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23章 再度出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23章 再度出發字體大小: A+
     

    在羅家做客的這兩日,顧家上下似乎都覺得很愉快。

    於老夫人與羅家幾位太太的交情在短短的兩天裏增長到了世交好友的程度。她們在彼此的親戚故交中尋找着可以給兩家情誼增添份量的信息,於是毫不意外地發現,平陽顧氏閨學的女先生羅蝶君,原來是歸海羅氏位於京城的一個分支的女兒,而羅四老爺剛剛離任的駐所,原來離顧家姻親柳家的姻親蘇家的家主蘇瑞廷任職布政使的衙門只有不到一百里的距離。至於偏支旁系或姻親故舊中,同年的、同窗的、聯姻的……顧羅兩家的太太們都滿面笑容,非常高興地看到,其實兩家人早就關係密切了,只是沒得機會親近。

    長輩們彼此交好,小輩們自然也不例外。羅家的小姐們看着溫溫雅雅,不聲不響的,其實都是好性兒,對着顧家六小姐與十小姐的壞脾氣,一點兒氣性都沒有,而且不論是嫡出還是庶出,都對顧十小姐十分客氣,卻又不顯得太過殷勤。文娟長年在顧莊長大,身爲長房女兒,自然是自重身份的,偏又是庶出,因此私下沒少被人看低,如今得了幾位性情相投又貼心的朋友,哪有不高興的?

    羅家大老爺嫡出的四小姐明秀,還特地求得羅大太太與於老夫人的允許,帶着文娟姐妹們出門逛街,當然,是逛羅家的鋪子,隨行的丫環婆子護衛一堆,來回有馬車接送,小姐們還戴了帷帽,絕不會被人看到一點容貌。文嫺不敢去,文慧早就自個兒帶人出了門,於是文娟在羅家姐妹的陪同下,玩了大半天,又搜刮了一堆海外來的小玩意兒,十分盡興。

    相比之下,文慧是帶着自家奴僕出門的,雖然尋了熟悉歸海的家人作嚮導,到底沒法跟本地人比,且身上的銀子也不多,又不肯拉下臉來與人砍價,看上什麼,丟下錢就拿走。雖買到幾件新奇物件,也有些類似於珊瑚盆景兒、嵌螺鈿的首飾匣、菱花小銀鏡、西洋寶石鐲子之類的上等貨色,但回來後,跟文娟買的小玩意兒一對比,就發現自己多花了錢,買來的物件成色還不如文娟得的,不由得暗暗氣惱,把纔買來的那些剛剛還愛不釋手的物件,全都讓丫頭丟進箱子裏,眼不見爲淨了。

    文娟見得了便宜,又氣了文慧,心中得意無比,從此跟羅家姐妹更親近了。

    沒出門的顧家人也得了不少好處。羅家新近有一批藥材運到,其中幾樣名貴又極難得的人蔘、鹿茸等物被羅大太太送給了於老夫人,而蔣氏則從羅二太太那裏得了幾張保養方子,據說是宮裏御用的,羅家擔着內宮脂粉的採買大權,有這樣的東西也不奇怪,蔣氏高高興興地收了,對羅二太太的觀感也好了許多,在羅明義來請安時,也笑着誇了幾句,並且開始在心下盤點顧氏族中未許婚的女兒,看有哪個可以與羅明義相配。

    文嫺一直陪伴在長輩們的身邊,也有所收穫。羅家五小姐明婉也喜歡彈琴,便送了她一本前朝的古琴譜,也算是珍品了。她雖然自詡是個官家千金,不願同商人之女太過親近,但拿人手短,便不好意思再攔着妹妹與羅家姐妹往來,自己偶爾也會放下身段,跟羅明婉論一論琴。

    至於文安,倒是由羅大老爺的幾個兒子陪着出門逛了幾回,看遍了各國商船運來的各種珍奇貨物,也算是見了大世面。幾位羅少爺或許沒什麼特別的本事,但全都不會對他臉上的疤痕多加留意,讓他很是舒心。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驚喜。

    羅明敏自從見過一面後,便消失了兩日,再出現時,就送了他兩個小瓷瓶,道:“令表兄與我們羅家也有些交情,三個月前曾寫信來,託我們尋些去疤的靈藥,當時我們也不清楚原委,好不容易得了一個海外奇方,正打算捎信給令表兄呢,只是手頭事多,便一時忘了。正巧昨兒我那兄弟過來,與我見面時說起,我才忽然想到那藥必然是爲七少爺尋的,如今也省下託人轉送的麻煩了,七少爺就拿了去吧。藥我們已經尋人試過了,確有效用,只是不知七少爺用着如何。若是用着好,只管跟我說,我再託人尋去。”

