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245章 今夜良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245章 今夜良宵字體大小: A+
     

    生於望族sodu

    羅明敏喝了滿滿一大碗醒酒湯下去,晃了晃腦袋,又吹了風,才覺得腦子稍稍清楚了些,然而走路還有幾分踉蹌,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居然叫那幫混蛋給算計了……

    送湯來的小廝問:“羅二爺,您還好吧?”

    他笑着點頭:“已經好了許多,多謝你方纔送來的熱手巾。”又仔細打量那小廝幾眼,記起了對方的名字:“我記得……你是在馬房當差的?倒是機靈能幹。”

    那小廝笑着作了個揖:“小的名叫谷旺,如今在外院做些跑腿打雜的差事,羅二爺若是有什麼事要辦,只管吩咐小的。小的雖愚笨些,腿腳倒還勤快。”

    羅明敏聽了笑罵道:“你這樣的人也叫愚笨,天底下還有伶俐人不成?行了,你去吧,我還要回席上呢。”

    谷旺應了一聲,卻沒離開,反倒從袖中掏出一個小瓷瓶來,遞到羅明敏面前,道:“這是我們家大爺事先備下的解酒藥,只要吃兩顆下去,任憑別人灌再多的酒,也不會醉倒的。若是羅二爺實在受不住,不如也試一試?”

    羅明敏一愣,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如此怪道他今日酒量比平日淺許多,我還當他在顧家也喝多了,沒想到……”又笑了幾聲,接過小瓷瓶,拔開塞子一聞,已知道里頭的藥丸是什麼成分了,不由得有幾分懊惱。這原是蕭老大夫搗鼓出來的方子,柳東行學過,他也學過,怎麼就一時沒想起來呢?

    看着谷旺,他笑問:“你把這藥隨手給了我,還泄了你家大爺的底,就不怕你家大爺惱了?”

    谷旺笑道:“若是別人,小的自然是不敢說的,但羅二爺不是外人,大爺即便知道了,也只會誇小的懂事,又怎會惱呢?”

    羅明敏大笑,又問了他一些諸如多大年紀了、是從尚書府過來的還是外頭買來的、成親沒有、識不識字、通常辦的是什麼差事之類的問題,還未問完呢,便有一個青年僕役匆匆走過來,見他們在這裏,先是上前向羅明敏行了一禮:“羅二爺原來在這裏歇息,倒叫小的們好找。”接着便盯了那谷旺一眼:“不是讓你侍候賓客們的車馬麼?怎的跑到這裏來了?”

    那谷旺忙道:“小的因肚子餓了,過來討點吃食,正巧見到羅二爺在此,似乎吃醉了,便侍候着吃了醒酒湯,並不是故意誤了差事的。”

    那青年僕役挑挑眉,也沒多加責怪:“既如此,這裏就交給我了,你快領了吃食回去吧。今日來吃酒的賓客可都是大有來頭的,騎的馬也不是尋常坐騎,若是有個差遲,大爺與大*奶臉上不好看,你也別想討得了好。”

    那谷旺忙應下,向羅明敏行了禮,便轉身去了。那青年僕役一直盯着他消失在門外,方纔回頭向羅明敏揖了一禮:“都是小的們怠慢了,羅二爺莫怪。裏頭都在催二爺回去呢,不知二爺可方便?”

    羅明敏微微笑着,問:“你是舒伯的兒子吧?方纔那小廝是怎麼回事?既是看守車馬的人,居然叫他摸進廚房來了,萬一是個有歹心的,可不好辦。”

    那青年僕役忙束手低頭答道:“小的舒平,家父正是家裏的總管。那谷旺原是外頭買來的,大爺起初並未多想,只是後來發現他與尚書府過來的人來往密切,又查明賣他的那人伢子原是尚書府常用的,方纔多留意些。他來了幾個月,小的們冷眼看着,覺得他雖有些小心思,卻也沒那麼大的膽子敢胡作非爲,因此大爺吩咐我們且細細察看,弄明白他的底細再說。”

    羅明敏點點頭:“既然你們心裏有數,那我就不管了,只是需得留心。不可讓他進書房當差”說完便站起身來。

    舒平應了,見他起身,忙伸手去扶。羅明敏身體晃了晃,輕輕掙開他的手,拒絕了他的攙扶,自行往酒席的方向走,心底裏卻在嘆息:這幾個月,柳東行既要備考武會試,又要忙通政司的差使,接着還有婚事與練兵等事情要忙活,對家裏的事務反倒顧不過來了。如今他家既有了當家主母,自己還是要找機會提醒弟妹一聲,讓她小心家裏的人才是。

