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36章 昔年今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36章 昔年今日字體大小: A+
     

    文怡有些意外地看着那姑娘,猜想她應該就是柳四太爺接回來的那位容家小姐了。只見她相貌清秀,穿着素雅的藕合色夾襖,下系醬紫色百褶布裙,頭上也只戴了兩支鑲玉的銀簪,款式顏色俱是有些老氣的,但襯着她的人,卻顯得頗爲端莊雅緻,可惜此時此刻她臉上的怒氣卻將這份端莊雅緻破壞了不少。

    兩位容太太聽了侄女的指責,都不以爲然。容大太太是板着臉教訓:“大姐兒,長輩們在商議你的婚姻大事,你一個年輕女孩兒跑出來插什麼嘴?沒得叫人看了笑話,還不趕緊回房去?”容二太太則說:“死丫頭,我們累死累活還不是爲了你?什麼叫丟臉?你如今這不上不下的樣子,就不丟容家的臉了?你嫁不了人不要緊,你妹妹們還要嫁人呢”

    容家小姐眼圈已經紅了,深吸一口氣,冷哼道:“我竟不知我有哪裏丟臉了?我沒有上趕着給人做妾,哪裏丟了容家的臉?我們容家雖大不如前,卻也是正經讀書人家,只可惜一代不如一代,自打爹爹去世後,家裏竟連一個讀書種子都沒有了叔叔們整天四處鑽營做發財夢,嬸孃們則到處串門子牽線拉媒,弟弟們不好生讀書,妹妹們不老實學做針線,一個個只知道胡鬧。若不是姑祖母當年賢名遠播,別人早把我們容家當成笑話了可叔叔嬸嬸們卻還不自知,天天就在外頭打着姑祖母的旗號招搖,你們可知道外頭的人都如何看我們容家?什麼家教嚴謹,什麼世代書香,什麼禮儀廉恥,什麼賢良淑德……誰都知道當年姑祖父和表舅表舅媽去世後,柳家換了當家人,你們就當世上沒有柳大表哥這麼個人似的,人家上門來找,你們還當叫花子似的打發出去但凡有點廉恥,今日都沒臉上這家的門”

    罵完這番話,容家小姐已經忍不住淚水了,掩面痛哭:“我好好的女孩兒,沒了父母,叔嬸們都不願收容,好不容易得到四老太爺一家垂憐,暫且寄人籬下,平日事事小心,從不敢有半絲鬆懈之處,原想着還能過幾年清靜日子,沒想到還是叫你們毀了”

    容大太太聽到這裏,已經黑了臉:“大姐兒,你說話可要有良心,外人不知道的,聽到你這麼說,還當我們真虧待你了呢當初你爹死了,我們也沒不理你啊?只不過家裏人口多,又不富裕,我還跟你叔叔商議是不是叫你妹妹騰出半間屋子來給你,結果柳四太爺搶先一步就把你接過來了。他如此熱心,我們也不好攔着。再怎麼說,你在柳家享福,總比跟着我們受苦強,又不是我們逼着柳家帶走你的,你怨我們做什麼?還有,你在這裏過了幾年好日子,也不知道接濟接濟我們,我們也沒怪罪,見你受了委屈,還替你出頭。做人可不能太不知好歹”

    容二太太也連連點頭:“可不是麼?大姐兒,你是好日子過慣了,又得柳四太爺一家子看重,不知道我們的難處。你不想嫁人,你底下還有好幾個妹妹呢做妾怎麼了?你也不瞧瞧自個兒是什麼身份,真當自己是世家名門的千金小姐了呀?就算你是千金小姐,憑行哥兒如今的體面,也不辱沒了你若不是柳四太爺只看中了你一個,我還想把你兩個妹妹都嫁給行哥兒呢,哪怕做不了二房,做個通房也願意”

    容大太太瞧妯娌說得不象,忙扯了她一把,容二太太這纔不情不願地閉了嘴。柳四太太聽得目瞪口呆,半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無措地看文怡。

    見過不要臉的,還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文怡忽然笑出聲來,引得衆人齊齊轉頭看她,她又收了笑容。容大太太似乎覺得丟了臉面,輕咳一聲,硬着頭皮道:“行哥兒媳婦,論理,你已經是行哥兒明媒正娶的正室了,做嬸孃的,也沒有逼着侄兒休妻另娶的道理。但你大妹妹的終身已經耽誤了,你不看在柳四太爺的面上,也要念及行哥兒他祖母的臉面吧?當年行哥兒他祖母就是這麼被誤了終身,不管在容家還是柳家,人人心裏都有數的,總不能叫她老人家的侄孫女兒也走上這條老路……”

    她還沒說完,容家姑娘已擡起頭來哽咽着打斷了她的話:“我既未與表哥訂親,又不曾拜堂,甚至於……若不是你們非要來鬧,外人也不會笑話我我更不曾對柳家有過義舉,如何能與姑祖母當年相比?嬸孃若是真的爲姑祖母的臉面着想,就不要再提起她了”

    容二太太忍不住舉手就打過去:“你這死丫頭,非要跟我們做對是不是?我不管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這門親事都做定了”

    文怡臉色一沉:“行了這戲也看夠了,二位就消停些吧,這裏不是容家莫非你們真當我們都是死人呀?”

