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40章 張良有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40章 張良有計字體大小: A+
     

    女孩子們歡歡喜喜地說笑一陣,才發現文慧的異狀,不由得安靜下來。

    蔣瑤察覺到文慧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帶了幾分不善,低頭一想,也有些瞭然,不由得心下微冷,面上卻露出羞澀的笑意:“表姐,你怎麼了?怎的這樣看我?”

    文慧冷冷一笑:“也沒什麼,我不過是想好好看看我的大表妹,大半年不見,好象就變了個人似的真長進了呀”

    蔣瑤面色一白,低下頭小聲問:“我是不是哪裏做錯了?表姐教給我,我再不敢犯了。”她紅了眼圈,“表姐也知道,我素來口沒遮攔,是表姐與鄭姐姐處處看顧,我纔沒闖下大禍。若是我一時不慎,說錯了什麼話,或是得罪了什麼人卻不自知……表姐就看在我從小跟你一塊長大的份上,指點指點我吧……”

    她說得這樣可憐,又有從小一塊長大的情份,文慧想起她素日殷勤,也不由得有些心軟了。想想這個表妹的性情,最是小心不過的,而且以她的家世身份,若是不靠侍郎府,又能過什麼好日子?不過認得幾個千金小姐罷了,閒時說說笑笑,打發打發時間還行,真要遇着事,人家纔看不上她呢大概是因爲自己不在京中,鄭麗君那裏又忙着學習禮儀,不耐煩與她一處玩耍,她沒人帶着,偶然遇上了林玫兒,殷勤些也是有的,未必是存了背叛自己另攀高枝的念頭。

    這麼一想,文慧臉色便迴轉了過來,淡淡地道:“你也沒什麼不對,只是你如今住在我家,好好的跟林玫兒通什麼信?我可沒聽你說過這事兒,況且就算要跟她通信,你提我家來了幾位姐妹做什麼?這都是內宅的事兒,你不該告訴外人知道。”

    文怡在旁聽得好笑。方纔蔣瑤已經說過了,她是因爲要與顧家女兒們在一處,才婉拒了那位林小姐的邀請,因此送信去說明緣由,既如此,當然要提到顧家來了姐妹。況且那位林小姐又不是男子,跟她提一提這所謂的“內宅事”,又有什麼要緊呢?文慧分明是雞蛋裏挑石頭

    蔣瑤卻乖乖認了錯,還再三保證“不會再犯了”,文慧見她聽話,臉色更好了些,瞥了文娟文怡一眼,便壓低了聲音數落她:“我這麼說你,不是爲了別的緣故,只是你把幾位姐妹的事都告訴了林玫兒,她居然請路王妃給所有人都下了帖子五姐姐倒罷了,九妹妹和十妹妹卻不大合適,尤其是十妹妹,你給她弄了帖子來,那十一丫頭又該說嘴了。路王妃茶會是什麼場合?難不成連庶女都能隨意進出了麼?傳出去了,王妃沒面子,咱們家也要吃掛落”

    文怡眉頭一皺,轉頭去看文雅,卻發現她原本應該坐在角落裏的,此時卻不知何處去了。

    文娟猛然起身,小臉緊繃:“六姐姐此話何意?我又不是你下帖子請的,便是丟臉,也丟不到你頭上”

    文慧白了她一眼:“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路王府的茶會幾十年來從未請過尋常人家的庶女,就算是公侯親貴之家,也只有養在正室跟前充作嫡女教養的小姐有資格與會。因此我早就說過了,你是去不了的”又正色對蔣瑤道,“你就沒告訴林玫兒這事兒?小心,若是弄錯了,到時候叫路王府知道了,林玫兒自然是不肯認錯的,罪過就要你來領了”

    蔣瑤怯怯地搖頭道:“怎麼會呢?我在信裏都說了的……”她小心地看了文娟一眼,“不過我也沒想到玫兒姐姐會送帖子過來……聽說今年因爲進京的官宦世家小姐多,因此茶會比往年更盛大,有幾位庶出的小姐也受了邀請的……”她猶豫了一下,聲音壓低了些,“這回……聽說三皇子與幾位皇子、世子都要去……有許多人家是衝着良娣、孺子之類的位子去的……”

    文慧臉一白,心中瞭然。既然是皇儲或皇子的妾室,那勳貴世宦之家的嫡女們未必肯放下身段,庶女卻正合適,因此路王妃便放寬了要求。她暗暗咬了咬牙,竟沒留意到文娟衝着自己擡高了下巴,只是一味懊惱地想到:若叫那些庸脂俗粉得了朱景誠的青睞,豈不叫人氣死?偏鄭麗君又一直沒過來探望,祖母卻只是拘着自己在家,不許出門,不然,請鄭麗君進宮代爲說項,自己還是很有機會成爲朱景誠正妻的。想來想去,她終於下定了決心。

    正要擡頭說話,外頭的丫環掀起了暖閣的簾子,蔣氏走了進來,餘姨娘與文雅跟在後頭。

    蔣氏笑着問:“我聽說路王府的帖子送過來了?”

