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81章 各懷鬼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81章 各懷鬼胎字體大小: A+
     

    柳顧氏得了文怡的庚帖,便黑着臉回了尚書府,問了下人,得知丈夫在書房,就往那裏去尋他,將庚帖擺在他面前,板着臉道:“這是我孃家九侄女兒的庚帖,老爺看看,是不是尋人合一合八字?往年您過生日時,不是有幾個欽天監的官兒往咱們家來賀過壽麼?您先前還說要請他們瞧一瞧我們寧哥兒與六丫頭的八字,索性就請他們順便把這兩個孩子的八字也看了吧,倒比外頭請的強些,又省事。”

    柳復漫不經心地翻了翻庚帖,聽到妻子這麼說,擡眼瞥了瞥她,冷笑道:“你當這是誰的婚事?哪裏用得着請欽天監的人?那都是朝廷命官,行哥兒這輩子還不知道能不能爬到人家的品級上呢,沒得折了他的壽”說罷將庚帖隨手往妻子懷裏一丟,便道:“你看着辦吧,若有閒心,就隨便找個人看看。橫豎行哥兒已經認定了這樁婚事,八字合也好,不合也罷,結果都不會有什麼不同。只要跟你母親家人說合過了就行。”他扯了扯嘴角,冷笑一聲:“倘若他們的八字果真不合,倒是樁好事。行哥兒家宅不寧,哪裏還有心思跟我們鬥?”

    柳顧氏聽了,心情有些複雜。她同樣不待見柳東行,對忽然一改平日的老實溫順,忽然與她做起對來的文怡,也不大喜歡,然而她畢竟是顧家女兒,聽到丈夫如此輕視她的孃家人,她心裏也有些不是滋味。再想到丈夫藉口皇子、王世子們還未定親事,不能打了皇家的臉,拖着不肯將兒子與文慧的婚事定下來,甚至在母親與嫂子送了庚帖過來後,還壓着遲遲未請欽天監的人來瞧,她便不由得起了警惕之心。莫非丈夫想要跟顧家生分了?如今她已經遭到了他的冷待,若是連孃家人也疏遠了,日後這家裏還有誰會把她放在眼裏?

    柳顧氏猶豫了好一陣子,最終還是忍着沒將這話說出來,只是問:“既如此,那老爺覺得咱們幾時回覆顧家好?小定時要用的禮也該早些備下了。按理說,九丫頭的身份是萬萬攀不上皇家宗室的,便是這時候定了親,也沒什麼要緊。她與行哥兒的事早些定下,等宮裏給那些貴人們賜了婚,就該操辦我們寧哥兒跟文慧的事了。”

    柳復挑了挑眉,指着她懷裏的庚帖道:“夫人這話就說得不對了,你這位內姪女兒可是二品大員的嫡孫女呢,身份能低到哪裏去?況且又是咱們家出面操辦的,外頭的人不知道,還當咱們家果真如此狂妄呢你明兒就回復你母親家,說是八字沒問題,只是礙着皇家的貴人們尚未定親,我們兩家都是朝中大員,也要避諱些,等明年開春聖旨下來後,再正式下文定之禮。若是他們家實在等不及,那就悄悄辦了也行,只是不能廣邀賓客,也不能大肆宣揚,省得叫人說我們兩家的閒話。”

    柳顧氏卻心下一喜:“這也是個好法子,咱們且晾一晾行哥兒,免得他太得意了,不把咱們放在眼裏”若是不用廣邀賓客,她也不必在人前再丟一回臉了這麼想着,她再看向丈夫,神色便溫柔了許多:“老爺,妾身昨兒聽到你說要讓行哥兒獨立門戶,還要將那兩處莊子送給他,妾身還當你糊塗了呢如今才知道您心裏明白得很。行哥兒再出息,跟咱們家也不是一路人,咱們要寵的該是寧哥兒纔對,他纔是咱們的嫡長子,又自小聰明,先時雖病了一場,但這兩日已經好了許多……”

    柳復卻眉頭一皺,沉吟道:“寧哥兒身子能好轉,確實是件幸事,但他的性子卻是改不了了。”別以爲他不知道,長子是因爲家裏人遂了他的意,願意讓他娶顧家的文慧,纔會精神起來的,因爲一個女子,便要死要活,他柳復的臉面都叫這個兒子給丟盡了

