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250章 夫妻交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250章 夫妻交心字體大小: A+
     

    當文怡與柳東行坐上馬車,離開尚書府的時候,已是日落西山時分了。

    柳東行一上車,便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文怡卻擔心尚書府的下人聽見了會有閒話,忙忙命王小二駕車離開,又小聲提醒柳東行。

    柳東行卻滿不在乎地道:“怕什麼?我從來就與他們家不對付,都差點兒撕破臉了,我不笑,他們也不會說我一句好話,我何苦委屈自己?”

    文怡道:“我並不是讓你委屈自己,只是讓你慢點兒笑,等回到咱們家裏再說。你待他們禮數週全,他們雖不會說你一句好話,但尚書府的下人,與外頭的人看見了,就會覺得你是個好的。只要把大義名分佔了,無論他們家如何詆譭你,別人也不會信的。”

    柳東行若有所思,沉默了一會兒,忽然笑着說:“娘子,以前我還真小瞧了你,原來娘子也有這般大智慧,幾句話,便堵得二嬸話都說不出來,氣得渾身發抖,卻無言可對。我本來還擔心,出征後你一個人守着家裏,會叫她尋藉口欺負了去,如今倒是放心許多了。”

    文怡心中暗歎,她自然知道柳東行擔心這件事,不然也不會在進門第二天便鋒芒畢露,好讓柳東行知道她並不是個任人拿捏的麪糰人兒,應對二嬸孃柳顧氏,並非全無辦法。他都要上戰場了,她又怎能讓他走得不安心呢?只是,她還沒忘記自己的初衷:“相公,這種事說不上大智慧,只能說是小聰明。二嬸孃的話雖不中聽,但並不是全無道理。當時還好沒有外人在場,不然我這樣做,定要受人非議的。我原來也不想用這樣的法子,只是二嬸孃欺人太甚,這頭一回見禮,我若退了一步,將來就要被她徹底壓住了,連尚書府的下人也要看輕我幾分。此事關係到相公的體面,我怎能容忍?”她的夫婿,可不是一個只知道忍氣吞聲的人。

    柳東行這才明白,心下頗有幾分感動。觀妻子今日行事,確實與她平日的溫婉端莊大不一樣,他還道是自己對她瞭解不夠,沒想到,她是爲了自己。

    他伸出手,輕輕握住了文怡的手。

    文怡心下暖暖的,輕輕捱上他的肩膀,輕聲道:“相公別瞧今日我將二嬸孃氣得無言可駁,連二叔也不相信她,看似好好出了一口惡氣,但這樣的小聰明,偶偶使一使無傷大雅,卻終歸不是正道。要想截斷二房惡言中傷之路,咱們就要在外人面前把禮數做周全了,還要表現得大仁大義,忠孝兩全,這樣一來,無論他們家的人怎麼說我們的壞話,外人都不會相信了。二叔在朝爲官多年,官聲還過得去,因爲二嬸孃行事不當,他也受了連累,但別人只會說他治家不嚴謹,沒能約束好妻子,甚至是運氣不好娶了個惡妻,卻不會疑心他自己就是個德行有虧之人,可見這名聲有多重要。相公初入朝中,名不見經傳,便是有人知道你受了委屈,也不會爲了你,去指責當朝尚書,便是有人這麼做了,也多半不是爲了給相公出頭的。但若是二叔指責相公有失禮之處,便總會有人相信,從此看輕相公,那豈不是誤了你的前程?因此相公行事還當謹慎,尤其是有外人在場的時候,萬萬不要讓二房拿住了把柄,若當真不慎,叫他們尋到了空子,也要想出理由解釋,佔住大義名分。”

    柳東行聽得心下信服,想起自己多年以來吃過的虧,便忍不住暗恨。他之所以會失去嫡長之位,被外人視爲柳家旁支子弟,甚至成爲一些人眼中名不正、言不順的奸生子,不正是因爲二叔柳復位高權重,在族中也少有人能與其作對的緣故麼?若非族裏還有幾位老人心念昔日祖母的義舉,堅守嫡庶長幼之別,不許二叔動族譜,只怕他如今的處境還要更不堪呢。而他原本以爲,得了通政司的助力,又中了武進士、得授官職之後,便能揚眉吐氣了。結果,他請封父祖誥命的文書遞上去後,禮部把誥書與冠服一併賜下了,也沒人對他的身世吭一聲,連御史臺也沒人出頭,真叫他失望不已。更過分的是,若非文怡向孃家長房求助,他這份誥命還不知猴年馬月才能頒下來呢。

    權利,地位,還有名聲,原來是那麼的重要。身居高位者,即便犯下違禮之事,別人也會當作沒看見。

    文怡見他沉默無言,有些不安,擡頭望向他,見他目中隱有怨恨之色,心下不由得一驚,忙喚他:“相公,你怎麼了?”