    文安愣住了,柳東行與羅家一個子弟交好,他是早就知道的,但他萬萬沒想到柳東行會一直惦記着自己的傷,甚至早早就寫信向羅家求助,一時間,百感交集,半晌才接過藥瓶子,低聲道:“多謝了……”

    羅明敏笑着搖搖頭:“朋友親口相托,我怎能不幫?況且咱們也算是朋友了,朋友有難,本就該兩脅插刀的,況且只是這點小事?日後若換了我遇到難處,你也一樣會幫我不是麼?”

    文安鄭重點頭:“這是當然你若有難處,只管跟我說就是但凡我能辦的,絕不推託”

    羅明敏翹了翹嘴角,也不再提這件事,只拉着文安在城內四處玩耍,累了便到羅家開的酒樓茶樓去吃本地名菜,不到一天,文安對他的稱呼便從“羅二少爺”變成“羅大哥”,接着又從“羅大哥”變成了“明敏哥”,越發親近了。

    羅明敏不動聲色,多喝了兩杯後,便一副醉意,把自己遇到的一些不如意事拿出來發泄發泄,偶爾也埋怨幾句家裏的母親和姐妹。文安畢竟只是個少年,經的事也少,喝得多了,聽着羅明敏的話,不由得生出幾分同病相難憐的心來,一時大意,便把自己對母親與姐姐的些許怨言都吐露光了。等酒醒之後,想起這件事,他便開始後悔。

    羅明敏卻對他道:“咱們是朋友,說話時又沒別人在,你心裏有氣,對我說說無妨,但日後若遇到別的朋友,還是不要把這些心事輕易說出口的好。令姐畢竟還是閨閣女兒,若有好事之人,把你那些話傳了出去,不但於你家聲名有礙,令尊令堂也會生你氣的。到頭來受苦的還不是你麼?”

    文安心下感動,忙道:“明敏哥,多虧是你,若換了別人,斷不會對我說這樣的話”

    羅明敏嘆了口氣:“我在家的處境,卻與你有幾分象,心裏的苦悶,也是一樣的。因此我看着你,倒覺得比旁人更親近些,然我是外人,不好勸你什麼,看到你行事不謹慎,除了勸兩句,暗地裏幫點小忙,也做不了什麼。其實好不好,都在你自己,難道別人還能替你過日子不成?”頓了頓,又勸他:“還是少在外頭喝酒的好,今日都是喝酒誤事。日後有了空閒,咱們尋個清靜院子,把旁人都趕走了,咱們自個兒喝個疼快”

    文安笑了:“好就這麼說定了明敏哥幾時進京?小弟一定做東”

    將人送回別院後,羅明敏轉身離開,卻沒走遠,在路口處便上了一輛馬車。柳東行在車中已經等候多時了:“如何?還算順利麼?”

    “你對他的脾性倒是瞭解”羅明敏笑得有些諷刺,“不過我看他對你倒還算真心,你這般算計他,心裏倒也過得去?”

    柳東行淡淡地道:“我何嘗算計他什麼?他的心事壓得久了,發泄出來,也不必再鬱結於心,對他身體反倒有好處呢。我知道他是個直脾氣,也知道他待我不錯,因此我是不會害他的。”

    羅明敏看着他,嘆了口氣:“罷了,計劃還算順利,明兒我再約他出來玩,也就差不多了。四嬸那裏已經定好了日子,今兒知會過顧家了。”

    柳東行點點頭,有些遲疑:“聽瀾院……沒再點香麼?”他這兩天有事辦,沒再守在羅家別院後方的林子裏,因此對那裏的事不大清楚。

    羅明敏的神色緩和了幾分:“沒有,這幾日我四嬸時不時請文怡妹妹過去吃茶說話,想必沒那空閒?”

