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403章 英雄救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403章 英雄救美字體大小: A+
     

    文慧只覺得有什麼東西漲滿了胸膛,快要爆發了,但又沒法發泄出來。她忽然感到很委屈,自己明明跟母親約好了的,只需要安心度日就好,婚嫁之事不必再提起,爲何母親反口不認了呢?那韓天霜有什麼了不起?母親連他的人都沒見過,只是聽自己與堂妹說了幾句閒話,難道就要將自己草率的許給他嗎?

    生了一會兒氣,她又記起方纔聽到橙雲她們幾個丫頭私下議論,說母親很有可能會趕在於老夫人回鄉前爲自己訂下一門親事,以及二堂兄建議在平陽本地人家裏找聯姻對象,好讓自己在嫁出去後有孃家可依……

    文慧猛地捂住自己的口鼻,撲倒在車廂內的小茶桌上哽咽。母親固然是爲了她好,但能不能先問問她的意思?她知道母親是愛護自己,可是這樣的做法卻叫她難以承受……

    無論如何,她也不願意隨便將自己嫁出去,哪怕那個韓天霜似乎是個可靠的男子,對她而言仍舊是個陌生人。她一定要攔下母親,萬萬不能讓母親跟韓天霜提起什麼不該說的話,她可丟不起那個人

    馬車在城內急馳,不一會兒便穿越街道來到文怡前幾日領她過來的那所宅院門前。她是匆匆出門後方纔想起自己不知道韓家地址的,但又不想回頭去問,因爲那樣一定會被文怡攔下。她只能往這邊來了,畢竟是韓家的產業,下人裏頭總有知道韓家住址的人吧?

    她馬車剛停,便有兩名軍士圍了過來:“什麼人?”車伕是顧家長房的僕從,見狀雖有些詫異,但並不驚慌:“我們家小姐認得這家主人,有事過來一趟。”

    其中一名軍士略一猶疑,道:“官府在這裏辦事呢,你們不方便上門,且往別處去,改日再來。”

    文慧在馬車裏聽得不對,忙揚聲問:“出什麼事了?這家主人犯了事麼?”心中不由得暗驚:韓天霜瞧着不象是會惹事的人,怎麼居然會驚動了官府?

    軍士不知是真不清楚詳情,還是不願泄露太多消息,只說:“他們家人沒事,就是來了個歹人,官府抓犯人呢,這會子你們就算進去了,他們也沒空搭理,快走吧,別妨礙官府做事。”他口氣有些冷淡,而他的同伴態度更是不耐煩,直接揮手示意他們走人。

    車伕皺了皺眉,還沒說話,文慧在車廂裏已經火了:“放肆誰妨礙官府做事了?狐假虎威的東西”說罷一掀車簾子出來,車伕嚇了一跳:“小姐,您……”

    兩名軍士只覺得眼前一花,忽然有個大美人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也不由得呆了。文慧過去對這種目光習以爲常,也沒在意,徑自繞過他們進了大門,也沒往內院去,只是走進門房:“來個人,給我說說,這宅子的房東韓家,他們家人在康城住什麼地方呢?”

    門房裏也坐着四五個人,有兩個是軍士,一個通政司的高手,還有兩個是通政司派來假扮家僕的,見她進來都齊齊停下談話,面面相覷。這宅子裏裏外外除了秦雲妮,就沒有一個真正的家僕留下,誰知道房東住哪兒?

    其中那老張頭便笑道:“這位小姐,您是哪家的?怎麼忽然進來了?”

    文慧察覺到不對了,她來過這裏,也見過幾個家人,可這五個人卻都十分陌生,尤其對她說話這名老僕,雖然身上穿着家僕的服飾,可是那舉止氣度卻絲毫沒有家僕的樣子。她久在京城見慣豪門,知道就算是高門大戶裏的管事,也不是這樣的。

    她轉身就往外走:“陳四家的呢?叫她出……”話未說完,便斷了聲息,雙眼瞪得老大,臉色刷地轉白。

    幾名軍士正擡着一具血淋淋的屍首出來,看到她只是顯露出幾分奇怪的神色,便繼續淡定地擡着出去了。

    文慧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具屍首是個高大的男子,只是滿臉是血,身上也有多處血跡,也不知道什麼模樣來歷,但五官扭曲,顯得十分猙獰嚇人。她不由得有些腳軟。

    柳東行、胡金全與韓天霜從屋子裏轉了出來,前者正對後者說:“弄髒了你的地方,實在對不住,回頭我會叫人好好洗刷乾淨的。”胡金全也道:“韓公子也算是爲朝廷出力了,本司日後上報時,必會將韓公子的義舉一一稟明的。”

    韓天霜面露苦笑:“什麼義舉?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觀海命人請我來時,我還在疑惑是什麼事呢。既然是設套擒拿朝廷欽犯,二位這樣做也是無可厚非的,我絕無怨言。地上洗刷乾淨就行了,我沒什麼忌諱。”

    柳東行微笑道:“你沒有忌諱,別人卻未必沒有。你這是出租的房子,若是因這個緣故吃了虧,便是我對不住你了。若果然如此,你只管來找我,我正想在城裏多買一座房子呢,家裏人多地方小,已經住不開了。”

    “到時候再說吧,這都是小事。”韓天霜沒放在心上,無意中一回頭,便看到文慧臉色青青地站在前方瞪着自己與柳東行,不由得吃了一驚:“這不是……顧小姐麼?怎麼忽然來了?”