    蔣瑤忙迎上去回答:“是,姑媽。王妃不但送來了表姐的帖子,連其他幾位姐妹都有呢”

    蔣氏喜道:“這可是好事兒呀?我們家還從沒有過這樣的臉面呢誰家有這個福氣,全家的小姐都接到了路王妃的帖子?”她滿面驕傲地看向女兒,“路王妃從小兒就疼我們慧兒,換了別人,她老人家斷不可能給這個臉面的”

    這話說得文慧滿面通紅,清了清嗓子,瞥向文雅:“十一妹妹怎的出去了?難不成……是告狀去的?”

    文雅輕咬下脣,眼中閃過一絲不甘。餘姨娘卻上前一步,擋住了女兒,微笑道:“六小姐誤會了,十一小姐聽說了這樣的喜事,便立時報給了太太知道,讓太太也歡喜歡喜。”又對蔣氏恭敬地說,“前兒太太已經吩咐針線上給六小姐做新衣裳,如今既然幾位小姐都受了邀,自然也要做衣裳的,只是時間太緊,恐怕針線上來不及。太太要不要到外頭尋幾個針線好的師傅過來?”

    蔣氏猶豫地掃視幾個侄女一眼:“日子太緊了吧?只有三四天功夫,外頭能趕製出來麼?可別耽誤了功夫不如就從原本的衣裳裏挑一兩件好的吧?我記得在平陽時,家裏特地給幾個孩子做了幾身新衣的。”坦白說,她不大希望女兒的光彩被其他姐妹們分去一二,鄭麗君已是一位美人,文慧不好壓過對方,頂多是平分秋色,在這樣的情況下,若還要再精心打扮幾位侄女,說不定會影響到文慧。

    蔣瑤率先開口:“父親離家前,才叫人給我做了兩套新衣裳,已經夠用了。”

    文怡也道:“先前得了幾塊好料子,丫頭們路上閒着無事,都做了出來,這幾日天冷,正好穿上。我也不用做新的了。”她又不求在茶會上露臉,只要不失禮便足夠了。況且她瞧着大伯母的神色,似乎不大樂意爲別人費太多心思。她既是隔房的侄女,比文嫺文娟又遠了一層,何必佔長房的便宜?

    文嫺猶豫了一下,也開口婉拒了。文娟有些失望,她雖有幾件新衣裳,但也不過是尋常出門見客時穿的,到那種貴人云集的場合,就有些寒酸了。但連姐姐都不要新衣裳,她又怎好意思開口?她不由得開始懷念起嫡母段氏來,若是段氏在,她大可向其撒嬌,求幾件新衣。

    蔣氏見幾個侄女兒都這麼識相,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意,立時許諾會叫人去幾家可靠的成衣鋪子傳掌櫃來,送時下最好的料子與花樣上門給侄女兒們挑,好讓她們每人都做兩套新衣,預備過年。

    文慧對此有些不以爲然,既然都要做衣裳,母親爲何不趕着趁這時候做了,好讓姐妹們也都能穿着得體的新衣出席茶會?到時候她免不了要與姐妹、表妹們同行的,若是叫人看到自家姐妹穿的衣裳款式陳舊、用料平平,被人笑話的可是她

    想到這裏,她便有些氣悶,看向蔣瑤的目光又帶了惱意。若不是蔣瑤多嘴,她就能輕輕鬆鬆一個人去茶會了,到時候與鄭麗君有足夠的時間敘舊,也有機會尋找朱景誠,不象現在,她要時時陪在姐妹們身邊,不得自由

    但蔣瑤方纔已經道了歉,況且她又不是有意的。文慧不好再怪她,只好將氣撒在文雅身上:“你的臉色怎的如此難看?莫非路王府沒送帖子給你,你心裏不高興了?所以故意耍臉子給我們瞧?”

