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10章 驚人傳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10章 驚人傳聞字體大小: A+
     

    段氏似乎對蔣瑤與羅明敏定親感到格外高興:“昨兒才收到蔣舅老爺的信,說是已經跟歸海羅家二老爺訂下了,兩家換了庚帖信物,只是不巧,羅家在東平府的產業出了點問題,羅家二少爺要趕過去處置,因此婚事就暫時拖了下來,兩家商定,最遲明年年底,就要把婚事辦了,如今蔣舅老爺正給女兒置辦嫁妝呢。這事兒真真叫人意外,原本聽說蔣舅老爺給瑤姑娘看中了一門親事,我們還在猜是誰家,沒成想原來是熟人!”

    文怡心底着實歡喜,既然蔣家舅老爺寫了信來,可見是真的定下了,莫非是羅明敏陪同蔣瑤前往錦南時,叫他看上了?本來,她只知道蔣瑤對羅明敏有意,卻不知道羅明敏的心意如何,但既然眼下兩家已經將婚事擺上檯面,可見他也是願意的,否則蔣家舅老爺怎會聯繫上羅家人呢?只盼着鄭王府的謀逆早日被平定,兩人可以安安心心地終成眷屬。

    想到這裏,文怡已記起了一件事:於老夫人原是看中了羅明敏當孫女婿的,以前是想說給文娟,後來又想說給文慧,如今叫蔣瑤得了去,她那副唉聲嘆氣的模樣,就是因此而來吧?文怡小心地打量了於老夫人一眼,果然看到她一臉悶悶的,不知是不是因爲段氏提起這件事的緣故,還眯着眼看向段氏,神色不善。

    文怡又看了蔣氏一眼,蔣氏倒是對這門婚事沒什麼不滿,面上還帶着笑:“說實話,我兄弟雖說是個官,但品級並不高,羅家是皇商,他家嫡子配瑤丫頭,也不算辱沒他們父女了。不過我兄弟也是欠考慮,在外頭訂下了婚事。內宅又沒個靠譜的女眷出面操持,不定怎麼叫羅家笑話呢,他既有這個意思,就該早些寫了信來,我是瑤丫頭的姑媽,正好幫着參詳參詳。還有瑤丫頭。婚事定了,自然要備嫁妝。可這嫁妝怎麼備,他做父親的心裏總要有個數,誰都知道他疼女兒,可也沒有將祖產拿出來給女兒做陪嫁的道理……”

    段氏笑眯眯地打斷了她的話:“大嫂子,如今但凡是家裏有些體面的人家,誰家嫁女兒不陪送些田地宅院呢?金銀首飾料子什麼的,倒在其次。瑤姑娘自幼喪母,聽說她母親留下的陪嫁也不多,都拿來做陪嫁。只怕還不夠。舅老爺願意把家裏的田地分些給女兒做陪嫁,也可以撐撐場面,好歹他也是個六品官,瑤姑娘嫁的又是天下一等一的富貴人家,嫁妝太寒酸了,還不是丟蔣家的臉面麼?”

    蔣氏有些氣惱地瞥了她一眼:“二弟妹。我孃家的事,你只是一知半解,還是不要插嘴的好吧?你當初給你侄女兒說親時,打着侍郎府千金的招牌,我可沒說什麼!”

    段氏的臉色僵了一僵,勉強笑了一笑,輕咳一聲。便面無表情地端起茶來喝。

    “夠了!吵吵嚷嚷的象什麼樣子!”於老夫人有氣無力地訓斥,“你們六嬸孃還在這裏呢,也不怕叫長輩們看見了笑話!”

    盧老夫人淡淡笑道:“妯娌間有些口角也是難免的,這也沒什麼。”瞥了段氏一眼:“只要記得自己是顧家媳婦,時時記得顧家的名聲體面就行了。”說完這句話,她沒理會段氏忽然變得蒼白的臉色,便轉向了蔣氏:“大侄媳婦,論理,這是你們孃家的家務事,我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羅家四太太是我們九丫頭的乾孃,素來與我們家相厚,羅家二少爺也跟我孫女婿極熟,瑤丫頭嘛,我也一直很喜歡,因此忍不住多句嘴,你若覺得能聽進去,就聽一聽,若是覺得不順耳,只當嬸孃沒說就是。”

    蔣氏一向對盧老夫人頗爲尊敬,聞言不由得肅正了神色,起身低頭恭聽:“嬸孃請講,侄兒媳婦聽着呢。”

    盧老夫人微微一笑:“兒女都是父母的心頭肉,看着他們長大成人,成家立業了,做父母的,也仍舊放不下心的,恨不得竭盡自己所能,將世上最好的東西都給了他。你兄弟是這般,你也是這般的吧?他想要給女兒多備點嫁妝,也是人之常情,再怎麼說,他如今也是蔣家家主了,不論私底下如何,在外人面前,總要顧着他的體面纔是。他的體面,就是蔣家的體面,也是你蔣家姑奶奶的體面呀!”

