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18章 各有主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18章 各有主張字體大小: A+
     

    時間已經到了午時,外頭的婆子來報:“敏少爺前來說,席面已經備好了,請各位太太、小姐們入席。”

    羅大太太聞言笑道:“怎的是明敏來傳話?這孩子也是的,既然來了,好歹進來見個禮,別叫人笑話了。”在一個屋裏待了半日,她也算是弄清楚顧家幾位小姐的情形了,不管弟妹們怎麼想,羅明敏確實是個挺好的侄兒,又能幹又懂事,若能娶得一位出身好的賢妻,自然是再好不過了。讓顧家老太太和大太太見一見明敏,說不定能留下個好印象。

    於老夫人沒說什麼,蔣氏卻皺了皺眉,回頭看了女兒一眼,接着又去瞄侄女們。文嫺一見門外的婆子去請人了,便主動起身,拉了文娟一把,打算要回避。文怡見狀,猶豫了一下,還是跟着起身了。就算見了面,她與羅明敏也說不了什麼話,何必叫人多心?倒是文慧臉上有些不滿意,但還是乖乖跟在姐妹們後面避到屏風後頭去了。她們才站穩,羅明敏就進了屋。

    隔着屏風,雖然看得不大真切,但文怡還是透過那屏風上的鏤空瞥見了羅明敏的模樣。數月不見,他似乎白了一些,身上穿的不再是布衣,頭髮也束得整整齊齊,還插着鑲了白玉的簪子,一身富貴公子哥兒的行頭,差點兒叫人認不出來了。

    不知怎的,文怡忽然想起了柳東行來顧莊的那一日,她看到他身上穿着彆扭的華服,裝成愚笨老實人的模樣,差點兒沒笑出聲來,只是看到身邊的姐妹們,才死死忍住了。

    羅明敏在外頭給於老夫人與蔣氏行禮,禮數週全,風度翩翩。於老夫人似乎很高興,還關切地問:“那日二少爺落了水,聽說病了,不知可痊癒了?”

    羅明敏嘴邊含着笑,帶着幾分靦腆,有些不好意思地答說:“已經好了,叫您老人家看了笑話,實在對不住。”

    於老夫人笑呵呵地說:“男孩兒們總是要頑皮些,這也沒什麼要緊,我們家的孩子也一樣淘氣呢。”

    羅二太太連忙再次爲顧家人救起了兒子而道謝,然後便轉頭去數落兒子,警告他以後再不許跟狐朋狗友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羅明敏被罵得滿臉通紅,期期艾艾地答應絕不再犯,活像一個乖巧的兒子偶爾犯了錯只好在母親面前賠小心的模樣。

    文怡在屏風後看得眼睛都直了。那還是她所認識的羅明敏嗎?她居然會覺得他“靦腆”?

    說着說着,羅明敏便將話題引到了文怡這邊:“許久不見了,上一回見九小姐時,你還是個小姑娘呢,沒想到你會到歸海來做客。”

    文怡心知自己上回見羅明敏,不過是大半年前的事,也沒拆穿他,還很配合地道:“大表哥成親那日,羅大哥怎麼沒來?大表哥埋怨了好久呢,說你不夠意思”

    羅明敏笑道:“沒法子,我有事兒做,實在脫不開身,再說,我不是送了一份大禮麼?聶遠鶩莫非是嫌禮太輕了?”

    “禮輕禮重又有什麼要緊?大表哥心裏盼着你們能去呢。”文怡說這話倒不是藉口,而是真心相勸,“他從前身子不好,也不認得幾個朋友,離了書院後,連親戚也見得少了,獨你們是常見的,他嘴上不說,其實心裏很歡喜。但他連着中舉、娶親兩件大事,你們都不在,他心裏不好受呢。”柳東行與羅明敏在太平山那幾年,沒少跟聶珩見面,聶珩對柳東行印象不好,但對羅明敏卻沒什麼惡感,加上後者性情爽朗,容易與人打成一片,山上山下的農戶凡是認得他的,沒有不喜歡他的,聶珩便更樂意與他交好了,久而久之,連帶的對柳東行也客氣了幾分,只是最初的印象仍在,始終親近不起來。文怡對此事有些察覺,也深感遺憾,內心更希望大表哥能認同柳東行。

    羅明敏聽了她的話,卻愣了一愣,繼而苦笑:“我何嘗不希望朋友之間多見面、多親近?只是有些事,權衡之下,也只能擇其一而爲之。”頓了頓,笑了,“歸海與平陰離得這麼遠,總不能把我分成了兩半,兩頭跑吧?”

