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血族傳奇 » 第五十九章 大會開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血族傳奇 - 第五十九章 大會開始字體大小: A+
     

    幾人報完名後,便相約到處去逛逛,其中揚莉叫的最歡,表示雙手贊成。其實楊名威也一直想在張家到處看看,只是人生地不熟他不敢亂走。如今有了張風痕,就方便多了。

    只是張風痕卻說,張家規矩極其嚴格,沒有命令是不能亂跑的,好些地方就連他自己都不曾去過。如今論道大會舉行,張家更是將防禦力量加大了一倍,以免有心人在張家搗亂。如果到處亂跑的話,一個不小心被誤傷那就不好了……

    幾人不得已,最後只有在‘張家界’到處走走。其實這個地方也不錯,就是混雜口味有點重。你看那邊酒樓把酒言歡的兩人,一個滿口的子曰之類的文言文,一個講着一口地道的普通話,兩人居然還相談甚歡。看的楊名威他們哭笑不得,張風痕卻表示見怪不怪。

    幾人逛了一會,時間已經到了用午飯之時,就連一路上最好奇的揚莉都喊累了。由張風痕做東,幾人找了家酒樓享用午飯。光吃不過癮,尤其是幾個男人一桌的時候。只見張風痕叫了一大罈子酒,楊名威雖然沒喝過酒,但是此刻也不好推辭,況且本身他也是熱血男兒,是男人都有這麼一天的……

    期間楊名威詢問了些張風痕近日的情況,這才得知這小子近日似乎走了大運。當日他隨着張光遠他們回到張家,張光遠他們去向宗主稟報一切事情,他就回到自己的住所等候處罰。拐帶三小姐出逃,這個罪名可不小。

    可是,不知是因爲龍天影的消息太過驚人,還是因爲張家要忙於論道大會的事,總之他等的處罰卻遲遲沒來。可是,另一個讓他痛徹心扉的消息卻傳來了,宗主要給三小姐定親……

    因爲此事,張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都去求過宗主,原因是定親的對象,毛家那個叫毛文龍的傢伙人品不怎麼樣。爲了此事,張立敏也多次去求過她父親,可是一點用都沒有,還被她父親關了起來誰也不準見。

    也許是因爲張家兩位公子的苦求,也許是因爲張家家主聽說了那位毛文龍的‘英雄事蹟’。總之,後來張宗主鬆口了,或者說他對毛家加大了要求。除非毛文龍能拿下論道大會的冠軍,否則定親的事免談,這才壓下了衆人的非議。要知道論道大會上高手如雲,五大家族都有新生高手,毛文龍想力壓羣雄恐怕也沒那麼容易。

    聽到這個消息,張風痕就開始勤奮修行。不,本來他就夠勤奮的了,此時的修行幾乎可以說是在玩命,最長的時候他三天沒合過眼。一名張家前輩見他如此努力,便指導他修行了一些時日,說是要還他父親人情。

    此時的張風痕遠非當日可比,楊名威居然看不透他的實力。當真是士別三日,已非吳下阿蒙。

    張風痕如今是實力大進,順帶的也問了些楊名威近日的情況。楊名威就沒什麼好說的,無非就是在家鄉呆到沒食物吃了,跑到大山修行了個把月……

    “哦,我以爲是誰呢。原來是我們張家出名的廢物在這裏啊。難怪整間酒樓都不安靜,原來是某個廢物在這裏大放厥詞。”就在楊名威他們邊喝酒邊聊天的時候,一個讓人異常厭惡的聲音響徹當場。

    楊名威他們轉過頭去,只見三個二十來歲的張家弟子正戲謔的看着他們這桌。

    之所以說他們是張家弟子,是因爲他們胸前都繡着一顆蒼天大樹,這是張家弟子的標記,張風痕也有。

    他們的目光在楊名威等人的身上隨便掃了掃,然後便停留在了張風痕身上,那眼裏的諷刺意味卻是如此明顯。

    “廢物,你有資格坐在這裏麼?趁早滾出張家吧,免得礙大家的眼。”

    “別理他們,我們喝酒。”見楊名威和吳俊傑似乎要動手,張風痕卻拉出他們說道。可是揚莉卻忍不住了,這小丫頭本事不大,卻不怎麼安分。“哼,我們在這裏好好喝酒,關你們什麼事?你們這幾隻蟑螂快滾開,免得礙眼……”

    “哈哈哈……”揚莉說完,酒樓中就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哼,廢物就是廢物,總是喜歡躲在女人身後。”“是啊,誰叫別人有女人緣呢。一個三小姐還不夠,如今又勾引到一個。這樣的本事,真叫人佩服啊……”“對啊,他實力這麼垃圾,騙女人的本事那就深不可測了……”那三名張家弟子聽到笑聲,臉色都陰沉下來。他們更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對張風痕惡語中傷道。

    看着張風痕那鐵青的臉色,楊名威忍不住了。他心念一動,將氣息調動到喉嚨間大聲說道:“請問哪家主人沒把狗拴好?三條惡狗跑到這裏亂咬人呢。如果有誰發現丟了狗,那就快快牽回去。”楊名威的聲音在氣息的包裹之下傳遍全酒樓,在所有人的耳朵裏都清晰響了一遍。

