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233章 劍拔弩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233章 劍拔弩張字體大小: A+
     

    一行人不多時便到了尚書府。柳顧氏得了消息,臉色不大好看,也沒迎出來,只是讓人將文怡等人請進了花廳,自個兒坐在那裏等。待盧老夫人帶着人進了屋,她先是不緊不慢地起身請安,一錯眼瞧見侍郎府的管家侍立在旁,臉色一下就黑了下來:“你來做什麼?一點子小事,也敢驚動老夫人?”眼角瞥了盧老夫人一眼:“若是一個不慎,氣壞了老夫人,你擔待得起嗎?”

    那管家滿頭是汗,心中暗暗叫苦。他不過是運氣不好,恰恰被分派到這個差事罷了,哪裏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他心裏也有幾分怨氣,暗道:若不是姑太太你多事,太夫人又怎會生氣?嘴裏卻不敢照實話,只能賠笑道:“六老太太派人告訴了太夫人,太夫人立時就急了,因此大太太纔會打發小的來見姑太太,勸姑太太行事謹慎些,別叫外頭的人笑話。”

    柳顧氏冷笑:“這話纔是笑話呢大嫂子如今越發糊塗了,一點子小事,就敢驚動母親,還派人來教訓我?我們柳家的事,幾時輪到她來插手?”邊說還邊拿眼睛去瞄盧老夫人與文怡,脣邊隱有嘲諷笑意。

    文良看在眼裏,皺了皺眉頭,上前一禮道:“三姑母,事情如何,一句半句說不清楚,不如先前六叔祖母坐下,慢慢細說如何?”

    柳顧氏見是他,腹誹幾句二房如今越發愛管閒事了,便不情不願地請了盧老夫人就座,然後皮笑肉不笑地道:“前兒聽說六嬸孃跟着二哥夫妻倆上京了,今兒可是剛到?您消息倒是靈通,顯見是親孫女婿了,他家裏前腳出點丁點兒大的小事,您後腳就知道了,可鬧到侍郎府去,卻也未免太小題大做了。”

    盧老夫人不緊不慢地撣了撣袖子,淡淡地道:“這話糊塗,顧家列祖列宗的臉面都丟盡了,還叫丁點兒大的小事,我倒不知道什麼才叫大事呢”

    柳顧氏一聽,臉立時便拉長了:“六嬸孃說話仔細着些誰丟了顧家列祖列宗的臉面?您雖是長輩,卻也不能信口雌黃我乃是堂堂尚書夫人,您想要污衊我,也要顧着朝廷的體面”

    盧老夫人低低冷笑一聲:“你也用不着拿身上的誥命來壓我,難不成只你一個有誥命不成?朝廷體面這四個字從你嘴裏出來,叫人聽在耳朵裏,真不是滋味,原來你也知道這四個字呢?”說罷臉一板,喝令侍郎府的管家:“你們老夫人是怎麼說的?告訴三姑太太吧?”

    那管家一愣,又在心中叫了一番苦,嘴上卻不敢怠慢:“是,六老太太。”眼珠子轉了幾轉,方纔道:“太夫人有話要勸三姑太太,三姑太太雖是一番好意,想着侄兒不在家,家裏沒人照看,做嬸孃的總不能眼睜睜看着侄兒家裏亂糟糟的,便好心派人過來幫着照應,只是柳家大爺又不曾離京,出門前又交待過家裏的管家如何行事,三姑太太不跟柳大爺先說一聲,便派了人過來,未免太過心急了。想來柳家大爺心裏也知道自家是什麼境況,如今他還在京中,纔不好意思麻煩嬸孃,等他離了京,總歸是要把家裏託付給親人長輩的。三姑太太這時候派了人去,知道的人,明白是三姑太太心疼侄兒,不知道的,還當三姑太太和姑老爺有什麼想法,未免於姑老爺的名聲有礙。至於那幾件古董,不過都是些玩物罷了,不值什麼,三姑太太想要借,難道柳家大爺還會不給麼?都是一家人,骨肉親情比這點死物要重得多了,底下人見識淺薄,不懂得這個道理,但知道護着主人的財物,也算不得大錯,只是禮數上不足罷了。三姑太太不如等柳家大爺回來了,再提這事兒不遲,那些不懂事的下人,或打或罵,都使得的,只是柳家大爺到底是分了家出去的,他的奴僕,即便要殺要賣,也還是交給他處置的好。”

