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19章 撕破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19章 撕破臉字體大小: A+
     

    那宮人大概也沒料到文怡這麼快就問起這話,忙笑道:“自然是去見太子妃了。殿下正在前頭的小花園裏等柳恭人呢。”

    文怡卻是不信:“方纔殿下離開偏殿時,分明說了是要去正殿接受太醫診脈的,這才一會兒功夫,怎會到花園去了?”

    那宮人一窒,再次賠笑道:“這個奴婢就不知道了,奴婢只是遵命行事,請柳恭人莫爲難我等。”

    文怡眯了眯眼,再度看向前方。這裏是東宮偏殿的後方,沿着小路向前,可以看見不遠處的月亮門,裏頭隱隱有幾叢花木,想必就是花園的入口了。這就更奇怪了,若是太子妃真的去了花園,花園入口處怎會沒有侍從候立?方纔她在偏殿拜見太子妃,雖然曾經一度與太子妃、小檗三人獨處,但門外侍立的宮人可是一個都不少,隨時都可以叫進去的。更別說如今太子妃正值大腹便便,去花園那種地方,不多帶幾個人手,就算她願意,旁人也不會容許。

    文怡又再看向那引路的宮人。她不認得對方,但瞧那穿戴打扮,就知道必是在東宮有些體面的,加上方纔對方請自己離開偏殿時,殿門外侍立的宮人並沒有露出異狀,反而一路微微屈膝行禮,可見這名宮人確實是東宮轄下。東宮的侍女,有什麼理由會對她不利呢?

    文怡躊躇着,遲遲沒有挪動腳步。她在遲疑。

    一方面,她害怕繼續往前,會真的中了什麼人設下的圈套,不但對柳東行無益,也有可能會連累太子妃;但另一方面,她又擔心若這名宮人真的是遵從太子妃的命令前來引路,她遲遲不至,會顯得對太子妃不恭。一時間,她心亂如麻,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文怡在猶豫,那宮人卻心急了,前後張望幾眼,遠遠瞧見有幾個內監從正殿右邊廊下轉了過來,有可能會看到這邊的情形。她擔心形跡敗落,瞥見文怡皺着眉頭在那裏發呆,再想起那位貴人的吩咐,心一橫,走近一步壓低了聲音道:“恭人爲何在此卻步?有人可等你等急了呢。”

    文怡心下一頓,眯着眼瞥向那宮人。若是太子妃相召,對方爲何要說“有人”?那豈不是太不恭了些?於是她冷冷地問:“我竟不知是誰等我等得急了,難道不是太子妃相召麼?”

    那宮人抿嘴一笑,眨了眨眼:“雖不是太子妃,卻也是位貴人呢。您心裏真的不明白麼?那一位,可是心心念念都是您呢,快隨奴婢去吧,前頭有大富貴等着您呢”眼中妒色一閃而過,臉上卻維持着笑容。

    文怡卻是大怒。她想起上一回進宮時的情形了,半路上不也有人要來跟她“偶遇”,借一步說話麼?那人先前差點害得她的丈夫丟了性命,所幸柳東行爭氣,不但保住了自己,還掙了個大好前程,眼看着夫妻倆就要熬出頭了,他又要幹什麼?前世他害了自己的性命,這一世,他是要壞了她的名聲不成?一想到那人在宮裏三番兩次地收買宮人傳話引路,也不知道編排了她多少閒話,真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她當即就拉下了臉:“這話我聽不懂,你是東宮侍從,怎敢冒充太子妃殿下的名義行事?”說罷一甩袖子,就要往回走。

    那宮人見狀大覺意外,也有些慌了,忙忙上前攔住她的去路賠笑:“柳恭人,您誤會了,奴婢……奴婢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奴婢……”

    “讓開”文怡不聽她的解釋,也沒有好臉色,“你還知道稱我一聲恭人?你既然知道我是朝廷誥命,又怎敢如此戲弄於我?還不快讓開?”她雖比不得李春熙將門之女,自幼習武,卻也不是嬌滴滴手足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手下使力一撥,那宮人便歪着倒向一邊了。她前路不再受阻,立時便大踏步往前走。

    那宮人攔她不住,又看見遠處的內監已經聽到這邊的動靜,探頭來看,心底慌亂之餘,一邊暗罵那人沒把話說清楚,另一邊又悄悄埋怨文怡架子太大,居然敢在東宮對東宮侍從如此無禮,但同時又害怕真的驚動了太子妃,自己落不了好,只得慌慌張張地追上文怡硬是扯住了她的袖子,飛快地壓低了聲音道:“柳恭人,真的是貴人相召啊您就不怕得罪了貴人麼?”

