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285章 錦南密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285章 錦南密信字體大小: A+
     

    那日羅明敏過來,帶來了柳東行在邊疆打了勝仗的好消息,今日過來,不知道還有什麼喜訊。文怡立時便站起身來,忽又記起蔣瑤還在,便有些遲疑。

    蔣瑤素來極有眼色,雖然心裏有事,但還是發現了文怡的異狀,忙道:“既是有外客,你先去招呼吧,不必……”忽然住了嘴,想起這“羅二爺”是誰,臉不由得微微一紅。

    文怡卻是左右爲難,若蔣瑤只是單純過來串串門子就算了,但她是有正事在身的,而且聽她方纔的話頭,顯然不是小事。猶豫了一下,文怡下了決定,對蓮心說:“去叫舒平出面招呼,替我向羅二爺賠個不是,我一會兒就去。”

    蓮心頓了一頓,方纔曲膝應聲退下。文怡回過頭來,對蔣瑤道:“那是我家相公的好友,你也見過的,就是迎親時的那一位,你那天不是說,從城外莊子回來的時候,路遇險情,還是他出手相救的麼?”

    蔣瑤面色微紅地點點頭:“是那一位啊?我……回頭可得再向他道聲謝纔是。”擡眼與文怡一對視,見她目光中隱隱有幾分瞭解,臉色更紅了,忙深呼吸幾下,將注意力拉回到正題上來:“方纔我說的鄭王,就是今上那一位皇子,早年在京裏也頗爲風光,還曾一度有傳言說是太子的不二人選,只是後來早早就成親封王,又被封了藩地,便受命就藩去了。原本每年過年或是萬壽節千秋節時,他還會回京走走,每次都能引得京城上下注目,也有不少朝臣對他頗爲推崇,立儲一說就從沒斷過,但自從今上冊立三皇子爲太子後,便再無人提起這件事了。”

    文怡對京城裏的事不太瞭解,只知道這位鄭王是個心頭高的,既然曾經是儲君人選,又是兄長,想必對三皇子成爲太子一事頗爲不甘,那日後起兵造反也就不稀奇了。聽到這裏,文怡對蔣瑤的來意已經猜到了幾分,便壓低聲音問她:“可是這位殿下在藩地裏有什麼異狀,叫令尊發現了?”

    蔣瑤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湊近了小聲道:“你猜到了?其實不僅僅是在藩地青州,家父懷疑他把手伸到錦南去了”

    文怡吃了一驚:“錦南?怎麼會呢?”要知道蔣瑤之父後來可是在鄭王謀逆一事上立下大功的啊

    蔣瑤從袖中掏出一封信來,遞給了她:“這是家父在任上送回來的家書,但並不是讓家人送的,而是託給了一位行商。原本派來的是個家生子,不料纔出錦南州,就被人截住了,那家僕怕自己沒法將信送出去,便尋了一個相熟的行商,花了銀子,才託他將信順利帶了回來。至於那家僕下落如何,我也不知情。”

    文怡忙接過那信,遲疑了一下,再看向蔣瑤。蔣瑤道:“你儘可以看,這雖然是家書,但內容卻不是,原是家父向我通風報信才寫的。”

    文怡聞言便展開信件看了,但卻看不出有什麼問題。信中的內容字字句句都表達了一個父親對獨生女兒的寵愛與關懷,既有問候身體,也問及別後的經歷,甚至連女兒身邊的丫頭婆子服侍得周不周到,都細細地問了。文怡看了又看,就是看不出信中哪裏透露了鄭王的逆舉。

    蔣瑤道:“這信裏的玄機外人是看不出來的,原是我小時候,因家母早逝,家父亡於公務,我每日獨自在家,甚是無聊,那時候又不懂事,常常搗蛋闖禍,惹得家父擔心。家父便想了個法子,與我做遊戲,就是寫一張紙條,將他要我做的事隱藏起來,若是我能猜到,照着做了,他到了休沐時便陪我玩一日,又或是答應我一個條件。這遊戲說來也簡單,開始不過是藏頭詩,後來玩得多了,就變成了拆字格,要將前後兩個字的一半重新合成一個字,就得了他要我看的那個字,再往後就越發難了,有時候家父便會把要說的話拆開來,每字之間又插入幾個字,重新組成一句新的句子,最難的時候,甚至要倒過來解。我每日都要費盡心思去解父親留下來的謎題,等到解開了,父親也就從衙門回來了,時間一點都不難過,直到我滿了十歲,可以出門拜訪,結交朋友了,方纔不再玩下去……”

    文怡聽得感嘆不已,萬萬想不到,那位蔣舅老爺居然是個如此有意思的人,願意跟小女兒玩遊戲。

    蔣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幾年沒玩,我剛接到信時,也沒認出來,是看到家父在信裏叫我的大丫頭名字,明明是含笑,他卻叫成了青柳,家中針線最好的丫頭明明是秋葙,他卻叫成了錦繡。我家哪裏有叫這兩個名字的人?而且我也不愛吃密制果脯,書房院子裏頭並無更漏。種種異狀,委實古怪。我仔細推敲信中字句,這才發現了信裏的玄機。”

    文怡低頭重新再去看那封信,照着蔣瑤說的方法,果真看出點門道來。

    那封信的第一張信紙上,從最後一個字開始,倒過來數,每隔十個字,便能抽出一個字來,連起來看,就是:“鄭王有變,青州官軍受制,錦南亦然,速設法密報於上,勿走漏風聲。”