    他瞥了面帶不安的妻子一眼,心中暗歎:“罷了,他也就是這樣了,我也沒心思去逼他。等他身子養好了,完了婚,就讓他回恆安去吧。我長年在京裏,族長的庶務都沒空打理,除了你一年裏還在老家住幾個月,幫着料理些族務,其他時候我這個族長也不過是甩手掌櫃罷了。雖有幾個信得過的族人幫忙,到底不是長遠之計,萬一叫那幾個老頭子把人拉攏了去,咱們便是在外頭再風光,日後回了鄉,也要看人家眼色行事。倒不如讓寧哥兒回去,就當是替我打理,他本是我的嫡長子,日後也是正經宗子,正是明正言順的。”

    自那日柳東行威脅過他,他便有了這個念頭。長子雖有幾分才氣,無奈性子懦弱,日後還真未必是那個狡詐的東行的對手,趁着如今他在朝中還有些勢力,讓長子早些回鄉操持族務,提前積下威望,日後便是自己不在了,東行想要奪權,也沒那麼容易。

    然而柳顧氏卻不明白他的苦衷,當即大驚失色。她雖看重兒子的嫡長地位,也盼着兒子能順利繼承丈夫的柳氏族長之職,但丈夫能一邊做官一邊做族長,兒子又何必非要回老家去料理族務?在家族內部的地位再高,也比不得在朝爲官做宰風光,更何況兒子還這麼年輕,連個正經功名都沒掙得,怎能就此耽誤了前程?

    她苦苦哀求道:“老爺,你不是一直想讓寧哥兒讀書科舉麼?因爲寧哥兒病重在牀,誤了學業,你還生了好久的氣,至今都沒給寧哥兒好臉色看。如今眼看着寧哥兒身子好起來了,等娶了妻,性子也會穩重許多,正是讀書求功名的好時機,您怎會想到這麼一個念頭,讓他回老家去料理族務呢?”若是回老家讀書,還能說是爲了圖個清靜,但是料理族務……那些庶務有多麼瑣碎,她最是清楚不過了,到時候兒子別說讀書,只怕能歇口氣的功夫都沒有呢她又懼又恨,不由得胡亂猜度起來:“是不是有誰在你耳邊給寧哥兒下眼藥了?我可憐的孩子啊——”

    “夠了”柳復當即便黑了臉,沒好氣地斥道,“少給我亂猜疑寧哥兒是讀書科舉的料子麼?你當科舉考試只需要會做幾首輕浮的歪詩,就能考中了?寧哥兒能爲了一個不知自愛的女子,忘了我多年來的教導,忘了爲人子的本份,成天傷春悲秋,哭哭啼啼的,便是他真能考中,我也要攔着他去爲官做宦,省得他日後惹下禍事,壞了我柳家世代書香的好名聲若不是念及他是我嫡長子,我早將他打死了,哪裏還會容他在家無所事事,還稱了他的心意,娶你母親家侄女兒過門?”

    柳顧氏本要大聲哭訴的,被他厲喝一聲噎住,繼而聽得瞠目結舌:“老……老爺……”

    柳復深吸一口氣,略冷靜了些:“你放心,只要他從此改過,老老實實聽我的話,我也不會虧待了他。我本是柳氏族長,讓嫡長子繼承家業,也是明正言順的。讓他回老家去料理族務,也是爲了他日後着想。他身子不好,成了親後,若花太多精神在功課上,未免於子嗣不利。我讓他鬆泛幾年,也是想讓他多多爲柳家開枝散葉。若是七八年後,他性子定下來了,又有了子嗣,功課也有所進益,料理族務也能得心應手了,再去考科舉走仕途,反能事半功倍呢。我還能在朝中做上十幾年呢,會護着他的。”

    柳顧氏這才漸漸迴轉了幾分,哽咽道:“老爺可要說話算話……”

    柳復胡亂點了頭,又瞥她一眼:“安心了吧?既然安心了,就給我好好管家別的倒還罷了,行哥兒分門立戶,總要給他些家人產業。也不知道他在外頭有沒有房子,若是咱們名下還有小點的宅子,就分一處給他。除了我昨兒提的那兩個莊子外,還要把家裏的家生子兒分幾家過去,省得他在外頭無人使喚。”

