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血族傳奇 » 第十九章 兩種可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血族傳奇 - 第十九章 兩種可能字體大小: A+
     

    “怎麼還不醒啊?”小珠站在牀邊有些鬱悶的看着躺在牀上的張風痕。剛纔楊名威已經給他把帶血的衣服換了下來。雖然他們都說張風痕已經沒有大礙,休息一下就好了。可是,此刻躺在牀上的他還是一臉蒼白。一點都沒有好轉的樣子,說難聽點就是一張死人臉。

    楊名威他們出去之前交代小珠要照顧好張風痕。可是,依照他的臉色來看,小珠一點都放不下心來。總感覺這傢伙隨時會有危險似的。

    “修行者的世界啊,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呢?”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突然有人說出自己是修行者這樣的話,一定會被當成瘋子或者是做白日夢的傢伙。可是,對於小珠這個年紀的人來說卻是最容易接受的。年輕總有些幻想,也總能接受新鮮事物……

    “立敏小姐呢?”正在小珠沉思的時候,她身旁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把她嚇了一大跳。

    她轉過頭去,卻見到房間裏突然多出了七個人來。

    “你們……”小珠驚訝的看着眼前的七個人。這裏可是她家啊,這些人怎麼進來的?想幹什麼?當她看見鰲拜那張帥氣的面孔後,也就釋然了。‘修行者啊……他們難道從來都不知道進別人家要敲門的?’

    “小妹妹,立敏小姐呢?她在哪裏?”鰲拜見她不說話,急急的問道。

    這時,小珠纔回過神來。“你們是來找楊名威他們的啊,他們剛纔出去了。”

    聽到小珠的話,那個留着圓頭的少年眉頭皺了起來。隨後問道:“他們出去了?出去多久了?有沒有說去哪裏?”

    小珠搖搖頭。“他們出去有一會了。”隨後,又指着牀上的張風痕說道:“楊名威只說要我照看下他,沒跟我說要去哪裏。怎麼?有什麼事麼?”

    “有些不妙啊。”那個留着圓頭的少年嘆了口氣說道。

    “和尚怎麼了?”聽到那少年的話,張光遠立刻緊張的問道。

    “情況很不妙啊。鰲拜,你是怎麼搞的?居然就這麼放任三小姐不管的?”和尚帶着責備的語氣對着鰲拜說道。

    “我一聽說有舍利子的線索,就急着來找你們啦。我也交代了要他們別亂跑的。誰知道這些小鬼都閒不住的。”鰲拜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道。

    “和尚,到底怎麼了?什麼不妙?”張光遠沒理會鰲拜,語氣有些嚴肅的問着和尚。

    只見和尚眉頭高高的皺了起來。“我簡單的分析一下吧。依照三小姐的性格是不可能這個時候還亂跑的。三小姐雖然任性,但是還能分清楚事情的輕重。明知道這次舍利子的事情兇險萬分,她不可能這個時候還跑到外面去找事的。況且,這個叫張風痕的小子受這麼重的傷。三小姐不可能丟下他不管而跑出去玩了……所以,我只能想到兩個理由。要麼,他們發現了什麼線索。不,應該是說那個叫楊名威的小子知道什麼線索。而且,還瞞着鰲拜。那個小子想自己找舍利子

    ,所以纔在鰲拜走後出去尋找線索。順便的也拉上了三小姐。因爲相對來說,三小姐對他威脅不大,並且還很信任他。這是第一個猜想,或許有少許的不準確。但是大概應該是這個樣子。要是這個原因那還好說,如果是第二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會怎麼樣?”鰲拜緊張的問道。看來他也絕對事情有些不對頭了。

    “第二個原因就是,那個叫楊名威的小子是顆棋子……想想吧,他很巧合的跟三小姐相遇。而且身份還不明確。有很大的可能是那個佈局者所安排的棋子。從先前的分析來看,那個佈局者不屬於我們與妖族或者那些殭屍和大林寺的任何一方。如果要挑起戰爭的話,就必須把張家拖下水。因爲,殭屍一族已經和大林寺是死敵了。如果只是一顆舍利子,還挑不起妖族和我們死鬥。除非我們或者妖族死掉什麼重要的人物……如果想要張家下水的話,很簡單。只要張家三小姐出一點什麼意外,那……”

    “馬上出去找小妹,要快。”還沒等和尚說話,張光遠就着急起來。和尚這話外之音已經表示的很清楚了。

    “沒用的。這個鎮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如果要找個人的話,起碼短時間沒辦法找到。我們又沒有人會感知系列的術法。”和尚說完又使勁的撓起頭來。似乎他的頭很久沒洗過一樣。

