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77章 威逼利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77章 威逼利誘字體大小: A+
     

    文怡獨自帶着從人回了家,柳東行帶着雲妮去了康王府的方向,一夜也沒回來,也不知道事情怎麼樣了。文怡無法安下心,在房中坐了一夜,直到天快亮時,才草草眯了一小會兒,到了吃早飯的時候,便已經起來了。

    她梳洗過後頭一件事就是問柳東行可回來了,得知沒有,心裏忍不住擔心,便叫人去傳話給舒平,命他往康王府附近打探,若有消息,便立刻回報。

    舒平去了,文怡捧着茶碗,仍舊有些心神不寧。若是鄭王要提前起兵,不知道禍亂會不會蔓延到康城來。接着她轉念一想,又覺得康王府的人敢參與反叛,決不會只靠着那千餘舊僕,自然會動用那個榮安駐軍所的新任駐將了。也不知道王永泰是用什麼法子說動這名武將的,好歹也是北疆戰場上回來的英雄人物,怎麼就胡里胡塗地栽進此等逆謀中來了呢?柳東行新官上任,也花了不少心力才勉強收服了駐軍所裏的官兵,這位武將真的有把握可以鼓動榮安駐軍所的人跟着他謀反嗎?

    儘管知道這名武將與康王府有所勾結的消息,東宮早就知道了,但文怡還是免不了擔心。東宮那位似乎是鐵了心要讓三家王府貨真價實地起兵謀反,才肯下手鎮壓,說不定就是爲了要將他們徹底剷除,以免今上念及骨肉親情,網開一面,導致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文怡可以理解東宮的想法,卻又忍不住生出幾分怨言:三家王府行事如此明顯,通政司早幾個月便掌握了大量的人證、物證,若是朝廷早就動手鎮壓的話,此刻她也不必提心吊膽了。只盼着東宮那位真的安排周全纔好,若是叛亂真的鬧大了,禍及百姓,終究有傷天和。

    這本來。就不過是一場皇家內鬥而已。

    文怡皺着眉頭呆坐,卻聽得門邊傳來一句打趣:“喲,咱們柳恭人是怎麼了?不過是一晚上沒見,居然就變成望夫石了呀?”

    她擡頭一看,見是文慧,便訕訕地笑着起身相迎:“六姐姐說笑了。我方纔只是在想事兒罷了。”

    文慧大搖大擺地進屋坐下,瞥了她一眼:“想什麼事兒。這般費心血,瞧你的臉色都難看成什麼樣兒了,昨兒一夜沒睡吧?”

    文怡正要辯解,她卻擺擺手:“別哄我了,你如今這個臉色,我再熟悉不過了。有一段日子,我也是這般,夜夜睡不安寧,白天裏也是滿懷心事。結果弄得臉色慘白慘白的,眼睛下面還有厚重的烏青。你自個兒去照照鏡子吧,別跟我說瞎話。你要是心裏有事,不願意跟我說,難道我還會逼問你不成?”

    文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真沒什麼事,只不過相公有公務要忙。我擔心他累壞了身體,因此無法安心罷了。讓姐姐擔心了。”

    Www ★TTKΛN ★¢ Ο

    文慧盯了她一會兒,沒再問,開口道:“我是來跟你商量宅子的事,你說在外頭另租了一處宅子,不知道是怎麼樣的,我想……”話未說完。門外便忽然傳來蓮心的聲音:“大奶奶,外頭有人送信給大爺。”

    文怡一愣,旋即反應過來:“把信拿進來。”蓮心進來了,送上一個白色的信封,封口處糊着深紅色的印泥,上頭打了個十分獨特的印記,文慧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蓮心小聲道:“是老胡送來的,本來大爺不在,就該由舒平接下,可是奶奶差了舒平出去辦事……”

    文怡認得這印泥,是通政司專用的,便知道這定是他們的密信,也不好擅自拆了,便遞給蓮心,壓低了聲音:“你親自拿着,到外書房去等候。我曾交待舒平,不管有無消息,每個時辰都要回來一趟的。等他回來了,你就親手把信交給他,他知道該送到哪裏去。”

    蓮心領命,接過信去了。文慧便有些好奇地問:“這是誰來的信?這般鄭重其事。”

    文怡笑着打了個哈哈:“是他們外頭的信,也不算鄭重其事,不過是寫信的人愛在這些文房用品上標新立異罷了。”

