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97章 暗潮再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97章 暗潮再涌字體大小: A+
     

    文慧就這樣氣鼓鼓地走了,留下韓天霜一個人在原地訥悶:他也沒說什麼不好聽的話,怎麼這位顧小姐就生氣走人了呢?

    不過他沒有多想,因爲柳東行又出了院門,而且總算看到他了:“雲吾兄?你不是雲吾兄嗎?你怎麼會在這裏?”

    韓天霜哂道:“觀海賢弟,我人一直在這裏,是你看不到我而已。”

    他將自己來到這裏的前因後果簡單地說了一遍,柳東行立刻便露出了感激之色:“原來如此,我方纔察看那幾個人的情形,還在疑惑是誰將他們制服了呢,竟一時沒發現是雲吾兄的手筆,真是慚愧慚愧。從前在書院時,同窗們公認武藝第一爲雲吾兄,第二纔是羅明敏,我那時還爲羅大哥抱不平,今日才知道雲吾兄這個魁首是當之無愧的!”

    韓天霜笑了:“你少給我灌迷湯!書院上下誰不知道,論武藝論騎射都是你柳觀海居首,羅明敏略遜一籌,而我不過就是劍術好一些,別的卻不如你們,你倒會睜眼說瞎話,給我戴高帽了。”

    柳東行笑了笑。他們三人在書院同期求學,韓天霜年紀大一些,劍術極好,習的是君子之劍、書生之劍;羅明敏在這方面略遜他幾分,但卻擅長近身搏鬥,騎術也好;而他柳東行,則更擅長騎射兵法。他那時候一心想着將來要走從軍的路子,所以學的東西都偏重戰場實用之術,對讀書人推崇的優雅劍術反而興趣缺缺,自然也就不大上心了。

    不過今時今日,他已經上過北疆戰場,立過戰功,又是四品的武將了,對從前書院時期的一時榮耀,倒不放在心上。他誠摯地對韓天霜道:“今日真是多謝雲吾兄了,若不是兄及時趕到,只怕拙荊就要遇險了。”

    韓天霜笑道:“我也是正好碰上,家裏的房產都租給什麼人,我是一向不大過問的,沒想到居然是你家。早知道,我就上門找你敘舊了。自打五年前碼頭一別,你我便再也沒見過了,實在是可惜。”

    柳東行道:“去歲雲吾兄曾往京城參加會考,那時我也在的,你怎的不來找我呢?聽說你遇到了難處,若你能來,有什麼事不好說?”

    “我原不知道你在京城安家,等我聽說後,你已經出征了,我又怎好再去打攪?”韓天霜笑笑,“其實也說不上什麼難處,我既落了榜,回鄉再攻讀幾年,下一科再去試,本也是一樣的,沒必要非得滯留京中。”

    若是尋常時期,自然是三年一會試的,但眼下皇帝病重,說不定今明兩年就要大行,到時候新帝登基,多半會加開恩科,若是留在京城,到時候就能節省下時間多加備考了。不過這種話只能是心照不宣的,一旦說出口便成了大逆不道,柳東行也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便道:“我聽說你那時手頭有些緊,只當你回到家後,便沒有大礙了,但若我家在城裏置辦的宅子原是你家的產業,這處宅子又是租的你們家的房子,可是你如今有什麼難處?不然何至於出售房產?”

    柳東行此問並非無的放矢。由於康城書院多,各地前來求學的學子也多,房屋出租十分興盛,便是沒有多餘房產的小門小戶,也會盡量擠出一兩間空房來出租給學子,商家富戶更是在城內的好地段置辦多少房產租賃出去,一年下來,收益頗爲豐厚。韓天霜本是平陽人,在康城置辦下的房產都是拿來出租的,他家本來富裕,在城裏的房產少說也有十來處,當初在書院時,便有不少同窗都是租的他家的房子。這麼好的產業,多一處院子就等於多了一個財源,居然要賣出去,難道韓家真的遇到困難了?他不禁有些懊惱,買的宅子因是文怡用來安置孃家親人的,他便沒有多加過問,不然早該知道韓天霜的難處了,也好伸手幫一把。

    韓天霜卻笑得風輕雲淡:“你不必爲我擔心,我還沒那麼狼狽。這事說來話長,前些年康城興旺得很,我家裏便在城裏開了幾家鋪子,做些小生意貼補家計,本來一切都好的,連平南匪亂都沒多大影響,可自打去年開始,有幾家大商行聯手坐大,許多小本經營的鋪子都無法維持下去了,我們家的鋪子也是如此,虧損頗多,只得收了。偏我那時候剛從京城回來,家裏老人犯了病,看大夫吃藥,也花了不少銀子。地裏的糧食還沒到收割的時候,家裏沒有多餘的錢,爲了週轉,我纔將兩處房產賣了,不過都過去了,沒什麼要緊的。”

    柳東行卻不信:“你別騙我,若真不要緊,你要提前收租子又是怎麼回事?而且瞧你這一身打扮,韓雲吾幾時這般清苦過?”

