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20章 意外緣份(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20章 意外緣份(下)字體大小: A+
     

    羅四太太看着文怡,目光柔和:“這不是明敏告訴我的,他只是曾經在去年年底時有過信來,提到平陰一帶收成不佳,但我孃家親人的日子還過得去,讓我寬心。卻是我大弟寫信給我,提到今年太平山一帶大旱,地裏的糧食收成恐怕還不到往年的三分之一。他也提到,因許多薄有田產的人家爲了度日,不得已將田地押出去,一些富家便趁機將田低價收購回來,改種棉花等物。那些人見這法子管用,甚至不惜耍了陰狠手段,將別人的田地謀奪到手。縣衙那頭又不管,已經有不少百姓丟了田地房產,被迫成爲流民了。”她眼中隱隱有悲憤之色,“照這麼下去,十多年前的事必會重現前些年我們老爺才帶兵將太平山匪滅了,若是又有人上山落草,豈不是把我們老爺的功勞都抹殺了麼?又不知會有多少人會象我爹那般受害了”

    文怡聽到此處,已經有些明白了,想必是羅四太太的孃家親人在信裏把這件事告訴了她,她纔會知道自己曾經爲了阻止民亂做過些什麼。當初她在西山莊子上又是借貸、又是賒紅薯種,平陰縣城周邊的人都是聽說過的,羅四太太的孃家既然就在那一帶,知道她的名字自然就不足爲奇了。

    只是她想到後來顧莊遇到的那次匪劫,以及發生在平南鎮一帶的民亂,便有些羞愧:“小女能做的實在不多,更不敢說有什麼功勞,民亂仍舊發生了,也有人爲此受害丟了性命,說來小女不過是個平凡之人,想要做些好事,也是有心無力……”

    羅四太太笑了:“你這話說得太過了,雖然平南與顧莊都受到民亂波及,但這兩地人口都比平陰要少,況且匪徒也被剿滅殆盡了,怎能說你沒有功勞呢?我雖未曾親身經歷,但從兄弟的信裏也能知道,你做的事實在不簡單”頓了頓,“你覺得自己做得太少了,卻不知道正因爲有你領頭,聶秦兩家加入進來後,便有越來越多的人家清醒過來,知道平息民怨才能保住家鄉太平,連縣令也不敢再糊塗下去了,否則,事情繼續惡化,民怨鼎沸,只怕落草的人比從前更多呢”

    文怡臉微微發紅:“小女只是秉着行善積德的想法,見那些貧民可憐,不忍心他們走上絕路,方纔儘自己所能,幫上一把罷了。小女家中財力有限,幫了幾百人,已是強弩之末了。卻是聶家舅舅和大表哥,以及秦家老爺等人,寬厚仁愛,又有平陰縣父母官大人深明大義,方纔將縣中的風波壓了下去。若不是有他們,便是小女做得再多,也只是杯水車薪而已。小女不敢將功勞算在自己頭上。”

    羅四太太好笑地看着她,柔聲道:“你這又是何必?該是你的功勞,就別推辭,我又不曾抹殺了聶秦兩家的功德。”她側了側頭,“你那位大表哥,是今年平陽府試的案首吧?明敏與他交情不錯,我聽說他因爲主導了救濟貧民之事,頗得鄉中好評,他八月去平陽參加鄉試,連知府大人都親自開口激勵他呢。就連秦家,如今也是遠近聞名的仁善之家,書香名門的名頭十分響亮,沒人敢小瞧了他們。”

    文怡早就聽說過了,抿嘴笑笑:“這原也是應該的,他們出了大力氣。”

    羅四太太眼中閃過一絲驚異,笑容十分愉悅:“真是個心胸坦蕩的好孩子。”她招手示意文怡過去坐,文怡怔了怔,便聽話地走了過去,搬了一個繡墩在她身邊坐下。

    羅四太太拉着文怡的手,握了握,輕輕拍了拍,十分感觸地道:“我大弟在信裏寫,當時我孃家也跟着舍了銀米,派幾個家人幫着施粥,佃戶裏有實在交不起租子的,也都許他先欠着,等來年有了收成再交。半年下來,家裏雖過得艱難些,卻是平平安安的。鄰村另一家富戶,素來與我們家有些不和,因他家老爺性情刻薄,不但不肯象我們這樣行善積德,反而還在外頭到處辱罵我們,嫌我們擋了他的財路。他名下的佃戶有三家被逼至絕境,賣兒賣女都無法還債,全家都尋了死,還有同村的另外四戶人家被逼得將田地賤賣給他。結果他有一日出門時,被其中一家的兒子砍了幾刀,當晚就死了,連他年幼的獨子也受了重傷,如今族人爲了爭產吵鬧不休,家中奴僕也四散了,無人理會孤兒寡母。我大弟說,若不是咱們家跟着顧、聶、秦三家做了好事,只怕也會象那個人一般沒有好結果。只可惜顧家太不張揚,如今外頭人說起這事兒,都只誇縣令與聶秦兩家仁厚,我大弟有些爲你們顧家不平呢。”她對文怡笑道:“沒想到今兒問了正主,你卻是毫不在意,這般行事,果然不愧是世家風範”

