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300章 重陽前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300章 重陽前夕字體大小: A+
     

    第二日,柳東行帶着文怡去了一趟學士府,向叔嬸請安問好。不過在出發之前,他已經命人做好了準備工作。

    羊肝兒衚衕的柳家宅子,原有從學士府分過來的柳家家生子,或是柳家舊僕,與學士府的僕從世代有親,關係密切,即使兩家主人少有往來,也沒斷了親戚情份。柳東行不在時,家中主人只有文怡,他們心有顧忌,在許多事上都要低調慎重些,但如今柳東行回來了,他是正經柳家嫡脈,奴僕中也有深受禮法影響,以嫡爲重、以男爲尊之人,加上對方又是從小看着長大的小主人,自然更信服幾分,做起事來,也積極許多,不到一日功夫,就已經從學士府的親戚那裏,打聽到了柳覆在九月初八這天的行蹤。

    這一日,柳大學士正好打算出門訪友。因爲他近來在朝上處境有些尷尬,又有政敵時刻盯着他不放,爲了不引人注目,他並未大肆宣揚這趟會面,就是家裏人,也只有極少數是知情的。不過以他的身份,既要出門,自然不可能步行,因此車馬棚那邊早就得了信,備下了一輛外表極尋常、完全不引人注目的馬車,連路上要用的用具都照吩咐辦好了,因爲命令有些特別,底下人頗議論了幾句,消息便透過王家的人脈,很快傳到了羊肝兒衚衕。

    於是九月初八大清早,柳復柳大學士前腳坐車出了家門,不到半個時辰,柳東行便帶着文怡,同樣坐着一輛不起眼的馬車來到了學士府。

    門房很快就把這個消息報給了女主人柳顧氏,接着,在半炷香的功夫裏,柳東行與文怡已經被迎到上房裏了。

    柳顧氏似乎有些氣急敗壞,在柳東行與文怡向她行禮時,她還撇開頭,板着臉,生着悶氣,只是讓她失望的是,不等她說話,柳東行與文怡便已經起了身,言笑晏晏地問候起她的“病情”來了。

    急趕過來的柳東寧沒察覺到母親的氣悶,只是驚喜地對柳東行說:“大哥身上的傷已經好全了麼?怎的不在家多休養幾日?”

    柳顧氏露出冷笑的表情,文怡看在眼裏,不動聲色。柳東行則笑着回答柳東寧:“也不是什麼重傷,歇了幾日,已經好多了,我估摸着出門是沒問題的,走動走動,也可活絡筋骨,因此便過來了。回到京城幾天了,還不曾來向二叔二嬸請安,我心裏着實過意不去,正好明兒就是重陽了,趁着送禮的機會,我無論如何也要來一趟,雖說騎不得馬,但厚着臉皮跟你嫂子擠一輛車,還是不成問題的。”

    柳東寧笑了,又嘆道:“可惜的是父親出門訪友去了,剛剛纔走,若是你事先打發人來說一聲就好了。父親一直盼着見你一面呢。”

    柳顧氏沒好氣地在旁插嘴:“傻孩子,人家是故意的呢,你父親若在,恐怕他還不來呢”

    文怡抿了抿脣,彎着嘴角微笑道:“二嬸孃誤會了,我們原是打聽得二叔今日休沐,想着必定是在家的,纔會過來,卻沒想到二叔居然出門訪友去了,實在是不巧。我們爲了討二叔喜歡,還特地給他備了一份禮呢。”

    柳東行衝柳東寧笑笑:“是一幅前朝名家張熙馳的畫作,我記得二叔素來欣賞江熙馳的畫風,正巧近日得了,便特地留下送給二叔的。既然二叔不在,只好託寧弟轉交了,希望他老人家會喜歡。”

    柳東寧喜出望外:“父親最愛收集張熙馳的字畫了,收到這樣的禮物,一定會很高興的”又道:“大哥難得來一趟,不如就留下來吃飯吧?咱們兄弟可以多聊一會兒,等父親回來,你也可以見他一面。”

    柳東行嘆道:“我並不知道二叔今日出門,因此打算離了這裏,就往上官大將軍家去一趟的。你也知道,他是我上司,在北疆又對我十分照顧,我能保住這條小命,還立了點微末功勞,都多虧了大將軍的提攜。帖子已經事先送過去了,若我留下來吃飯,又等二叔回來,怕是要耽擱那一邊。大將軍日理萬機,我怎好耽誤他的功夫?不如這樣吧,明日顧家設重陽菊宴,想必你們也要去的,到時候咱們再好好聊一聊,如何?”