    文怡冷笑,扯回自己的袖子:“貴人?貴人何在?貴人在太和殿,貴人在慈寧宮,貴人在交泰殿,貴人在這東宮的正殿裏你說的,不知是哪一位貴人?”

    宮人啞口無言。在這皇宮之中,確實要數這四處宮殿的主人最爲尊貴了,其他人都要打個折扣。可是,她所說的這位貴人,也是頗得那四位貴不可言的貴人寵愛的呀

    不等她再開口,文怡又往前走了,那宮人只能哭喪着臉攔下她:“恭人若是不願意去,奴婢也不敢強求,只是您這樣嚷嚷,不但對您名聲有礙,更會得罪了貴人,您這又是何苦呢?不如悄悄兒地回去,只當是奴婢傳錯話了吧?”

    文怡睨着她,冷笑一聲:“原來我在這宮裏還有名聲?倒不如鬧出來,請太子殿下與太子妃也評評理吧,說不定我還能挽回幾分名聲”說罷腳下加快了速度,轉眼間,已經回到了偏殿的迴廊下。

    小檗正站在偏殿門外,嚴肅地盯着守門的宮人質問文怡的去向,聽見腳步聲,擡頭望來,卻是鬆了一口氣,抱怨地道:“恭人往哪兒去了?真叫奴婢急壞了”

    文怡見到她,也同樣鬆了一口氣,立即向她告狀:“方纔來了一位宮娥,說是太子妃殿下有請,將我引至花園門口,我瞧着不對,說要回轉,倒叫那宮娥攔了又攔,好不容易纔脫身回來。小檗姑娘,煩請你幫我問一問,不知道是哪位貴人召我,該不會是我誤會了吧?”

    小檗神色一肅,飛快地瞥向旁邊的侍從:“是誰將柳恭人請走的?”

    那侍從忙道:“是夏姑娘。”

    小檗一挑眉,視線飛快地射向文怡後方,只看見那“夏姑娘”在轉角處晃了晃臉,看見她望過去,當即便大驚失色,縮了頭。小檗冷笑:“把夏姑娘請過來”又放柔了神情,對文怡道:“恭人受驚了,請屋裏坐。”

    文怡進了偏殿,在原位坐下,便聽得方纔的侍從回報:“夏姑娘不見了,有人說她是往花園那邊去了。”

    “那就去花園裏找無論如何也要儘快把她找回來”小檗下了命令,回頭便向文怡賠罪,“都是我們疏忽了,倒叫恭人受驚。”

    文怡搖搖頭,正色道:“這樣也好,至少可以讓殿下看見東宮裏哪些人有問題,趁如今時機還不晚,趕緊打發了,也免得將來惹事。”

    小檗心領神會地點點頭:“柳恭人想得周到,殿下心裏其實也清楚,這東宮裏有不少人有異心,只是眼下太子剛剛接手政務不久,若是貿然間清理,怕會人心不穩,故而暫時引而不發。但這夏未馨,卻是皇后娘娘所賜的,從來都沒出過差錯,沒想到會做出這種事來。”頓了一頓,“若是恭人不欲事情鬧大,只管交給奴婢就是了,也省得連累了恭人的名聲。”

    文怡一聽到那姓夏的宮人是皇后所賜,心裏便更加確定了,要引她前去相見的,十有八九便是前康王世子朱景深不然憑他一個已經出宮建府的宗室子弟,既不是皇子,也沒有王爵,又無權勢,哪裏能隨意支使得動東宮中有體面的宮人?也就只有皇后手下的人,因着朱景深曾養在皇后宮中的緣故,對他有幾分香火情罷了。

    她對於這件事倒沒想過要再次隱瞞:“不必了,姑娘只管光明正大地處置了她我在宮裏的名聲也不知道被壞到什麼程度了,若還要再遮遮掩掩的,說不定會有更多的人誤會我橫豎我也不怕得罪了康王府,恨不得讓太子殿下也知道呢”

    小檗眼中精光一閃,意味深長地笑了:“奴婢明白了,恭人放心。”

    文怡就這樣把事情都交給了小檗。她對這名太子妃的親信侍女有足夠的信心。果然,沒過多久,太子夫婦便得了信,兩人相互扶持着從正殿過來了。太子臉上瞧不出有什麼異色,但太子妃杜氏的神情卻有些不大好看。文怡是她的客人,居然在她的地盤上遇到這種事,簡直就是打臉。

    接着,那宮人夏未馨也被內侍們押過來了,出人意料又如人所料的是,朱景深也跟在後面,到了偏殿。

    他一進門,便忍不住先偷偷看了文怡一眼,得到的卻是文怡冷漠與仇視的目光,不由得一愣,臉上露出幾分落寞之色。

    文怡卻沒有絲毫的心軟之處,目光中的怨忿反而深了幾分:這個心狠手辣的少年又想做什麼?擺出這副樣子,是要騙誰呢?

