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279章 秋水的野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279章 秋水的野望字體大小: A+
     

    文怡心下一動,仔細打量了秋水幾眼。

    秋水容貌本不算出色,只能說是五官端正,一雙眼睛卻極有神,下巴略方,作爲女子,稍嫌不夠柔美,然而卻給人以堅定明智的印象。她身上穿的衣裳與另外兩名陪嫁丫頭並無差別,不象侍琴特意打扮過,不但衣裳與其他人不同,還簪上了文嫺賞她的珠釵,顯得格外出挑。秋水頭上只戴着喜慶的大紅絹花,另有兩根鎏金簪子,臉上也只是薄施粉黛,咋一看上去,不過是個尋常丫頭而已。

    然而陪嫁的丫頭,在主人大喜的日子裏,實在用不着打扮出挑。

    文怡回想起她素日行止,知道她是個有主意的,又頗有些心計,不敢大意,只試探般微笑說:“這話我就聽不懂了。你是五姐姐的陪嫁丫頭,便是有什麼想法,這話也不該來問我。”

    秋水收回了緊盯文怡的視線,笑了一笑:“是奴婢唐突了,九姑奶奶莫怪。其實,奴婢雖是顧家的家生子,但說來並不能算是長房的人,家裏人在顧氏各房都有執役,比如奴婢的姑姑在二房當差,而奴婢的三叔則是七房的管事,甚至連六房的內管家仲大娘,論輩份還是奴婢的表姨媽呢。不過二太太挑了奴婢去,奴婢便在她跟前侍候了,二太太又將奴婢分派給了五姑奶奶,奴婢纔會隨五姑奶奶一起到柳家來的。”

    文怡微笑不語。顧莊上這樣的家生子不少,大都是幾代前就開始在顧氏族人家中執役的,近百年下來,幾代繁衍,人丁興旺,而後投來的奴僕爲了站穩腳跟,也多有跟這樣的家族聯姻,不過二三十年,便又是家生子了。這些世僕相互連絡有親,仔細論起來,都是親戚。仲娘子是秋水的表姨媽又如何?就算是她的親姨媽,也未必會爲她出頭。

    不管這秋水想做什麼,她已經成了文嫺的陪嫁丫頭了,家生婢女背主另投,可是大忌文怡並不認爲自己有必要接過對方的話茬。

    秋水細細打量着文怡面上的神色,看不出有什麼波動,垂下眼簾一想,已經有了主意,擡起頭來,誠懇地道:“九姑奶奶,奴婢自知身份卑賤,不敢在您面前打誑語。奴婢並不是打算揹着五姑奶奶做些什麼,只是……既然已經做了陪嫁,奴婢這輩子就跟五姑奶奶拴在一起了,五姑奶奶若過得好,奴婢也能得幾分體面,五姑奶奶若過得不好,奴婢就只能受罪了。可五姑奶奶的性子,九姑奶奶是知道的,若是嫁入太平人家,做個富貴閒人,自然是千好百好,然而,真要讓她當家,就遲早要出岔子五姑奶奶性子軟,在家雖管過家務,卻有老太太與兩位太太教着,從沒試過獨掌大權,經的事少,手段也生澀,只知道照老規矩辦,遇到從前沒有過的事,她便拿不定主意了,卻又最重規矩,於人情世故上不大通。耳根子又軟,容易聽信身邊人的話,有些事,只要認定了,就再難轉過彎來。若是身邊有個明白事理的人提點着,倒還不至於出大錯,可她身邊如今最得臉的人卻是……”

    秋水沒有點出那個人如何,但文怡已經明白了。侍候文嫺的侍琴,是她身邊資格最老的大丫頭之一,與侍棋原是一撥的,但與老實厚道的侍棋不同,侍琴慣會爭閒鬥氣,攬權生事,偏又極得文嫺信任。如今,侍棋留在顧家嫁人,另兩個丫頭是新近撥來的,秋水不得信任,文嫺只怕會更依賴侍琴。她嫁進學士府後,婆婆“病重”,小姑年輕,定是要接過管家大權的,可柳家與顧家不同,沒有人時時提點,也沒有人替她收拾爛攤子,萬一真的惹出禍事來,從此失了大權,怕是再也別想受重用了。文嫺本就不得夫婿寵愛,親姑母兼婆婆自身難保,出嫁前又得罪了孃家繼母,婆家還有白姨娘母子等人虎視眈眈,到時候還怎麼過日子?

