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96章 事後漣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96章 事後漣漪字體大小: A+
     

    文慧雖然心裏知道方纔自己行事有些莽撞了,但仍舊認爲自己沒有做錯,又怎甘心承受柳東行的這番嘲笑:“九妹夫,你少明褒暗貶了,我若沒有把握,也不敢冒這個險我從前見過鄭王妃與世子好幾次,也聽說過他們王府裏的傳聞,知道世子與鄭王妃母子情深,反而與鄭王關係平平,只要是事關王妃安危,他是絕不會置之不理的他小小年紀,但已經頗爲聰慧了,鄭王妃會命人把他送走,卻一定不會將因此導致的糟糕後果坦言相告,因此他很有可能想不到,只要有人告訴他,他要是跑了,王妃就會有危險,他一定會回頭的”

    柳東行冷冷一笑,不置可否。他相信鄭王世子孝母,不然也不會不顧自己還在逃亡途中,滯留康城了,八成是爲了已落入官府手中有可能路過康城的鄭王妃吧?但這並不代表向他進言的人不會遇到危險。他瞥了文慧一眼:“六小姐的意思是,只要鄭王世子擔心王妃的安危,他身邊的人就會乖乖聽話,不出手傷人了?”

    文慧繃緊了臉道:“原本我也擔心過這一點,不過我一看見他身邊跟的都是什麼人,就不怕了。那個丘總管是鄭王妃的親信之一,但素來膽小怕事,又貪財,慣會趨利避害的,他會謹遵鄭王妃之命帶走世子,從此隱姓埋名,卻絕不會調唆世子重新聚集鄭王餘黨鬧事。我猜想鄭王妃會把世子交給他,而不是其他人,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方纔的情形,鄭王世子已經動搖了,丘總管雖嘴裏罵得兇,其實只是色厲內荏,就算被他們制住了,也只是暫時行動受限,他們不敢對我們怎麼樣的。更何況,我們來的時候,他身邊那兩個護衛已經被九妹妹的丫頭算計了。你說,這樣的情形下,我去跟他們說話,能有多大風險?”

    柳東行皺起眉頭,他對鄭王府的內侍並不瞭解,若果真如文慧所言,那她的行爲倒也不算大錯,只是略嫌莽撞些。若換了別人,比如通政司手下的女子,倒也不失爲一條好計,但文怡卻不同。他看向文慧:“風險不大,但不代表沒有風險。六小姐,還請你下次不要再做這種事了。你總以爲自己的做法風險不大,可一旦遇到變故,就無力迴天了,你就算不在乎自己的性命,我還在乎自己的老婆呢”

    說罷他也不再理會文慧,自顧自地轉身對文怡溫言道:“我還有事要料理,你先回家裏去,舒平就在外頭,安排康王府舊僕移居之事你就交給他吧。”

    文怡忙應了,又道:“你把鄭王世子安置在這裏,不知道……”頓了頓,她悄悄看了文慧一眼,側過身壓低了聲音,“不知道胡先生那邊是不是知道?”柳東行來得這樣急,未必有時間知會通政司,她擔心他的安排是要對鄭王府的人有所圖謀,可他萬一沒經過通政司的同意就自作主張,事後很可能會有麻煩的。

    柳東行卻很淡定:“沒事,舒平來報信時,我就跟老胡在一塊兒呢。而且他現在其實就在外頭,只是不方便出面。”

    文怡放心了,笑道:“那我就先回去,你忙公務也別累壞了自己,晚上要是回不去,好歹打發個人來給我報信,我給你們送些吃食衣物。如今還沒出正月,夜裏風冷。”

    “知道了。”柳東行斜了文慧那邊一眼,“你看好你這位姐姐吧,雖說今兒她也算是立了點小功勞,但真真是無礙大局,不過好歹也算是幫了我們一個忙。她如今沒了名聲,又不在乎家裏了,簡直就象是沒了約束似的,什麼都敢幹,也不看看自己有什麼底氣。真怕她會惹出禍事來,到時候就晚了”

    文怡收了笑:“這事兒我理會得,你放心吧。”

    聽到她這麼說,柳東行便放了心,轉身又回到後院中去了。文怡則留在原地,神色不善地瞟了文慧一眼。

    文慧腳下略略後退了半步,臉卻板得更緊了:“怎麼?對我有意見?剛纔你男人又說我壞話了吧?別以爲背過身我就沒聽見,我耳朵靈着呢”

    文怡冷笑一聲:“果然耳目靈敏,還很有膽色呢方纔我真是忍不住爲姐姐捏把汗,擔心如果那位丘總管真要來硬的該怎麼辦?院子裏頭,連雲妮在內我們這邊只有三個弱女子,而他們卻有六個人。宅子裏其他僕役都離我們有段路,就算我們大嚷大叫,他們要趕過來救助也要十幾彈指的功夫呢,有這時間,別說你我二人,就是十個你我也保不住性命了你還真以爲那兩名護衛中了雲妮的藥便完全沒用了?又不是蒙汗藥,雲妮也不通醫術,不過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罷了,真要動起手來,就算他們只剩下走路的力氣,也比你我強十倍”

    文慧不服氣地反駁:“我方纔不是說了麼?我認得那個丘總管,知道他沒那膽子……”

    “你能知道他多少事?”文怡打斷了她的話,“你不過就是在京城見過他幾回罷了,又不是他的熟人。更何況,他既怕死,就一定怕被官府抓住,既然已經泄露了行藏,爲了保住性命,就只能阻攔我們告官了。他怕死,不代表他不會殺人若不是韓公子正好趕來,他會對你我做什麼,你又怎敢打包票?”

