接砸掉他幾顆門牙,順勢一腳將他踢倒。

    黑臉大漢兩個同夥見老大被撂倒了,揮舞着刀子撲向夏凡。

    “小心呀。”

    白衣女躲在一旁,大聲提醒道。

    夏凡左右手同時探出,分手抓住兩人握刀的手,微微一用力,“咔嚓”一聲,手腕都斷了,緊接着雙臂往裏一帶,兩傢伙來了個親密接觸,頓時撞得七葷八素。”

    “滾!”夏凡低吼一聲,又在黑臉大漢身上踢了幾腳。

    “是是是,小的這就滾。”黑臉大漢知道遇到強敵,帶着手下連滾帶爬的倉皇逃竄。

    “謝謝先生出手相助。”白衣女帶着崇拜的眼神。

    “不客氣,像你這麼見義勇爲的人不多了。”夏凡說罷,走到小男孩身邊,“小弟弟,你好勇敢,肚子還疼嗎?”

    “哇,大哥哥,超人耶,我沒事。”小男孩嘿嘿一笑。

    “姐姐帶你去醫院檢查好不好?”白衣女摸着男孩的腦袋,柔聲問道。

    “不用了,大哥哥,大姐姐,再見,我要上學去了。”

    公交車不知何時起動了,又停了下來,看着小男孩歡蹦亂跳的下了車,白衣女憂心忡忡的道:“但願小弟弟沒事。”

    “放心吧,他身體很好。”夏凡淡淡道。

    “你怎麼這麼肯定。”白衣女半信半疑。

    夏凡微微一笑,“因爲我是醫生。”

    白衣女不禁多看他幾眼。

    “宛城第一人民醫院到了,下車的乘客請攜帶好隨身物品從後門下車。”一個甜美的聲音提醒道。

    夏凡隨着人流下了車,直奔醫院。

    院長辦公室,張新民早已等候多時,見夏凡來了,熱情的迎了上去,一陣寒暄之後,親自把他帶到兒科病房,又給兒科主任相互介紹,這才退居一旁。

    “患兒叫尹小寶,三歲零五個月,據家屬講,一年前突然受到驚嚇,起初高燒不止,不吃不喝,後來,高燒雖然退了,可胖乎乎的小身子卻變得皮包骨頭,如今,情況越來越糟糕,臥牀不起,而神智也是時而清醒時而迷糊,臨牀上各種病症都考慮到了,各種精細檢查也都做了不下數十次,我把病例發到國際醫學高端權威組織,至今仍沒有回信。”兒科主任就把患兒情況細說一遍。

    “小寶,我可憐的孩子,他現在除了知道喊媽媽,其他人都不認得了,甚至包括他爸爸。”尹小寶媽媽哭訴道。

    “夏醫生,你能斷定患兒得了什麼病嗎?”兒科主任是一位四十來歲中年女人,看上去平易近人,她聽張院長說請來個醫生,沒相到竟這般年輕,儘管語言上沒有看輕的意思,但眼神中卻流露出輕蔑之色。

    主治醫生,護士更不用說,紛紛帶着譏笑之色,一副看熱鬧樣子,等着夏凡丟人現眼。

    夏凡沒有說話,而走到牀邊盯着尹小寶,只見他眼眶沉陷,一雙眼睛渾濁而無光澤,一張小臉蠟黃只剩骨架,看到夏凡一個勁的傻笑,嘴裏唸叨着:“媽媽……”

    “醫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兒子,我不能沒有他。”尹小寶媽媽聲淚俱下,哪怕不相信夏凡能夠救他兒子,但出於母親的天性,救兒心切,不放棄一絲希望。

    夏凡鼻子一酸,頃刻間,眼神變得無比凌厲,手中的銀針發出輕輕的顫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