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39章 茶會帖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39章 茶會帖子字體大小: A+
     

    文怡心裏有些不是滋味。她與長房一路北上,路上耳聞目睹,自然知道文慧如此興奮,是爲了什麼緣故。她瞥向文嫺姐妹與蔣瑤,以及周圍隨行的丫頭們,便看到人人都帶着訝異之色,唯有踏雪臉上微微露出幾分不自在,可見也是心裏有數了。

    她淡淡地制止了文慧接下來的話:“六姐姐,這話不是我們該說的。”文慧不耐煩地扭頭看她,與她對視一眼,愣住了,隨即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支支唔唔地說:“路王府每年的宴會都非常盛大……來的貴人也多,我不過是……想見識一番罷了……”

    文娟原本面露詫異,聞言便撲哧一聲:“六姐姐,虧你在家裏時,還見天兒向我炫耀,說你日日都在跟什麼金枝玉葉、宗室貴女說笑玩耍,現在可露餡兒了吧?”

    文慧的臉一下漲紅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便要反刺回去,卻聽得蔣瑤忽而開口道:“十妹妹,話不能這麼說,路王府的宴席,便是宮裏的貴人們,也能津津樂道上一年呢”她把緣由細細說來,“路王爺原是先帝的長兄,因爲沉迷於詩詞歌賦,一直被譽爲才子皇子,在先帝時主持過幾年禮部,也管過幾年宗室,但當今聖上登基後,他便一直閒賦在家,也不去就藩,甚至將藩地的事務全都交給了官府的人,自己只顧着在京裏吟詩作賦,悠閒度日。因他是個愛好風雅之人,每年四季,都會在王府裏大開宴席,遍請京中宗室王公子弟,或是有才名的青年才俊。而路王妃,也會在同一天邀請官宦親貴人家的女兒去王府花園開茶會。據說,不論是前頭的宴席,還是花園裏的茶會,喝的茶,吃的點心菜餚,全都是世人沒見過的珍稀之物。若能得到王爺王妃的賞識,前去做客的青年才俊就有機會獲得王爺私藏的古人名家字畫、古籍珍本,姑娘們也能得到王妃的賞賜,而且……”她故意頓了頓,含笑瞥了衆人一眼,“而且王妃還會爲她做媒,說一門好親呢”

    在場的女孩兒都未出閣,聞言不由得紅了臉。文怡則笑道:“這路王爺與王妃多大年紀了?怎會有這樣的愛好?”這不是變相的相親麼?

    蔣瑤紅着臉吃吃笑道:“不過是個噱頭罷了。太后除了幾家常走動的親貴之家,便不怎麼見外人。京裏有些頭臉的人家,互相有了結親的意思,求不到太后賜婚,得個王妃做媒,也是極有臉面的事。路王府的宴席已經開了二三十年了,到了日子,連宮裏太后、皇后並諸位娘娘們都要遣人去打聽呢京裏的人家,但凡是有些門路的,無不想盡辦法討一張帖子,要知道,能得路王妃一句誇獎,任是誰家的女兒,身價都不同了呢”

    文娟好奇地問:“你也去過?”若是身爲知州之女的蔣瑤都能去,那自己是侍郎的侄女兒,是不是也有機會?

    蔣瑤繼續紅着臉道:“去年曾敬陪末座,只是遠遠地見過王妃,並不曾得她青眼。慚愧……慚愧……”

    文娟大爲羨慕:“若我能去,就算離得遠些,也甘心了”

    文嫺輕笑:“瞧你這模樣,若只是離得遠遠的瞧上一眼,那去沒去又有什麼差別呢?”不過是茶會罷了,妹妹說這樣的話,反倒顯得小家子氣。

    “話不是這麼說的。”文娟道,“能到那種場合上見識一番,日後回了家,跟姐妹們說起,咱也能威風一把。”

    文慧睨了她一眼:“瞧你這沒出息的模樣”

    文娟有些氣惱:“你不也心心念念盼着要去麼?這會子裝什麼裝?”