    這麼說,鄭王果然要反了?不但控制了青州境內的朝廷官員,連錦南州也沒逃過去。蔣知州不過才上任大半年,想要傳家信回京,還要用這樣祕密的方法掩飾,卻也無法逃過被人攔截的命運,這樣下去,那蔣知州的安危……

    文怡雖然明知他在鄭王被鎮壓後,仍舊活得好好的,卻也免不了擔心,畢竟她重生以後,世事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她忙問蔣瑤:“你是幾時收到這封家書的?那回你跟我提議,要辦一次茶會招待李家、阮家、龍家和查家的小姐們,可是爲了這件事?你爲什麼不跟大伯父大伯母說?”蔣瑤在京裏能有什麼人脈?想要將此等大事密告於上,就只能從那幾位貴女處着手了,只是顧大老爺也是朝廷命官,未必幫不上忙。

    蔣瑤苦笑一聲,抽出了第二張信紙,攤給她看:“你仔細瞧瞧這一張裏的內容,從第二行字開始看起。”

    文怡接過來看了,從第二行字的頭一個字開始順着往下數,每隔十個字抽一個字出來,只組成了半句話,便忍不住膽戰心驚。這半句話,便是“東平來人密會鄭王”。莫非連東平王府也被捲進這樁大案裏去了?

    她猛地擡頭看向蔣瑤,蔣瑤苦笑道:“不瞞你說,東平王妃乃是柳家女,顧柳兩家連着兩代聯姻,若不是信得過你,時間又耽擱得太久,我怕父親遇險,興許連你都不敢開口呢”

    文怡咬了咬脣,心下紛亂如麻。

    東平王府也好,柳復一家也好,他們的富貴榮華對她來說都不值一提,然而謀逆並不是小事,一個不好,柳東行也要被捲進去,顧家說不定也難逃牽連。她該怎麼辦纔好?

    薄薄的三張信紙,在她手中卻是重如泰山。

    蔣瑤的心也跳得飛快,她自收到信後,便一直在想一個辦法,能在外人不起疑的前提下將消息報給朝廷,路王府同是藩王,她信不過,便沒去找小郡君,只跟文怡提議,想着借文怡的名頭,請了阮李兩家的小姐來,說不定能悄悄把信傳上去。可事不湊巧,柳家與侍郎府連番有事,她又受蔣氏轄制,無法隨意行動。眼看着時間一天天過去,父親在錦南遲遲沒有消息傳來,她擔心夜長夢多,纔會在得知柳東行再立軍功後,立即找上文怡,想借文怡再度進宮的機會,直接向宮中告密。

    然而,此事有東平王府涉足其中,跟顧家比起來,文怡的婆家柳家與東平王府關係更密切,文怡甚至可以說是東平王妃的孃家侄媳婦,她這麼做,也是冒了極大的風險,若不是聽說過柳家嫡庶之爭的密辛,她可能根本不管開這個口。

    文怡考慮再三,心一橫,終於下了決定。她對蔣瑤道:“蔣家姐姐,這件事牽涉到朝廷與藩王,已經不是我等內宅女子能決定得了的了,眼下羅大哥就在前院等着,不如把他請過來參詳參詳?羅大哥是個極可靠的人,又素來有主意,家中又是皇商,對朝上的事知道得更清楚,說不定能幫我們想出個好法子來?”

    蔣瑤愣了一愣,便有些遲疑:“他家是皇商,他便是再聰明,這等關係到朝廷藩王的謀逆大事……”

    文怡笑了笑:“蔣姐姐,我想請羅大哥來,並不僅僅是爲了商議這件事。歸海羅氏盛名在外,產業遍佈天下,青州本地也有他家族人與產業,錦南應該也有。他知道了,說不定能叫家裏人幫着打聽令尊的消息,若是令尊行動受限,他說不定還能想辦法捎個信過去……”

    蔣瑤眼中頓時一亮:“是了我聽說過羅家生意做得極廣,就算鄭王與東平王合力控制住青州與錦南州,也不能把商人趕走吧?”她立時便點了頭:“請那位羅二爺進來吧,此事風險頗大,我要親自跟他說。”說完這話,臉又紅了一紅,但面上的堅定之色不減。

    文怡立時便帶着蔣瑤去外書房,後者略有些猶豫:“在外書房見,不要緊麼?我聽說有柳家族人借住你家房子。”

    文怡笑道:“七叔一家前些日子便離開了京城,眼下家中除了祖母與我,便只有下人了。你不必擔心,在外書房見他,倒比在內院方便些。”蔣瑤這才放下擔心。

    到了外書房,羅明敏已經先得了舒平傳信,知道文怡有要緊大事找他商議,也不敢再象平時那樣嬉笑玩鬧,但看到文怡身後的蔣瑤時,也愣住了:“弟妹,你這是……”

    文怡正色答道:“今日找羅大哥,原是蔣家姐姐帶了一個消息來,事關朝廷大事,我們只是閨閣女子,不敢拿主意,只能求羅大哥幫着參詳參詳。”

    蔣瑤偷偷看了羅明敏一眼,深吸一口氣,鄭重一禮:“請羅二公子見諒,此事關係到家父仕途性命,若非不得已,也不敢勞駕羅二公子,請您聽完後,務必保守祕密。”

    羅明敏見她們鄭重其事,也嚴肅起來:“說吧,是什麼事?”

    文怡與蔣瑤對視一眼,後者便先開口:“家父現任錦南知州……”

    “錦南?”羅明敏打斷了她的話,眼中迸發出驚喜,“是青州邊上的錦南州麼?”他忍不住一把握住蔣瑤的手:“是不是有鄭王府的消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