    柳四太太也捂着心口直道:“哪裏來的潑婦,居然打人?這門親事還輪不到你們說了算”又罵丫頭們:“是眼睛瞎了還是耳朵聾了?還不趕緊把人拉開”丫頭們慌忙圍上去把容姑娘扶起送到一邊,又有人抓緊了容二太太不許她再動手。

    “反了天了”容大太太大叫,“我們好歹是長輩,你們就是這樣對我們的?我要讓人評理去”

    文怡冷冷地道:“嬸孃儘管告訴人去,最好再添些油,加些醋只是罵人前最好先認清楚正主兒”說罷也不理會她的大呼小叫,命叫潤心去看容姑娘可受傷了,又向柳四太太抱怨:“嬸孃引見的什麼親戚?怎麼連禮數都不懂?倒抱怨我不知禮。不過還是多謝嬸孃的丫頭護住了我們家的表姑娘。”

    柳四太太鬱悶極了,只覺得自己是昏了頭,纔會攬下這樁吃力不討好的差事,一時氣頭上來,便朝門外的長房家人發火:“人都死哪兒去了?還不趕緊把人給我轟出去?”長房主人不在家時,家中僕人多半是要聽從柳四老爺夫妻派遣的,聞言只得一哄而上,把兩位容太太給拉出去了。容大太太不停地扯回自己的袖子說“我自己會走”,容二太太則一路破口大罵:“我要去告你們不知禮數的小兔崽子做了官有什麼了不起,不是我們容家人,哪裏有你……”

    柳四太太聽得生氣,奔到門口嚷:“還不趕緊堵了她的嘴?哪兒來的破落戶,敢上我們柳家來撒野?”罵了好幾句方纔消氣,一回頭,正看到文怡臉上似笑非笑的模樣,頓時萎了:“那啥……行哥兒媳婦,我也不知道她們會這樣……”

    文怡笑笑:“這也沒什麼,我還要多謝四嬸,替我把不講理的客人趕走了呢。”

    柳四太太訕訕地道:“嬸孃也是看不過眼,一時憤然就……不過你放心,這兩個婦人是什麼牌面上的人物?恆安誰不知道她倆嘴上沒把門的,就算滿世界嚷嚷,別人也不會信的。她們咬緊了行哥兒,不就是爲了圖點好處麼……”

    文怡輕笑兩聲,沒有接話,反而走到容姑娘面前,問:“表妹可曾受傷?”

    那容姑娘面上猶帶淚痕,見狀連忙起身,端正一禮:“大表嫂,我不曾受傷。”頓了頓,“我那兩位堂嬸不懂規矩,冒犯您了,請您不要見怪。”

    文怡擺擺手,讓柳四太太的丫頭們下去了,又問:“我還不知道表妹的芳名呢,你稱呼那兩位爲堂嬸,難道竟不是你親叔叔家的麼?”

    那容姑娘搖搖頭:“是先祖父兄弟家的叔叔,原是在一個莊子上住着,因此來往多些。先父是莊子裏的教書先生,一向守禮,只是……”她慚愧地看了文怡一眼,“只是性子太軟,總是把兄弟族人看得極重,兄弟們說什麼,他就做什麼。當年大表哥之事,他明知道是不對的,因爲叔叔們攔着,他也就沒吭聲。叔叔們不愛讀書,他教訓幾句,見他們不聽,也只能由得他們去。叔叔們有難處了,他也總是解囊相助。結果叔叔們家裏吃喝不愁,我們家倒幾乎斷糧了。他老人家臨終前,家裏沒錢請大夫抓藥看病,我去向叔叔嬸嬸們救助,連半文錢都沒借回來,先父才覺得後悔了。他跟我說,這都是報應,因爲當年他對姑祖母的親孫子也不曾出手相助……”她低下頭去小聲哭泣。

    文怡嘆了口氣,扶她坐下,又掏出帕子來替她擦臉,柔聲問:“表妹還不曾告訴我你的名字呢,我該怎麼叫你?”