    韓天霜哈哈大笑:“我就知道瞞不過你柳觀海,怪不得先生們都說你心細如髮呢!不過你放心吧,我家是不如從前富裕了,但日子還過得下去,這一回是因爲我有個朋友家裏出了事,急需用錢,偏我家裏把餘錢都拿去採買糧食種子了,我手頭上沒有多少活錢,纔不得已打了租金的主意。說來是我不厚道了,有違當初訂立的租約,該由我賠不是纔對。”

    “說什麼呢!一點銀子罷了。”柳東行笑道,“沒事就好,若有需要,只管跟我說。我住哪兒你如今也知道了,若我不在家,就告訴拙荊,她會安排的。不要跟我客氣,既是你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的朋友了。”

    “好,我不跟你客氣,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韓天霜拍了拍他的肩膀,鬆了口氣,“我知道你如今是康南駐將,公務繁忙,也不多加打攪了。等你忙完了這一段,咱們再找一天出來喝酒敘舊!”

    柳東行笑着點頭,接着又頓了頓:“院子裏那幾個人……”

    韓天霜挑了挑眉:“院子裏有什麼人嗎?”

    兩人對視一眼,齊齊笑了,彼此心照不宣。

    柳東行深有感觸地說:“雲吾兄,你在同窗中一向是公認的才智過人。你在家讀書固然重要,若是閒着無事,來幫幫我也好,橫豎將來等你高中了,也要當官,也要處理政務的,提前熟悉一下不是很好麼?”

    韓天霜擺擺手:“罷了罷了,我對那種事不敢興趣,若不是家裏一定要我去考,我連京城都不想去呢,若有閒功夫,不如到江邊釣釣魚,我還更自在些。”

    柳東行心中暗歎,他早就知道韓天霜的性情爲人,只好將事情按下不表了,不過他真的很希望這位舊日同窗能幫他一把,現在他身邊真的很缺少人手,康城的亂子雖然平息下去了,但之後還有很多事要做呢,眼下還好,等到朝廷正式下令處置康王府舊人後,事情就更多了。

    想到這裏,他又忽然記起對方剛纔說的一句話:“你說城裏有幾個大商家聯手坐大,擠得小本經營的店鋪紛紛倒閉,不知都是哪些商家?我回康城幾個月了,倒沒發現有這樣的事。”

    韓天霜道:“他們做事不算張揚,況且能擠的店鋪都早早被擠掉了,你來得晚,自然看不出來。聽說他們都是康王在世時得用的管事,康王去世後便被世子放出來了。從前他們在王府時便做過生意,脫籍爲民後也做回了老本行。也不知道他們哪裏來的這麼厚的資本,既有人脈又有貨源,加上是王府出來的,別人都不敢與他們相爭,沒幾年就坐大了。原本還能與其他商家相安無事,不知怎的,去年忽然變得咄咄逼人起來。如今在這康城裏想要做點生意,若是背後沒有足夠硬的依仗,都無法立足呢。”

    柳東行心下一凜。他早知道康王府一系把持着康城商界,卻不知道已經到了這等地步。韓家在平南一帶也稱得上世家望族了,居然連他家開的鋪子都無法在康城立足,康王府舊人對這座城市的影響究竟到了什麼地步?眼下他們剛剛遭受過重創,又因爲身負謀逆嫌疑而對朝廷低聲下氣、處處順從,若是朝廷對他們從輕發落了,他們又會做出什麼事來?

    可是這些人既然掌握着康城的商業命脈,又不好輕易將他們遷往外地,那必定會給康城這座商貿名埠造成打擊,但如果留他們下來,又未免有尾大不掉之嫌。

    柳東行嘆了口氣,決心回頭要與胡金全好好商量商量。

    他與韓天霜又說了幾句話,約好改日再談。後者留下了自己目前的住址,便先一步離開了。這時舒平已經領命將宅內所有投奔而來的康王府舊僕聚集起來,將他們帶到別處去安置,胡金全也叫來了平陽通政司的人,將這座宅子裏裏外外佈置起來了。

    不過一個時辰的功夫,這所地處僻靜的小宅院就再次恢復了平靜,外表看上去好象沒什麼變化,不論是住在內院的主人還是留居外院的僕役,都再正常不過了,唯有柳東行與胡金全二人心裏清楚,這宅子前前後後、裏裏外外都設下了多少個陷阱。

    胡金全暗暗握了握拳:“能行吧?當初上百人都沒能攔下他,這點人真的夠用麼?”

    柳東行不動聲色:“那上百人都是什麼人?不過是尋常衙役,如何與我們司中的精銳相比?我再從駐軍所裏抽二百精兵,堵住四周去路,任他申屠剛身手再好,也插翅難飛了!”

    胡金全微微點了點頭:“這個人一定要拿下!否則你我永遠都不知道他會鬧出什麼事來。鄭太尉圍困鄭王,居然把他放過去了,實在是失策之極!”

    柳東行眯了眯眼:“他的失策自有朝廷決斷,咱們只要做好咱們自己的事就行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派人暗中通知尚在途中的鄭王妃,世子在我們這裏了。”

    胡金全有些不放心:“你確信申屠剛會想辦法與鄭王妃見面麼?”

    “怎麼不會?”柳東行微微一笑,“鄭王妃尚在其次,鄭王世子纔是關鍵。他不會坐視鄭王唯一的血脈落入險境,可是……他不是還不知道鄭王妃身邊那位不是真世子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
    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