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417章 怒揮慧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417章 怒揮慧劍字體大小: A+
     

    柳東寧沒提防文慧忽然翻臉,不由得愣在那裏。

    文慧卻顧不上他的臉色,徑直將滿腔怒火往他身上扔:“你這人怎麼回事?哭哭啼啼、愁眉苦臉的,好象你對我有多麼深情厚意似的,難道不知道自己已是有婦之夫嗎?你擺出這副傷心人的模樣給誰看?!”

    柳東寧結結巴巴:“我……我沒有別的意思,六表妹,我只是好意……”

    “什麼好意?!”文慧雙眼都在噴火,“你要真是好意,就該象個表兄的樣子,有什麼祝願的好話就當着長輩的面提,臉上要帶着笑,帶着喜慶,真心爲我高興,而不是這一臉的喪氣模樣,就差沒明着告訴人你與我有私情,不高興我嫁給別人了!”

    柳東寧眼圈都紅了:“六表妹,你怎能這樣說?難道你我十幾年青梅竹馬的情誼,你全都忘記了嗎?”

    文慧冷笑一聲:“你也好意思說這話?背信棄義在先的不就是你嗎?!我爲什麼會落到今日這樣的田地?都是你害的!說了那麼多花言巧語,騙得我以爲你真是可以依靠的良人,結果一轉身就往我背上捅刀子!少給我擺出這副可憐樣來了,我告訴你,這輩子我最恨的人就是你!”

    柳東寧大受打擊,臉色慘白,身體搖搖欲墜:“不是的……不是這樣的……當初六表妹你並非真心願意嫁給我,而是另有心上人,我只是……我只是想成全你……”

    文慧哈哈兩聲,露出一個嘲諷的笑意:“好一個成全!你當初只不過是聽了外頭流傳的謠言,便不肯聽我半句辯解,背信棄義,擅改婚約,快快活活地娶美嬌娘去了,而我呢?先是被毀婚。又被人壞了名聲,連家人也背棄了我,最後還差一點丟了性命!即使最後得以苟活,也已經壞了容貌,至今婚姻無望。而這一切,都因你起!你還好意思提十幾年的情誼?若你真有情誼。會寧可相信外人的胡言亂語,也不肯問我一句嗎?!”

    柳東寧身體一顫:“那一日……在路王府。我分明看見景誠表兄從桃花林裏出來,沒多久,你也出來了,若你不是與他有情,又爲何揹着衆人與他在林中私會?你對景誠表兄有意,我……我是早就知道的……”

    文慧面上的表情消失了,她也想起了自己曾經不知天高地厚的過往,沉默片刻,最終只是淡淡地道:“我不是與他約在桃林中私會。而是被鄭麗君使計引去的。因爲她對朱景誠有意,心想事成,又與我有隙,便想趁機奚落我。可我那時早與你定了親事,又收了你的信物,對朱景誠已是死了心。又怎會上她的當?她見奚落不成,一怒之下口不擇言。朱景誠當時尾隨她去了桃林,正好聽了個正着,對此十分厭惡。鄭麗君後悔不已,見我在場從頭到尾看了個全,哪有不記恨的?因此後來纔會故意推我那一把。這件事的真相我已經說過無數次了,可惜。你看來並沒有聽進去,只一味將責任推到我身上。我明白,這樣會讓你覺得好受些吧?你心裏清楚是自己毀約在先,也清楚這麼做有違君子之道,若責任在我,自然就把你自己摘出來了。”她瞥了柳東寧一眼,面無表情:“你要繼續自欺欺人,就儘管自欺欺人下去吧,反正你已經娶了顧文嫺,就該與她做一輩子的夫妻。我是你的小姨子,你最好認清楚自己的身份,別做不知廉恥的事。”

    柳東寧整個人呆住了,見文慧轉身要走,方纔醒過神來,激動地道:“六表妹你別走!我……我不知道是這樣的,我以爲……我以爲……”

    文慧不耐煩地轉過身來:“你就少以爲了!我那時候見人就這麼說,人人都知道,可人人都不信,難道你就一個字都沒聽說?反正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事情已經這樣了,寧可相信外人的謠言也不肯相信我的是你,選擇毀婚改娶顧文嫺的也是你,全都是你自己做的決定,這會子又後悔什麼?難道我顧家的女兒就一定要與你糾纏不休,哪怕是你娶了妻子,也不肯放過我麼?!你也知道我娘在跟我說親事了,還擺出這副樣子來,是不懷好意的吧?!”

    柳東寧急得直襬手:“不是的不是的,我絕無此意,我只是……我只是……”他忽然悲從中來,只覺得此生幸福都因自己一念之差而毀滅殆盡了,他心中是說不出的後悔。倘若他當初不是鑽了牛角尖,哪怕是多問文慧一句話,兩人的婚事也不會起了變故,那麼也許他現在早就與文慧雙宿雙棲,做一對只羨鴛鴦不羨仙的恩愛夫妻了,又怎會爲妻子不通世故而煩心不已?

