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228章 祖母駕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228章 祖母駕到字體大小: A+
     

    文怡趕到正院去的時候,於老夫人也在丫頭婆子的簇擁下到了,直接劈頭就問蔣氏:“這是怎麼回事?我聽說你六嬸也跟着老2兩口子來了?”

    蔣氏臉上還帶着幾分驚詫,聞言忙答道:“是,這是東平府才送過來的急信。船已經到那兒了,想着要先捎個信讓我們知道,二叔就派了家人快馬送信進京。這會子他們坐的船離京城還有兩天路程呢。”

    文怡聽說祖母還未進京,心下有些失望,但也安定了許多。既然還有兩天路程,那她就可以事先做些安排,好讓祖母到了以後,能夠好好休息,舒緩旅途的不適。

    於老夫人卻顯然有別的想法:“老2兩口子來得倒快,想必是日夜兼程趕過來的,但他們也太胡鬧了,你們六嬸那麼大的年紀了,又素來體弱,怎麼經得起千里奔波?他們怎麼就不知道攔一攔?送信的人在哪兒?趕緊叫來,我要問話”

    文怡聽着心裏有些不大高興,如果祖母與二伯父二伯母一行走的是陸路,興許她還要擔心祖母的身體會受不住,但走的是水路,祖母又不會暈船,怎麼就經不住了呢?如今是溫暖的春天,與去年秋冬時節上京的於老夫人不同,祖母的身體不會有受風寒的危險,而且北方的春季跟南方比起來,也略微清爽些,祖母應該會覺得好受點的,因此她頂多就是擔心一下祖母是否會覺得勞累,或是不大適應船上的生活而已。

    不過於老夫人的話讓提醒了她另一件事:祖母怎會平白無故上京來?如今要出嫁的是長房的文嫺,盧老夫人身爲六房的長輩,不一定要上京參加婚禮的,加上家中嗣子年紀又還小……文怡開始猜想,會不會是自己的婚事拖到月初方纔定下,讓祖母她老人家對長房產生了不滿?又想到東行如今出征在即,祖母也不知道聽說了沒有……她暗暗嘆了口氣,向於老夫人與蔣氏行過禮,便默默退到一邊去了。

    於老夫人用有些複雜的目光看了看文怡,隨即便盯緊了兒媳蔣氏,蔣氏只好讓人把那報信的家丁重新叫回來,讓他再重複一次二老爺交待的話。於老夫人卻還覺得不足,硬要他把自己知道的詳情通通說一遍。

    那家丁道:“二老爺是三月初三得的信,正巧是上巳節,二老爺在朋友家裏吃酒,聽到二太太傳信,立時就趕回家裏了,接着又忙着收拾東西。五小姐的陪嫁有大半是早就備下了的,只是先前二太太留下來的妝奩,有幾樣產業是在外地的,一時半會兒收攏不齊,二太太便從自己的陪嫁裏拿了些東西出來補上,湊齊了一份嫁妝,就吩咐底下人去備船。六老太太得了信,便趕過來說要跟着一塊兒上京,說是九小姐日後嫁了人也是要在京城過活的,倒不如趁機會在京城裏置辦些產業,省得事到臨頭再辦,會手忙腳亂。”

    “只是這樣?”於老夫人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暗暗在屏風後打量了文怡一眼,“六老太太若只是爲了置辦產業,只需派幾個人上京就行了,何必親自過來?二老爺就沒什麼話交待的?”心裏暗暗罵二兒子糊塗。

    那家丁想了想,便道:“二老爺沒說什麼,只是二太太……倒提過……曾向六老太太賠過不是,爲着九小姐的親事拖了小半年才定下來,是長房辦事不力……”

    於老夫人幾乎咬碎一口老牙,她就知道,這個二媳婦心裏藏奸,斷不可能讓自己好過的盧老夫人會上京,說不定也是她進了什麼讒言九丫頭的婚事會拖這麼久才定下,怎麼能怪到長房頭上?去年秋冬季節裏,滿京城的高門大戶,有哪家敢擅自給自家兒女定下親事的?要知道等着宮裏下旨配婚的可是一大羣龍子鳳孫

    如今老妯娌無緣無故地上京來了,也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來。於老夫人頭痛之餘,又對文怡添了幾分不滿。六房這幾年是越來越不安份了

    文怡察覺到於老夫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隱隱帶了幾分惱怒,顧不上多想,便向蔣氏輕聲道:“大伯母,不知我祖母帶了幾個人來?家裏的兄弟們又是如何安排的?”

