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94章 天降救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94章 天降救兵字體大小: A+
     

    文怡氣得跺了跺腳,想要追上去,卻又頓住,飛快地退回來叫過冬葵:“趕緊出去找舒平,叫他去告訴大爺,就說鄭王世子帶着幾個侍衛來了這裏,讓他趕緊帶人來。”

    她說完正要轉身,就被冬葵拉住了:“大*奶您去不得那些人不好相與,萬一您有個好歹……”文怡對她搖搖頭:“不妨事的,他們如今是在逃亡中,若傷了我們一根寒毛,根本就瞞不住人,況且我們又不曾擺出趕盡殺絕的架勢。是我帶六姐姐過來的,自然不能由得她冒險。我進去看着她,或許還有幾分轉寰的餘地。你快去,別耽誤了功夫,壞了大事”

    冬葵咬咬牙,轉身飛快地跑了。文怡大步走進院門中,只見文慧與那被稱爲“總管”的中年男子對峙而立,前者一臉淡定,後者卻滿面警惕。她忙走了過去,站在一旁的雲妮望見,有些激動地迎上來:“大小姐”又有些猶豫地指着文慧:“這個人……”

    那位“總管”循聲轉頭望來,目光中帶着戒備。文怡不知道文慧方纔是否說了些什麼,便對雲妮笑道:“不要緊,這位是我孃家姐姐,因想到康城來小住些日子,我便領她來看看,若是喜歡這裏,便把宅子借她住。”又擡頭看向其他人:“我聽說你來了親戚,是這幾位麼?原來你還有親戚在外頭?我怎麼不曾聽說?”然後看了朱嘉勉一眼:“這不是小王爺麼?”

    那“總管”的神情更加警惕了,朱嘉逸卻露出了茫然的神色,雲妮拉起他的手臂,拽到文怡面前:“快見過大小姐,孃的後事就是大小姐幫我辦的”朱嘉逸呆呆地沒有動作,文怡衝他淡淡一笑:“好久不見了,小時候初見時,還真不知道原來你是位金枝玉葉呢,你大概已經不認得我了吧?”

    雲妮衝朱嘉逸道:“這是顧家的大小姐,從前在西山村時,就是大小姐買了我們家的房子,還賞了我們錢,我們才能上京城的你不記得了?娘還帶你去拜見過老夫人”

    朱嘉逸哪裏記得?只是有個模模糊糊的印象罷了:“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文怡進來並不是爲了敘舊的,無意就這個話題進行下去,便轉向文慧:“姐姐這是怎麼啦?也不打聲招呼,便衝過來了。”邊說還邊瞪了她一眼,“我知道姐姐是氣惱這宅子的門戶不夠嚴謹,隨便就放人進來了,我回頭必好生罵他們一頓若你不喜歡這宅子,咱們再上別處看看就是了。前頭已經備下了茶點,姐姐與我回去吃茶吧”說罷一手握住她的手腕,便要硬將她扯出門去。

    文慧不肯動,掙了兩下,沒掙脫,有些氣惱地瞥了文怡一眼,便徑自對“總管”道:“瞧你的神色,我就知道自己沒認錯人。我認得丘總管,怎麼丘總管反倒忘了我呢?前年在京城,趙郡王府辦的花朝春宴,鄭王妃帶着世子也出席了,對的好花朝詩,得了滿堂彩呢。當時是我給王妃磨的墨,林侍讀家的小姐展的卷,丘總管不就跟在王妃身邊侍候?你當時還給我倒了一杯茶呢,怎麼才年餘功夫,丘總管就把我忘了個一乾二淨了?”

    丘總管臉色微變,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來:“怎麼會?顧小姐美貌過人,任是誰見了,也不會忘的。”他話音剛落,一旁的鄭王世子也變了臉色,猛地轉頭向文慧看來,稍稍往後退了兩步。

    文怡暗叫一聲不好。前年的花朝節,文慧還在京城意氣風發,當時她是跟鄭麗君同進同出的,任誰想起顧家小姐,都會跟鄭家大小姐聯繫到一起,而她兩人反目則是去年的事了,也不知道鄭王府的人遠在藩地,是否能得知。

    文慧也想到了這一點,便面露怒容,冷哼道:“丘總管這話簡直是在戳我心窩子呢若是從前,我還能當得起你這句美貌過人,但如今……”又哼了一聲,也不取帕子,直接擡袖將臉頰上的粉大力擦去,側臉讓對方看,“你瞧瞧,我連相貌端正都算不上了,還有什麼臉說自己是美人呢”