    柳東行轉頭望去,皺了皺眉,小聲嘀咕了一句話,便走過去問:“六姐怎會來這裏?”

    文慧無言地看看他,又看看韓天霜,想要說些什麼,卻又沒有力氣,半晌才擠出一句:“剛纔……有死人……”邊說邊有氣無力地擡手指向軍士們遠去的方向。

    柳東行恍然,便輕咳一聲:“那是昨夜來闖的歹人,是朝廷欽犯,是……鄭王府的餘孽,因爲意欲行兇,拒不束手就擒,就讓官兵當場格殺了。”

    文慧腦中一片迷糊,但隱隱約約有幾分明白了,這個人多半是來救鄭王世子的吧?但他怎會知道鄭王世子在這裏?官兵又怎會出現在這裏?還有韓天霜,這事兒跟他有何干系?大概是因爲被嚇着了,她還有些轉不過彎來。

    柳東行哪有耐心去安慰文慧?把能說的話都說了,見文慧還是那副茫茫然的模樣,而自己又還有許多事務要忙,便丟下一句:“堂姐不該來的,快回去吧,沒事不要出門”便回頭找胡金全去了。兩人商量了幾句,決定要到城門去,看看鄭太尉打算幾時押送鄭王妃進城,便向韓天霜告辭,結伴騎馬離開了。

    韓天霜送走了他們,回過頭看到文慧仍舊怔怔地靠在大門邊發呆,想了想,便走過來道:“顧小姐,此處人多事雜,不是女兒家該來的地方,還是早些離開吧?”

    文慧無力地擡起頭:“我……”

    韓天霜微微一笑:“嚇着了吧?沒事的,那人就是吐的血多些,其實沒什麼大傷口。死人而已,一點都不可怕。”

    文慧直起身,覺得緩過來了,有些不服氣地道:“你以爲我沒見過死人麼?我纔不是害怕”

    “是是是。”韓天霜笑得更開了,“顧小姐巾幗不讓鬚眉,纔不會被這點小事嚇着——走得動麼?趕緊上車吧,我送你。”

    文慧深吸一口氣,擡起下巴輕哼一聲,仰頭挺胸地邁出門檻,往馬車走去,心中卻腹誹不已:這個姓韓的,以爲我會被個死人嚇到麼?盡會說好話哄人,真以爲能哄住我呀?本大小姐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匪亂都見識過了,一個鄭王府餘孽算什麼?

    見她回來,車伕不由得鬆了口氣,賠笑道:“六小姐,咱們快回去吧,小的方纔跟幾位軍爺打聽,說是官府在這裏辦案子呢,您在這裏留得太久,怕會叫人衝撞了。”

    文慧瞥了他一眼:“你是怪我不該在門外就下車跟人說話吧?放心,若是我娘知道了說你,你只管推到我身上來好了。”說罷也不理他,徑自上車。

    車伕摸了摸鼻子,心想小姐的話說得好聽,到頭來太太要罵人,還不是隻會罵自己?他不以爲然地撇撇嘴,跳上車轅,揚鞭欲甩。

    就在這時,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大羣人,爲首的是個年青力壯的男子,一臉戾氣,身後個個都神色不善,有人甚至手裏還抓着棍棒等物,很快地朝這邊走來。

    車伕見狀嚇了一跳:“我的乖乖,莫非是歹人的同夥,來跟官府械鬥的?”他不由得暗暗叫苦,忙拉馬繮繩,重重地甩了兩鞭,想要掉轉馬頭走人。不料那馬受到來人的影響,身上又吃痛,長嘶一聲,竟原地騷動起來,拉着馬車原地打轉,車伕一時沒提防,被甩下車去,身上還捱了兩蹄子。文慧在車內大受驚嚇,幾乎要滾出車廂,不由得驚呼出聲,隨手緊緊抓住了車簾。

    就在她驚惶失措之際,只覺得眼前一花,韓天霜躍身飛上車轅,穩穩坐着拉住了繮繩勒緊,口中長呼數聲,那馬亂踏幾步,蹄子刨了刨土,居然就漸漸安靜下來了。他這才跳下車,將鞭子與繮繩隨手丟給車伕:“沉住氣,你用鞭子打馬頭,差點兒打中它的眼睛,馬自然不願意。”車伕忙不迭應是,接了過去。

    韓天霜又回頭看了文慧一眼:“顧小姐受驚了,真沒什麼大事,這馬還是挺溫順的,方纔不過是躁了些。回去喝杯熱茶壓壓驚就好了。”

    文慧有些失神落魄地看着他,過了一會兒才輕輕應了聲:“哦……”

    韓天霜也沒在意,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張老頭帶着幾個軍士上前與那夥人說話,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爲首的青年臉色都變了,最後他與自己帶來的人說了幾句話,便恨恨地轉身離去,臨走時還甩下狠話:“我們是不會輕易放過仇人的”

    韓天霜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只是覺得對方來勢洶洶,也不知道有何來意,萬一衝動起來,傷了無辜的人就不好了。他便回頭對文慧說:“顧小姐身邊只帶了一名僕人,多有不便,我送小姐回去吧。”

    他叫人牽了自己的馬車,翻身上馬,領先一步走在前頭開路。車伕也鎮定下來了,重新駕了馬車跟在他後面。而車廂之中,臉色蒼白的文慧看着前方那人高大挺直的背影,不知爲何,忽然放下車簾背過身,漸漸紅了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