    文慧雙眼一瞪,文嫺便頭疼了,正要開口勸和,蔣瑤卻忽然插嘴道:“十妹妹,你可別小看了表姐,她從十二歲起,便年年都去的,是老資格了。路王妃不但誇過她美貌,還贊過她的才學和棋藝呢”說罷用羨慕的眼神望向文慧:“我去年是託了表姐與鄭姐姐的福,才能陪着到路王府逛了一圈,喝了杯茶,吃了塊點心,見識了幾位名門閨秀的優雅風度,這對我而言,已是天大的福氣了但表姐卻是茶會的常客,果然不是我這樣的平凡之人可比的……”

    文慧聽了,心頭怒氣全消,瞥向文娟的目光,便彷彿在說:“我這樣驚才絕豔之人,不屑與你一介平凡女子計較。”嘴裏還故作謙虛地說:“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路王妃是個極和氣的人,最喜歡性情伶俐聰慧又不失禮數的女孩兒,自打小時候見過我一次,便一直極寵我,每年茶會,都要送帖子來。只是她老人家年紀大了,自去年冬天起便一直臥病在牀,去年的賞梅會也沒開成,我還當今年不會有了呢,沒想到又要開了,路王妃可是大好了?”頓了頓,臉色有些異樣:“瑤表妹,先前怎麼沒聽你提起這事兒?這可是大事”

    蔣瑤慌忙道:“對不住,表姐,我不是有意的。路王妃身子已經大好了,這事兒京裏無人不知,我聽你說你一回來就見過鄭姐姐了,還當她已經告訴你了呢”說罷稍稍帶了幾分委屈地說,“今年的賞梅會……我早就求過鄭姐姐,只是她不肯帶我去……後來還是林家的玫兒姐姐給我捎了帖子來,我才能去的……”

    “林玫兒?”文慧挑挑眉,“原來是她,你幾時與她這麼熟了?”

    蔣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幾個月前我在李小姐的生日宴上遇見她,幫了她一點小忙,以往那點小誤會就都過去了。她偶爾也會請我去說說話,有時候路王府的小郡君也會過來。”

    文慧心裏有些不自在。她與林玫兒不過是泛泛之交,但因爲鄭麗君不喜林玫兒那種安靜端莊的性子,她也就疏遠了對方,卻沒想到一向只是自己小跟班的蔣瑤居然會與林玫兒交好。後者與路王的孫女暖郡君是閨中密友,蔣瑤認得這麼一位朋友,不用靠自己和鄭麗君,就能得到路王妃的茶會請帖,這讓她心底發酸。離京大半年,這人事物怎的就變得這麼厲害了呢?連大哥對自己也冷淡多了,父親更是正眼都沒瞧過自己

    文怡看着文慧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看向蔣瑤的目光似乎帶了幾分惱意,而後者卻被文娟纏着,問起那位林小姐與路王府小郡君的事,並未發覺。她想起方纔,文慧文娟幾次有爭吵的傾向,都是因爲蔣瑤忽然插話而平息下去的,若說都是巧合,她實在不肯相信。看來這位表小姐,也過得十分不容易。文怡只猶豫了一會兒,便決定開口幫忙:“咱們在這裏耽擱不少時候了,再不去向大伯母請安,只怕就要遲了。”

    衆人這才驚覺,忙停下了閒聊,齊齊往正院走去。

    給蔣氏請過安後,女孩兒們便被打發到暖閣裏喝茶說話。蔣氏忙着與餘姨娘交接管家事務,一時顧不上這些小輩。文慧一坐下來,便悶着不開口。蔣瑤覺得有幾分不對,嘴裏與文嫺文娟有一句沒一句地說着,眼睛卻悄悄往文慧那邊瞄。

    過了好一會兒,文慧聽着蔣瑤說起幾位新進京的高官權貴夫人及小姐的性情與喜好,稍稍有了幾分興趣,臉色才緩了過來,等她說完了,便開口問:“這麼說,你見過滬國公府與東陽侯府的幾位小姐了?如今外頭都在傳說,她們是衝着太子妃之位來的,可是真的?”

    蔣瑤笑道:“這種事我如何知道?但我聽阮家兩位小姐的意思,還有玫兒姐姐的口風,多半隻是謠傳罷了。倒是東陽侯家的小姐,太后很是看好呢,說她端莊嫺靜,又知書達禮,氣度雍容,有一國之母的風範……”

    文慧響亮地冷笑一聲:“誰家女兒不是端莊嫺靜、知書達禮?她家倒也好意思放出這樣的風聲來誰不知道三皇子已經定了麗君爲正室?”

    蔣瑤有些遲疑:“東陽侯杜家倒是避着這種話的,只是外頭傳得厲害罷了……況且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聽說……太后一直不喜鄭姐姐,嫌她平日……交遊太過廣闊了……”

    文慧扯了扯嘴角:“不過是從小認得人多罷了,託了麗君的福,三皇子也認識了不少青年才俊呢太后有什麼可嫌的?東陽侯家的那一位……”她幾乎要露出不屑之色來了,“還跟東平王世子扯不清呢”

    文嫺姐妹都被她嚇了一跳,文怡忙道:“六姐姐,你就少說兩句吧東平王世子想娶哪家姑娘爲妻,都與我們不相干”

    文慧瞪了她一眼:“怎麼不相干了?你分明知道……”

    “六姐姐”文怡再度打斷她的話,“現下可是要緊時候請謹言慎行”

    文慧張張嘴,忽然記起她先前提過太后要從京中名門閨秀裏擇選孫媳,又想起母親的幾次勸說,想了想,忽然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你說得不錯,我當謹言慎行,免得事情出了差錯”便起身往外走,向蔣氏道:“母親,聽說路王府不日就要辦舉賞梅會,往年王妃總會送帖子過來的,今年沒有麼?”

