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章 儲備醫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章 儲備醫生字體大小: A+
     

    雲老已經醒了,一幫醫生自然沒有必要繼續留下,相繼離開,不過,臨走前都不忘尋找夏凡的身影。

    “張院長,感謝你們救了老夫。”雲老明白後,一邊下牀一邊說道,蒼老的臉龐上爬滿感激之色。

    “應……應該的。”張新民一時有點無地自容。

    “爺爺,您不用感謝那些酒囊飯袋,醫術一點都不高明,連你得啥病都查不出來,還是一個實習生治好了你。”雲雨瑤臉上的焦急之色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從容鎮定,另外,她可不想把功勞給那些庸醫。

    “我倒聽糊塗了,是怎麼一回事,瑤兒你說。”雲老帶着期待的眼神。

    “您得了怪病,醫生專家都沒辦法,關鍵時刻,這裏的實習生挺身而出治好了您……咦,他人呢?”雲雨瑤就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這才發現人不見了。

    “哦,如此說來,我要當面感謝他纔是。”雲老倒想見見救他的實習生。

    到了這個份上,張新民只好硬着頭皮,恭聲說道:“那小夥叫夏凡,在急診科實習,是院裏重點培養對象。”

    “張院長,你讓夏凡去別的科室吧,我可帶不了這尊大佛。”身爲急診科主任,想起夏凡壓了他的風頭,氣不打一處來。

    “王主任!還不趕快把夏凡找來。”這傢伙腦袋被驢踢了,沒看出來雲老挺喜歡夏凡嘛,張新民真想照他腚上來一腳。

    王主任依然未動,而是衝門外喊了聲,“夏凡。”

    沒人迴應,一連又喊了幾聲,感覺有點不對勁,急忙走到門外,不由得一愣,原本熱熱鬧鬧護士站,此刻,冷冷清清,只有護士長一人。

    “護士長,看見夏凡了嗎?”

    護士長看了眼王主任,隱隱帶着一絲不悅,“他走了。”

    “走了?你去把人找回來,院長急着見他。”王主任揮揮手。

    “你把人家開除了,我可請不回來。”護士長輕蔑的白了他一眼。

    “夏凡辭職了?”以爲聽錯了,王主任想確認一下。

    “嗯。”護士長點頭。

    “也罷,算他有自知之明。”王主任反倒有些欣喜,“護士都去哪了?”繼而又問了一聲。

    “當然去送夏凡了,要沒事,我先去忙了。”護士長說着走出護士站。

    “荒唐!上班期間怎能隨意……”可惜話沒說完,張新民卻衝了過來,低吼道:“王崑山,你最好請夏凡回來,否則,你就不用回來了!”

    王崑山先是一愣,隨即慌了神,忙不迭道:“請院長放心,那小子……夏凡不會走遠,我這就把他追回來。”眼看飯碗不保,哪還顧得了形象,撒腿往外就跑。

    醫院大門外,一衆護士戀戀不捨的正與一位年輕小夥告別。

    “都回去吧,趁着還沒開學,我要多溜達溜達,大家放心,一有時間,我定會回來看你們的。”小夥任淚水在眼眶裏打轉,轉身便走。

    “夏凡,一定要記得來看姐姐呀。”

    “我們等着你回來。”

    “不走不行嗎?”

    ……

    兩年多了,那時夏凡剛念大一,一次偶然機會,在古玩城淘得一本針法,原本學習臨牀醫學的他,卻瘋狂愛上了中醫鍼灸,一天到晚,手不離針,針不離手,確切的說是銀針,打那時起,他開始研究人體穴位圖,然後按照書上描述,在自個身上不斷的反覆練習,時而久之,認穴精準,手法嫺熟;平時有個頭疼感冐什麼的,不吃藥不打針,而是拿針扎扎,雖然達不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病情減輕還是感覺得到的,從而更加堅定,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奇書,如今他不僅學會了鬼門針法,而且突然擁有一股氣體,夏凡不知道,這股氣體乃是鬼魄靈氣,因爲它的作用,才治得了雲老的病。

    自夏凡進入急診科,端茶倒水,打掃衛生,工作熱情積極,任勞任怨,不料滿腔熱血無處揮灑,處處受到王崑山排擠,甚至一些護士都替他打抱不平,這一次,居然當着那麼多人怒斥他,也就認了,可千不該萬不該動不動攆他走,夏凡是有底線的,自尊不容踐踏,尤其驗證鬼門針法的功效後,才決然不在這裏受氣。

    “夏凡,給我站住。”王崑山氣喘吁吁跑了過來。

    夏凡停下腳步,微微轉過身來,“王大主任,請問有事嗎?”