    文怡不好意思地低頭道:“小女慚愧。其實年初的事,多是家中祖母拿的主意……”

    她還沒說完,羅四太太就擺擺手:“你不必誆我了,幾年的功夫,你祖母去莊子的次數一個手便數得過來,那莊子完全是你在執掌,那些事能瞞得過誰去?況且明敏在那裏待了這些年,他人雖走了,但還有耳目在那裏呢,我孃家人想要打聽些什麼,找他們一問就知道了。我是真喜歡你這孩子,你不必在我面前一再謙虛。”她就象一個近親長輩般,笑得又親近,又和氣:“你方纔明明已經沒那麼拘謹了,怎的說着說着,就又拘謹起來了呢?從今往後,你也不必象別人似的,叫我四太太了,就叫我羅四嬸吧。”

    文怡看着她,低低地叫了一聲:“羅四嬸。”她心裏很高興,雖然她主動親近對方,最初是因爲柳東行與羅明敏的意願,但真正相處下來,她也滿心期望能與這位長輩多相處些。她七歲喪母,除了祖母與趙嬤嬤,其他的女性長輩,無一不需要她竭盡心思去討好、去相處,但能象羅四太太這般讓她感覺到溫暖親切的,幾乎沒有。她暗暗告訴自己,要珍惜這意外得來的緣份才行。

    羅四太太也非常高興,一直拉着她的手問話,比如多大年紀,什麼時候出生的,喜歡做什麼,喜歡吃什麼,等等,後來得知文怡已經定了親事,心中便有幾分遺憾。原本她見羅明敏對文怡頗爲關注,還當他們之間有情意,沒想到文怡已經定了親,她低聲嘆息着,笑道:“我見你隨族中長輩進京,還當你尚未定親呢。”頓了頓,“明敏跟我提起你時,就是擔心你上京這事兒。他跟你大表哥是多年同窗,素來交好,知道你在京中的那位伯父有可能會把女兒與侄女嫁入官宦權貴人家聯姻,見你同行,擔心你會被人算計,因此求我替你撐個腰。如今看來,卻是不妨事的。你既已定親,你族中長輩就沒有毀親另許的道理。”

    文怡這才知道羅明敏請羅四太太出面時用的是這個理由,不由得有些慚愧。羅四太太待她這樣親切,她卻還瞞着柳東行的事……她該不該把自己定親的對象是羅明敏好友的事說出來呢?

    她還在猶豫時,羅四太太道:“不過明敏這個孩子,從小就是個重情重義的,若有哪位朋友上了心,他就會掏心掏肺地待人好。先前在外頭幾年,說是跟人學藝去了,但據傳也是因爲朋友的緣故。我跟他四叔擔心得緊,沒少勸他多回家,但他只是不聽……如今總算回來了,卻又……”她住了口,看了文怡一眼,苦笑道,“我瞧你是個聰明孩子,想必也能看出幾分來?”

    文怡有些遲疑,羅明敏在家裏的境況,她即便從前不知情,這兩天也看出些端倪來了,羅二老爺與羅二太太共有三子,長子繼承家業,必是受重視的,小兒子讀書科舉,似乎也非常受寵,唯獨次子明敏,似乎沒什麼具體的營生,但在外頭待了四年,家裏居然沒說什麼?方纔當着顧家人的面,羅二太太數落兒子,也數落得非常嚴厲,更何況,還有那過繼之說……在她看來,興許羅大太太和羅四太太二人,都比羅二太太更象是羅明敏的母親。 wWW_тт kan_¢O

    不過,即便如此,羅明敏在家中也不見得受了什麼苦處,該有的東西他都有,羅家的財力、人力,他也能用得上,想必不會太委屈。她也就不必多事了。

    於是她搖頭道:“羅大哥的私事,我素來不清楚……想必他自己心裏有數?從我認識他開始,他就是個很有主意的人,不會委屈自己的。”

