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29章 康王舊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29章 康王舊事字體大小: A+
     

    那兩人進了對門的雅間,發現秦寡婦和那孩子不在,都有些氣惱,其中一人便質問雲妮。雲妮戰戰兢兢地照着母親囑咐的話說了,仍舊攔不住對方破口大罵:“胡鬧!她要出去找我們,做什麼把小公子給帶上?!萬一在外頭叫人撞見了怎麼辦?!你娘是不是糊塗了?不知道眼下是什麼情形?!咱們可不是出門遊山玩水去的!若人還沒走成,就叫上頭髮現了,別說要走了,咱們性命都保不住!”

    雲妮低聲抽泣着:“他們很快就會回來的,真的,王管事,您別生氣……”

    另一人也勸那王管事:“別急,事情還沒到那個地步。你不是說已經佈置好了麼?三五天也不會有人察覺到他們三人已不在宅子裏了,又有誰會發現呢?這丫頭一向笨笨的,你罵她也沒用,還是小聲點說話吧,別叫人聽見了,起了疑心。”

    那王管事這才醒悟到自己的聲音太大了,慌忙開門出來看動靜,見到對門這間屋子房門緊閉,有些狐疑,回頭問雲妮:“對門是什麼人?”他剛纔好象看見有婢女打扮的人在關門。

    雲妮有些慌,心想:“如果讓王管事知道大小姐在裏面,還跟我說過話,會不會罵大小姐?”她連忙道:“我……我不知道,我一直在這屋裏,聽不到外頭的聲音,不知道對門是什麼人。”

    那王管事知道她老實,也沒多想,只覺得她聽不到對門的聲音,對門也同樣聽不到這邊的,便放下心來,不過接下來說話還是小聲了許多。

    在對面的靜室中,文怡暗暗鬆了口氣,她用眼神示意秋果與潤心。讓她們不要說話,也不要有動作,省得驚動了對門。

    不一會兒,秦寡婦帶着孩子回來了,那王管事又再罵人:“你幹什麼去了?!若是小主子有個差遲,你有幾條命能賠的?!”

    秦寡婦不甘示弱:“他是我妹妹的親骨肉。我比你更着緊他,用不着你教訓我!若不是你們一直沒來。我也犯不着冒險帶他出去找你們了!”

    “要找人就叫你閨女去找,要不然你就自個兒去,何必帶上小主子?!”

    “你以爲我沒叫過嗎?若不是雲妮兒太笨,找半天也找不着你們,我又何必親自去?我不在,雲妮兒管不住公子爺,我這也是沒辦法。誰叫你們遲遲不來?!”

    “行了,王管事,秦家的。你們也不看看這裏是什麼地方,就只顧着吵了,是怕咱們不夠引人注目麼?!王管事,咱們是來幹什麼的,你可別忘了!還有秦家的,不是我們不想早點來。是在來的路上遇到點兒變故,我們怕叫人綴上了,才特地多繞了幾圈路,這不也是爲了你們的平安麼?!”

    王管事不說話了,秦寡婦卻有些驚慌:“怎麼?有人發現我們了?”

    “還沒有。”那人道,“應該只是碰巧,我們大人在碼頭問船的事時遇上了一個同僚。這會兒應該已經走了。不過爲了以防萬一,咱們還是早點上路吧,船就停在碼頭邊上,我們一到就開船,日夜不停,等到了東平地界,就能放心了。趕緊帶上你們的行李,跟我們走吧。”

    對門傳來一陣忙亂聲,不一會兒,一陣腳步聲從門前過去,當中還夾雜着那孩子的問話:“姨媽,咱們要坐大船嗎?有多大?有沒有房子那麼大?我可不要坐小時候坐過的那種船,那麼小,裏頭擠一堆人,臭死了……”“不會不會,咱們要坐的是大船,好公子爺,你小點兒聲……”

    腳步聲往樓下去了,潤心輕手輕腳地走到門邊,將門打開了一條縫,小心地湊過眼睛去看,正好看見雲妮抱着兩個包袱下樓,在樓梯口處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微微曲了曲膝,便下樓去了。

    潤心關上門,回頭報說:“大奶奶,他們走了,那位姐姐也……”

    文怡點點頭,走到窗邊往樓下看,正好看見他們一行人低着頭匆匆上了碼頭,在碼頭角落處上了一條船,看起來,似乎是條貨船。雲妮那個弟弟見狀又鬧起來了,秦寡婦哄了好一會兒沒哄成,那王管事跟同伴對了一眼,便從背後捂住孩子的嘴,攔腰一抱,進了船艙,秦寡婦大呼小叫地追了過去,榮安駐將的隨從跟船工打了聲招呼,船就開了。雲妮抱着包袱,茫然地站在甲板上四處張望,時不時被來往的船工撞一下,罵兩句,接着船艙裏傳來秦寡婦的呼喊,她才跌跌撞撞地跑過去了。

    文怡收回了視線,重新回到桌邊,面沉如水。潤心與秋果對視一眼,後者小心地問:“小姐,那是雲妮兒?記得從前紫櫻姐姐提過,她是西山莊子的人,是不是?”