    想到這裏,羅明敏又停下了腳步,面露苦笑,搖了搖頭。

    罷了,難得東行才得了幾日的婚假,就讓他過幾天安心日子吧,等他走了,再說這話也不遲。若是弟妹料理不過來,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觀的。

    回到了席上,羅明敏還未來得及與同席的朋友打招呼,便有人喚他的名字,他回頭一看,原來是從前在康城書院時的兩位同窗,一位許豫,一位林近,兩人都曾參加今科會試,卻雙雙名落孫山,因爲想到皇帝明年四十大壽,也許會加開恩科,便滯留在京中,埋頭苦讀等候消息,柳東行娶親,也把他們請過來了。

    羅明敏忙笑着迎上去:“原來是你們,方纔我就有心去找你們喝酒的,不想被人困住了,幾乎醉倒,這會子還頭暈呢,還好你們過來了。”

    許豫微笑道:“今日雖然高興,還是少喝點爲好。酒這東西,可以助興,卻不可太過,太過則傷身。”

    林近卻說:“今兒來的人大都是生面孔,我們也不認得幾個,聽說都大有來頭。我們原有心早些過來找你喝酒的,見了那些軍漢,都不敢過來了。”又壓低了聲音:“聽說柳兄娶的媳婦是聶珩的表妹?怎麼不見聶珩過來?”

    羅明敏笑說:“聶珩今兒是大舅哥呢,早在孃家就吃過酒了,自然不便過來。”又說,“那些小將軍們都是東行在營裏的同袍,別看他們都人高馬大的,其實和氣得很,也不是粗人。”

    林近卻擺擺手:“我是不慣與那樣的人相處的,光聽聲音,就叫人腦仁兒疼。”接着又壓低了聲音:“聽說今日還來了好幾位尚書、侍郎?還有大將軍什麼的?我只聽說東行與他叔叔不大和睦,卻沒想到柳大人如此擡舉,還爲他請了這許多大人物來?只可惜我們不能親自拜見。”

    羅明敏頓了頓,笑說:“都是東行的上官,確實有不少大人物,方纔灌我酒的那幾位小將軍,就沒有一個是白身,高的也有四五品呢,大將軍就更不必說了。”他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說下去,便轉頭去問許豫:“我聽說你因守孝誤了上一科,今科料想應該能得中才是,這又是怎麼了?”

    許豫卻輕描淡寫地擺擺手:“原是開考前不巧得了風寒,雖然吃過藥已好了,精神卻難以支撐,本想勉強一詩,看來還是不行的,只能看下一科了。我沒什麼要緊,羅兄不必擔心。”

    羅明敏原要勸慰幾句,林近卻插嘴道:“其實許兄若是肯放下身段,應貴人之邀,到王府去做個清客,這會子早就考中了。”

    羅明敏皺了皺眉,許豫卻仍舊是那副淡淡的樣子:“我是讀書人,考科舉方是正道,陪王府貴人彈彈琴說說話,那不是我該做的。”接着便朝羅明敏拱了拱手:“時候不早了,賓客也散了大半,我在大護國寺附近賃了屋子暫住,不好回去太晚,就此別過,羅兄得了閒,便來坐坐吧。”說罷轉身就要走人,林近急了,叫了他幾聲都沒能叫住他,又想起自己沒有馬車,只好也跟羅明敏告了別,不甘不願地追了上去。

    羅明敏看着他們的背影遠去,微微皺了眉頭。

    “羅兄弟”又有人叫他,他回過身,這回來的卻是傅仲寅。

    傅仲寅左手拎着一壺酒,右手抓着個酒杯,笑嘻嘻地走過來:“方纔還沒喝完,羅兄弟就跑了,二十杯還差三杯呢,羅兄弟該不會耍賴吧?”

    羅明敏見狀,只得將閒事通通拋開,沒好氣地對他說:“小傅將軍也太強人所難了,明明是你們欺我好說話,硬要灌醉我,怎麼就成了我耍賴呢?”

    傅仲寅笑着斟了酒,自行喝了三杯下去,將杯底亮給他看:“那就罰我把這三杯酒給領了,羅兄弟消了氣,如何?”