    柳東寧也沒多想,便答應道:“那也好,明日我們在顧家見了面再好好說話。”

    柳顧氏板着臉聽了半日,又要插嘴,文怡眼疾口快地打斷了她:“二嬸孃,我聽說你病了好些時日,今兒見您氣色倒不錯,可是已經大好了?”

    柳顧氏冷笑:“原來你還知道我病了?我見你幾個月都沒上門,還當你把我這個嬸孃兼姑母給忘了呢”

    文怡笑道:“二嬸孃息怒,侄兒媳婦原是要來看望的,只是寧弟娶親的時候,我過來幫忙,想要給您請安,這府裏的人跟我說,您要靜養,不好見人,我只當是您病重,受不得打擾,也就不敢來了。早知道您已經大好了,我就來看您了。”

    柳顧氏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嘴動了幾下,咬咬牙,半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瞪着文怡生氣。

    柳東寧心中暗怨母親失禮,忙扯開了話題:“大哥,前兩天我去看你時,因心裏有事,也沒仔細問你在邊疆的情形,到底戰事如何,你與我說說吧?”

    柳東行也樂得露一露自己的英勇事蹟,更樂得看柳顧氏一臉氣悶的模樣,便應了,與柳東寧有說有笑地聊起了自己的北疆經歷。

    就在這時,外頭丫頭忽然報說:“二爺來了。”柳顧氏立即找到了發泄怒氣的對象,不等柳東行與柳東寧有反應,便摔了杯子大罵:“哪來的二爺?下濺婢子生的小崽子,也敢在我面前稱爺?趕緊給我趕出去也不瞧瞧這是什麼場合,自己配不配,就跑了來,沒得叫人笑話我柳家沒家教”

    外頭的柳東俊剛剛跑過來,還在喘着粗氣,擦着額頭上的汗,咋一聽聞屋裏的罵聲,臉色立時就變了。他雙拳緊握,深吸幾口氣,努力壓下心中怒火,鎮靜下來。若不是父親不在家,柳東行卻忽然來了,還被迎到上房就座,他也不會跑到嫡母跟前自討沒趣。兄長雖在屋裏,卻是半點用也沒有的,他再不來,就要誤了父親的大事了

    然而,柳顧氏再不得丈夫愛重,也仍舊是學士府的女主人,這裏又是她的院子,她已發了話,丫頭婆子只好來請柳東俊走人:“俊二爺,這都是夫人的意思,夫人的脾氣您是知道的,還請二爺不要爲難我們做下人的。”柳東俊臉色又變了,咬牙站了一會兒,終究還是扭頭走了。

    柳東寧在屋裏,卻是尷尬非常。他不敢當面頂撞母親,更不想母親在柳東行面前失禮,大吵大嚷的一點儀態都沒有,加上她說的話又太難聽,分明是讓族人知道她對庶子不待見呢。這種事,雖然各家都有,但鬧到族人面前,也是極丟臉的。

    文怡低頭吃茶,柳東行也裝作什麼都沒聽到,臉上的笑容不曾少半分,仍舊說着他在邊疆遇到的趣事,還有北望城的風土人情。柳東寧心下感激,對這位堂兄便更親近了幾分。

    聊了一會兒,柳東行便露出驚覺的神色:“時候不早了呀,我該回去了,一會兒還要去看望大將軍呢,咱們明日再聊吧。安弟再三要我一定過去,說是今年生辰要我們好好替他慶賀一番呢,這種事我哪裏曉得?寧弟可要幫着出主意呀”

    柳東寧聽得一愣,有些爲難:“七表弟……一向對我有些成見,怕是不樂意見到我吧?我原本還想着,明日去了侍郎府,要避着他些呢。”

    柳東行笑道:“自家親表兄弟,哪裏有那麼多仇怨?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況且如今他又成了你小舅子,你做姐夫的,就讓他幾分吧。明兒我做箇中人勸和,你們就此和好了,如何?”

    柳東寧本就對顧文安沒什麼怨氣,聞言自然是欣喜地應下了,再三謝過,眼角瞥見母親似乎又要開口,忙忙起身送客。

    文怡上了馬車,出得學士府,便輕笑一聲,打趣地瞥了丈夫一眼。

    柳東行挑挑眉:“這是怎麼了?”

