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35章 容氏族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35章 容氏族人字體大小: A+
     

    當柳東行爲長輩們惹出來的麻煩鬱悶時,文怡那邊也迎來了一位客人,正是柳四太太。

    柳四太太今日是有事來找她的:“那幾個容家人說來都是當年太夫人的族侄,算不得親近,一直是住在城西莊子上的,離恆安城有上百里地呢,因爲離得遠,平日來往也不多,但太夫人在世時,每年過節都沒忘送禮過去,只是她老人家後來沒了,方纔斷了往來。他們聽說行哥兒如今有了出息,特地來看看他,可行哥兒如今有事要忙,你就替他見一見,若有難處,幫一把就是了。”

    文怡端詳她幾眼,總覺得她說這話時的表情有些古怪,便笑說:“既然是親戚,大老遠的來了,自然是要見上一見的。只是我從前並沒聽相公說過有這幾門親戚,怕見了人要鬧笑話,四嬸能不能給我說說他們家的事?”

    柳四太太乾笑兩聲,神情糾結。

    她自然知道容家人來的目的,東行如今可是個四品官,哪怕是武職,滿恆安城也沒出過幾個四品以上的官兒來,別說外頭的親戚了,就是族裏,也有不少人打他的主意。但容家人也太厚臉皮了,當初柳四太爺把姑娘接過來時,只說是收養的,雖有給東行配婚的意思,到底沒有明言許諾。東行要上戰場的消息傳回來時,容家人還鬧過一場,說不願意讓姑娘守寡。如今東行連老婆都娶了,衣錦還鄉,他們倒要來討說法了。容家雖出了太夫人這麼個賢惠人,到底根基太淺,又沒落多年了,子孫連廉恥都沒有了,她身爲柳家人,都不好意思認他們這家親戚

    柳四太太再看了文怡一眼,心裏猶豫不定。東行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若是真的,那他就是眼下族裏官職最高的人了,自家從前可沒少跟着二嫂欺負他,怎麼也得做些事,彌補一下跟這位侄兒的情份才行。

    猶豫再三,柳四太太心一橫,決定要向文怡賣個好,就衝她昨天看到的東行疼媳婦的模樣,自己絕對不會吃虧

    文怡饒有興致地看着柳四太太臉上的神情變幻,又是猶豫,又是咬牙的,猜想對方到底在想什麼。方纔柳四太太的話,文怡也發現幾處古怪的地方了,既然是容氏太夫人的族侄,又在她生前曾有過來往的,爲何在她死後便徹底斷了往來呢?再怎麼說,柳家還有個東行在啊她忽然記起當初在太平山上重遇柳東行時,他曾經咬牙切齒地提過親戚與族人待他的不公,莫非這親戚二字,指的就是容家人?或許還有蔡家人。東行之母蔡氏,也不是小戶人家的女兒,但東行從來就沒提過外家的親戚,興許,也是在父母死後斷了往來的。既然是這樣,她對這些親戚就用不着太上心了,只當個尋常親戚打發了就是。

    文怡拿定了主意,那邊廂,柳四太太也下了決心,坦白道:“行哥兒媳婦,嬸孃不瞞你,容家人來,其實是有緣故的。”將柳四太爺收養容家女欲許婚柳東行一事簡單地說了出來,又道:“當初四老太爺原本是打算給行哥兒尋個家世模樣品行都出挑的姑娘,結果一打聽到容家有這麼一個閨女在,就改了主意,但那時候,二嫂已經帶着行哥兒往你們老家去了,這事兒就沒成。後來行哥兒又是練武讀兵書,又是考武舉的,也曾寫過信回來,說已經跟你訂親了。四老太爺當時很生氣,非要行哥兒回來完婚,可又有消息傳回來,說行哥兒中了武進士,被派上戰場了。容家人知道就來說,不想讓姑娘守寡,要帶了姑娘回去,四老太爺把人罵走了,但過後就把婚事給壓下不提了。”

    文怡哪裏知道有這麼一樁事,一時間竟沒反應過來,只說了兩個字:“是麼?”腦子裏迅速閃過一句話:這情形怎麼如此眼熟?