    羅四太太訝然,隨即笑道:“你說得是,我因爲心疼這孩子,只覺得他受委屈了,卻忘了以他的本事,誰能讓他受委屈呢?”她嘆了口氣,“侄兒雖多,我最疼的卻是他。你大概不曉得吧?我們老爺未娶妻就補了軍職,沒兩年就調到了平西駐軍所,一步一步地往上升,過得不容易。後來他請媒人上我家求親,我過門後,一直都在平西,不曾回過羅家本宅。直到老太爺沒了,他回家丁憂,我才頭一回進這家門。那時候,明敏因與他四叔相厚,天天往我們院裏跑。後來他四叔孝滿,回軍中任職,我身懷有孕,留在這裏休養,也是明敏一直陪着我。因此他雖是我侄兒,在我心裏,卻跟兒子沒什麼兩樣呢”

    文怡心中一動,想到於老夫人與蔣氏之間的對話,莫非羅四太太真的存了過繼羅明敏爲子的念頭?

    羅四太太還在回憶過往:“我們老爺……知道我心裏一直記着父親之死,纔會在丁憂後仍舊回平西駐軍所去,發誓一日不滅山匪,便一日不離開。可太平山方圓百里,地勢險要,人煙稀少,百來個人往裏一鑽,就沒了蹤影,哪能這麼容易找到?因此老爺多年來一直未立寸功,位子也不曾挪過……我又生了一對女兒,那幾年裏,日子着實不好過。是明敏給老爺帶去山匪的消息,又幫着老爺剿滅了山匪。我們老爺能高升,都是他帶來的福氣呢”她回頭對文怡淺笑:“這話我只與你說,明敏對我們夫妻有大恩,只是他自己不以爲意,我們也不好說出口。但只要是他求的事,我們都一定會爲他辦到的。更何況,你做了好事,本就對我孃家有恩。此行你我一同進京,若真的遇到了難處,只管來找我。我雖不比顧大老爺與顧大太太位高權貴,身份不凡,但還有些人脈,別人多少也要給些臉面。”

    文怡聽了她的話,不知爲何,心裏生出十分安定的感覺。先前聽到蔣氏那番話時產生的些許不安,也都消失不見了。有什麼可擔憂的呢?如今連於老夫人與羅四太太都先後發了話,不管她們各自是因爲什麼緣故來幫助自己與柳東行,她只要結果如意就好。

    這天顧家人在羅家一直待到晚飯後,方纔回到了別院。每個人都覺得很滿意。

    文慧還很興奮地說起花園裏的屋子,都是以琉璃爲窗,即便在寒冬臘月裏,關上窗戶,也依然能看到窗外的景緻,而且屋子裏還非常暖和。這樣的東西,在京中除了皇宮,便只有幾家王府和那些真正的豪門大族才能擁有。羅家能給花園裏的屋子裝上琉璃窗,實在是難得的手筆

    文安也連聲附和:“前頭的花廳和書房裏也是用的琉璃窗,要是我的臥房裏頭也裝上這個,就再好不過了”

    蔣氏忙道:“咱們回了京,就找人問價去”

    文慧雙眼一亮:“我也要我想要一個象羅家那樣的亭子,四周都裝滿了琉璃窗,無論坐在亭中何處,都能看到窗外的景緻”

    文娟撇撇嘴,不以爲然:“這樣的東西,裝在房間裏倒罷了,象羅家這般,用在花園裏,簡直是糟蹋了沒得叫人笑話”

    文慧白了她一眼:“沒見過世面的小蹄子”文娟大怒。

    兩人眼看着又要吵起來了,文嫺忙將妹妹拉開,匆匆向長輩告了罪,便帶她退了下去。文慧與文安則圍着蔣氏說起了裝琉璃窗的事。

    於老夫人沒理會他們,只是召了文怡過去,問起她是否知道羅明敏定親了沒有。她因爲擔心引起羅家疑心,沒有當面問他們,從文怡處得知沒有,便滿意地將人打發走了。

    文怡回到房間,想起白天聽到的她與蔣氏的對話,微微笑了笑。羅明敏年紀已經不小了,若要娶親,也差不多是時候了,顧家長房的女兒中,文慧身份太高,文嫺年紀倒合適,但她對大伯父用處很大,長輩們一定捨不得將她嫁入羅家,文娟年紀還小呢,這麼一來,竟是無人可用大伯祖母還要問起羅明敏的親事,難道還能平空生出一個合適的孫女兒來?

    她想了想,便起身走到多寶格上,將那隻碧玉香爐取下,放到東屋的窗前,點了一支香。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