    “沒什麼。”柳東行摟過她,將下巴輕輕抵在她頭上,淡淡地道,“我將來一定會出人頭地的,他是一部尚書又如何?他已經老了,總有一天會退下來,而我,還有大把好前程總有一日,我要叫他……”

    文怡卻越聽越覺得不對勁,這話與她的本意似乎大不相同。她忙直起身子,看着他正色道:“相公,不可被心中怨恨左右了自己。我不求你日後大富大貴,只願你一生平安,與我白頭偕老。至於二房如何,你不是早已有了決斷麼?咱們又不必與他爭奪那宗長之位,只要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了,太婆婆、公公與婆婆在天之靈,也就能安心了。”

    柳東行微微笑了笑:“放心,我自然知道這個道理。”

    但文怡卻不能放心,她絕不會忘記前世裏,柳顧氏回顧莊爲柳東行提親時的情形,當時柳東行從北疆戰場回來,軍功有了,官爵有了,連柳家二房都要提防警惕,但他卻受了一身的傷,甚至還有殘疾……文怡打了個冷戰,無法容忍這樣的遭遇再次降臨到他的身上,還是在自己明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

    她再也顧不得羞澀,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柳東行,將頭埋進他懷中。柳東行一愣,表情驚訝,但很快便露出了溫柔的神色:“怎麼了?別怕,我知道分寸的。”

    “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文怡悶聲道,“請相公不要忘記,昨日新婚之夜,你曾對我許下了什麼諾言。官位前程,或許真的十分重要,但是……官位前程與自己的平安喜樂,哪一個更重要,相公一定要想清楚纔好萬萬不可……爲了爭一個好前程,把二房鬥下來,便犧牲了自己的平安康泰,也許當時……相公不會覺得有什麼,但當你真的失去了以後,想要後悔,就來不及了……我相信,無論是太婆婆、公公還是婆婆,都不會願意看到相公落得那樣一個結果的……”

    柳東行訝然,先是愣了愣,接着感覺到有幾分異狀,忙伸手將她的臉輕輕擡起,面對自己,見她不知幾時,已流出兩行清淚,心下不由得又痛又愧,摟住她道:“是我錯了,好娘子,我不該讓你不安的。你放心……”他目光一凜,“爲了報復那些賤人,便要葬送自己的大好日子,我纔沒那麼糊塗呢”

    文怡伏在他懷中,聽着他漸漸平復的心跳聲,總算鬆了口氣。

    當天夜裏,夫妻二人梳洗過,正準備就寢時,柳東行不知從哪裏取來了一個黑底紅花織錦面的匣子,遞到文怡面前。

    文怡接過來,覺得有些重,又見上頭掛着一把小鎖,不由得有些好奇:“這是什麼?”

    柳東行直接從貼身的小錦袋裏取出一把鑰匙來放到她手心:“打開看看?”

    文怡歪歪頭,忽然有了幾分了悟,便用鑰匙打開了匣子,見裏面原來是兩大串鑰匙,加起來少說也有十來把,便笑道:“這難道都是家裏的鑰匙?都放在匣子裏做什麼?要用的時候,還要特地開匣子來取麼?未免太不方便了些。”

    柳東行笑道:“你明明猜到這是什麼東西,偏要裝出個笨樣子來,別是你祖母教你的吧?記得小時候,我常見我母親明明知道父親有何爲難之處,也想出了應對之法,卻要故意裝作不知道,想方設法讓父親自己想出法子來,然後便誇他聰明。父親每每高興不已,但事後卻總能發現母親做的手腳,面上裝作不知道,私底下卻跟我說,有妻如此,便該惜福纔是。只是我不大喜歡這樣,妻子聰明,纔是丈夫的福氣,何必非要妻子裝傻蛋呢?”