    柳四太太悄悄打量着她的臉色,賠笑道:“其實,四老太爺不過就是有過這個打算,自打你跟行哥兒定了親,又成了親,我們都知道這婚事是不成了的。四老太爺就是老人家嘴碎些,其實並沒有別的想法。若不是行哥兒這次回來祭祖,容家人聽到消息,非要上門來追究,他老人家也不會舊事重提。”

    文怡沉住氣,衝她笑了笑:“沒事,四嬸不必擔心,我心裏明白。”心裏冷哼一聲,她還記得當年柳顧氏之所以要回孃家去給柳東行選妻,就是因爲擔心柳氏族人會給他訂下一個家世不凡的妻室,爲他帶去岳家助力,結果柳家的族老們給他選的,同樣是一個孤女麼?她就不信柳四太爺的這個決定曾經通知過柳二叔夫妻,若他們是知情的,斷不可能不依,無論是六品武官之女,還是她這個絕戶,論家世都比容家那位姑娘強一些,柳四太爺找了這麼一位姑娘回來,既不通知正主兒,又要在事後尋晦氣,他當她顧文怡是好欺負的呀?

    文怡又笑了笑,柳四太太在旁見了,只覺得心裏滲得慌,乾笑道:“行哥兒媳婦,你……”

    文怡衝她笑得更親切了:“四嬸,你說的這幾位叔叔在哪兒?是在外頭麼?快請了來見見吧。還有那位容表妹,此時是在四爺爺家裏住着?”

    “啊?啊……”柳四太太一時反應不過來,忙道,“容家人都在客棧裏等消息呢,倒是他們的老婆來了,就在前院候着,你這就要見麼?會不會……”

    文怡有些漫不經心:“既是自家親戚,又是長輩,就不必太過客套了吧?請了來見就是。”又命潤心:“去備茶點來。”潤心躬身一禮,應了,卻到她耳邊低聲耳語了幾句。文怡心裏更有數了。

    潤心是舒家女,對柳家的人事比較熟悉,她告訴文怡的正是文怡先前猜想到的,容家人在柳東行的父母死後,便再也沒上過門,東行小時候曾經派舒嬤嬤去聯繫過他們,但他們卻一次也沒來瞧過他。不過東行當時更在意蔡家的親戚,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來的是容家兩位太太,柳四太太一番引介,文怡也鬧不清她們到底是容氏太夫人哪位晚輩的妻子,只籠統叫一聲大表嬸、二表嬸。不過這兩位容太太雖然穿戴尋常,身上的半舊綢衣還有些不大合體,態度卻頗爲倨傲,容大太太年長些,臉圓圓,兩隻眼睛自打進了門便盯着文怡不放,容二太太長着一張長臉,尖下巴擡得很高,尖着嗓子問:“這麼說,你就是咱們行哥兒後來訂親的那個姑娘了?瞧着也不是什麼大美人嘛行哥兒怎麼就看上了你?聽說你家還是絕戶?”

    文怡一聽,便知道是兩個胡塗人,也不生氣,只是淡淡笑着說:“兩位嬸孃請坐,來人,上茶。”便自顧自地坐了上方的主位,板着臉不說話。

    兩位容太太一見便生氣了,容二太太要說話,被容大太太擋了一擋,後者似乎還算有些章法,在左邊下首第一把交椅上坐了,丫頭來倒茶上點心,她也神情淡淡的,只是看到茶點精緻,略走了一會兒神,立時便收回來了。容二太太則是立刻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還捧着那茶碗看個不停。

    柳四太太在旁早已經咬牙切齒了,這裏是長房的宅子,文怡坐在正位,那是沒法說的,但這兩個婦人也太不知禮了吧?居然把她的位子給佔了去要是她往右邊坐了,豈不是顯得比她們位卑?她怎麼就把這兩人給弄進來了呢?

    柳四太太最終還是不情不願地往右邊第一張交椅上坐了,滿心都在期盼着文怡給這兩個蠢婦一點教訓,但文怡坐在上首,卻半天也沒吭一聲,倒叫她糊塗了。

    門外有人影晃了一晃,衆人轉頭望去,卻是荷香進來了。恭恭敬敬地來到廳中,向文怡呈上一隻托盤,盤中央是張大紅請帖:“恭人,恆安知府衙門送了帖子來,知府太太聽說您來了,明日要設宴給您洗塵呢。送帖子的人在前院立等回話。”