    容姑娘哽咽道:“我單名一個雙字,四太爺與他家的叔叔嬸嬸都喚我雙兒。”

    “原來是雙兒表妹。”文怡微笑着安慰她,“別哭,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是個好姑娘,我們都有眼睛,都看在眼裏,不會因爲別人失禮,便誤會你的。”

    容雙哽咽道:“大表嫂,我跟你說實話。我跟大表哥從來就沒有過婚約,四老太爺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但他也從來沒跟我說過,要把我許配給大表哥的事。他與大表哥不是一個房頭的,做不了大表哥的主,頂多就是出出主意,最終還要柳二老爺與大表哥點頭。而且,我直到今年七月纔出孝呢,你跟大表哥的親事,從頭到尾都是名正言順的,無人可質疑,你別聽其他人亂說。”

    文怡聞言回頭看了柳四太太一眼,後者已經窘得鼻尖發紅了。事實上容家姑娘一接回來,當時族裏又正在議論柳東行的親事,衆人自然就認爲柳四太爺是要把人配給東行的了,可大部分人都忽略了,當時容家姑娘還戴着孝呢怪不得柳四太爺一直沒有明說,也沒有要求東行給個信物。還在孝期的姑娘,說的哪門子親?

    文怡看着容雙,倒是越看越順眼了。雖然眼下她是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樣,方纔行禮時,也很有大家風範,但只看她衝進屋時的氣勢,便知道是個有心氣的。文怡便拉着她的手道:“好妹妹,別傷心了。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回頭我與你表哥商量商量,怎麼也得給你安排一門親事,不叫你誤了終身才是。”

    容雙吃驚地擡頭看她,文怡只是微笑:“你是我家相公親祖母的侄孫女兒,只看在她老人家的面上,我們也不能就這麼丟下你不管呀”

    “可是……”容雙有些遲疑,“容家當年對大表哥那般無情,我爹也……”

    “都是過去的事了。”文怡笑着打斷她的話,“再說,柳四太爺也是我們的長輩,又對相公一向關照,他既然把你接回來了,我們也不能讓他老人家爲難。”

    容雙咬咬脣,毅然道:“大表嫂,不瞞你說,四老太爺他們是因爲我長得有幾分象姑祖母,平日行事又總是學她老人家的做派,因此愛屋及烏罷了。我今日做出這樣的事,說出這樣的話,大異於姑祖母往日的爲人行事,只怕我回去後,他老人家就不肯再擡舉我了。我們家從前也曾做過對不起大表哥的事,我沒指望能從你們夫妻身上得什麼好處。若大表嫂真的有心幫我,就爲我找個尋常人家吧。我也不求對方大富大貴,只盼着是個清白人家、人品正直就夠了,哪怕是個窮莊稼漢,我也心甘情願。”

    文怡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我知道了,你安心在家等消息就是。”便叫了秋果進來,吩咐道:“好生把容家表小姐送回去,再看看她缺什麼,回來報給我。”秋果應了,容雙正要說話,卻被文怡止住:“都交給我吧,不必再說了。”容雙怔怔地看了她一會兒,聽得秋果出聲相請,方纔緩緩轉身離去。

    柳四太太見人走了,連忙道:“行哥兒媳婦,你真要給她尋人家?就怕無論你爲她尋了什麼樣的親事,都會有人說閒話”

    文怡淡淡地道:“別人愛說閒話,就讓他說去。心術不正愛說三道四的人哪裏都有,我還能管得住別人怎麼想麼?”

    柳四太太訕訕地,胡亂聊了幾句家常,便藉故走了。文怡又料理了幾件瑣事,回到客院裏,柳東行已經回來了,看到她,有些悶悶的:“我都聽說了,四爺爺怎麼就……”頓了頓,“他從前曾在信裏跟我提過一句,我只當是他一時心血來潮,後來他再有信來,就沒提起過了,我只當沒這回事了,想不到……”

    文怡笑了笑,把方纔發生的事都告訴了他,道:“容家表妹是個有主意的,我瞧她一個孤女,失了父母,叔嬸又是那樣的人,家徒四壁,舉目無親,四爺爺忽然要接她來家收養,她不敢出言反對也是常理。孤女不易,她比你我,又更可憐些。若她真有意要攀附,今天也不會說出那番話來。就看在這一點上,咱們幫她一把又如何?”

    柳東行低頭道:“你拿主意吧,我哪裏知道這些?給她尋個可靠的人家,再添一副嫁妝,讓她安安靜靜過日子去吧。”

    文怡見他興致不高,便問:“你怎麼了?”

    柳東行搖搖頭,苦笑着抹了一把臉,不由得想起了當年容姚兩位太夫人之爭……相似的情形,卻是不同的結果,他心裏怎麼總覺得不是滋味呢……。.。

    更多到,地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