    文怡看向秋水,目光中多了幾分鄭重:“難爲你看得明白,只是這種事你問我也是沒用的。在顧家,五姐姐與我是隔房堂姐妹,在柳家,我與她是隔房堂妯娌。她對我如何,你也是心知肚明的,若是想讓我從旁進言,只怕沒什麼用處。”

    秋水道:“奴婢怎會不知道呢?只是有一點,您如今已經是柳家的大奶奶了,雖說是搬出去分家另過,但您在這府裏,當真沒有一點人脈麼?奴婢自己就是家生子,自然知道家生子的用處,若是五姑奶奶能在府裏得一份助力,往後的事就好辦了。”

    文怡眯了眯眼,笑道:“我自打嫁給相公,便一直住在自個家裏,這府裏的下人,幾乎沒一個是我認得的,能有什麼人脈?倒是我家相公當初分家出去時,因手下無人使喚,還多虧二嬸孃賜了幾房家人呢。”

    秋水微微一笑:“九姑奶奶,明人不說暗話。去年九姑爺隨三姑太太去顧莊,本來只說要聘一位顧家的小姐爲妻,三姑太太看中了好幾個人,連段家表小姐都考慮過了,最後三姑太太挑中的是您,聽說是因爲身邊人的進言。而您去年秋天隨長房上京,原因是三姑太太又改了主意,想要毀約。按理說,只看九姑爺的身份家世,三姑太太脾氣又不好,您只爲了名聲,就堅持要嫁給他,實在有些勉強了。更奇怪的是,九姑爺明明知道三姑太太爲他說的這門親,目的是什麼,但他哪怕是中了武進士,當了官,也仍舊不改初衷,倒與九姑奶奶您是一個主意。奴婢猜想,九姑奶奶與九姑爺當是有約在先纔是,而且,在這府裏必有人聽候九姑爺或九姑奶奶的差遣,不然,三姑太太幾次想要改主意,都沒改成,若說不是身邊有人勸她,奴婢是不信的。”

    文怡警惕起來:“我與相公早在去年端午過後便訂了親,自然是有約在先的。你說這些……是想暗示些什麼?”

    秋水忙道:“奴婢不敢,這些話不過是奴婢聽二太太與玉蛾姐姐閒話家常時聽到的隻字片語,自己再琢磨出來的,是真是假奴婢也不知道。奴婢只是覺得,若這府裏果真有人是聽候九姑奶奶差遣的,還請九姑奶奶看在您與我們五姑奶奶都是顧家女兒的份上,提點提點奴婢,也好讓奴婢在這裏不至於舉目無親,無人可依。”

    文怡盯了她許久,這回秋水倒是表現得十分平靜,一臉的恭順,叫人看不出方纔她還有過“背主另投”的嫌疑。文怡細心一想,淡淡地道:“人脈沒有,但我們家裏也有柳家的家生子,在這府裏有幾個親戚倒是真的,就象仲娘子論輩份還是你表姨媽一樣。你若想要在這府裏掙個體面,光是認得幾個家生子,又有什麼用?五姐姐不信你,不用你,你也出不了頭啊”

    秋水眼珠子一轉,恭順道:“奴婢自知不得五姑奶奶看重,但她是奴婢之主,奴婢自當爲她效命的。”

    連屋子都進不去,效的哪門子命?文嫺性情偏執,若是認定秋水不能用,就算知道秋水在學士府裏有人脈,也不會用她,說不定反而會把與她相熟的柳家家生子都一併投置閒散了呢。

    文怡嘆了口氣,道:“你的主意本來不錯,只是五姐姐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越是動靜大了,她越是惱你,倒不如老老實實當一陣差,她遲早會知道你的好處。”也許用不着等太久,只需要等到……文嫺接手學士府內務後,管家管出麻煩來。文嫺通共纔有四個丫頭、兩房家人陪嫁,陪房還要管莊子,丫頭裏最受重用的一個又是不頂事的,她很快就要另尋賢能了。

    秋水眉頭微微一皺,還要再開口說話。就在這時,正院方向傳來柳四太太的聲音,似乎又有哪家女眷要進來看新娘了。文怡立時便起身帶着丫頭們回去了,才轉過彎,便有個學士府的婆子笑吟吟地叫了潤心一聲:“喲,這不是舒家的大妞麼?今日陪行大奶奶回來呀?”潤心笑着叫了一聲“大娘”,行過禮便陪着文怡繼續前行了。