    她臉上的那道傷疤痕跡頗深,剛受傷時,便是破了相的,離開京城後,蔣氏愛女心切,又有給小兒子治傷的經驗,便尋了無數去疤的良藥來給她治傷。文慧雖不在乎,但爲了不讓母親傷心,便由得她去了,幾個月下來,疤痕已經淡了許多,若仔細用脂粉掩蓋,再加上梳頭髮時留意些,別人咋一看是看不出來的。但今日她特地大力擦去脂粉,又將疤痕擺正了給人看,丘總管等人見了,便覺得這疤痕又紅又腫地格外顯眼,襯着那張嬌美的臉,實在是大剎風景。

    丘總管一向是在青州鄭王府當差的,哪裏知道京裏的典故,便有些詫異:“您這是……”

    文慧忿忿地道:“這是鄭太尉之女鄭麗君害的我視她爲摯友,多年深交,情同姐妹,不料只因爲皇上有意將我許配給東平王世子爲妃,她心儀景誠世子,便把我當成了眼中釘,使詭計陷害於我,不但毀了我的名聲,還害得我破了相此仇此恨,我終身難忘”

    文怡心中一動,明白她要做什麼了,但總覺得略嫌草率些,只是不好插嘴,便暫時按兵不動。

    那丘總管眼中閃過一絲異樣,輕聲道:“咱家倒是不曾聽說鄭家小姐心儀景誠世子……不過她確實是被賜婚給了東平王府,別的咱家就不知道了。”

    文慧道:“丘總管這是不信我?我可沒撒謊若不是她心儀景誠世子,皇上與太子又怎會將她指婚到東平王府去?就算太子妃另有人選,一個側妃她總是當得起的。就是因爲她自己不守規矩,自甘墮落,太子纔會不要她了若不是鄭家心疼女兒,拼命要將她保住,就憑她做的那些不知廉恥的骯髒事,三尺白綾都算便宜她了,更別說還讓她嫁給東平王世子這件事從頭到尾我都不知情,我家裏人還給我另外訂了親事,就因爲她心生妒恨,害得我如今容貌盡毀、名聲盡喪,婚事也變了卦,只能遠走他鄉,才能避開衆人的非議。她害得我好苦啊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份恨”說到後來,她眼圈都紅了,忍不住掉下淚來。

    丘總管等人心裏本就恨鄭太尉,聽到這裏,倒是對文慧少了幾分戒備,但也不至於因此便親近起來,便一直沉默不語。

    文怡暗暗打量着他們的神情,擔心文慧這番做狀會白費心機,又在心中着急,不知冬葵舒平幾時能把柳東行帶過來。

    文慧哭了幾聲,便擦去了眼淚,道:“丘總管,你我既是故人,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外頭傳的什麼鄭王爺起兵謀反的消息,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身在他鄉,這些事於我而言,不過是傳聞罷了。只是因出於官宦之家,總算還能打聽到些消息,因此我從外頭聽說,昨日鄭太尉領兵趕到,在康城城郊的山溝裏拿住了鄭王,還逼得鄭王自盡了”說到這裏,她停下來看了對方數人一眼。

    丘總管眼中隱有哀色,但神情平靜,再看鄭王世子,只是紅了眼圈,吸吸鼻子,也沒有痛哭的意思。

    文慧便繼續道:“鄭王爺死得有些蹊蹺,我聽說,竟是因爲鄭太尉惡言辱罵恐嚇於他,他才自盡死了。就因爲這個,鄭太尉怕將來到了皇上面前不好說話,便帶人去了蘇東,要將鄭王妃親自押送進京,免得再出差錯。”

    她這話一說完,鄭王世子的臉色就變了,丘總管的眼神也變得凌厲起來:“顧小姐此話當真?鄭太尉當真要親自押送王妃上京?”

    “千真萬確”文慧回頭給文怡使了個眼色,文怡只得開口:“是這樣的。外子在軍中做事,消息是他告訴我的。民間雖還未有傳言,但官場上俱已知曉。”

    丘總管的目光立刻轉到文怡臉上:“我聽秦姑娘叫你大小姐,想必你是此間主人,若你夫婿是軍中人士,你怎會收容這些康王府棄奴?就不怕惹禍上身麼?”