    羅明敏無奈地看着杯底,嘆道:“不敢當,不過是玩笑罷了,我心裏知道。”迎親的時候,若傅仲寅不是立時將他推出來,柳東行又跟着附和,恐怕是真的要耽誤吉時了。傅仲寅少年英雄,盛名之下無虛士,別看他如今笑得吊兒郎當的,該做決斷的時候,半點都不會手軟。只不過自己習慣了行事圓滑,有些受不了這種乾脆利落的處事方法罷了。

    不過仔細想想,這樣的行事風格,倒比林近那兜着圈子不肯明說,但話裏話外都明晃晃地露出企圖心的人要強得多了,至少足夠直截了當。

    羅明敏接過傅仲寅手上的酒壺,就將尋了個杯子來倒了,也喝了個杯底朝天,向對方亮了一亮,嘴角彎了彎。

    傅仲寅哈哈大笑,伸手攬過他的肩膀,哥倆兒好地往同袍們的席面走,嘴裏還在說:“可惜新郎官居然醉倒了,咱們只好自己喝,難得明日有假,大家夥兒可得喝夠本才行待明日見了小柳兒,咱們就一起羞他去”

    新房內,紅燭高燒,已短了半截,濃郁的香氣瀰漫,夾雜着一股淡淡的、卻叫人難以言喻的氣味。大紅繡帳不知幾時已經停止了輕微的晃動,過了一會兒,方纔傳出幾不可聞的喘息聲來。

    文怡閉着眼,只覺得身上都出了汗,又熱又膩,但她手腳都軟成了一團泥,半點都不想挪動,只能伏在柳東行的胸前,低低地喘着氣。

    柳東行伸手輕輕勾起她頰邊的一縷青絲,挽向她耳後,看着她的眉眼,良久,微微一笑,又低頭吻了她一下:“可是累着了?”

    文怡臉一紅,將臉埋進他的肩窩,一聲都不肯吭。

    柳東行輕笑,手掌輕輕地揉向她的腰腿,她耳根一熱,恨恨地擡起頭來,瞪了他一眼:“快住手你這個……你這個急死鬼”

    柳東行哈哈大笑,重重地親了她一口,道:“好娘子,我總共纔有幾日的婚假?自然會急呀”

    文怡擡手捶他胸膛,但很快又沉默下來,頓了一頓,將手掌輕輕放在他胸前,感受着他的心跳聲,低聲呢喃:“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柳東行收了笑,擡手握住她的手,與她對視,鄭重道:“我會的,你已是我的妻子,我不能忍受……你一個人過着沒有我的日子,更不能忍受……有朝一日,會有人跟你提議,改嫁給另一個男人……我去上戰場,哪怕是傷了,殘了,也會掙了命回來”

    文怡心下一驚,忙捂住他的嘴:“不要亂說話什麼叫傷了、殘了?我不許你傷了、殘了小傷倒罷了,掉幾根頭髮絲兒,也沒什麼要緊,但是不許你一身傷的回來若是……若是你變成了那樣……”

    柳東行微微一笑:“若是我變成了那樣,又如何?”

    文怡咬咬脣:“若是你變成了那樣,我一定惱你很久很久”頓了頓,又補充一句,“至少也要惱你一個月”

    柳東行猛地將她緊緊摟在懷中,密密親吻,直到她幾乎喘不過氣來,方纔鬆開,盯着她的雙眼,正色道:“我不會的。我明知道自己會有性命之危,卻還是爲了私心,娶你過門,便要爲你負責。我們還有一輩子要過呢,我怎能在新婚的時候,便拋下你?更不能帶着殘軀回來,連累你一輩子”

    文怡眼圈微紅,伏入他懷中:“那我就在家中等你,你千萬要記得今夜說過的話,等你回來了,咱們便和和美美地過一輩子,孝敬祖母,照顧弟弟妹妹們。若是你違了誓,我可是不依的,即便到了黃泉,我也要找你討這個債”

    柳東行輕輕吻着她的額頭,低聲呢喃:“我不會的,我向你發誓。”接着笑了笑,低下頭,用鼻子頂着她的鼻尖,小聲說:“不過啊……咱們要和和美美地過一輩子,除了孝敬祖母與照顧弟弟妹妹們以外,還要多生幾個孩子,既要有象我的兒子,也要有象你的女兒,那才叫圓滿了,你說是不是?”

    文怡的臉越來越紅,身體已經僵住了:“你……”咬咬牙,又罵了一句:“你這個急色鬼外頭的賓客還沒散呢若是……”

    話未說完,柳東行已經堵住了她的嘴,過了一會兒才道:“外頭的賓客,自有人招呼他們喝酒,咱們就別管了。娘子,莫辜負了今夜良宵……”。.。

    P?S:的域名的全部拼音Shen+Ma+Xiao+shuo然後就是.com了,非常好記。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