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62章 狗咬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62章 狗咬狗字體大小: A+
     

    文怡從裏間走出來,見柳東行手裏拿着一張寫了字的紙,已猜到幾分:“可是那邊有消息了?那些人的落腳處已經查到了吧?”

    柳東行笑着收起密報:“確實查到了,而且看情形那裏還是個長期據點呢,鄭王府恐怕早就在康城動手腳了,只是從前不敢有大動作罷了。好娘子,這事兒能成,都多虧了你的好主意。”

    文怡抿嘴一笑:“我也沒出什麼好主意,事兒都是你們定下的,我不過就是陪你們演了一齣戲罷了。”又問:“接下來你要怎麼辦?原本你說了想要在暗地裏監視他們行動的,可如今牽扯上通政司的血仇,恐怕已經不打算善了了吧?”

    柳東行有些遲疑:“娘子,我知道你信佛,素來純善,可康城分司的二十幾條人命……”

    文怡擡手按住他的肩膀:“相公,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雖然覺得上天有好生之德,卻沒有縱容爲惡之人的習慣。這些大事你們拿主意就好,只要不是有違天和之事,無論你做什麼,我都相信你有自己的道理。”心裏卻想:若相公真的傷了不該傷害的人的性命,她會多多行善,替他贖罪的。

    柳東行有些感動,其實別人對他的某些議論,他是心知肚明的,知道妻子信佛,在孃家時便多行善事,總擔心妻子會因爲他殺傷人命過多而心有芥蒂,今日聽了她這番話,他心裏別提有多窩心了。

    他反手握住文怡的手,鄭重地道:“娘子,你放心吧,我做事之前,一定會三思,不該傷的人,我是不會下手的。我會記得,若自己做了錯事,娘子知道了就會難過。我不希望讓你難過。”

    文怡宛然一笑,伏入他懷中,眼眶隱隱發熱,滑落的淚水是鹹苦的,可心裏卻如吃了蜜一般甜。

    鄭王府密諜的據點已經查清楚了,第二日,分頭行事的王大也前來與同伴會合了。柳東行收到信後,便把這件事通通丟給了通政司,自己專心處理起公務來。他雖然是要去康南上任的,但康南卻在康城轄下,無論是康城的大小官員,還是駐軍所的前任及下屬,他都要見上一見。文怡則通過趙掌櫃聯繫上了冬葵與仲叔,知道他們已經在康城買下了一處房產,忙帶人過去察看。

    柳家夫妻各有事忙,一時間也沒顧得上留心城裏發生的大事。 wωw •ттκan •¢ ○

    城南著名的酒樓千香樓出事了

    就在十二月初一當晚,月黑風高,千香樓打烊後,廚子和小二們回自個兒家去了,第二天凌晨回來上工時,才發現千香樓裏裏外外都沒了人,本該住在酒樓後院裏的掌櫃夫妻、兩個資歷最深的小二以及掌櫃的幾個同鄉全都失蹤了錢財沒少,雜物也沒少,只有人少了,偌大的酒樓猛地空了,叫人看了心裏都發顫。這件事裏

    裏外外都透着邪乎,有人便想起了幾個月前發生過的某家小鏢局滿門被滅的慘案,一時間城南謠言四起。

    謠言流傳不到兩天,便有人在江邊發現了千香樓劉掌櫃的血衣,接着又發現那一帶的江面曾經結過一層冰,又被人鑿破了,泥地上還有數道拖曳重物的痕跡。這下謠言傳得更厲害了,人人都在說,千香樓的人是被殺死拋屍入江了。

    誰敢做下這等大案?

    官府的人查到千香樓的劉掌櫃剛剛收留了一個姓王的外鄉人,據說是他的老朋友,是個船工,爲了討生活纔到康城來的,但有人曾經見過劉掌櫃對這個姓王的人頗爲諂媚巴結,若這姓王的當真只是一名船工,劉掌櫃又怎會對他如此恭敬呢?而且千香樓的人都失了蹤,幾乎所有人的東西都沒丟,只有這個姓王的人所帶來的行李不見了。難道是這人殺人潛逃了?

    就在官府打算繼續追查下去的時候,不知何故,便忽然偃旗息鼓了。案子沒再查下去,千香樓也很快被充入官中,又很快被拆掉了。城裏記性好的人立時想起了那件小鏢局的案子,把這兩件案子都視爲同一人所爲。

    文怡聽到別人對這件事的回報,神色沒有多少變化,只是唸了一句佛,便繼續整理起新置的宅子了。

    這是一個兩進的院子,方方正正的四合院格局,東邊還帶着一個長長的跨院,跨院中建了一排六間明亮的大屋,角落裏又有一排四間小屋子,院中種有翠竹、碧桃與海棠,映着烏瓦粉牆,頗爲清幽。康城的中等人家大都建有這樣格局的院子,與宅子用一扇門連起,只要門落了鎖,再從跨院一角開一道小門,這跨院便可租給外地前來求學的學子住宿。

