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07章 喜中有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07章 喜中有憂字體大小: A+
     

    東行的官職果然又往上升了一級,文怡別的倒罷了,卻對他將要調職駐守的轄地極爲歡喜。

    康南駐軍所,位於康城以南不足百里的地方,距離平陽不過是三天的腳程,若是走水路,還要再少大半天功夫,她隨東行到那裏去,想要回孃家或是與孃家人通信,是很方便的。

    因此東行一接聖旨,文怡便大方地打賞了前來頒旨的小太監,一羣宮使眉開眼笑地走了,說了不少好話,連護送宮使前來的禁軍士兵,也連誇小柳將軍性情親切大方,體恤下情。

    送走了宮使們,文怡言笑晏晏地宣佈家裏下人統統有賞,晚飯也要加菜,衆人都歡呼不已,唯有東行一人看着那聖旨,若有所思。

    盧老夫人扶着丫頭,看了他一眼,默了一默,便對文怡笑道:“我先回屋去歇着了,這把老骨頭時間長了不活動,真是要散架了,一會兒你到我那裏去,我有話囑咐你。”

    文怡應了,恭敬送走祖母,回頭看見東行的模樣,心中疑惑,便走過去小聲問:“相公怎麼了?可是這旨意有什麼不妥?”不會吧?駐軍所的駐將,獨當一面,可比在京裏閒置強得多了。雖說她所熟悉的駐軍所駐將,就只有羅四老爺一人,而羅四老爺當時是從五品的品階,但柳東行做這個駐將,品級並不低呀。太平年月裏,也就只有這樣鎮守一方的武將,纔算是好前程。

    柳東行笑了笑:“沒什麼,我只是沒想到會被調到那裏去。說來也不是壞事,至少離你母親家近,往後走親戚也方便。”

    聽到他這麼說,文怡倒愧疚起來,她好象一聽到他去的是康南,便只顧着自己高興了,一時忽略了他的想法。想來柳東行從小在恆安長大,認識的朋友熟人又多在京城,這會兒要與親朋分隔千里,心裏想必也不好受吧?她忙道:“是我疏忽了,忘了你的感受。那對你而言可說是個極陌生的地方呢,別說你,我自己也沒底了。”

    柳東行笑道:“說什麼呢?我在康城也上過幾年學,雖沒去過康南,但也聽說過那裏的風土人情,也算是個富庶的地方了,而且又不象康城那樣吵鬧,清清靜靜地,山明水秀,原比別處強些。說起來康南這個駐軍所,原是爲了轄制康王才設的吧?如今沒了康王,還留着它,多半是爲了護衛康城大港。那一帶都是富庶之地,即便是上年鬧災時,那裏的百姓也沒少過吃穿,民亂鬧到平南,也就沒法再往南蔓延了,可見那裏比平陽平陰要太平多了。我去了,可不是隻有享福的份?”

    話雖如此,但文怡聽着總覺得有些不對,卻又一時想不出哪裏不對了。柳東行便拉着她的手往正廳裏走:“別想那麼多了,我們先把聖旨供起來,早晚三炷香,纔對得起聖上的一番好意呢。”

    文怡嗔了他一眼,回頭吩咐家人收拾供桌,鄭重將聖旨供上去,燒了香,默默祈求皇帝安康,病體早愈,只是一轉念,又想起今上大概只能再活上五年左右,不由得暗暗嘆息。拜完了起身,一回頭,她才發現柳東行不知哪兒去了,問了丫頭,卻說是出門訪友去了。文怡跺跺腳,又嘆了口氣,徑自去尋祖母不提。

    到了西廂房,盧老夫人只略問了兩句聖旨供奉的話,便把身邊的人都打發出去了,連趙嬤嬤都沒留下。文怡心中生疑,也緊張起來:“祖母,那聖旨莫非真有問題?相公聽了也是怪怪的。”

    盧老夫人道:“聖旨倒沒什麼問題,東行升了官,又調了地方駐將,年紀輕輕的,能有這樣的前程,在本朝已是少有的英才了。若這樣還要抱怨,只會惹人笑話。”

    文怡這才放下心來,笑道:“我說呢,聖旨裏的話聽着也不象有不好的意味,只是瞧見祖母與相公都一臉肅穆,倒叫我心裏擔憂起來。”

    盧老夫人嘆道:“眼下看來,自然是極好的,只是有一樣,康南那邊的駐軍所,雖明面上沒說什麼,但朝廷裏的人都有數,是爲了轄制康王府方纔設的。”

    文怡點點頭:“孫女兒知道,就象是錦南的駐軍所,便是爲轄制鄭王府才設的一般。”

