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294章 班師回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294章 班師回朝字體大小: A+
     

    文怡手一顫,差點兒沒拿住信,忙緊緊抓住了信紙,定了定心神,才接着看下去。

    信裏並沒有詳細說,只是提到從北疆傳回來的軍報中,提到十天前那一場大戰,是北望城兩路人馬聯手,趁夜出兵攻打敵軍大營,將敵軍主力一網打盡,淮西、河東兩地的軍隊則分頭截住敵軍西面與北面的去路,務求全殲其殘部。柳東行與另一名年輕小將各領三千人馬,分別走小路包抄敵軍後營,斷其後路,其中柳東行未能到達約定的會合地點,卻在半路設圈套困住敵軍派來伏擊的兩名大將,用火攻滅其親部,還把其中一人燒死,另一人重傷,僅帶着幾員親兵逃去,共剿敵兩千有餘。由於火勢太大,火光直衝雲霄,另一名年輕小將及時發現了敵人埋伏的人馬,將其打退。而火勢蔓延到敵軍後營,不但斷了敵人撤退的後路,還燒掉了大部分僅剩的糧草。不過柳東行本人在戰鬥中手與頭臉均受了傷,還被火頭燎了一下,並無生命危險,眼下已經返回北望城養傷了。

    文怡看到這裏,整個人放鬆下來,幾乎軟倒在椅子上,只覺得額頭都是冷汗。過了一會兒,方纔緩過來,慢慢直起身,晃了晃腦袋,重新把信再看了一次。

    既然蠻族落敗至此,想必是無力再戰了吧?眼下已是七月了,朝廷大軍用不了多久就要班師回朝了吧?柳東行受了傷……手傷在了哪裏?頭臉又傷在了哪裏?還有燒傷得厲不厲害?信裏只說他並無生命危險,可到底傷到了什麼程度呢?

    文怡想起前世關於柳東行傷勢的謠言,說是他身有殘疾,又破了相,莫非是真的?!她猛地站起身來,往外走了幾步,又忽然停下來,泄了氣。北疆離京城千里之遙。她就算再焦急,也沒法立刻趕過去親眼見一見丈夫的。

    文怡在原地轉了兩圈,想去找祖母說一說,但走到門邊又停了下來。連準信都沒有,何必惹得老人家擔憂?若是要解釋她手上這封信的由來,豈不是把羅明敏的事也泄露出去了?

    文怡滿腔憂愁。卻無處可訴,只能將信密密收起。想着要找機會見一見鍾離太太,問個清楚。可惜羅明敏此去青州,不知要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她想要打聽得詳細些,就只能厚着臉皮去找不甚熟悉的鐘離太太了。若是別的事,她可能拉不下這個臉,但在此時此地,她也顧不得許多了。

    所幸她沒等多久,左鄰家裏的女眷便送了帖子過來。請她去吃茶。

    無論是盧老夫人,還是家中的僕傭,都以爲是文怡昨日命舒平送去的“帖子”得到了迴音,對方是禮尚往來,不但早上送了信來問好,下午還直接請人去做客了。盧老夫人還囑咐孫女。萬萬不要失禮,可以探聽一下對方的身份來歷,若是家風清正的人家,往後大可常來常往。

    文怡對實情心知肚明,只能苦笑着應下,只帶了秋果一人,來到左鄰家的宅子裏。

    這家姓朱。女主人是個四五十歲、長相平平卻十分和氣的婦人,見了文怡,寒暄幾句,略提了提她家老爺是通政司的經歷,因爲年紀太大,已經快要告老了,能在京城中覓得一處清靜宅子養老,實在是意外之喜,希望以後能跟左鄰右舍常來常往,融洽相處。

    她還提到,對面那所宅子,也有人買下了,但不知是誰家會搬來。

    文怡起初還懷疑過,通政司怎會這樣大手筆,爲了在短短几日之內方便與蔣瑤聯繫,便買下了羊肝兒衚衕裏的兩所宅院,但如今看來,似乎也是順勢而爲,並不完全是爲了柳蔣兩家,心裏倒安心了些,猜想着右鄰會是什麼人。

    朱太太請文怡進屋奉茶,但客人坐下了,她自個兒卻離開了,看得文怡一陣發愣,接着便聽到腳步聲,從正屋後方的大屏風後轉出一個熟人來,正是鍾離太太。文怡吃了一驚,忙站起身:“您怎會在這裏?”