    文怡道:“我與雲妮本是舊識,當初康王府趕了人出來,無家可歸,雲妮心地好,不忍見他們流落街頭,便求我相助。我想着家裏也要用人,便留了幾個,也說不上什麼惹不惹禍的。他們與康王府裏一些不安分的禍頭子不一樣,都是老實人,朝廷自然不會與他們一般見識。”頓了頓,她看了丘總管一眼:“當然,我當初收留他們時,也曾與他們約法三章,不許他們做不法之事,更不許他們與謀反之人結交,否則便不要怪我將他們掃地出門了。我們家雖不是什麼高官厚爵,卻也是吃朝廷俸祿的,有違律法之事,我們絕不會做。”

    丘總管面無表情,只是陰深深地瞥了她一眼。旁邊的鄭王世子則道:“我們只是借你的地方躲幾日,很快就會走的,也不會告訴人,不會連累你們家。你不用擔心。”

    文慧立刻道:“小世子,你老實跟我說吧,既然你在這裏,那王妃身邊那個世子就是假的了?可是王妃在危急之時命人將你暗中送走的?”等鄭王世子與丘總管將視線轉到她身上時,她故意重重地嘆了口氣:“王妃愛子之心,固然是用心良苦,只是這主意卻不好。如今世子是安然無恙了,但等到王妃與假世子到了京城,立刻就會被拆穿了本來嘛,鄭王已經沒了,皇上看在至親骨肉份上,又知道姚國公府爲國盡忠,幾乎滿門盡滅,世子又是唯一的皇孫,怎麼也會法外容情,讓王妃與世子得以安生過些清靜日子,頂多就是體面略差一些,好歹能保住性命。但如今王妃犯了欺君之罪,落到皇上眼中,便是不知悔改的意思了,到時候……”

    她故意拖長了最後一個字,沒有說下去,丘總管眼神不善地盯着她,但鄭王世子卻焦急起來:“到時候會怎樣?皇爺爺會殺了母親麼?”

    丘總管忙對他道:“世子別聽她胡說,王妃娘娘之所以命小的們將世子送走,就是怕有人會在皇上耳邊進讒言,害了世子性命。娘娘一心要保世子平安,世子萬萬不可辜負了娘娘的心意啊”

    鄭王世子忍不住掉下淚來:“我知道母親是要救我,可若母親因此受苦,叫我如何承受得起?”

    文慧忙道:“小世子,你年紀還小,哪裏能知道你父親謀反的事?皇上只有你一個孫子,斷不會殺你的,便是進京去也不成問題。但若你逃走了,皇上就一定會把所有的怒氣都發到王妃身上……”

    丘總管怒然打斷她的話:“顧小姐休要胡言亂語我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想必你這妹子的夫婿是官家人,你是想讓他立功,因此花言巧語調唆着世子爺自投羅網。我告訴你,少做夢了我們奉了王妃之命,要將世子爺安全送走,你們狼子野心,再敢多言,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文怡心中一驚,忙拉了文慧一把,後者卻掙開她,反而上前一步:“你們纔是狼子野心呢王妃不過是要保住世子的性命罷了,進了京城,也一樣能保住,爲何你非要攔着?說到底,是你們怕死,王妃與世子能平安無事,你們這些身邊侍候的人卻未必能逃過罪責。你們是要拿世子做擋箭牌,哪裏管他今後死活?”

    文怡大驚:“六姐姐”丘總管氣得滿面漲紅:“胡說”

    文慧冷笑:“我纔沒胡說若你們不是這樣想的,怎會執意帶他逃走?如今官府手裏抓着鄭王妃與世子,即便是假的,只要朝廷下了令,那就是真的到時候你們就算逃走了,他的身份也沒了,從今往後,便是再尋常不過的孩子,就算你們丟下他,他也只能自生自滅。就算到時候他再告訴人他是鄭王世子,又有幾人能信?身份沒了,他還能隱姓埋名度日;隨從沒了,他也能自己想辦法謀生;可父母親族都沒了,連唯一的母親也因他而死,他在這世上還剩下什麼?你們只知道要將他帶走,可爲他日後着想過半分?”

    “別說了”鄭王世子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我不走我要跟母親在一起”還跑過來拉住文慧的手:“你帶我去找官府,告訴他們我纔是真世子”

    丘總管急得直跺腳,硬是拽了他回來:“世子爺,別聽她們胡說”又命護衛們:“趕緊把她們拿下”

    不等那兩個有氣無力的護衛起身拿人,文怡已經大聲喝斥:“大膽若你們膽敢亂來,就別怪我叫人了方纔我已經命人去報官,你們是逃不掉的,若要行兇,只會罪加一等你若是忠心於世子的,就別給他添罪名了那不是在救他,而是在害他”

    文慧笑了笑:“可不是麼?皇上願意放過小世子,就是因爲他沒罪,但若他做了壞事,那可又另說了”

    丘總管有些遲疑,就在這一瞬間,一個人影從牆頭上跳了下來,正落在他身後,擡手一劈,他還沒來得及轉身,就暈了過去。接下來那人又反手製住了撲過來的兩名護衛,將他們雙臂關節都卸了。

    文怡等人頓時一愣:這人是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
    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