    秋水若有所思地盯着潤心的背影,接着又將目光轉向那婆子,抿了抿脣。

    前來看新娘的女客們一個接一個的,因柳四太太與柳七太太都要忙着在前頭招呼客人,文怡只能擔當起接待的重任,忙了半天,方纔有時間歇口氣,潤心笑着勸她:“廂房裏給幾位本家的太太、奶奶與小姐們已經擺下了酒席,大奶奶過去吃兩口吧,都忙了半日了,您才喝過兩口茶呢。”

    文怡想想也是,便去了廂房,裏面果然擺了席面,但並沒有旁人在。那裏侍候的婆子說,四太太、七太太與幾位小姐都在外頭大席上,寧大奶奶不能出新房,因此這桌席面只招待行大奶奶一人,這是大小姐特地吩咐過的。

    文怡心中感嘆柳素小小年紀就思慮周全,便領了她的好意,坐下來匆匆吃了遲來的午飯,還剩了許多,都賞給兩個丫頭了,自己捧着一杯熱茶,在窗臺下尋了個通風的座兒,略作休息。

    她無意中掃了窗外一眼,卻有些意外地發現,秋水正在對面廊下與兩個柳家的婆子說話,神情十分親熱,那兩個婆子的態度頗爲熱情。潤心不知幾時走到了她身後,看到這個場景,便壓低聲音道:“那兩個人,一個是奴婢的表舅母,另一個是二夫人的陪房,今日應是受了二老爺的吩咐,爲二夫人打探消息來的。”

    文怡心中暗歎。雖然不知道秋水是怎麼與這兩個婆子拉上關係的,但這不過一小會兒的功夫,她就做成了這樣的事,文嫺不能慧眼識能,實在是可惜了。但從另一方面說,正因爲秋水能幹,又不甘心就此沉寂,若文嫺遲遲不能改變態度,等到這秋水有了自己的打算時,只怕文嫺就更難過了。

    喜宴結束後,文怡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家裏,想想日間的見聞,仍舊感嘆不已。但這是文嫺自己做的決定,對方又不信任她,她也不好說什麼。

    一夜無話,次日是新娘子認親的日子。文怡早起後,在家料理了一番事務,方纔再次帶人坐車去了學士府。柳七老爺一家同行。

    文怡坐在車中,想到近來的奔波勞累,決心等今日事畢,便派人去把祖母接回來,從此關起門過小日子,再不做這等吃力不討好的事了。

    柳家親眷不多,認親的過程很快就結束了。一切都很順利,其中只發生過一個小插曲:柳東行與柳東寧都被稱爲“大爺”,文怡與文嫺同是“大奶奶”,各自在家時倒沒什麼,如今大家混在一處,弟妹們與家下人等倒有些犯難,仍舊只能把柳東行與柳東寧的名字帶上,以作區別。柳七太太便道:“麻煩得很,下人倒罷了,他們兄弟姐妹們叫哥哥,還分什麼行大哥、寧大哥的,聽得人頭疼。爲何不按族中排行,稱寧哥兒做二哥?如今這樣稱呼,倒象是把行哥兒排出族中小輩排行似的,外人聽了也不象話。”

    柳顧氏今日難得地有了精神,在丫頭們的攙扶下坐在正座受禮,聽到柳七太太的話,臉色立時便難看起來:“各家各論就行了,都叫了十幾年,誰也沒說麻煩,這會子改什麼呢?”

    柳七太太看了她一眼,沒吭聲。文怡笑說:“各論各的也好,若是忽然要改口,就怕家裏人自己倒分不清楚了。”柳七太太卻道:“話不是這麼說的,行哥兒本就居長,若是寧哥兒成了大少爺,那後面的俊哥兒、喬哥兒排行就要亂了。喬哥兒在族中本當是行九,如今在這府裏要叫三少爺,可要是把行哥兒算上,他就是老四,而四房的啓哥兒在族中行四,這府裏的人卻叫他啓少爺。我家冉丫頭有時候都不知該稱呼哪一個是四哥呢”

    衆人一想,果然是一筆亂賬。柳家與顧家不同,因爲族人分散各地,子弟排行並不統一。但這種事又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說清的,於是到最後,認親會便成了討論族中小輩排行的商議會,結論仍舊是各家各論各的,到了族人會聚的場合,再啓用族譜上的排行。不過柳七太太仍舊覺得,應該是一起序齒纔是,堅持讓兒女們叫文怡“大嫂”,文嫺就成了“二嫂”。

    柳東寧帶着文嫺退下時,後者的臉色有些不大好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