    蔣氏面露愧色,乾巴巴地道:“侄兒媳婦知道了,其實……其實我不是那個意思……”

    盧老夫人笑笑:“嬸孃明白,你是見兄弟家裏沒有象樣的女眷打理這些細務,生怕有什麼紕漏,失了蔣家的體面,纔會生了怨言。其實瑤丫頭原本一直是在京裏住着的,若她不是去了她父親任上,這些嫁妝什麼的,自然是你這個做姑媽的幫忙打點。我看這事兒也是沒辦法,誰也沒料到他會在任上給女兒定親,他原也不知道我們與羅家相熟不是?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的,眼下離辦婚事還有好長日子呢,你跟你兄弟商量商量,給他出點主意吧,該花的銀子就花,該置辦的東西就置辦,這是正經結親家呢,歸海羅氏可不是什麼尋常門第。”

    蔣氏眼中一亮。可不是麼?羅明敏確實是白身,蔣瑤也稱不上名門千金,但歸海羅氏可不是一般人家,雖比不得平陽顧氏、恆安柳氏這樣的書香世宦名門,可人家羅氏富貴啊!人脈也廣,將來說不定有用得上的時候呢,別的不說,將來家裏要置辦什麼奇珍異寶,也不用愁了。而且羅家在歸海的名望是不用說的,若是能在歸海城給幾個孃家侄兒尋點差事或是置些產業,對蔣家也有好處。

    想到這裏,她又覺得庶弟的要求沒那麼過分了,既然要結親,自然要備一份象樣的嫁妝,不然就丟了蔣家的臉了,將來羅家也未必會把蔣家這門親戚放在眼裏。橫豎庶弟官位不高,羅明敏又沒有功名在身,嫁妝用不着太豐厚,有點子田產撐撐場面就行了。於是她重新露出笑容。對於老夫人道:“侄兒媳婦謹遵嬸孃教誨,回頭我就給兄弟寫信,正好,我手裏有個莊子,雖然不大,也有二三百畝地。原是打算轉賣出去的,不如就給了瑤丫頭吧。另外再添些首飾,再加上我兄弟媳婦留下來的,也就差不多了。至於蔣家的產業,原是打算日後歸還到我侄兒手裏的,也就不必動用了吧?”

    盧老夫人微微一笑:“這是你孃家的事,你自己拿主意吧,只別失了咱們這樣人家的氣度就行。對了,這門親事既定下了,我們與羅家就是親戚了。羅四太太那邊,總要多來往纔是。”

    蔣氏笑道:“早就已經送過信去了,羅四太太也歡喜着呢,還約我明兒過府吃茶,說是過幾日便是萬壽節了,大傢俬下商量商量。看該進什麼壽禮。他們家原本是夠不着這個份兒的,不過羅四老爺今年駐守北疆,穩固邊防有功,也得了上頭的賞,身上有品階的軍眷們都商議了也要進一份壽禮呢。”她轉向文怡:“九丫頭也備下了吧?”

    文怡怔了怔,笑道:“這事兒我聽相公提過,不過他說壽禮是營裏的人一併備下的。並非各家自備,因此用不着我操心。若不是大伯母提起,我幾乎忘了有這回事呢。”

    蔣氏忙道:“這可不行,好歹要過問一聲,若是東西有什麼違禮之處,備禮的人看不出來,你知道了,總能提醒一句。”

    文怡只得點頭:“是,多謝您提點,我回去就問人。”

    蔣氏的神情非常滿意,但於老夫人卻不大滿意了。從剛纔盧老夫人說話開始,她就一直心裏發堵。這種好話她也會說,盧老夫人多管閒事做什麼?最可惡的是長媳蔣氏,明明是她的兒媳婦,怎的對別房的嬸孃如此恭敬順從?還對別房已經嫁人的堂侄女如此細心提點,怎不見其對自家女兒文娟文雅也這般細緻?!

    想到這裏,於老夫人便略板起了臉,淡淡地道:“老大媳婦,今兒怎麼不見六丫頭?你不是說她已經好了麼?怎的重陽過後仍舊少出院門?身上再不好,早晚晨昏定省總不能忘吧?!”

    蔣氏臉色一白,低頭小聲道:“老爺吩咐了,叫慧兒不必出門,安心在家練字學針線呢。媳婦原也提過要讓慧兒恢復晨昏定醒,但老爺說不用了,讓慧兒好生養着,省得早晚天涼,又病倒了……”

    於老夫人陰了陰臉,冷哼道:“我就知道,她父親不發話,她也不會來見我!”