    文怡對這座宅子非常滿意,這裏鬧中取靜,又距離書院不遠,等把祖母與弟妹們接來後,祖母與小弟小妹自然是住在正院,他們夫妻可以在前院佔一處廂房,偶爾過來住宿,至於那個長長的跨院,自然是歸九房的兩位堂兄弟居住了。他們若願意,還可以把屋子租給同窗,彼此也好做伴。

    文怡開開心心地佈置起屋子來,打定主意要把這裏收拾得舒舒服服的,好將祖母接過來團聚。柳東行則先派人去了康南駐軍所打聽,得知那裏的住處還未收拾妥當,自己過去自然是無礙的,但家眷隨行,卻多少有些不便,就與文怡商量了,先行一步,前去交接公務、整理房屋。文怡在康城多留幾日,順便等候顧莊那邊的回信。

    雖然與丈夫暫時分別,讓文怡感到有些孤寂,但置辦下一處稱心如意的宅子,代表着她在接下來幾年內都能隨心所欲地與祖母相會,心中的喜悅便蓋過了傷感,一心要儘快把事情安排好了,再與柳東行會合。

    而柳東

    行那邊,公務則交接得十分順利,也成功地將平陽通政司的幾個人手安插進康城的宅子以及康南駐軍所附近的鎮上了,此前商議定的計劃也進展順利,他開始覺得,也許過年時真的能空出時間陪妻子回老家探親。

    就在文怡與柳東行各得其樂之際,遠在兩百多裏外的青州鄭王府內,鄭王狠狠的摔了杯子。他剛剛得了一個壞消息,幾乎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他派往康城潛伏的八名親信,短短几天內就死了七個,只剩下一個王大逃了回來,還身受重傷,只怕這輩子已經毀了,而這一切,卻是他的盟友康王府所爲

    鄭王咬牙切齒地道:“王永泰算什麼東西?不過就是康王府的一條狗他以爲自己手裏有個來歷不明的野種,就能在康城呼風喚雨了麼?我呸就算康王府是康城的主人,也輪不到他一個下人指手劃腳”

    他身旁坐着一箇中年男子,正是那坐鎮涼蓆店的藍衣人,神色也晦暗不明:“王爺,這件事當真是王永泰下的令麼?就算我們鄭王府派人潛入康城,有些冒犯了,但兩家總歸是盟友,他怎能對我們的人下這等死手呢?”

    鄭王冷哼:“王大親身經歷的,難道還能有假?就連王大這條命,也是他們故意留下的,好叫王大給我傳話,讓我別伸手進去。豈有此理等我大事得成,我便是這天下之主,他一個小小的康城,還能踩在我頭上不成?”

    “可是……”藍衣人有些遲疑,“這件事太古怪了,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康王府舊人曾經指使暗裏的人手,在數月前剷除了通政司在康城的耳目,用的就是同樣的手法。這會不會是有人故意……”

    鄭王不滿地看他一眼:“你怎麼盡是爲王永泰說話?做得這麼幹淨利落,除了地頭蟲,還有誰能辦到?他這八成是在警告我呢,連朝廷的人他都敢下手,自然不會對我客氣了。哼,不知死活他以爲自己是誰?”

    藍衣人咳了一聲,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說什麼了,只得道:“如今王爺心中即便再惱火,恐怕也只能由得他去了。康王府是我們的盟友,若跟他們鬧翻了,對王爺的大計極爲不利。王爺,您還是暫忍一時之氣吧,來日方長,當以大局爲重”

    “大局?”鄭王獰笑,“我不知道什麼是大局他一個王府刁奴也能打我的臉了,我若忍了這口氣,還有什麼臉去做天下之主?”

    藍衣人有些緊張:“王爺,您……您要幹什麼?”

    “幹什麼?”鄭王仰起了下巴,“王永泰的依仗,不過是個奶娃娃罷了,若沒了這個靠山,我倒要瞧瞧,誰還買他的賬”

    藍衣人聽得膽戰心驚:“王爺,不可妄動那朱嘉逸雖有些身世不明,但康王府上下卻心知他確是老康王的血

    脈,如今康王世子朱景深被陷在京中,要控制住康王府舊人,我們只能靠朱嘉逸的名頭了若他有個好歹,康城便成了一盆散沙,任誰也無法控制全局了,那王爺的大計便有了破綻”

    “囉嗦什麼?”鄭王瞥他一眼,“你當我是傻子麼?我幾時要殺那娃娃來着?”

    藍衣人一愣:“那您這是要……”

    鄭王冷笑:“三家王府結盟,那也得是正主兒出面,才叫結盟,不然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能跟本王平起平坐了,豈不是叫人笑話死?既然朱嘉逸是康王府舊人的王牌,那這個王牌還是要掌握在咱們自個兒手裏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