    蔣氏忙替她問了那家丁,那家丁便道:“六老太太帶了七八個丫頭婆子,還有仲總管與兩三個男僕,家裏的小少爺年紀太小了,便託給了四太太,恰好六少爺與十一少爺從年後開始,便每日往四老爺家裏請教功課,正方便照應,想來是無礙的。”

    文怡聽了,略放下了幾分擔憂。四伯父如今是一族之長,對族中子侄的功課學問是相當注重的,四伯母照顧孩子,也還算仔細,雖然未必會真心相待,但至少弟弟的吃穿用度是不愁了。只是這並不是長久之計,文怡盤算着,等到柳東行出征,自己還是陪着祖母回家去吧,總不能長年累月地把小dd託付給別房的長輩,哪怕是族長之妻,也不如自家人細心。

    於老夫人又問了許多話,直到把二老爺一行帶的所有物件都打聽明白了,那家丁再也說不出更多的情況時,方纔讓他下去了,然後便是沉默。蔣氏聽得二太太段氏爲繼女置辦了一副聽上去頗爲豐厚的嫁妝,暗暗撇了撇嘴,沒說什麼,只小心地試探一句:“婆婆,媳婦沒料到六嬸也會來,因此只備下了二叔一家的屋子,要不要再去收拾房舍?”

    於老夫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如今家裏哪裏還有多餘的房舍?你莫不是忘了,文賢馬上就要娶親了,新房還沒收拾完呢,老2一家子過來,又是拖家帶口的,你六嬸可不是一個人來的,男男女女的下人一大堆呢。”蔣氏一時語塞,也犯起愁來。

    文怡略皺了皺眉,心下不快,但想了想侍郎府裏的情形,也確實是沒多少空房舍了。因爲文賢就要娶親,他的院子重新修整過了,在新娘子進門前,爲了討個吉利,是不許人先住進去的,文賢本人也只是住在外書房裏,而外院還有文良在。她們姐妹幾個佔了一個院子,二伯父二伯母進京後,連着身邊侍候的人,又要佔上一個院子,侍郎府中便只剩下前院還有幾間客房了,原是先前平陽學子上京趕考時曾經借住過的,但是盧老夫人乃是女眷,萬沒有住在外院的道理。

    文怡又想起了於老夫人住的院子,那院子位於侍郎府西路,前後三進,除了正院外,就是全府最寬敞的院落了,於老夫人連主帶僕住進去,也還有空房間,但她是這個家裏的正經老封君,會願意讓出一兩間空房招待老妯娌嗎?

    文怡想了想,索性微笑着對蔣氏道:“大伯母,不妨事的,祖母在京裏想必也不會久住,讓她老人家住在我那裏就行了,我那屋子的西耳房裏還有一張牀,我住那兒也是一樣的。”

    蔣氏忙道:“這如何使得?那原是丫頭們上夜的去處,你一個小姐,怎麼能住那裏呢?”

    文怡笑道:“只要祖母她老人家住得舒服,我睡丫頭的牀又有什麼要緊?況且大伯母家的屋子,便是丫頭們住的,也比別處強多了。”

    蔣氏聽了心下歡喜,越發覺得文怡知情識趣,又有眼色,忙道:“你六姐姐的院子還有空房間呢,她如今也大好了,比從前穩重許多,你若不嫌棄,不如搬過去住吧?”

    文怡聞言吃了一驚,正要婉拒,於老夫人便瞪了媳婦一眼:“九丫頭若還在原本的院子裏住,倒還罷了,若她搬出去了,你六嬸一個人跟幾個小輩住在一個院子裏,還是偏廂,你倒也有臉面”

    蔣氏漲紅了臉,訕訕地閉了嘴,不敢再提這件事。文怡倒是鬆了口氣,但隨即又發起愁來:便是祖母有了住的地方,跟來的下人又該怎麼辦呢?