    柳東行看了他一眼,有些無奈地道:“我真不是有心要算計安弟的……其實這事兒於他無害,反倒有可能幫他家避過大禍呢”

    羅明敏想了想,也笑了:“說得對,你這位便宜表弟,性子委實太天真了,若把實話告訴他,還要擔心他會不會壞事呢。也罷,且這麼辦吧”雖然心裏有些不舒服,但仔細想想,他既然選了通政司這條路,日後這種事只怕只會多不會少的,其實好友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他又何必太過糾結?對他來說,顧文安……終究不能跟柳東行這個認識多年的摯交相比。

    柳東行稍稍放下了心,視線已飄向車窗外:羅家進京的海船後日一早出發,他是否……還有機會見文怡一面?

    文怡不知道柳東行此時糾結的心事,她這幾日常常跟羅四太太在一起,相處得十分愉快。羅四太太性情柔和,知書達禮,又隨夫在任上待了幾年,見識不凡,羅家兩位小小姐也是活潑可愛,她與她們在一處,總有一種彷彿在家裏跟親人相處般的親切感。她開始關注羅四太太的身體,小心地打聽對方的症狀,打算回家後向蕭老大夫請教,看是不是有法子爲羅四太太調養一下身體。

    顧羅兩家離城的日子很快就定下來了,文怡得了消息後,一邊吩咐丫頭們收拾東西,一邊留意着多寶格上那隻香爐,終於還是沒忍住,在出發前一晚上,再度將它搬到窗前香案上,點燃了百合香。

    只是,這一回她失望了。柳東行一晚上都沒過來,第二天早上出發,羅家人前來相送,她才聽說了羅明敏臨時遇到急事,已經在昨日傍晚去了外地的消息。

    羅明敏有事離開,那柳東行呢?他是不是也有事離開了?

    文安在旁埋怨着昨日與羅明敏在外頭閒逛,才逛到一半對方就走了,害得他不能盡興。文慧則心神不寧地想着昨兒見到的一個寶石盆景,小聲磨着母親,求她派人去把那盆景買來,好作不久之後太后壽辰的賀禮。蔣氏爲那盆景的不菲價格猶豫着,遲遲不肯點頭。文娟拉着文嫺,正依依不捨地與羅家小姐們告別。

    文怡安靜地站在大船甲板上,安排隨行衆人上船諸事,自己則一次又一次地往碼頭的方向瞄,卻始終看不到柳東行的身影。她咬咬脣,覺得有些委屈,又有些後悔:她若是前兒晚上點了香,就好了……

    船要開了。

    這次的海船要比先前坐的船大三倍有餘,艙房的數目也更多,格局也要大一些。文怡自己佔了一間房,另外還有兩間鄰房,是給隨行的趙嬤嬤與丫頭媳婦們用的。自打船離開碼頭後,她便先帶着人到房裏安頓行李,踩着船板,倒覺得比先前坐的河船要穩當許多,只能察覺到些許沉浮之感。

    冬葵見她沒精打采地歪在牀邊,便去問人要茶水,但回來時,手上卻是空的,臉色還有些古怪。

    秀竹問她:“姐姐這是怎麼了?不是說去要茶麼?”

    冬葵清了清嗓子,道:“熱水還沒燒好呢,我過一會兒再去問。你到隔壁趙嬤嬤那兒瞧瞧,看有沒有能幫得上忙的吧?這裏交給我就好。”

    秀竹不疑有他,便依言去了。冬葵卻沒去整理行李,只是走到文怡身邊,欲言又止。

    文怡擡起眼:“怎麼了?有事?”

    冬葵彆彆扭扭地,打開緊握的手心,露出裏面的一個紙團來:“這是……方纔羅家一個婆子塞到奴婢手裏的……奴婢不認得她,不過她說……她說……這是有人吩咐她捎過來的……”

    文怡皺了皺眉頭,接過那紙團,打開一看,心下立時便重重地跳了一下,再看冬葵一眼,耳根紅了:“知道了,你去做活吧,別……別跟人說去。”

    冬葵很有眼色地低頭應了,轉身去整理行李。文怡深吸一口氣,方纔背轉身,將那紙團重新展開,仔細看着上頭的字。

    這是柳東行寫的,看筆跡,似乎是倉促寫就,也沒別的話,只是告訴她,東平不穩,儘可能不要與東平府的人有接觸,尤其是東平王府的人。

    文怡輕輕撫摸過那幾行字,雖然更覺不捨,但心下的委屈卻完全消散了。不管怎麼說,至少,他在急着離開的時候,也沒忘記她不是嗎?

    願佛祖保佑,她此去京城,能順順利利地與他定下鴛盟……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