    “哈哈哈哈……”片刻後,酒樓中爆發出響亮的笑聲。似乎所有吃飯的人,都來卡熱鬧了。

    聽到衆人的笑聲,吳俊傑接口道:“楊兄弟,風痕兄弟,看來在座的朋友都沒有丟狗了。依在下之見,這三條恐怕是野狗。野狗餓極了,到處咬人倒是可以理解……”

    那三人之中中間的那個‘錚’的一聲拔出劍來,指着楊名威他們說道:“小子,你們找死嗎?這裏是張家,輪不到你們來撒野。”

    “哼。”楊名威別過頭去,看都懶得看這傢伙一眼。動不動就將自己家族搬出來,以爲很了不起嗎?就像世俗中那些二世祖,動不動就說我爸是誰誰誰。

    這三個傢伙實力都才極境界一層上下,可能越是這種實力低下的人,越喜歡搬出後臺來給自己壯膽,有實力者從來都不會搬這些東西來‘嚇人’。

    “哼,廢物就是廢物。只會躲在別人身後。當初不知道你用什麼方法騙到了三小姐。怎麼,如今三小姐要出嫁了,你又找到新靠山了?”這句話真的戳到張風痕的痛處,楊名威很明顯的見到張風痕的臉色已經黑了下來。

    這幾個傢伙知道死字怎麼寫麼?楊名威在心裏唸叨。

    果然,還不待那傢伙再說什麼,張風痕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那傢伙似乎被嚇到了,只見條件反射的對着張風痕一劍刺去。

    張風痕一手結印,另一隻手伸出兩隻手指輕輕一夾,那名張家弟子的劍就被張風痕夾在了手指間,任他如何用力都抽不回去。

    “你連劍都拿不穩,如何使用張家劍法?”張風痕手指一番,那名張家弟子的劍就脫手而去。隨後張風痕一腳將那名張家弟子踢出老遠。

    ‘錚’‘錚’兩聲,另外兩名張家弟子將劍拔

    了出來。“快,快。我們一起上。這個廢物剛纔暗算我。”那名摔了一個跟斗的張家弟子迅速爬了起來對另外兩人說道。聽到他的話,另外兩人立刻結起手印,兩道劍氣對着張風痕擊去。

    吳俊傑正要幫忙,楊名威卻對他擺擺手。“這幾個傢伙風痕能對付,我們爲他加油就好了。”吳俊傑聽聞搖搖頭坐了下來,以他的眼光看來張風痕的實力肯定在他之上,對付這三個跳樑小醜一定沒問題。

    果然,張風痕將手上奪來的長劍一彈,隨後在身前輕輕一揮,那兩道擊向他的劍氣就消散而去。“知道嗎?其實你們怎麼侮辱我,我都不會在意的。可是,你們不該侮辱三小姐。不,你們連她的名字都不配提。”

    張風痕輕輕一彈手上的劍,隨後用力的划向前方。‘碰’的一聲巨響,還不待大部分人回過神來,那三名弟子身後的牆壁一下子爆裂開來。

    “劍是好劍,可惜你不會用。滾吧,下次嘴巴放乾淨點。不然,別怪我不客氣。”張風痕話剛落音,那名張家弟子的劍就插在了他的面前。

    安靜,一瞬間的安靜。片刻之後那三名張家弟子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這時,酒樓中的大部分人才反應過來。

    “看清楚了嗎?這小子剛纔居然沒結印。那道劍氣他是怎麼發出來的?”

    “你沒看到嗎?他剛纔奪劍之時就已經在結印了。這次論道大會看來要多出匹黑馬了……”

    “恐怕不止一人,你看跟他同桌的那個小子,就是那個穿休閒服剛纔御氣喊話的。那小子的實力我居然看不透,這屆論道大會恐怕有好戲看了。”

    楊名威似乎心有所感,擡頭看向二樓包廂處。包廂的門是開的,裏面卻什麼人都沒有……

    楊名威搖搖頭看來似乎是自己太敏感了,輕輕拍了拍張風痕的肩膀。“別因爲那三條野狗就壞了我們的雅興,來我們繼續喝酒。”

    張風痕仰頭將酒一飲而盡,然後緩緩說道:“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父母就死了。可是,自從我父母死後不知道爲什麼,張家的所有人都仇視我,對我非打即罵。而且,還不准我修煉家族功法。他們一個個都恨不得我死掉纔好,唯一例外的就是三小姐。她不僅給我送食物,還偷偷的傳授家族功法給我。每當同齡的小孩欺負我的時候,她都會幫我出頭……她是個很善良的人,總會想着幫助別人。有的時候,甚至會不顧及自己……我發過誓,會一輩子保護她。哪怕是丟掉性命……”

    “張立敏,她確實是個很好的女孩……什麼都別說了。論道大會之上,我們一定要打敗毛文龍。來,喝酒……”楊名威舉杯一飲而盡。剛開始喝還有些不習慣,幾杯下肚後就順暢了。

    “風痕兄弟能有如此紅顏,當真叫人羨慕。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來,大家今天不醉不歸……”

    這幾個人都不是什麼庸手,有氣息抵擋,喝酒也不那麼是容易醉的。只有揚莉在一邊鬱悶不已,依照旁邊那十幾壇酒來看,今天是走不了了……

    時間迅速的流逝着,第二天的清晨很快來臨。在太陽剛露出邊角時,在張家晨練的鐘聲敲響時,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張家主殿時……論道大會,開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