    “好個伶俐人,我從前竟不知道你也會如此挖空心思地算計別人。”文怡好笑地道,“寧弟對七哥是沒什麼怨言的,你說要勸和,他自然就應了。可是七哥那邊,對寧弟卻是積怨甚深,豈有輕易原諒的道理?我笑你明日這中人定是做不成了,他們表兄弟倆鬧成一團,寧弟自然就沒心思跟你提別的事了,說不定連二叔與大伯父他們,也要忙着教訓自家兒子,無暇他顧呢。”

    柳東行笑了,湊過來摟住她的腰:“我就知道娘子聰明,這種粗淺的陷阱,再瞞不過你的。”

    文怡掙開他的手,嗔他一眼,正色道:“這樣是不是不太好?你對寧弟親近不起來,有心算計他就算了,我七哥可沒什麼虧待你的地方,素來對你,也一直敬重親近,你這陷阱,可是把他也陷進去了呢。”

    柳東行輕描淡寫地道:“他沒虧待我,卻虧待過你,況且這種少年得意、生來就沒吃過什麼苦頭的公子哥兒,與我本就不是一路人,便是我誠心待他,也難成知己,既如此,倒不如早些生分了,省得他見天兒纏上來,擾得我不得清靜。”

    文怡吃了一驚,細細一想,便明白了:“你是如何知道的?”

    “趙嬤嬤告訴我的。”柳東行笑笑,“只要我願意,我可以很討人喜歡。趙嬤嬤疼你,自然也就連我一塊兒疼了,你小時候的事,我如今可是件件都清楚呢”

    文怡臉一紅,嗔道:“你打聽那些個做什麼?”

    “你要是願意,也可以向舒嬤嬤打聽我小時候的事呀?”

    文怡頓了頓,沒說話。柳東行笑道:“不妨事的,我已經跟舒嬤嬤說過了,她其實就是不清楚你的爲人,總害怕我會吃虧,纔會防着你罷了。她從前在我二嬸那裏吃過不少苦頭,對顧家的人難免有些想法。如今她知道你與二嬸孃不是一路人,自然就不會再對你有所偏見了。事實上,我還沒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改了對你的看法,只不過拉不下臉面罷了。”

    文怡笑笑:“我知道舒嬤嬤是真心爲你的,只是怕她好心辦壞事。其實她辛苦了半輩子,也該好好享享福了,不過我若勸你讓她回家榮養,你難免要多心,索性都由你做主就是。”

    柳東行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行,就交給我吧。”

    文怡又道:“七哥的事,你也別放在心上了。我是正主兒還沒說什麼呢,你倒先替我出頭了。他從前雖頑劣些,如今對我倒沒什麼不好的,而且他的性子直率,反比別的兄弟好相處些。況且民亂那一回,他也吃不少苦了,如今漸漸地改了許多,你若不想與他親近,冷淡些便是,也別特地設什麼陷阱。”

    柳東行笑着點頭:“既然是娘子有命,爲夫自當遵從”

    他們接下來又去了上官將軍家,略說了一會兒話,便回家去了。因爲明日要去顧家赴宴,盧老夫人便提議今晚在家中擺一桌酒菜,慶祝重陽佳節,一家三口和樂融融。與此同時,學士府那邊的氣氛卻完全相反。

    柳復回家後,得知柳東行夫妻來過,還很快就走了,當即沉下了臉,接着又從次子那裏得知了事情始末,便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衝着柳顧氏發火:“東行來了你怎的不派人給我送信?再不然也可以讓他到前院去坐着,叫兒子們去陪他說話。東俊趕過來,你還當着東行的面把人趕走了,誤了我的大事,你什麼時候才能消停些?”

    柳顧氏被他罵得眼淚都冒出來了:“老爺說的什麼話?你去訪友,又不曾告訴過我是去哪一家,我往哪裏送信去?況且我叫了東行兩口子進來說話,也是爲老爺留客的意思。有東寧陪着,東俊在不在又有什麼要緊?你有什麼正事要吩咐東行,東寧也一樣可以轉告呀?老爺,東寧纔是你的嫡長子,你怎的就只聽東俊那小子的讒言?”

    柳復氣得渾身發抖。東寧雖是他嫡長子,但對俗務朝事一概少理會,反而東俊雖是庶出,年紀又小,但對朝中的事更清楚。他要跟東行說的話,東寧一無所知,東俊倒還聽說過一點。他也不想越過嫡子看重庶子,但也要嫡子能幫得上忙才行啊

    想到明日在顧家,還有與東行見面的機會,柳復什麼也沒說就摔手走了。柳顧氏哭了半日,怨氣卻更深了,聽得外頭丫頭報說文嫺過來向她請安,她目光一閃,重重地哼了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