    柳顧氏有些遲疑:“這……老爺何必如此厚待他?也不見得他就領情,差不多有個小莊子就行了,柳家族裏,但凡是年輕子弟獨立門戶,家裏也不過是分幾畝地罷了。京郊淮江對岸的那處莊子……土地比別處肥沃,哪怕是今年收成不好,那裏的出產也只是減了兩成罷了。要是在外頭,這樣的地一畝要叫價十兩以上呢足有五頃地的莊子,單是這一處,便值五千多兩銀子,還要再添別的產業,也太便宜那小子了”

    “你知道什麼?”柳復不以爲然,“在這裏分了兩個莊子給他,老家的族田便不必再分了,否則以他的身世,又有那些老頭子幫襯,咱們定要吃大虧的。淮江對岸的莊子雖好,卻是咱們當初便宜買來的荒地,開墾了十來年纔有今日的光景,收成雖好,卻太小了些,又夾雜在幾家權貴的田莊之間,時不時有人來問價。我們脫了手,也是省得麻煩。”

    柳顧氏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那還真是便宜他了”又笑道:“咱們家的家生子,凡是在京裏的,都有差事,分給他做什麼?只叫人伢子過來,買上幾房家人,再添幾個清秀伶俐的小丫頭,預備日後九丫頭過門後使喚,也就行了。”

    柳復深深覺得當初娶了這麼一個愚蠢的妻子進門,是他平生大恨:“你糊塗了?外頭買的有什麼用?家生子纔可靠還得是咱們自己的家生子,不是族裏的他雖分家另過了,但誰知道他會不會起什麼壞心思對付咱們?派信得過的人去看緊了,也是防備的意思”

    柳顧氏這才如夢初醒,臉不由得紅了:“妾身一時沒想到……”

    柳復嘆了口氣,只覺得頭疼無比:“你去挑人,務必要可靠得用的便是家裏一時短了人手,也不要緊,過後慢慢補上就是了。”又忽然想起一事:“你身邊的丫頭裏,有沒有聰明點的?派兩個過去近身侍候着,說不定有大用處。”

    提到這件事,柳顧氏便委屈了:“老爺忘了?當初小三兒病了,老爺非要說是我下的毒,還將我身邊的人都攆了出去。我如今身邊用的都是新來不到半年的,哪裏還有什麼聰明能幹的?連可靠都未必呢”一想起春香她們幾個大丫頭,她心裏就疼痛不已。都是那個姓白的賤人,害得她突然失了左膀右臂,做事怎麼都不順利

    柳復皺了皺眉:“攆出去了?那就召回來只說叫他們戴罪立功,不怕他們不盡心”

    柳顧氏更委屈了:“老爺忘了?你當時說要叫人伢子來領了去,立時發賣。我當時氣得暈過去了,等醒過來再叫人去問,已經叫人買了去,連下落也追不回來了她家裏人也丟了差事,如今除了一個小丫頭是在行哥兒身邊侍候的,跟着他出了府,其他人都在受苦呢”

    柳復心下一動:“你說她家裏有人在行哥兒身邊侍候?那好,就讓他們去”他暗暗得意,這樣一來,柳東行的提防心也會減輕許多吧?又囑咐:“給他們些好處,再許他們將來領幾件好差事,讓他們仔細留意行哥兒的行蹤。只是別忘了留下幾個人,最好是小的,省得他們被行哥兒收買了去”他盯緊了妻子的雙眼:“此事萬不可輕忽你可得幫我辦好了別光顧着爭風吃醋堂堂尚書夫人,就該有尚書夫人的樣子,不然還不如回佛堂唸經去”

    柳顧氏心中一緊,忙忙點頭應下,待退出書房後,卻發現背上已經滿是冷汗。那兩個月待在佛堂裏的冷清日子,她可再不要嘗試了。只是從家生子裏頭選人……她有些沒把握,不知道春香家裏人還是不是那麼忠心……不過想起丈夫對自己與兒子的無情,她又生出了幾分怨恨,心想橫豎是丈夫吩咐的,她只需照辦就好,結果如何,又與她有何相干?於是便回房叫來管家,一一吩咐下去。

    但是,柳復夫妻倆都沒想到的是,就在這天晚上,尚書府後門有人悄悄溜了出去,往羊肝兒衚衕的柳宅送了一封信。

    而當柳東行拿到這封信時,忍不住回頭對一個年輕的媳婦子笑道:“春香,看來二嬸還是很惦記你的好處的。你要不要……尋個好日子帶你家那口子回去給她請個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