    文怡有些意外地看了荷香一眼,心中暗暗叫好。這丫頭真是機靈,這張請帖事實上是一個時辰前連着禮物一起送來的,她已經婉拒了,還附上了回禮,沒想到荷香會在這時候把這張廢帖翻出來再送一次。她笑了笑,配合着演戲,讓人接過帖子來看了看,又遞了回去:“你跟送帖子的人說,帖子留下,但宴席就算了。知府太太盛情難卻,本不該辭,只是此番相公回鄉,只是爲了私事,不打算驚擾地方,知府大人的厚意,我們夫妻心領就是。”這話還未說完,旁邊已經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荷香恭敬一禮:“是,奴婢領命。”又捧着托盤退出去了。文怡端起茶碗,不緊不慢地喝了一口,彷彿剛剛吩咐了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而已。

    柳四太太去過一趟京城,也算是見慣世面了,倒沒怎麼大驚小怪:“這樣好麼?恆安知府論品級跟行哥兒是一樣的,這樣回絕,會不會太掃知府大人的面子?再怎麼說,行哥兒也是這裏的人哪”

    文怡笑道:“本朝素來文武分家,之所以是知府太太下帖子請我,而不是知府大人下帖子請相公,就是因爲這一條。再說,相公要掌兵,就不好跟文官來往過多,這也是避嫌的意思,想必知府大人是明白的。回頭我備一份薄禮給知府太太送去,也就完事了。”

    柳四太太畢竟不清楚這些官場上的規矩,只能乾笑着應是。

    兩位容太太臉色都有些扭曲,對視幾眼,倒把先前的倨傲略減了幾分。容大太太輕咳了一聲,先開口道:“行哥兒媳婦啊,其實我們這趟前來呢,是爲你大表妹的事……”她瞥了柳四太太一眼,“想必你也都聽說了,我們大姑娘可是柳四太爺親自做了主,許給了行哥兒的……”

    話未說完,已經被文怡打斷了:“嬸孃說什麼?許給了我家相公?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容二太太忙道:“是去年六月的事了,你們家四老太爺可是親口發了話的”

    柳四太太涼涼地插嘴:“四老太爺不過是把容姑娘接過來養着,哪裏發過什麼話?”

    容大太太聞言就不依了:“四太太,你說話要有涼心,滿恆安的人誰不知道柳四太爺把我們家姑娘接過去,是要做親的?如今親事做不成,我們姑娘能嫁給誰去?”

    柳四太太柳眉倒豎,正要反駁,文怡卻先開了口:“兩位嬸孃這麼說,我倒有些疑惑,我與相公是去年端午過後訂的親事,今天四月完婚,按說中間也隔了將近一年功夫,怎麼就從沒聽說過老家還有這麼一門親事呢?”

    容大太太有些不自在了:“這種事我們怎麼知道?想必是恆安離京城遠,行哥兒沒來得及聽說?”

    文怡也不追究,只是問:“不知可有表記?”

    容二太太也不自在了:“這個……你們家四老太爺親自發了話,恆安人人皆知……”

    文怡笑了笑:“我家相公,是柳氏長房之子。”

    這下連柳四太太也覺得這門親事是柳四太爺多管閒事了。

    容大太太咬咬牙,索性心一橫:“行哥兒媳婦,你看這樣吧,再怎麼說,外頭的人都知道我們大姑娘是許給行哥兒了,行哥兒不娶她,她這輩子就毀了。名份咱不跟你搶,咱們家如今也敗落了,大姑娘又沒有爹孃做主,只當看在姑太太的份上,讓她進你柳家門做個二房……”

    文怡飛快地打斷了她的話:“納親戚做妾,這可是有違國法的。我們怎麼敢?”

    容大太太愣住了,容二太太尖聲道:“這有什麼呀?納表妹做二房的多了去了。別忘了,你們柳家當年可是虧待了我們家姑太太的,如今還要再欺負我們家的女兒麼?我知道你們柳家是名門,但也不能忘恩負義吧?”

    文怡冷冷地笑了笑:“容氏太夫人是我家相公的親祖母,是我的太婆婆,她的委屈,自有我們夫妻替她伸張。二位又以什麼身份,來逼我相公違反國法?”

    兩位容太太都呆住了,還要再鬧,只聽得門外一陣喧譁,荷香嚷了一句:“你是什麼人?”便衝進來一個十六七歲的姑娘,秀秀氣氣的,一雙大眼極其有神,進門後見了兩位容太太,便冷笑一聲:“二位嬸孃果然來了,還嫌我們家丟臉丟得不夠麼?當初見人落魄,就避之唯恐不及,如今見人風光了,就死皮賴臉地要攀親。對不住了,我纔是正主兒,我寧可死了也不要給人做妾,嬸孃們就請回吧,別再丟我們容家的臉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