    這種情緒顯露得如此明顯,連太子夫婦都清楚地看在眼裏。太子妃嗔了太子一眼,太子輕咳一聲,笑着問朱景深:“深弟怎麼還在?我只當你已經走了呢。”

    朱景深一時沒有回答,又再看了文怡一眼。文怡面帶厭惡地扭開了頭。

    朱景深臉色一白,委屈地扁了扁嘴,咬咬牙,便跪在太子面前,低頭道:“殿下容稟,臣弟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只是聽聞柳將軍要被派到康南去了,想要請將軍幫着照應一下故人,卻又因早前與柳將軍之間有些小誤會,拉不下臉來,想着從前與柳恭人也見過幾面,纔打算託求柳恭人幫個小忙的。未馨只是奉臣弟之命行事。”

    太子笑了笑:“深弟,你又來了,我不是告訴過你麼?康城之事跟你不相干,你要柳將軍幫你照應哪門子的故人?”

    朱景深深吸一口氣:“康王府已是過眼雲煙了,但有許多府中故人,早在數年前被遣散,他們在康城土生土長,離開王府後,自然也是在康城定居。我身爲舊主,雖然無法庇護他們,但求人略照應些也是不難的。這與康城一地不相干,不過是身爲故主,對舊僕的恩義罷了。”

    “原來如此。”太子撫掌而笑,卻是轉向文怡,“柳恭人有什麼看法?難得深弟年紀輕輕,便已經想得這麼周到了,真是難得,跟從前只愛胡鬧的性子相比,可是大有長進呢。”

    文怡皮笑肉不笑地道:“殿下明鑑,臣妾不明白將軍言下之意。臣妾之夫忝爲康南駐將,保護當地百姓,乃是職責所在。只要是安分守己的良民,不必將軍囑咐,臣妾之夫也會用心照應;若是心懷不軌的刁民,即便將軍囑咐了,臣妾之夫也是不能包庇的。這託求之說,實在是無稽之談。”

    朱景深的臉色越發難看了,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文怡,似乎不能接受她無情至此。太子臉上的微笑卻越發深了,盯着文怡多看了幾眼,目光中隱隱露出滿意之色:“柳恭人別見怪,深弟還是個孩子呢,向來是不會說話的,你不要怪他。”

    事情似乎就這樣有了定論,至於那夏宮人,則是由太子妃做主,送還中宮了。既是皇后所賜,他們做晚輩的不好擅自處置,但輕輕放過也不可能。假冒上命行事,這是對太子妃的冒犯,怎可縱容?至於她回到中宮後,會受到什麼樣的處罰,那就不是太子妃所關心的了。

    朱景深看着夏宮人哭哭啼啼地被押了下去,臉色又更蒼白了幾分。他怎會不知道皇后能在這東宮之中安插一個如此份位的宮人,並不是件易事?如今卻因爲他,平白折了一個人手,只怕日後見了他,是不會有什麼好臉色的。

    他轉頭看着文怡,心下忽然生出幾分怨恨來。他明明是一片真心,爲何她要處處敵視他?今天這件事,如果不是她鬧大了,請了太子夫妻出面,局面絕對不會糟糕到這個地步

    文怡沒空理會他的想法,事情已經處置妥當了,宮裏該知道的人,也會知道她與前康王世子絕對沒有什麼私情日後再進宮,想必也不會有人敢再冒誰的名義引她到僻靜之處了,皇后親賜的宮女都沒有好果子吃,誰又比誰更有臉?

    最重要的是,經此一事,太子應該可以確信,柳東行與她跟康王府是絕對不可能有所勾連了吧?

    太子妃杜淵如又賞賜了不少東西,說了好些安撫的話,還悄悄兒對她說:“我知道你是有心替我揪出這顆釘子來,多謝了,我心裏明白着呢。”

    文怡張了張口,低下頭笑笑:“您一定要保重身體,我等着您的好消息呢。”

    杜淵如笑着點頭,又命小檗送文怡出宮,務必要送到宮門,看着文怡上車離開,才能迴轉。

    小檗領命,只是因爲隨行的還有別的宮人,文怡不敢把話說得太明白,只能壓低了聲音,悄悄對她道:“聽聞太子近來有意提拔軍中新人,可是因爲北疆局勢生變?想來國公府一脈,也有不少大將可領兵?還請太子妃多多保重。”

    這話雖說得沒頭沒腦的,小檗卻是聽明白了,不由得神情一肅,看向文怡,會意地點了點頭。文怡心下一鬆,只盼着太子妃能有辦法,扭轉太子的心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