    鍾離太太笑着指了指屋後方向:“那邊是後門,我是從那裏進來的。以後我要在這裏見柳宜人,也可掩人耳目呢。”

    文怡驚歎,但很快就反應過來,道:“那封信……”

    鍾離太太笑說:“羅兄弟臨行前曾交待過,若有小柳將軍的消息,便給你送來。我們在北疆也有人,不過並不是只盯着小柳將軍的,那信上的消息,是我綜合了幾處人手的回報,纔打探出來,沒法更詳細些了。不過可以肯定,小柳將軍性命無礙,請柳宜人寬心。”

    文怡臉微微一紅,鄭重向她行禮致謝:“多謝鍾離太太相告,能得到拙夫的音訊,已是意外之喜了,不敢爲私心佔公器,只是……”

    “哪裏到這個地步?”鍾離太太笑着擺擺手,“朝廷的軍報只會提到大致的戰情,但我們通政司的軍報,卻向來要說得詳細些的,不是指戰況,而是指都有什麼人蔘戰,誰領兵,誰爲先鋒,什麼人戰死了,什麼人受傷了,擒獲了什麼人,敵軍又有什麼人戰死或受傷,等等。只要是數得上名頭的大小將領,都要報上來的。因此小柳將軍受傷一事,本就在公文裏頭提到了,我不過是順水人情。柳宜人放心,我們朝廷的將領,凡是受了傷的,都分輕傷重傷來說明。小柳將軍並不在重傷一列,可見並無大礙。”

    文怡只覺得懸在半空中的心,稍稍放下了一半。既然只是輕傷,無礙性命,想必也不會致人殘疾,她除了心疼柳東行外,更多的是鬆一口氣。至於面目受損,她做妻子的都不嫌棄,別人就不必理會了。不過北望城遠不如京城舒適,只盼着柳東行的傷勢能得到妥當的照顧纔好。

    她嘆了口氣,勉強笑着問鍾離太太:“我瞧了那信上的話,敵軍主力似乎被剿得差不多了,想必朝廷班師之日不遠?”

    鍾離太太笑道:“確實如此。柳宜人就安心坐等好消息吧,用不了多久,小柳將軍就要回來了!”

    文怡從此就真的安坐家中等起了消息,只是這一等。便是兩個月。金秋九月,京城的天氣已經冷下來了,家家戶戶都開始做冬衣、備火炭。就在這時,朝廷上傳來了消息,大軍班師回朝,再有幾日便要到達京城了。

    文怡早就從鍾離太太那裏得到了消息。立時便指揮着家中衆人收拾起院落屋舍來。正屋倒罷了,柳東行用的書房、兵器房。都清清冷冷地,需要重新整理;而柳東行要穿的秋冬衣裳,也都備好了,全都拿出來放在熏籠上熱了又熱,務求他一回家,便能穿上暖烘烘的新衣;文怡還命人重新修剪了院中的花木,刷洗了全宅的地板,連門窗廊柱也重新上了一層清漆;家下人等都分了半匹新布與兩斤棉花做衣裳,體面的丫頭婆子還賞了首飾。

    柳家宅子整理一新。人人臉上都帶了歡喜,就等男主人回來了。

    文怡每日都派人去打聽大軍的日程與到京的時日,心裏又是歡喜,又是焦急,還有三分憂慮,生怕柳東行受的傷真有個好歹。但更多的是安心,至少,他是回來了,不會再孤身遠離千里之外,日日冒性命之險。

    看到孫女坐立不安,盧老夫人忍不住了,特地叫了她過去:“大軍都班師了。只不過還未到京城罷了,東行一切安好,你在這裏擔心些什麼呀?還不好好歇息了,等他回來時,看到你的好氣色,心裏也歡喜。”

    文怡不好說柳東行曾經受過傷,只能垂頭應了。盧老夫人恨鐵不成鋼地數落了她一頓,方纔讓她回去。

    趙嬤嬤私下來找文怡,安慰她道:“小姐別把老夫人的話放在心上,她這是爲你着急!這兩個多月裏,你總是憂心忡忡的,老夫人生怕是姑爺那裏出了事,你存心瞞着她,還讓嬤嬤悄悄兒去找表姑太太與羅四太太打聽呢,知道殉國的將士裏頭並無姑爺的名字,方纔安下心來,幾次勸小姐,小姐嘴上應了,背過身仍舊是那樣。老夫人見了,真怕你是有事瞞着。如今姑爺分明是要平安歸來了,大軍離京城也就只有三天的路了,小姐你還是這樣,到底是在怕什麼呢?”

    文怡這才知道祖母曾經揹着自己做了這麼多,心下感動,便道:“其實也不是怕什麼,相公要回來,我心裏真的十分歡喜。只是先前……曾有人跟我提過,他受了點傷,我怕他傷得厲害,又不知詳情,因此心中不安。他雖然寫過家信回來,但信裏提都沒提過這件事,我就知道他是有心瞞着。若是真的不打緊,他瞞我做什麼?!這件事嬤嬤別告訴祖母知道,我一個人擔心就罷了,不敢讓她老人家也跟着擔憂。”

    趙嬤嬤唬了一跳,忙道:“真的?不要緊吧?是誰告訴小姐的?那人說的是真話麼?”忽然想起一個人,“難道是羅公子打聽到的?”