    盧老夫人看着她:“可是康王府已經沒有了,康王死了好幾年,世子也沒有襲爵,反而降了一等,留在京城裏,不過就是個尋常宗室而已。”

    文怡一愣,神情沉了下來。

    “若是在宗室親王藩地附近鎮守的駐將,那自然是前程看好,非帝王親信不可能勝任,但如今康王府已是明日黃花,那一帶又富庶,連民亂匪亂都少的,在那裏做駐將,極有可能穩穩當當做上幾十年,也碰不上一個立功的機會。”盧老夫人淡淡地道,“身爲武將,不能立功,就難以升遷,若是他在朝中有援手,倒也罷了,但學士府怎可能助他一臂之力?更別說他們家自身難保了。即便是北疆再有戰事,朝中能征戰的將帥何其多?而天下駐軍所的駐將又何其多?康南在南方,遠隔千里,朝中的大人們能不能想起他來,還是未知之數呢。若是不巧,興許他在十八歲時去了康南,便會在那裏待到告老了。”

    文怡沉默地坐在那裏,思索片刻,方纔壓低了聲音道:“祖母,這個職位,若是讓上了年紀的老將榮養,顯然比叫相公這樣的年輕小將擔任要合適得多,相公又沒犯什麼過錯,會被指派過去,會不會是……受了二叔他們的連累?又或是因爲那個傳言……”

    盧老夫人想了想,道:“也有可能,不過東行與他二叔不和,許多人都知道,即便真受了連累,也是有限的。再者,那所謂的傳言也不知有幾人聽說了,若真的傳開來,軍方也不是死人,兩千多條性命算什麼?這一回北征,蠻族死了好幾萬人呢,要編排還不如先編排阮將軍與上官將軍你先別管這麼多,該做什麼,就先去做,興許日後還會有轉機呢?”

    文怡低頭沉思片刻,方纔擡頭笑道:“祖母說得是,相公還年輕呢,將來的事誰知道呢?便是真的在那裏待上一輩子,也沒什麼不好的,他與我都是看重權勢地位之人。”便把憂心事暫且放下,又說起收拾行李與起程南下的事,道:“聖旨給了三個月的時間,想想這一路南下,有一個月也就儘夠了,康南的氣候與平陽相差不大,咱們不會不知該準備些什麼。臨行前,一定要跟表姑母與乾孃兩家多聚一聚,這一去,再見就不知要等幾年了。還有,南下路上必定要先回恆安祭祖的,說不定還要在那裏盤桓些時候,給先人修一修墓,也好讓柳氏族中那裏看不起東行的族人瞧一瞧,誰纔是孝子賢孫,好揚眉吐氣一番。接着再回平陽去,也在那裏住幾日,有一年沒見弟弟妹妹們了,怪想的。祖母,你與我們一道走吧?路上有軍士護送,比自個兒走安全多了,也不必趕路,還可以坐船。”

    盧老夫人笑道:“這倒不必了,跟你表姑母多聚一聚是真的,不過我想先回去……”伸手止住文怡,“你先別急,聽我說。你們兩口子南下赴任,自然是要回恆安祭祖的,拜祖宗也罷,修先人墓也罷,斷沒有帶着我老太婆的理兒,即便你與東行不在乎,我也不想叫你婆家的族人說你閒話。況且,你們這一路,水陸都有,我這一把老骨頭經不起,倒不如直接從京郊碼頭坐羅家的船,一路走到康城再上岸,換了馬車慢慢回平陽去。橫豎你們到時候還要去顧莊的,仔細算來,也不過跟我分別兩月,有什麼要緊?往後你在康南,想要回來看我,或是接了我去小住,都方便得很,就不必在這等瑣碎小事上費神了。”

    文怡再勸了幾句,都勸不動,反叫祖母數落了半日,怪她太重孃家人,忽視了夫家的想法,到得後頭,只得無可奈何地答應了。

    晚飯前,柳東行才從外頭回家,聽文怡說起這件事,便道:“這有什麼要緊?你就依了她老人家吧,有羅家商行的人照看,祖母這一路自會平平安安、舒舒服服的,何必讓她隨我們恆安康南地折騰?再者,等我們到了康南,安頓下來,你愛接她過來住多久,便接她過來住多久,甚至可以把你弟弟妹妹也一併接來。平陽離康城是一日水程,康南離康城卻要近得多了,你不是說你六哥想在康城書院讀書麼?索性把他們兄弟都送去,以後他們兄弟姐妹見面方便,你也可以跟他們多親近,與此同時,顧氏族中再有什麼麻煩事,你們也都離得遠遠的,不必理會了,豈不清靜?”