    文怡還是頭一回聽到公公婆婆生前的秩事,倒有幾分歡喜,只是嘴上還要表一表謙虛:“我是當真不知道,只是猜到興許是家裏庫房的鑰匙,但瞧這數量,又好象不對,因此才問你。這事兒跟公公婆婆可不一樣,憑我再聰明,也不能一瞧這些鑰匙,便猜到它們的用處吧?你就別多心了,快告訴我吧。”

    柳東行笑了一笑,便坐到牀頭,摟過她的肩,與她細細分說。

    這些鑰匙裏頭,確實有庫房的,但也有正房那幾個大箱櫃的。哪裏裝了大件的值錢的傢俱,哪裏裝了擺件、古董、字畫,哪裏裝了金銀銅錢,哪裏裝了銀票,哪裏裝了田契、屋契,哪裏裝了下人的奴婢文書……林林總總,都分說明白。柳東行還親自拉着她,披了外衣,來到東暖閣,打開炕上一個矮櫃的門鎖,拿出裏面的四個黑漆匣子來,給她看裏頭的金銀首飾與零散珠寶,道:“這原是我平日收攏了來,想着以後給你打首飾的,如今一併交給你了,你愛打什麼式樣,就儘管叫人打去。”

    文怡微笑着合上匣子,放回原處,鎖上了門,方纔對他道:“相公說得明白,我對家裏的銀錢都有數了,今後必會把這個家管好,你去了北疆,也不必爲家中擔心。”

    柳東行嘆了口氣,摟着她慢慢回房,繼續說:“除此之外,還有別的事……家裏的下人,有不少都是尚書府過來的,你也清楚,裏頭必有信不過的人。比如那馬有財兩口子,他們的兒女倒還罷了,但這夫妻倆卻是二嬸的人。我原本不知,直到前些日子,二嬸上門拿了舒伯去,我回來後查過,才知道是他們暗中回尚書府告的密,不然二嬸也不會知道那些古董都由舒伯與嬤嬤管着。可惜沒有證據,不然我早把人攆了。你且留心着,一抓到他們的把柄,就把清出去,省得麻煩。還有,外院有個叫谷旺的小廝,雖然是外頭買的,但行事總有些不妥,我託羅大哥查過,他與尚書府並不是一路人,但一心想要出頭,因此深羨尚書府富貴,又有意攀附羅家,難保將來不會爲利賣主,你也要小心提防。再來,便是府中的丫頭,那幾個老實的倒也罷了,其他人也不知道有沒有見不得人的小心思,便是你自己的陪嫁,也不能掉以輕心……”

    文怡輕笑出聲,打趣道:“原來相公管家也有一手,可比我能幹多了。”

    柳東行無奈地看着她:“別不耐煩,我心裏實在不放心,一想到我走了以後,你便要一個人面對這麼多煩心事……”

    文怡打斷了他的話:“從前我顧家六房式微時,何曾沒遇過煩心事?一點一點地,也都理順了。如今雖是到了新家,但咱們獨立門戶,二房沒有名義事事插手,我又是當家主母,再無人能蓋過我去了,對付幾個不安份的下人,難道還不知道怎麼做麼?我也不去跟他們一般見識,覺得不好了,尚可容忍的,就貶去外院,再不知錯,就送到莊子上晾他幾年,實在不堪使用的,便賣給人伢子。我治家手法雖說還算厚道,但也不是任人欺負的。”

    柳東行仍舊不放心:“你不知道有些刁奴有多厲害……”

    “你當我真沒見過世面麼?”文怡覺得有些好笑,她活了兩輩子,親自動手或許沒有過,但大宅門裏的陰私卻沒少聽,若真要狠下心來,有什麼做不到?她柔聲安撫柳東行:“不要擔心,方纔我也說過了,要爭一個仁義的名聲,等外人都讚歎的時候,不管怎麼處置下人,他們又如何在外頭中傷我們,外人都不會信的。”說到這裏,她倒想起了一件小事,便促狹地眨了眨眼:“我忽然想起了一個人,今兒在尚書府,二嬸屋裏那個打簾子的丫頭,瞧着似乎有些不對呀?莫非……她對你有什麼怨恨不成?”

    柳東行清了清嗓子:“那個呀……二嬸曾想叫我把她收房,我不肯,她自然是不待見我們的。不過是一介螻蟻,你不必放在心上。”

    “哦……”文怡眼珠子一轉,“那咱們家裏……不知相公可看上了哪一個呢?我也不是什麼霸道的人物……”眼中閃過一絲兇光。

    柳東行無言地望了望天,索性一把抱起她,便往牀上壓去:“我看上的就只有你了,請娘子霸道一點吧其實我更喜歡那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