    他暗暗垂淚,沙啞着聲音道:“都是我的不是……如果當初……”

    “沒有如果,沒有當初!”文慧斬釘截鐵地道,“世上是沒有後悔藥的,你既然做了選擇,就不要後悔!你好歹也是個男人,既娶了妻子,就肩負起了責任。難道你害了顧文慧還不足,又要害顧文嫺了麼?那我就更看不起你了!連禮儀道德都不懂,還說什麼讀書科舉、出人頭地?將來即便是爲官做宦,也不過是尸位素餐之輩,還不如早些回家賣紅薯呢!”

    她甩袖就走,留下柳東寧一人怔怔地立在原地,發了半天呆,直到手臂上傳來一股鑽心的疼痛,方纔醒過神來,發現文嫺鐵青着臉站在自己面前。

    文嫺方纔在屋裏隱約聽到了門外的說話聲,當即便連寒暄都顧不上,只匆匆說了句告辭的話出來了,將文慧與柳東寧後面的對話聽了個齊全,心裏是又酸又澀,既怨文慧不守閨訓擅自私會姐夫,又怪丈夫薄情無義冷落髮妻,嘴裏自然就沒有好話了:“人都已經走了半天,你還在這裏發什麼春?!若你真的那麼想,我也不是好妒的,明兒我就回平陽跟家裏人說,讓他們把六妹妹嫁你做二房可好?就怕六妹妹如今看不上你了,人家盯着舉人老爺呢,哪裏還瞧得上你一個白身?!”

    柳東寧氣憤地瞪着妻子,看着她曾經嫺靜溫婉的臉容如今變得扭曲,一股冰冷的疼痛從心底深處漸漸瀰漫至全身,纏繞住他的四肢百骸,無處掙脫。

    柳東寧最終還是帶着文嫺走了,什麼話也沒說。盧老夫人與蔣氏也隱約聽到了他與文慧的對話,自然不會攔着,而且後者更擔心女兒的情緒,對他更沒好感。柳東寧過後只在過年過節或是長輩過壽的時候前來請安問好,其他時候連門都不上,也不許妻子文嫺上門,但他在人前卻從來沒有忘記禮數,對盧老夫人與蔣氏依然十分恭敬。而對韓天霜這位有可能與文慧議親的學友,他則秉着不遠不近的態度,繼續與其交往,即便在人前提起文慧,也一律將她視爲單純的表妹與姨妹,儼然一副慈兄架勢,至於人後的感想如何,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過他對妻子文嫺的管束倒是嚴厲了許多,以她體弱多病爲由,強制她留在家中休養,不許出門交際,除了熟悉的親友之外,外人一律避見。時間一長,康城中人提起這位來自恆安世家的學子,也就只記得他爲人還算謙遜好學,風度頗佳,可惜功課平平,還有個體弱多病不愛見人的妻子了。

    康城發生的這一切,先一步離開的文怡與柳東行自然一無所知,即便事後盧老夫人在信裏略提了一提,也不過是說柳東寧經過兄長一番教導,過後又與文慧說開了前事,終於悔悟,從此專心於功課而已。

    文怡不瞭解其中詳情,只當文慧與柳東寧這兩人已經心結盡去,覺得也不失爲一件好事。文慧與韓天霜的親事能否說成,還是未知之數,大伯母蔣氏眼下只能與韓家人慢慢交往着,等時機成熟了再提。畢竟文慧已經經不起再一次的婚事波折了,必須謹慎行事。至於柳東寧,若能從此拋開一切妄想,安心與文嫺過日子,專心讀書備考,對他也有好處。文怡對此樂見其成,便將信收起來,安待康城傳來的新消息。

    她與柳東行在康南鎮上的生活頗爲安逸。如今柳東行已經收攏了屬下兵將的軍心,公務也都熟練了,她除了平日與其他將軍家眷的正常來往,便無須多費心思。康南鎮子小,住的人家也不多,且人人都敬着她是主將的妻子,從不敢有所怠慢冒犯,而她家裏的下人也比在京城或康城時少多了,家務自然也就更簡單。她每日除了料理家務之外,有了更多的空閒時間,偶爾也會在柳東行的陪同下出門走走。

    柳東行在休沐的時候,除了帶文怡四處遊玩賞景,也會教她一些簡單的醫理,認幾樣對養生有益的藥材,或是重操舊業,親自爲她把脈,細細爲她斟酌補藥方子。一日他偶然聽說文怡從前曾經跟李春熙學過點騎射,立時便起了興頭,親自到山上砍了木頭下來做成箭靶,手把手地教她射箭,天氣好的時候,就帶她一塊兒到風景優美寧靜的地方練習騎術。

    康南鎮的日子平靜而幸福,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了,就在文怡沉浸在甜蜜的日子中時,康城北港碼頭上有一艘大船靠岸了,從船上走下來一個清瘦的華服少年,面對前來迎接的舊僕,露出了微微的笑容:“陳四家的,沒想到還有故人記得我,我很高興。”

    陳四家的頓時淚流滿面:“世子爺,您總算回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