    文怡點點頭:“是真話,不過不是羅大哥。嬤嬤忘了?他兩個月前出京後,便至今未歸。我便是要找他,也沒處找去。”

    趙嬤嬤想了想,便壓低聲音道:“不怕,嬤嬤有法子。住在咱家隔壁的朱家,他家老爺聽說是通政司裏的人。小姐可知道通政司?從前真是聽也沒聽過!這兩個月裏,他家太太時常過來陪老夫人說話,老夫人心裏記住了,找了表姑太太打聽,才知道那通政司是幹什麼的,真真天底下就沒事能瞞得過他們!朱太太與老夫人極熟的,人又和氣,若是小姐真個心急,想知道姑爺到底傷得如何,不如請她幫忙問問?”

    文怡啞然,頓了頓才道:“不必了,再過三天便能見着人,何必再去煩朱家?”

    趙嬤嬤眨了眨眼,不置可否。第二天,朱太太又請文怡過去吃茶,文怡再見了鍾離太太一回。後者笑着安慰她道:“小柳將軍一切平安,柳宜人不必擔憂。”文怡心中懷疑是趙嬤嬤跟朱太太說了什麼,心下一暖,向鍾離太太道了謝。

    大軍到京這一日,全京城都轟動了。因此戰打了半年,得了幾次大捷,蠻族又被打得元氣大傷,連統兵的大將都被小阮將軍一刀砍了,幾個王族子弟殞身戰場,只有幾隊殘部逃回蠻族王廷,怕是幾年都沒法形成氣候了。消息傳回來,舉國歡騰,因此有無數的人涌上街頭去目睹勝利之師的風采。

    文怡沒法安心在家等消息,一聽說大軍已經回了營,小阮將軍與上官將軍正要率部入朝晉見,軍中凡是有品級的將士都會隨行,便立時吩咐家人,宰雞殺豬打酒做飯,預備柳東行回家後慶賀,然後前去向祖母請求,要到街上去迎接柳東行。

    盧老夫人拗她不過,只得讓她去了,囑咐她多帶幾個人,坐了車過去,省得被人擠了。文怡應了一聲便快步離開,盧老夫人看着她的背影,苦笑着搖了搖頭,趙嬤嬤在旁邊笑道:“老夫人別怪,他們小夫妻新婚就分離,如今人都要到家了,小姐心急也是常理。”盧老夫人道:“我哪裏不明白這個?只是她也太急切了些,叫外人看見了,要笑話呢。”

    文怡不知道祖母與趙嬤嬤的這番對話,此時此刻,她哪裏還顧得上別人會不會笑話?一上馬車,她便讓王小二往京城正陽門方向駛去,到了地方時,正趕上人山人海,只有城門正對着的一條大道是空出來的,預備讓將士們入城,大道兩旁,全是前來相迎的百姓,其中就有不少是坐了馬車過來的大戶人家女眷。還有百姓在人羣中大聲嚷嚷,他家兒子就在大軍裏頭,馬上就要進城了,云云。

    文怡的馬車因來得晚,被擠到一處衚衕口。隨行前來的舒平到前面去探了一探,滿頭大汗地回報說:“大奶奶,過不去了,就在這裏吧,前頭實在擠得厲害,連根針兒都插不進去!”

    文怡正要說話,忽然聽得前方一陣喧譁,有人大喊“來了!來了”,她也顧不上了,掀了車簾去瞧,便看到有數位武將騎着高頭大馬,在整齊的軍士簇擁下進城而來,排在第二位的,儼然便是曾見過一面的上官將軍。在他旁邊的那位大將,年紀三十來歲,容貌與阮二小姐有幾分相象。

    民衆們都在歡呼,文怡卻將視線投向隊伍後方,那是幾位年青些的將領,當中便有有曾經擔當過柳東行迎親的伴當。文怡緊緊盯着那一羣將領,努力想要認出柳東行來,但眼睛越睜,視線就越模糊,拿手一抹,才知道是流淚了,不由得暗罵自己,人還未找到,怎能哭呢?

    忽然間,她心裏生出一種奇異的感覺,好象有人在看自己,她擡頭循着那種感覺望去,只見一個剛剛騎馬走進城門的青年武將遠遠地望了過來,臉上長了一團鬍鬚,眉目間卻十分眼熟,目光中,滿是柔情,衝着自己微微一笑。

    文怡再也忍不住,淚流滿面,嘴角卻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第四卷完)(未完待續,)

    ps:

    (今日教師節呢,祝各位老師們節日快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