    柳顧氏聽了這番話,臉色漸漸緩和下來,心知是孃家人在爲自己開脫,嘴邊也有了笑意:“這些道理我都懂得,只是侄兒不在家,他的下人便如此囂張起來,連主人都不放在眼裏了,我這個嬸孃若不幫着教訓幾句,叫人知道了,也要笑話我不懂得心疼侄兒再說,那些下人,哪個不是從府裏分出去的?這才走了幾日,眼裏就沒了主人,這樣的刁奴如何能容?這還是在我面前呢,若在外人面前也這般失禮,別人就要罵我這個嬸孃心懷叵測,專把不好的奴才分給侄兒了那我豈不是要冤死?”說到後頭,笑意已經沒了,眼裏滿是狠厲。

    盧老夫人哪裏聽不出那管家的話是什麼意思?見柳顧氏這般,便似笑非笑地瞥了那管家一眼:“你倒長了一張好嘴,只是這話當真是你們老太太和大太太說的?她們怎的就知道你們姑太太要賣了或是殺了那舒管家?”

    那管家臉色一白,小心翼翼地縮了縮脖子:“是小的記錯了,太夫人與夫人說的是……柳家大爺的奴僕,無論姑太太想怎樣處罰,還是交給柳家大爺自行處置的好……”

    盧老夫人收了笑:“話要說清楚,你是來傳話的,若連這樣簡單的差事都做不來,那還留你做什麼?若你膽敢欺上瞞下,睜大眼說瞎話,咱們顧家可容不得這樣的刁奴”

    那管家腳一軟,跪倒在地,柳顧氏見了不高興了,冷聲道:“六嬸孃這是做什麼?他是顧家長房的人,便是要發落,也該由長房的人做主,六嬸孃也未免管得太寬了”

    盧老夫人冷笑一聲,瞥向文怡:“你聽聽,你三姑母這話可笑不可笑?”

    文怡微笑着對柳顧氏道:“三姑母,原來您也是這麼想的呀?可我祖母不過是教訓了這管家幾句,您就護得這般,那柳家的管家被您捆了去發賣,您又怎麼說?”

    柳顧氏一窒,咬咬牙,罵道:“你這丫頭好不知羞還未過門呢,就插手管夫家的事了。這是我們柳家的內務,與你何干?等你進了柳家的門,再來管這閒事不遲”

    文怡氣得臉都白了,文良皺眉道:“三姑母,九妹妹也是實話實說罷了。她一個未出閣的女孩兒,你何必用這樣難聽的話說她?您乃是堂堂誥命夫人,又不是街頭的平民婦人,說話總要注意些的。”

    “放肆”柳顧氏轉頭罵道,“你爹孃是怎麼教你的?長輩們在說話,小輩怎能胡亂插嘴?不懂禮數,就別在人前現眼你如今也是個同進士了,雖說比不得進士前程遠大,好歹也算是個功名,你不到吏部張羅着候缺,倒管起我們柳家的家務事來了?便是你拼盡了全力幫柳東行說話,他也不會分給你半點好處的,你就死了這份心吧”說罷瞥了盧老夫人與文怡一眼,冷哼道:“真真是笑話,未過門的女兒就管起了夫家事,這倒也罷了,還有人把手伸到未完婚的孫女婿家裏的,也不知道安的什麼心”

    這真是明晃晃的倒打一耙,顛倒黑白了。文怡聽得目瞪口呆,文良也面露訝色,更添了幾分惱怒。他如今是顧氏宗子,三姑母今日在禮數上對他有所怠慢,他可以看在對方是長輩的份上不說什麼,但她這番話,卻是實打實地往他臉上抹黑。他在袖下緊緊握着拳頭,好不容易纔將這口氣忍下,立時便下了決心,一定要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父親,請父親出面處置這目無嫡宗的不肖女才行她就算是個尚書夫人,那又如何?顧家仍舊是她的根平陽顧氏百年望族,可不是任由人踩在腳底下的

    在場的只有盧老夫人還能維持着臉上的平靜,她只是淡淡地看了柳顧氏一眼,冷笑道:“你這話糊塗我們要問的豈是柳家內務?我們要問的是我們顧家的女兒在夫家行事不慎,連累孃家祖宗名聲的大事你只一味說這是柳家內務,冷嘲勢諷地不許我們過問,莫非是認定了自己已是柳家人,便跟顧家沒有一點兒關係了?若是如此,倒也便宜,良哥兒在此,讓他做個見證,你便從此脫出顧氏族譜可好?只要你不再是顧家的女兒了,你行事再荒唐,也不與我們顧家相干,別人要說嘴,只會說柳家的夫人家教不好,卻不會說我們顧家不會教女兒,我們也樂得清靜”

    柳顧氏氣得全身直髮抖:“六嬸孃我敬你是長輩,纔會一再禮讓,你可別得寸進尺”