    蔣氏還未回答,餘姨娘便道:“六小姐放心,你先前不在京中,路王府是知道的,想必等王妃聽說了你回來的消息,便會送帖子來了。”

    文慧心中一喜,卻沒給餘姨娘半個好臉色,自顧自地粘上蔣氏:“母親,茶會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我的衣裳大都舊了,您勻我幾個針線好的丫頭,照着京中時興的樣式,給我做幾件新衣裳吧?我都大半年沒在京裏出現了,定要壓倒衆人”

    蔣氏愛憐地摸摸女兒的臉:“好,就依你,正好快過年了,咱們也該添幾樣新首飾。”

    餘姨娘安安靜靜地退下了,蔣氏與文慧都沒理她,徑自高高興興地說起要打什麼樣的首飾,做什麼樣的衣裳,幾個大丫頭也跟着湊趣。

    文怡見狀稍稍鬆了口氣,重新回到桌邊坐下。她慶幸文慧並未在姐妹們跟前提起與東平王世子的糾纏,但隨即又發起愁來。既然路王府那宴席,會遍請京中宗室王公家的子弟,東平王世子自然也不例外。文慧是茶會常客,萬一在王府裏做出什麼不得體的事,豈不是糟糕至極?

    她在心裏暗暗嘆氣,無意中一擡頭,卻怔住了。坐在對面的蔣瑤,露出了與平日性情不大相符的慎重之色。她眼角瞥向文慧的背影,神色間帶了一絲疑惑,還有一絲警惕。這時候的蔣瑤,哪裏還有半分羞怯怯的模樣?

    文嫺文娟正湊在一處說悄悄話,因此無人看到這一幕。

    蔣瑤回過頭來,眼神清明,對上文怡的眼時,略有些意外地怔了怔,眼中閃過一絲複雜,隨即笑了,笑得風清雲淡。等她低頭喝了一口茶,再擡起頭來時,臉上又恢復了那抿嘴笑得甜蜜的小女兒態,湊近了文娟,再次興致勃勃地聊起天來。

    文怡端起茶杯,嘴角浮現一抹笑意。果然,這位蔣表妹,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過了兩日,羅四太太派人送了信來,一方面是給文怡送了幾樣衣料,另一方面則是來通知認親宴席的日子。因羅四太太要赴滬國公府的宴席,日子便定在了五天後,正好是路王府茶會的前一日。

    文怡不在乎路王府的茶會,她上京來並不是爲了“見世面”的。於老夫人前一天晚上已經叫了她過去,暗示了三姑母柳顧氏近日身子有所好轉,已經派人過來給母親請了安,只等身體再好些,便會親自過來一趟,而且從來人的言行中可知,柳顧氏如今正爲當初在老家的言行後悔,急盼着得到母親與侄女們的原諒呢。

    既然如此,爲何沒有立即過來見母親?先前並未聽說三姑母生病了呀?

    不過這念頭只在文怡的腦海中打了個轉,便很快消去了。照於老夫人的話說,三姑母對柳顧兩家的小輩再度聯姻之事,已經重新生出了期待,事情很快就會解決的。

    文怡心下稍安,便高高興興地等待起羅家的宴席來。羅四太太派了親信的婆子來送信,那婆子還說,屆時乾孃會給她引介幾位好友。乾孃的好友會是什麼樣的人呢?想必也都是親切的長輩吧?

    就在這時,路王府的帖子到了。除了文慧,連文嫺、文娟與文怡的都有,讓衆人大吃一驚。文慧忙問前來送帖子的年輕婢女:“王妃怎會知道我家姐妹們都來了?是鄭家小姐說的?”

    那婢女笑道:“王妃從林小姐那裏聽說了,說是蔣小姐捎了信給她。”

    文慧立時扭頭看向蔣瑤,後者面露驚訝:“咦?我不過是順道提了提……”她有些受寵若驚,“姐妹們跟我相處得好,我就跟林家姐姐說,不陪她去禮佛了,沒想到……”

    文慧勉強笑着將人送走了,回到屋裏,看着興高采烈地向蔣瑤道謝的文娟,與面露喜意的文嫺,略過了微微皺眉的文怡,臉上有些陰晴不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