    “一點紀律都沒有,給我回去。”王崑山自然聽得出夏凡的不滿。

    “我已經不幹了,幹嘛回去。”夏凡覺得可笑。

    “沒經我批准你哪兒都不能去,立馬回去,聽到沒?”王崑山用命令的口吻道。

    “我現在跟醫院沒有任何瓜葛,哪怕院長親自來,我也不回去。”夏凡說的斬釘截鐵。

    “吆喝,小兔崽子,還長出息了你,不要以爲治好雲老的病就牛逼轟轟,瞎貓撞見死耗子,算你走運。”王崑山壓根不相信夏凡醫術。

    夏凡懶得搭理這種人,扭頭便走。

    “你,夏凡,今天你要是敢走,以後別想再進來!”太不給他這個主任面子了,氣急之下,出言威脅。

    夏凡彷彿沒聽到,叫了輛出租車就要上去。

    “夏凡同學,等一下,有話好好說。”王崑山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臉上勉強擠出笑意攔在夏凡面前,“喂,師傅你先走吧。”

    “神經情!”出租車司機罵了聲揚長而去。

    “王主任,我與你前世無冤,今世無仇,你就大發慈悲饒了我吧,我心疲憊,不想被你虐了。”夏凡是鐵了心要走。

    見夏凡去意已決,王崑山竟害怕了,要是帶不回去人,說不定真會被開除的,想到這些,腦門上冐冷汗,見護士都走了,周圍沒有人,哀求道:“算我求求你,哪怕見過院長,在走也不遲。”

    我說他這麼好心,原來是院長派他來找我,夏凡尋思着,堅定的搖頭:“我不想礙你的眼,就不回去了。”

    “夏凡,凡事不要做得太絕,我好聲好氣勸你,你怎麼就食古不化呢,要滾就趕快滾,給臉不要臉的東西。”情急之下,王崑山罵罵咧咧。

    夏凡臉色突變,手中緊緊攥着一根銀針,如果腦海裏沒有尊師重友這個詞的話,恐怕早就讓他閉嘴了。

    “王崑山,你太讓我失望了!回去好好檢討自己。”張新民眼中噴火急急走了過來,王崑山的話他都聽到了。

    “院長,我……”見院長來了,王崑山怨毒的瞪了眼夏凡退到一旁。

    雲雨瑤扶着爺爺也跟了過來。

    “在這兒乾的好好的,爲何要走啊?”張新民笑呵呵的看着夏凡。

    “你們對他好一點,他至於走嗎?”雲雨瑤插嘴道。

    雲老深深打量夏凡,不住的點頭,開口說道:“小夥子,大恩不言謝,我欠你一條命,以後若有用得着老夫的地方,只管開口。”

    “老先生您言重了,舉手之勞,不足掛齒,其實之前,我並沒有信心醫好您,這是我第一次治病。”夏凡神態冷峻,不卑不亢。

    “嗯,很好,小小年紀不驕不躁,竟如此沉穩,難能可貴。”雲老讚不絕口。

    張新民只所在坐在院長的位置上長居不下,並不是說他有多深厚的背景,也不是有多高的醫術,而是爲人處世拿捏恰到好處,這麼一個八面玲瓏的人物,極少得罪人,所以,待聽出雲老語中之意,馬上有了注意,對夏凡一臉敬意,“恕我眼拙,竟沒有看出來你身懷超凡醫術,真是年輕有爲,我決定,等你畢業後,正式聘用你,科室隨你挑。”唯恐夏凡不答應,又道:“年薪十萬。”

    十萬!對於應屆畢業生來說可謂待遇優厚,何況第一人民醫院是多少醫學生夢寐以求的地方,如果在這裏當一名正式醫生,作爲農村出來的孩子,夏凡自然認爲風光無限,光宗耀祖,他心裏快速盤算着。

    見夏凡不說話,以爲嫌錢少,張新民咬咬牙,加大籌碼,“二十萬。”

    王崑山呆了呆,這麼優厚的條件怎麼攤不到他身上,眼底閃過一抹陰毒。

    “切,真小氣,一年才二十萬,要不做我爺爺的私人醫生,一年一百萬,怎麼樣?”雲雨瑤拋出一個巨大的誘惑。

    一百萬,夏凡無法淡定了,開始懷疑自己起來,有沒有那麼值錢。

    王崑山差點驚掉下巴,他認爲夏凡走了狗屎運。

    張新民很是無奈,不帶這麼光明正大挖牆角的,給新人開出二十萬年薪,已是他的底線,否則,會遭到董事會非議,“夏凡,一步到位,三十萬,因爲你還在上學,提前給你預支十萬,多了我拿不出來,再者,醫院發展空間大,過不了兩年,我保證給你弄個科主任,同不同意,由你決定。”

    哇,身價又漲了,夏凡小心臟有點受不了,看了看雲老,又看了眼張新民,終於做出一個偉大決定,“決不辜負院長擡愛。”

    “好好好。”張新民如獲至寶,然後慚愧的對雲老道:“恕新民橫刀奪愛。”

    雲老眼底閃過一抹欣慰,良久才說道:“張院長不必客氣,醫者懸壺濟世,行醫救人,不是某個人的私有財物。”

    突然,一輛黑色轎車風馳電掣般衝了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