    “得寸進尺的是你”盧老夫人不甘示弱,“你也知道我是你長輩?我自進門,你行動便給臉子瞧,直到現在還沒給我見禮,我竟不知這是哪家的規矩?難道柳尚書的身份這樣尊貴,他的夫人仗着身上有誥命,便可以目無尊長了?怪不得會做出這種上門奪產拿人的荒唐事來呢我一個鄉下老婆子,見識少,看不得這些,正要到官上問一聲,這事兒朝廷管不管纔好”說罷便叫過文怡:“咱們去見官”立時就要走人。

    柳顧氏急了,喝令四周下人:“不許讓他們走”幾個婆子忙忙趕上來攔人,侍郎府的那管家見勢不好,心中叫苦,少不得向柳顧氏賠笑:“姑太太,您別這樣,有話好好說……”

    文怡見走不成,也冷下臉回頭質問了:“三姑母這是何意?您莫非是要把我們祖孫並二哥哥都拘在府裏不成?您可別忘了,我們不是柳家的下人,我祖母身上也有二品誥命,二哥哥還是新科進士,馬上就要得官了。你叫人攔着我們不許走,難道真以爲自己在京城裏可以一手遮天不成?”心念電轉間,隱隱起了一個念頭:若是把這件事鬧大了,將柳姑父從尚書的高位上拉下來,說不定以後柳東行還能鬆口氣,等柳東行出征了,他們礙於物議,也不敢再做出今天這樣的事來。

    想到這裏,文怡便索性用更強硬的態度面對柳顧氏:“看來三姑母是鐵了心要冒犯尊長了。二哥哥,這樣的情形,按族規該當如何?三姑母雖是出嫁了的女兒,但族裏總不能就這樣輕饒了吧?”

    文良正在氣頭上,冷笑說:“長房教女不嚴,自然是要領罰的這可不是第一次了正要從嚴從重處置纔好,不然何以服衆?至於三姑母,待我回去稟明父親,再處置不遲只是這樣荒唐無禮的女兒,我們平陽顧氏可不敢認”

    柳顧氏氣極,手指發顫:“你……你好大的膽子你以爲自己是誰?敢這樣對我說話……”

    文良面露嘲諷,莫非三姑母以爲,長房還是族長不成?

    就在這時,花廳外傳來一聲厲喝:“都給我讓開”卻是柳姑爺柳復回來了。

    柳顧氏一愣,臉上驚慌之色一閃而過,忙忙趕過去相見:“老爺,今兒怎麼回得這樣早……”

    “早什麼早?”柳復臭着臉劈頭罵道,“再不回來,全京城的人都要看我們柳家的笑話了”

    柳顧氏一窒,不服氣地道:“這如何能怪我……”見柳復瞪向自己的目光幾乎要噴出火來,又生出幾分心虛,“都是下人不懂事……”

    柳復重重哼了一聲,便換上溫和的表情,三步並作兩步來到盧老夫人面前,恭敬地行了個禮:“見過六嬸孃,夫人無禮,怠慢嬸孃了,還請您勿要見怪。”

    盧老夫人打量他一眼,臉上不動聲色:“柳姑爺客氣了,我可不敢嫌棄尚書夫人的禮數,我是哪個牌面上的人物呢?沒得惹人笑話”

    柳覆被她這一堵,只得訕訕地笑了笑,又微笑着轉向文良:“良哥兒金榜題名,可是喜事呢,怎麼也不擺幾桌酒,讓親戚們一道高興高興?我前兒還跟吏部的周尚書說,有個內姪今科高中,素來極穩重妥當的,請他務必要幫忙留意着,選一個好缺呢。”

    文良卻不是輕易被人幾句話便收買到的小後生,心知這多半是柳姑父哄他的,便皮笑肉不笑地道:“姑父言重了,大哥還未考完館選呢,我一個三甲的同進士,算得了什麼呢?哪裏好意思擺酒請客?至於官職,我自然是聽從吏部選派的了,姑父的好意,文良心領。”

    柳復覺得有些無趣,只得回頭喝斥妻子:“還不把六嬸和侄兒侄女們請進屋裏說話?弄成這般,象什麼樣子?東行家裏的事,他自會安排周到,要你多事?寧哥兒的婚禮還要一個多月呢,你二哥二嫂今日纔到京中,總要等他們歇口氣,纔好請來細細商議婚禮的事,你急什麼?家裏還能缺了那幾件古董?跟下人一般見識,更是失了體面”

    柳顧氏心急,想要跟他解釋,卻又礙着在場的人多,只得一邊虛應着,一邊給他打眼色。柳復心下生疑:莫非這裏頭還有什麼內情?文怡更是皺了眉頭,暗中留意他們的動靜。

    柳顧氏見柳覆沒迴應,也顧不得許多了,直接將他扯到一邊,耳語道:“老爺,你莫非忘了那回太子派人來的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