    文怡點點頭:“是,不過她家算不得我們家的佃戶,我們家在莊上的宅子,就是從她娘手裏買過來的。”

    “那就是了。”秋果看了潤心一眼,“聽說她娘極寵兒子,爲了讓兒子認祖歸宗,寧可把女兒賣給咱們家做丫頭,好多湊幾兩銀子路上用。奴婢只當她是看重兒子,沒想到那只是她的外甥,天下居然有這樣爲了外甥就賣親生女兒的人!”

    潤心小聲道:“是因爲她外甥身世不一般吧?她剛纔還說,要讓女兒給她外甥做小呢,我的菩薩!那姑娘都有十七八了,她弟弟纔多大?等他長到能娶媳婦的年紀,這雲妮兒都成老姑娘了吧?還是做小,這真是……”

    文怡臉色更難看了幾分,對她們道:“這件事你們就埋在心裏,別隨便跟人說。我自有主張。”

    兩人雙雙曲膝應了一聲,秋果忍不住多問一句:“小姐可是想要幫她們?等咱們到了康南,要找雲妮兒也方便。”

    文怡沉默不語。這件事,可不僅僅是幫助一個故人那麼簡單。

    樓梯再次響起了腳步聲,這回是柳東行來了。他朝文怡不好意思地笑笑:“等急了吧?可餓了?怎麼不多叫幾碟子點心?咱們這就叫小二上來點菜。”

    文怡哪有心情吃飯,忙對他說:“方纔遇見了一個從前認識的人,聽說了一件事,我想你可能有興趣知道,咱們回家吧。路上說。”

    柳東行一愣,文怡已經湊過去,壓低了聲音:“跟康王府有關係。”柳東行神色一凜,二話不說,便拉着她下樓,又吩咐舒平結賬。

    等他們回到羊肝兒衚衕的家時。文怡已經把事情始末都詳細說了一遍,從剛剛認識秦寡婦與雲妮時開始。再到查家莊子上的見聞,還有方纔在茶樓二層窗戶往外看到的事,都沒落下。

    柳東行聽到後面,已經眉頭緊皺了,下了車,還未進家門,便先跑到鄰居朱家去了。文怡心裏有數,便自行吩咐家人做事,然後命廚房備飯。又回房換了家常衣裳,捧着手爐坐在暖閣裏喝茶。柳東行就回來了。

    他換了衣裳,手裏捧着文怡遞過來的熱茶,喝了一口,嘆道:“世事難測,沒想到咱們當年離康王府那位傳聞中的小王爺原來這麼近。”

    文怡笑了。問:“怎麼樣?你都報上去了?”

    柳東行飛快地望了她一眼,微微一笑:“是啊,報上去了,不過,你怎麼知道的?”

    文怡笑着垂下眼簾,用茶碗蓋輕輕撥動茶葉:“我不知道啊,你又沒跟我說。”然後瞥了柳東行一眼。

    柳東行心中一動。放下茶碗,順便把她的也搶過來放下了,然後拉着她的手一使勁兒,就把人拉進了懷裏。文怡要掙扎,他反倒摟得更緊了:“別動,好不容易家裏就剩咱們了……”

    文怡面色大紅:“胡說,家裏人多着呢!”

    柳東行委屈地看了她一眼:“他們很有眼色,不敢隨便亂闖的。咱們就當家裏只剩下你和我,好不好?你就由得我這回吧,就因爲祖母跟咱們在一個院子裏,我生怕叫老人家聽見動靜,晚上跟你一起也不敢隨心所欲地叫嚷……”

    文怡急急捂住他的嘴,羞紅着臉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別說出來!”

    柳東行趕緊確認:“那你是答應我了?”

    文怡氣得拍了他一記:“那是晚上的事,咱們在說正事兒呢,你都扯到哪裏去了?!”說着就掙脫開來,重新坐到炕桌對面,氣鼓鼓地瞪了他一眼。

    柳東行笑嘻嘻地道:“反正我就當你答應我了。”接着神情一肅,又是正兒八經的模樣了:“那個孩子,大名應該是叫朱嘉逸,確實是已故康王之子,咱們所認識的那位前康王世子朱景深的庶弟。”

    文怡一時不習慣他變臉變得這麼快,愣了一愣,方纔醒過神來:“怎麼是叫這個名字?他們兄弟這一輩的,不是‘景’字輩麼?”