    文慧張張嘴,心已經虛了幾分,只是還強自嘴硬:“他們身邊又沒帶兵器……再說了,他們要是真的動手,難道我們還不會跑?他們又不是傻蛋,真要對我們下殺手,難道就不怕泄露了行蹤?這宅子裏前前後後都是人,他們要是動了手,哪裏還能瞞得住人呢?就憑這個,他們不敢動手的”

    “於是你就拿自己的性命賭他還能想到這一點?”文怡冷笑,“那還真該慶幸你賭贏了。今日天降奇兵,鄭王世子也被你說動了,丘總管卻是不走運,都被人發現行蹤了,他居然沒慌了神,還能保持冷靜,想到不能殺了我們,以免驚動旁人,寧可冒我們逃走報官泄露他們行蹤的危險若是他當時慌亂起來,不管有什麼後果,先滅了口再說,你我姐妹就真的沒辦法還在這裏悠閒地說話了”

    文慧又漲紅了臉。但這一回,她卻是自知理虧了,只是不肯低頭承認自己做錯了,便揪着袖子悶不吭聲。

    文怡見罵得差不多了,便放緩了語氣,語重心長地對她道:“六姐姐有勇有謀,我是知道的,但日後再遇到這種事,還請姐姐再三思量,不要輕身涉險。即便你再盼着自己能有足夠的底氣面對長輩們,也要爲大伯母想想,若你有個損傷,叫大伯母情何以堪?她把京中一切都拋下了,連兩位堂兄都不顧,一心爲了保住你這個女兒,隨你千里迢迢返回老家,又爲了你不顧自己的名聲,一力承受族中的非議,可知她有多心疼你。你就沒想過,她知道你今天做的事後,會有多擔心嗎?”

    文慧紅了眼圈,淚水瞬間冒出眼眶:“我知道了,以後我再也不會冒這樣的險。九妹妹,你……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我娘。”

    文怡也不想告訴蔣氏,生怕她查根問底,會節外生枝:“我不說,你也不說,你手底下的人自己想辦法去。只是今後萬不可再這樣莽撞了大伯祖母也好,大伯父也好,他們都不是你的仇敵,又有蔣家的功勞擺着,總不會對你趕盡殺絕的。”

    文慧低頭不語,文怡也不想再多加斥責,便說:“我到前頭去安排事情,姐姐先回馬車上吧,我一會兒就陪你回家去。”說罷轉身離開了。

    文慧吸了吸鼻子,越想越覺得委屈,她其實也是一番好意,再說,她又不是真的什麼事都不知道便往裏頭闖的,爲何人人都怪她莽撞呢?但她同時也覺得自己的做法冒失了,若是真叫母親知道,母親一定會哭死的。她開始有些後悔,覺得其實先讓人通知了柳東行,等把鄭王世子一夥人抓住了,再去勸他們配合也是一樣的。

    站在原地懺悔了一會兒,她總算擡起頭來了。還好,文怡答應了她不會把這件事告訴母親,她就當作今日只是到這邊宅子裏逛了一圈好了。只要母親不知道,一切都好說,只是文怡的口氣也太壞了些,還有柳東行,什麼人啊知道他疼老婆,可也該爲他大姨子的臉面着想一下吧?

    文慧嘴裏碎碎念着,才轉過身,便僵住了。

    韓天霜就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也不知道來了多久,看了多久,聽了多久。難道他把她方纔的窘迫模樣都看進去了?

    文慧感到顏面大失,語氣便有些不善:“你怎麼在這裏?一聲不吭、鬼鬼祟祟的,難道不知道非禮勿聽、非禮勿視的道理嗎?”

    韓天霜一臉的莫名其妙,他認出柳東行來了,但柳東行方纔全副心神都在妻子與鄭王世子等人身上,沒留意到他,他想跟柳東行敘敘舊,纔跟着他們出來,又看到他們自家人說話,自然不好上前打攪。他人一直在這裏,光明正大得很,怎麼就鬼祟了呢?

    只是他又不好與文慧一個女子爭吵,只好有些鬱悶地道:“沒,我是翻牆進去的,總不好又翻牆出去,只能從這裏走了。想要出去,沒有第二條路。”

    文慧瞪他道:“我知道了,你方纔說你是房東,我倒要問你了。你這房東是怎麼當的?不但坐地起價,還要提前收租金,還守不守信用了?沒想到你看起來儀表堂堂,居然是這麼市儈無恥的人”

    韓天霜摸了摸鼻子,苦笑道:“這不是有急用麼……不說這些了,這位……顧小姐是吧?你臉上好象傷得挺厲害的,要不要先找點藥擦擦?女孩兒家臉上有這樣的疤不好。”

    文慧立時便冷了臉:“很難看是不是?真不好意思,讓你覺得礙眼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韓天霜笑了,“顧小姐,真正的美人就算臉上留了疤,也只能算是一點瑕疵,但美人就是美人,五官還擺在那裏,又怎麼會難看呢?”

    文慧一愣,臉再次漲得通紅。她咬着脣,恨恨地瞪了韓天霜一會兒,轉身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
    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