    文雅眼圈一紅,緊緊咬住下脣:“我……我沒有……”話雖這麼說,但她眼中分明就露出了幾分不甘。

    “六小姐多慮了”餘姨娘一急,忙再次插嘴,“路王妃的茶會,從來只請十二歲以上的小姐們。六小姐當年不也是到了這個歲數才接帖子的麼?十一小姐還未過十二歲生日呢,她心裏便是再羨慕,也不敢奢望呀”

    文慧還要再開口,卻被蔣氏制止:“好了,她又沒那個福氣,你與她置什麼氣?纔剛針線上的人送了新做好的裙子過來,你快去試一試,看合不合身。我還叫了惜珍坊的掌櫃未時送新貨過來給我們挑選,你要仔細些,挑幾件和衣裳相配的。別的事兒就少管了。”說罷瞥了餘姨娘一眼,“正事要緊,家裏的規矩有些亂了,什麼人都能胡亂開口,等正事完了,咱們再好好整頓整頓”

    餘姨娘神色一黯,默然退下。文雅心疼地看了母親一眼,幾乎把下脣咬出血來。

    文慧卻驚喜地將文雅拋在了腦後,隨蔣氏出去了,還順手拉上了蔣瑤。京裏現下都時興什麼款式,她雖聽說了,到底不如蔣瑤清楚。

    文怡留在暖閣裏,與文嫺姐妹說了一會兒話,又聽了文娟抱怨了小半個時辰,便藉口累了,先行告退。

    她帶着冬葵往暫住的小院走去,路上忍不住嘆氣。冬葵笑着小聲道:“小姐,可是爲這侍郎府上的事情心煩?其實那都與咱們不相干,您別理會就是了。“

    文怡微微苦笑:“我雖不想理會,只是身在局中,我不招惹別人,別人也要拉上我的。”比如茶會的帖子這件事,她本就沒想過要去,但現在卻不得不去了——路王妃下了帖子,誰人敢不給臉面?那纔是出盡風頭呢罷了,她只要老老實實與姐妹們在一處就好。從好的方面想,她緊緊跟着文慧,也能隨時制止對方亂來。

    文怡忽然腳下一頓。那位林家小姐……居然如此有能耐,只因蔣瑤在信裏順道提了顧家姐妹幾句,便能給她們都討來一份帖子,可她爲什麼要這麼做呢?蔣瑤……真的只是順道提了她們幾句而已麼?原本自己還擔心文慧無人管束,會在茶會上惹出事來,現如今,顧家姐妹四人同行,文慧就不便獨自行事,這對她來說,也算是一種約束……

    文怡慢慢地走着,心裏實在忍不住懷疑,蔣瑤此舉,有別的用意……莫非她看出文慧有異狀?

    不能吧……文慧這幾天,其實並未在不知情的人面前提東平王世子……

    正想着,前方不遠處傳來人聲,她一眼望過去,見到廊柱後頭露出一抹水紅,似乎是一個少女在跟另一名丫環打扮的女子在低聲說話。她認得那抹水紅是蔣瑤今日穿的衣裳。

    寒風夾帶着隻字片語吹了過來,她隱約聽得是什麼“若表姐行事有不妥……”、“……報上太夫人”之類的,不由得心下一驚,又發現蔣瑤對面那丫頭有幾分象文慧跟前的尋梅。她心下越發不安,連忙拉上冬葵,往旁邊的月亮門後避去。過了一會兒,等得那兩人都走了,方纔走出來,面上陰晴不定。

    冬葵小聲道:“小姐,尋梅的老子娘……好像是大太太的陪房,管着大太太陪嫁的莊子。”

    文怡回頭盯了她一眼:“此事不許聲張咱們只當沒見過。”見冬葵點頭應了,她方纔暗暗鬆了口氣,隨即苦笑。

    蔣瑤……果然沒有表面那麼簡單她既敢獨自帶着一個奶孃與一個丫頭住進侍郎府來,只讓管家在家看守,自己每日面對倨傲的姑母與表姐,卻仍舊如魚得水,又豈會沒有半分依仗?

    文怡記得她自幼失母,只與父親相依爲命,對家務十分熟悉,還要分心去結交官宦之家的小姐們,便不由得暗歎。蔣瑤的處境,不見得比自己強多少,卻比自己要有心思得多了。自己實不該仗着虛長几歲,便小看了別人

    雖然自己更希望過平靜的日子,但是……世事豈能盡如人意?更別說柳東行已經決心考武舉出仕,日後他做了官,身爲他的妻子,自然少不了應酬的……

    文怡微微紅了臉,暗下決定,她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呢,趁現在時間還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