    柳東行笑笑:“他不是在王府出生的,名不正言不順,壓根兒就沒上宗室玉牒,哪裏配用‘景’字?這個大名應該是別人給他起的,大概就是你說的那個秦寡婦,或是他的生母吧。”

    文怡皺皺眉:“究竟是怎麼回事?我聽說秦寡婦是因爲康王妃追殺那孩子,方纔帶着孩子和女兒逃出來的,又在平陰附近的西山村裏隱姓埋名住了幾年。可我記得康王妃早就死了,比康王死得還早,她們怎麼不回王府去呢?”

    柳東行便道:“這裏頭說來就話長了。那朱嘉逸的生母原是康王側妃查氏身邊的丫頭,瞞着王妃與側妃爬上了康王的牀,直到珠胎暗結,才叫人發現。查氏立時報給了康王妃,康王妃便把那丫頭捆過去了,要追究她勾引王爺的罪名。康王及時趕來阻止,還與王妃大吵一場。他膝下只有一子,若能多添血脈,自然是願意的。康王妃無法,才容那朱嘉逸的生母以通房身份留在王府,期間自然是少不了折辱刁難的。朱嘉逸的生母原是王府世僕之女,父兄親人皆有執役,都指望着她一舉得男,從此攀上枝頭,惠及家人呢,見狀便使了點手段,要暗算康王妃,不料被發現了,全家男丁都被打殺身亡。那秦寡婦帶着妹妹女兒逃出,從此便斷了音訊。”

    文怡聽得倒吸一口冷氣:“這位康王妃的手段實在是……”一想到朱景深就是她的親子,又不覺得意外了,果然家學淵緣。

    柳東行冷笑:“這些王室宗親家裏,骯髒見不得人的事兒還少麼?康王妃的名聲已經算不錯了,若不是朱嘉逸生母的家人算計到她頭上,她也沒打算下狠手。事實上那家人也不可憐,當時他家女兒的胎已經有七八個月了,王府太醫的醫案上有寫明十有*是個男胎,他們大概也是起了心思,打算把康王妃拉下馬來,順道連世子一併解決了好讓外孫上位吧?康王年紀已經老大,世子就是他的老來子,朱嘉逸之後,也沒聽說他的姬妾又有哪個懷孕了,人家所圖大着呢。”

    文怡嘆息着搖了搖頭,又問:“這麼說,秦寡婦當年逃出來後,就一直隱居在西山村了?那她爲何在康王死後,又想去投奔世子了呢?這沒道理呀?”

    柳東行冷笑:“她不是要去投奔世子的。她孃家人是被打殺了,可她夫家族人還在王府裏。世子從小身體不好,康王妃因爲打殺的奴僕多了,王府裏的人對她也頗有怨言。王府的屬官當時曾經商議過,若是世子年壽不永可怎麼辦?有人主張去追回秦寡婦姐妹倆,再怎麼說,也是康王血脈。當時應該有人聯繫上了他們,知道朱嘉逸出生,其母難產而亡,只是接下來又是世子生病,王妃去世等事,一時沒顧上接他們回來。等事情過去了,王府裏當家的換成了側妃查氏,秦寡婦又心懷戒備,認爲查氏是康王妃的爪牙,朱嘉逸回去了,會小命不保,要康王派心腹來接,還要給她妹妹一個正式的名份,給孩子一個正式的名份。這般拖拖拉拉的,到了第三年,康王病倒,事情就再次束之高閣。”

    文怡猜到後面的事了:“這麼說,秦寡婦可能一直在等康王派人接回他們,沒想到康王這一病,就病了兩年,接着還忽然死了,王府換了世子當家,世子又扶靈上京,就再沒有人管他們了?”

    柳東行點頭:“她可能也是慌了。因爲朱嘉逸未上玉牒,連正經宗室子弟都不算,祿米封爵也是沒有的。康王已死,側妃查氏也沒了,無人能證明他的身份。秦寡婦能做的,就只有帶着孩子上京,去尋王府舊人,尤其是夫家族人,好歹要給朱嘉逸正名。當時康王府的人也不是鐵板一塊,若是她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搏個更大的富貴。只可惜,事情未能如她所願。世子被留在宮中教養,王府舊人盡散,她到京城後,只能從宗人府那邊入手,給朱嘉逸爭個溫飽不愁的日子而已。倒是有幾個不得世子看重的王府舊人,想要利用他們做點文章,這些都是後話了。通政司的人一直有人盯着。”

    文怡忙道:“那今日碼頭之事……也是那幾個人搞出來的了?”

    柳東行微微一笑:“這裏頭的名堂可就大了,咱們此去康南,正好從這裏入手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