    文慧卻不信:“你別哄我。那印泥上頭居然有標記,這可不是尋常人家的做法。你老實跟我說吧,那是軍裏送來的信吧?是不是外頭出了事?昨兒城裏幾十年來頭一回取消了花燈會就算了,你還吩咐底下人多采買米糧肉菜、油鹽布匹,還叫人多備棍棒等物,瞧着倒象是要出什麼亂子似的。去年顧莊發生的事,我也是親身經歷過的,你也別遮遮掩掩的了,讓我有個準備,也省得遇事慌亂。”

    文怡心中不由得佩服文慧心細,但這件事要是真的說出來了,恐怕旁的也瞞不住了,她可沒打算將丈夫的祕密坦白告知他人,便道:“哪裏到這個地步了?我只是想到過年時城裏許多鋪子都不開門做生意,怕家裏東西不夠用,會打了饑荒,才叫人多采買些東西。至於棍棒等物,倒確實是爲了防止出亂子,才叫人備下的。相公有公務要忙,這宅子裏如今多是女子,過年時城裏人多,周圍鄰居也沒幾家是知根知底的,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鑽了空子,趁機偷盜,早些預備下,也好防範。”

    文慧半信半疑:“是麼?那……那封信是……”

    文怡笑笑,急中生智,記起對方先前提過的事:“姐姐還記得我曾經租下了另一處宅子的事麼?這是房東寫的信。因爲大伯母與姐姐要住,房東坐地起價,相公心裏惱火,便跟他理論了一番,又將他晾到一邊去了。這信想必是他服了軟,寫來求和的。這事兒咱們且別管,只管讓管家和他說話。”

    文慧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這話聽不出有什麼破綻,但又讓人覺得處處不對勁,但想到他們夫妻若是存心瞞自己,自己也沒必要非要知道實情,便打住不問了,只是譏諷地笑笑:“原來那房東姓胡啊?真是個市儈小人。”

    文怡乾笑,心中暗暗向胡金全賠不是。

    丫環們送了早飯上來。姐妹倆隨便吃了些,文慧就要回房間去抄經。文怡小心送走了她,回到房中,忍不住長長嘆了口氣,又擔心起柳東行來。

    這一夜功夫都過去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把康王府的事給解決了。

    她哪裏知道。此時此刻的柳東行正頭痛不已。他帶着四名平陽通政司的好手,跟隨雲妮從一處不易察覺的小門進了王府。一路順暢地直達後宅,居然沒遇上一個守衛,心裏正詫異着,便發現康王府裏的人原來都聚集在一處大院落裏頭,四周有三四十名持刀的男子警戒監視,怪不得他們進來得這麼容易呢。

    再看院落前方站立的幾個人,柳東行便明白了。鄭王府的人已經先下手爲強,找上門來了。他飛快地捂住雲妮的嘴,向其他人使了個眼色。便齊齊藏了起來。

    大院裏頭足有二三百名康王府的舊僕聚集,不少人都在小聲交頭接耳,人聲鼎沸,因此那鄭王府的人也沒留意到柳東行一行的接近。他們只是專心盯着院中諸人,刀半出鞘,似乎只等首領一聲令下。便要揮刀殺人了。

    他們的首領是一名高個子的黑衣人,面容醜陋,卻長着一雙牛眼般的大眼。他冷冷地看着眼前這些竊竊私語的人們,眼中沒有半點仁慈。沒過多久,他就不耐煩了:“哪個人是能做主的?出來說話!我申屠剛可沒什麼耐性!”

    衆人一陣寂靜,眼光齊齊射向一點。王永泰輕咳一聲,站了出來。帶着幾分傲慢道:“申屠先生,你這是何意?我們康王府與鄭王爺可是盟友,要怎麼做,也是先前早就約定好了的。如今你忽然闖進王府,說要改了規矩,叫我等如何相信這真是鄭王爺的意思?”

    申屠剛瞥了他一眼,隨意揮了揮手,便有兩名持刀男子押了一個身形矮小的人出來,王永泰等人一看,居然是朱嘉逸,臉色都變了:“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申屠剛沒說話,又有人押了另一個人出來,卻是秦寡婦,面上猶帶青紫,衣裳狼狽,頭髮凌亂,被人推着走,踉蹌一下,差點摔了跤。

    雲妮躲在暗處,見狀差點兒叫出聲來,被柳東行死死捂住嘴,眼淚便忍不住涌出來了。

    秦寡婦見了朱嘉逸,便立刻撲了過去,哭叫:“小王爺啊,擔心死我了,你到底是去了哪兒呀?!”