    不等她發愁多久,盧老夫人一行人已經到了。他們比原本預料的早了大半天到達,才抵達碼頭不久,侍郎府便得了信,趕緊派了車轎去接,等人進了侍郎府的大門,文怡等小輩們趕去迎接,方纔大吃一驚地發現,原來二太太段氏把侄女兒可柔也帶來了。

    文怡顧不上看可柔向於老夫人與蔣氏見禮,便三步並作兩步,來到盧老夫人面前,看着久別多時的祖母額間多添的幾縷銀絲,鼻頭一酸,便跪倒在地:“祖母……”

    盧老夫人板着的面容略放柔幾分,眼圈也漸漸紅了,彎腰扶她起來,輕輕摸挲着孫女兒的頭髮,語氣中帶了些許哽咽:“好孩子,你受委屈了……”又向趙嬤嬤微微點頭:“這半年辛苦你了。”

    趙嬤嬤在旁早已掉下淚來:“老夫人,您來了就好……”

    於老夫人在旁訕訕地,清了清嗓子:“好了,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屋吧。”

    盧老夫人擡眼看了看她:“還是大嫂子想得周到。”

    於老夫人的神色更不自在了,隨口吩咐蔣氏:“你看着人收拾老2兩口子帶來給五丫頭陪送的東西,還有跟着侍候的人,都安排好了,別出差錯。”又叫過段氏:“你大嫂不知詳情,你跟着去幫忙吧。”卻親切地對次子說:“快隨我進屋說話,這半年你都過得怎麼樣?”

    蔣氏神色淡淡地,回頭就吩咐管家去了,段氏微微皺了皺眉,見侄女兒遞了個求助的眼神過來,只是暗暗囑咐一句“不要失禮”,便丟下她去了。段可柔咬了咬脣,小心翼翼地跟在文怡姐妹等人身後,臉上掛着怯怯的笑容,三番四次想要跟文嫺說話。文嫺卻有幾分心不在焉,三句話裏只回答了一句而已,可柔無法,又不敢招惹一向不和的文娟,只好轉而向頭一回見面的文雅與蔣瑤搭訕。文雅早就聽說過她的來歷,沒理她,只有蔣瑤面上帶着笑意,有一句沒一句地說着閒話,但直到進了屋,可柔也沒弄清楚,這侍郎府裏到底有幾個主子,文嫺又爲什麼會突然跟柳東寧定了親。

    進了屋,小輩們重新向長輩敘了禮,方纔各自安坐。於老夫人見場面有些冷,只得主動開口,向盧老夫人問起一路上京可曾勞累,這半年裏身子可好之因的套話,盧老夫人的表情一直淡淡的,有一句答一句,既不熱絡,也未失禮,於老夫人反倒覺得有些無趣,只得轉頭跟二兒子說起話來。

    文怡顧不上這些,只是一直盯着祖母,打量她的氣色,見她眉宇間雖有幾分疲倦,氣色倒還好,才略放了心,又湊近了小聲問起她這半年可有犯病,弟弟的身子可有好轉,家裏一切可安好,等等。盧老夫人微微一笑,給她使了個眼色,只說:“一切安好,不必擔心。”便不再說了。文怡心下定了定,卻又更加好奇,祖母怎會忽然上京來的?

    當顧二老爺說起此次上京帶的東西時,文嫺神色間忽然有幾分不安,欲言又止,卻又不好意思開口,倒是於老夫人眼尖,瞥見她的神情,心下一想,便已明瞭,笑道:“瞧我,一見到你們,便又是歡喜,又是急切,巴巴兒地問了這許多話,卻忘了你們趕了二十來天的路,都累極了,這會子正需要休息呢。府裏已經收拾好了乾淨房舍,你們先梳洗梳洗,歇了中覺,待吃過晚飯,咱們再細細說話。”說罷便給如意使了個眼色,讓她吩咐人去領路。

    這時候盧老夫人卻忽然開口了:“大嫂子好意招待,原不應辭,只是我們六房這回上京,帶的人和東西都不少,大侄子家裏空屋子再多,也未免擠了些。我還聽聞賢哥兒馬上就要娶親了,五丫頭又將要出閣,大嫂子家裏定是忙得很,我怎麼好在這時候給你添亂呢?正好兩日前二侄子派人進京報信時,我也叫老仲跑了一回腿,在京裏賃下了一處宅子,就在離這裏不遠的地方。我這就帶人住過去,得了閒再來陪大嫂說話,倒也便宜。還有九丫頭,在府上打攪多時了,這便收拾東西,隨我一併搬過去吧。”

    話音剛落,文怡便立時轉頭望向祖母,眼中滿是驚喜,而與此同時,屋中其他人等,卻都掩不住臉上的詫異之色,懷疑自己方纔是不是聽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