    “那到底該怎麼辦?”張光遠已經急的不行了。如果,小妹出點什麼事的話。不,一定不能讓小妹出事。起碼在他死之前絕對不能讓小妹出事。

    和尚沉思了一會,指着牀上的張風痕說道:“先救醒他吧。既然三小姐和他一起偷跑出來。我相信他們之間肯定有聯絡方式的。”

    和尚說完,張光遠立刻看向他們中間唯一一名女性。也是唯一一名會治療術法的修行者。“燕子,拜託你了。”

    “恩。”這個大約二十多歲的女子也不多說什麼。幾步走到牀邊,卻皺起了眉頭。“鰲拜,我說你這個傢伙。你想要他的命麼?不會治療術在這裏瞎搞。如果我們再晚來一會的話,這小子估計就翹辮子了……”燕子一邊數落着鰲拜,一邊從懷裏掏出一個用布包好的包裹。三兩下打開後,只見裏面包着的居然是十幾根細長的金針。

    “喂燕子,說話不要這麼刻薄好不好。我要是不及時給他壓制傷勢,他早就翹掉了。還能等你來?再說了,我本來就不會治療術法。能給他壓制傷勢就很不錯了。”鰲拜不爽的說道。

    “哼,還不錯呢。你這樣和拔苗助長有什麼區別?將傷勢壓制住就是在救他?如若在晚一點,等他傷勢反彈起來。恐怕神仙都難救了。”只見燕子輕輕的抽出包裹中的一根金針,手指微微一動。那根金針就刺進了張風痕的頭顱中。接着再是第二根……

    “靠,以爲自己會點醫學就很了不起。”鰲拜雖然嘴上不服氣,但是心裏還是服氣無比。起碼就醫療術法來說,這個叫燕子的女人絕

    對是實力強橫。

    “好了,我們先出去吧。治療需要安靜。”和尚說完已經走出了房門,其他幾人也都跟着他走了出去。

    小珠遲疑了片刻,也無奈的跟着走了出去。貌似,現在已經搞不清楚誰是這裏的主人了……

    “楊名威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裏?你怎麼知道舍利子在哪裏的?”張立敏跟在楊名威後面嘟囔着說道。此時他們正走在小西湖邊的那條小路上。只要穿過這條小路,就離楊名威的家不遠了。

    “話說,好像是你硬要跟我來的吧。我又沒說知道舍利子在哪裏……”楊名威頭也不回的說道。

    “你……你不知道舍利子在哪裏?那你說什麼要毀掉它?”聽到楊名威的話,張立敏乾脆就停下腳步不走了。本來嘛,說的那麼大義凌然的要來毀掉那什麼膽結石。又不知道那東西在哪裏,搞什麼嘛……

    楊名威眼見如此,也停下了腳步。“雖然我不知道那結石在哪裏。但是,也許我能找到那隻藍眼。”

    “你說什麼?你能找到那隻藍眼?你們難道認識?”楊名威的話讓得張立敏更加莫名其妙了。

    楊名威撲哧一笑說道:“什麼認識不認識的。我是說,我能感覺到他大概在哪裏。不止是他,只要是我見過面的,我都能感覺到他們的氣息。”

    “你說什麼?你能感覺的到?難道你有感知的能力?”張立敏驚訝的說道。要知道感知這種能力不是一般修行者能有的。起碼以楊名威現在勉強的黃境界,不可能具備。感知是一種奇妙的能力,具備大實力的人能感覺到身邊一定範圍的殺氣。就算背對着敵人,也能知道對方有沒有動手的心思。只要對方心念一起,便能提前出手。可是,這最少也要到達玄境界才能具備的能力。而且,還要在一定的範圍之內。像楊名威這種只要見過一面的,就能在遠處感應到別人氣息。這樣的能力,恐怕只有天境界的巔峯高手才能做到。不,就算天境界強者都不一定能做到……

    楊名威卻並不覺得他這種感知能力有多麼的稀罕。說到底他還只是個菜鳥,對於修行者的世界並沒有太多的瞭解。反正面具男教會他千里追蹤後,他就有了這種能力。怎麼說呢,這種能力似乎說不清道不明。他運行功法後,周圍所有生物的氣息就會出現在他腦海裏。就好像他閉着眼睛也能看清楚這個世界一樣。無論是人,還是動物,甚至是植物都具備自己的氣息。只是所有生物所帶的氣息都不一樣,就像陌生人互相不認識一般。但是隻要見過面的,那氣息就會自動的刻印在他腦海裏。

    所以,接下來楊名威的話卻讓得張立敏更加吃驚了。“剛纔那個鰲拜好像帶人去小珠家了。是去找你的吧?”

    果然,楊名威剛說完不久。張立敏身上就響起了一陣音樂。

    看着張立敏從口袋裏掏出手機的時候,楊名威張了嘴巴。“這……修行者也用手機聯絡???”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