    朱嘉逸顫抖着偷看申屠剛,小聲道:“別哭,姨娘,別哭。那個是鄭王派來的大人物,別惹他生氣,他會打斷我們的腿的……”

    秦寡婦頓時止住了哭聲,睜大了眼看着申屠剛。後者面無表情:“我們王爺掛念堂兄弟,特地命我等前來,將小王爺接去青州。往後小王爺就由我們王爺照顧了。只是王爺擔心小王爺一走,康王府內無人坐鎮,會有人想生事,於是叫我來防患於未燃。”他看了王永泰一眼,“這世上多的是膽大包天妄圖欺主的奴才,小王爺是貴人,怎能受這樣的氣?”

    秦寡婦眼中一亮,忙賠笑道:“是是,鄭王爺想得真是周到。小王爺必會感激王爺的一片愛護之情。”邊說還邊用得意的目光看向王永泰。

    王永泰心中暗罵,忍不住說:“申屠先生說得倒輕巧,只是你的要求也太過分了!我們王府有許多舊人已經奉王爺王妃之命脫籍離府,自尋營生,今時今日仍然願意供奉小王爺日常用度,不過是念在多年主僕之情的份上罷了。當初朝廷下令收沒王府財物時,也不曾爲難過這些舊人,如今你一來,便要我們將家財全數奉上,會不會太貪心了些?我們康王府怎麼說也是鄭王府的盟友,如今大業未成,鄭王爺便要卸磨殺驢,難道就不怕衆人寒心麼?!”

    申屠剛冷冷地道:“王爺大業將成,正是需要資財的時候,爾等今日有獻財之功,日後王爺得登大寶,自不會忘記你們的功勞。你們拖拖拉拉不肯應承,莫非是想變卦?!”

    “話不是這麼說的!”王永泰的語氣也十分冰冷,“當日與鄭王爺約定時,說好了我們康王府負責西線戰事,也需要不少錢財。若是聽了先生的號令,將私財全數獻給鄭王爺,那西線這邊的戰事又該如何是好?兵員船隻,輜重糧草,這都離不開金銀財物。若先生的話真是鄭王的意思,這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哪裏有這麼便宜的事?!”

    “這麼說,王總管是不肯聽令了?”王永泰冷冷地瞥了朱嘉逸一眼,“即便是主人下令,也不肯服從嗎?”

    朱嘉逸打了個冷戰,忙衝王永泰哭叫道:“王總管,快答應他啊!不然他會殺人的!”

    王永泰板着臉:“小王爺,您雖然是幼主,但年紀還小,無法擔當重任,如此大事,您不能做這個主。”

    秦寡婦不服氣了:“王總管,你既然知道小王爺是幼主,怎麼能違抗主令呢?我看你就沒把小王爺放在眼裏,存心要取而代之呢!”

    王永泰輕蔑地哼了一聲:“秦家的,你一個婦道人家知道什麼?小王爺纔多大?能辦事麼?王府裏上上下下,還不是靠我們在操持?世子都沒發話要將我們所有人的私財獻出來呢,小王爺說這話,不過是胡說八道而已。”

    秦寡婦氣得渾身顫抖。柳東行在暗中留意那申屠剛的神情,暗道不好,果然接下來便看見對方身前銀光一閃,不過瞬息之間,那王永泰便身首分離,當場臥斃。

    所有人都驚嚇得臉色驟變,朱嘉逸大聲哭了起來,秦寡婦幾乎軟倒,但申屠剛卻仍舊是那副輕描淡寫的表情:“不聽主人話的狗,就該殺了,省得誤事。”接着掃了朱嘉逸一眼,後者連忙停下哭叫,顫抖着朝衆人嚷嚷:“你們照他的話做啊!”秦寡婦也醒過神來,顫聲對衆人道:“快……快遵令行事!”又朝申屠剛賠笑巴結:“您不如先坐下吧,我們人多,一個一個來也要費不少功夫呢。”

    申屠剛滿意地坐下了,雙手抱臂,懶洋洋地盯着衆人。

    康王府衆人再也不敢多話了,不一會兒,便有人走了上來,一個接一個地在鄭王府的人早已準備好的文書上簽字畫押。看着申屠剛等人的臉上漸漸露出了喜色,他們在鬆一口氣之餘,都在暗中用怨恨的目光看向朱嘉逸與秦寡婦。

    柳東行看到這裏,回頭朝同伴做了個手勢,悄無聲息地退出了康王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