    蔣氏不敢再說什麼,文怡與盧老夫人面面相覷。上回重陽家宴時,雖然於老夫人與文慧之間不復從前親近,但表面上的情份還是在的,怎的如今冷淡至此?

    段氏在一旁笑道:“婆婆不必生氣,六丫頭多養一養也是好的,不把身子養好,如何出門子?再說,她也該繡嫁妝了,以後大哥大嫂對她太過寵溺,也不強令她做針線,日後到了婆家,可是要叫人笑話的。”

    蔣氏臉色更白了,於老夫人卻放緩了神色:“這也有理,既如此,就打發個人去跟她說,要仔細做好,不然我可不依!”

    文怡看得心中生疑:莫非文慧的親事已經定下了?她本想要開口問的,只是盧老夫人暗暗扯了她一把,她便閉了嘴。過後背了人時,她問祖母爲何不問,盧老夫人便道:“你沒瞧見你大伯母的神色?重陽時還沒影兒呢,這才幾日功夫,怎的就定下婚事了?說不定還在斟酌中。你當着衆人的面一問,哪怕是心裏覺得不好,也不便說什麼,倒不如私下去問你大伯母。”

    文怡想想也是。長房爲自家兒女看中的婚事,仔細說來幾乎就沒一件是能成的,原本文慧要嫁的東寧,最後也是娶了文嫺,再來的文安、文慧、文娟,全都落了空,而要爲文雅說的黃參將的侄兒,雖未有準信,卻也是十有*不能成。雖然不知道長房給文慧尋了什麼人家,但匆匆幾日功夫,應該還未說定。既如此,她又何必公開問及?

    臨離開侍郎府時,文怡尋了個空,找到蔣氏問起這件事。蔣氏眼圈一紅,便道:“好孩子,我就知道你心裏擔心你姐姐呢,斷不會對她的事不管不顧的,方纔只是不便當着衆人的面開口吧?說起來,我都沒臉當着衆人的面說這件事。這樁婚事說來是你二伯父牽的線,也不知道是聽了哪個殺千刀的主意,要勸你大伯父把你六姐姐許給韓王府的世子做填房!”

    文怡暗暗吃了一驚,回憶了一下前世的記憶,有些不敢置信:“您說的韓王府世子……就是……那一位嗎?!他都有四十好幾了吧?!”

    蔣氏忍不住落了淚:“沒那麼老,三十五六了吧,元配死了好幾年了,房裏姬妾成羣,膝下的兒女都有七八個了,雖說都不是嫡出,可這年紀也太大了!你大伯父也覺得不妥,還在猶豫着,心裏是不情願的,只是你二伯父一味勸他點頭,說是韓王世子一向忠於聖上與太子,韓王府又與東平王府素來不和,若是親事做成,有王府撐腰,將來便再不必擔心會受柳家牽連了。韓王年邁,一向是不管事的,世子又好風雅,因世子妃沒了幾年,王妃又久病在身,王府裏沒人打理,不成樣子。因此他娶填房纔不管什麼名聲不名聲的事,只要是絕色,又能替他打理內務就行了。你二伯父說,你六姐姐名聲壞了,哪裏還能尋得好親事?能嫁入王府,將來就是王妃,可比隨便尋個人家許過去強一百倍。他認得的一個朋友與韓王相熟,答應去說和,還要你大伯父早些點頭,說若是遲了,就叫別家搶去了!”

    文怡有些哭笑不得。若真是好親事,韓王世子妃已經死了幾年,怎的就沒人上門說親?!她還記得前世在京城那些官宦人家女眷那裏聽來的謠言,這位韓王世子,是個風流好色之人,偏性子又暴躁,一有不快,家中的妻妾便要受他鞭打,聽說元配的世子妃就是身懷有孕時被他一腳踢得小產,傷重而死的,而他後娶的世子妃,也是長年病着,京中傳言,說是時常挨他的打。文慧若嫁過去,哪裏會有好日子過?!

    於是文怡對蔣氏道:“韓王府的傳言,大伯母想來也是知道的,便是真的將六姐姐嫁過去,也未必管用,大伯母還是勸一勸大伯父,三思而行的好。若是六姐姐嫁去了,一點用都沒有,卻反而受了許多委屈,那豈不是……”

    她話還未說完,便忽然聽得丫頭婆子在外面尖叫:“走水了!走水了!快來人哪!”

    文怡與蔣氏不由得吃了一驚,齊齊走到門邊看,果然見西邊濃煙滾滾,隱有火光。蔣氏立時眼前一暗:“那……那是慧兒的院子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