    文怡聽了,轉憂爲喜:“我怎麼就想不到呢?果然清靜”這麼一想,即便是在康南待一輩子,也成了好事了。她細細盤算一遍,笑道:“這法子好祖母先回去也行,到了顧莊家裏,先歇幾日,然後再安排兄弟們讀書的事,家裏的產業也要過問呢。等這些瑣事都料理完了,咱們也該到了,正好打點行裝,借送兄弟們南下康城讀書的機會,一併搬過去我寧可在康城買個宅子讓祖母與兄弟妹妹們住,也強似叫他們獨自待在顧莊裏受氣強。”

    想到就做,文怡立時起身往外走:“我去找祖母商量,看能不能先送信回去,叫仲叔先去康城尋合適的宅子,若是有好田地,一併買了也罷。”

    柳東行笑着將她拉回來:“你也太急切了,聽風就是雨的。這會兒南邊剛剛秋收完,正是秋播的時候,誰家肯將地賣給你?”

    文怡醒悟過來,有些不好意思:“說得也是,我竟一時忘了。”又道:“先前總說要在京城附近買兩個好莊子的,一直沒挑中,竟拖到了今日。如今一想,倒也歪打正着了。若是我們買了京城的莊子,又要去南邊做官,哪裏有這許多人手可留下來看守產業?倒不如去了南邊再說。東江太平江一帶的土地肥沃着呢,一年兩熟,可比京城的地強多了。”

    柳東行笑道:“我卻是不巧了,在山南鎮置的產業,等於白置,蕭師又一直不肯上京,難道真要拋荒不成?”

    文怡笑道:“這有什麼?你若是想留着,那就留着,不是有人替你打理麼?若是蕭老大夫執意不肯來,咱們到了平陽,再給他在平陰一帶置辦個小莊子算了,到時候,隨他愛在那裏養老都行。”

    柳東行摟過文怡:“既如此,爲夫就都交給娘子了,請娘子多多用心,替**辦了吧。”

    文怡微紅着臉,笑着應了,丫頭們來報說晚飯已經備好,盧老夫人那邊催呢,她忙拉起柳東行往西廂房走,腦中卻有一個念頭一閃而過:“東行方纔出門,到底是去哪裏了呢?”只是柳東行餓了,一路上就在念叨着今晚有什麼好菜,她心裏好笑,便將這個疑問拋開,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只是文怡一直沒把這個疑惑記起來,因爲吃完飯後,盧老夫人便跟他們商量起接下來三個月的行程。最後決定,爲了柳東行升遷一事,家裏要擺酒請客,只請幾家親近的人家與親戚,再跟李羅兩家多見幾回面,然後盧老夫人便要趕在深秋之前出發,先行坐船離京南下。

    羅家商行有載貴客的大船,比貨船舒適多了,按例是十日一艘,若是不能趕在九月二十日那天出發,再往後就要到十月初一了,可那時候北方天氣已經轉冷,盧老夫人年紀大,又長年習慣了在溫暖的南方生活,加上走水路回平陽至少要二十來天的功夫,爲了讓她路上過得舒適些,不好再往後推了。

    而東行與文怡,則需要在十月中之前料理完京中一切事宜,儘量趕在十一月前出發,先走水路,到了泰城再轉陸路往恆安,然後在恆安待上半個月,祭拜先人、修修墓,再走走親戚。但那時候,江水多半已經凍住了,倒不好再坐船,只能騎馬坐車,費時更久,因此不好留在恆安過年,須得趕在年前抵達康城。柳東行的意思是,若是能在年前趕到康南接任,等到衙門封印之後,正好有空陪文怡回平陽孃家過年。等過完年,全家人一併南下康城,正好趕上書院開學。

    盧老夫人與文怡都同意了這個計劃,興致勃勃地討論起要帶些什麼禮物回老家去了。柳東行見她們說起了衣服料子毛皮什麼的,不由得苦笑:“祖母與娘子慢聊,我先去書房看一會兒書。”盧老夫人盯了他一眼,文怡掩口笑道:“相公是不耐煩聽這些瑣事的,你就去吧,這裏有我呢。”柳東行一臉訕訕地,作了幾個揖,方纔退出去了。

    到了外書房,他收了臉上的笑容,站在窗前想了又想,方纔提筆寫了一封信,密密封好,叫了舒平來:“將這封信送去羅家,一定要親自交到羅二爺手上”

    舒平一怔:“羅二爺回來了?”但看到柳東行的神色,忙收起驚訝,接過信放入懷中,肅然一禮:“小的遵命”。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