    他這話表面上似乎在表示自己分身乏術,但文怡卻覺得,他好像在暗示,聶珩與柳東行之間不和,他也只好選擇其中一位做朋友了,從結果來看,聶珩顯然成了被放棄的那個。她有些黯然,但很快又振作起來,暗暗決定日後定要讓大表哥對柳東行改觀。

    羅大太太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侄兒與文怡說話,此時還打趣他:“顯見是熟人了,只知道與人家小姐說話,卻把我們這些人都給忘了”

    羅明敏的冷汗嚓的下來了,乾笑着說:“卻是侄兒失禮了,侄兒正有件煩心事,不知該如何是好,正爲難間,就把諸位長輩給忽略了,還請太太和小姐們饒了我吧”說罷便作了一圈揖,裝模作樣地哀聲嘆氣。衆人都笑了。

    羅四太太好笑地看着他:“你有什麼爲難的事?說給我們聽聽?”

    羅明敏故意擺出煩惱的神色,腦中飛快地清點可以用在此時的藉口,很快就答道:“侄兒在平陰時使喚的那個小廝,如今已經成了侄兒身邊的得力人兒了,說來他原是聶家的人,但家裏卻又是顧九小姐的佃戶,侄兒正煩心,不知該不該叫他來給九小姐磕頭,卻又覺得有些丟臉,不好意思告訴太太們知道。”

    羅大太太聽得好笑,滿懷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羅四太太但笑不語,唯有他的母親羅二太太皺眉:“有這樣的事?那你昨兒就該讓人去請安了,拖到今日,你伯母不問,你是不是還打算瞞着?看顧老太太、顧大太太和小姐們笑話你不懂規矩”心裏卻在暗暗氣惱,兒子怎會向人家討小廝?討就討了,還當着衆人的面說出來,讓羅家的奴僕對顧家的人磕頭,這算什麼事呀?

    羅明敏笑得訕訕的,面上帶着淡淡的苦澀。文怡見狀,忙道:“羅大哥說的可是曹家的尋文?他家人只是在我家地裏做長工,算不得佃戶,何須前來磕頭?羅大哥太客氣了”

    這件事本來就是藉口,羅明敏見文怡遞了臺階過來,便趁機下了:“太不恭了些,回頭叫他去別院門口磕頭。”把這件事打住了。

    婆子再度來請衆人入席,前院的席面上,也有人來催羅明敏回去了。羅大太太連忙招呼衆人起身,前往小花廳上用飯。

    菜色很豐盛,都是歸海本地風味,有好幾樣魚鮮,但做得非常美味,一絲兒腥味都沒有,顧家衆人都覺得非常滿意。

    吃過飯,時間還早,羅大太太又請客人們往花園裏逛一逛,消消食。於老夫人年紀大了,吃過飯便有些困頓,羅二太太連忙吩咐下人準備了一間雅室,讓於老夫人能歇了歇,自己則拉着蔣氏留下來說話。蔣氏本來就覺得這羅家的花園沒什麼好逛的,自己也有些累了,便有一句沒一句地與她搭着話,後來漸漸地,覺出幾分味兒來,心中冷笑,也不多說什麼。

    不一會兒,羅大太太有事差人來請羅二太太,後者只好去了,蔣氏便進了於老夫人休息的雅室,見她老人家並未睡着,就把侍候的人都打發走了,坐近了婆母小聲說話:“方纔這羅家的二太太纏着媳婦兒說了半日的話,媳婦估摸着,她八成是生了妄想,要向我們家的女孩兒提親呢真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咱們是什麼樣的人家?豈是她一個商家婦能肖想的?”

    於老夫人卻沒動怒,只是問:“她想爲哪個兒子提親?看中的又是咱們家哪個女孩兒?”

    蔣氏一陣愕然,愣了一會兒才答道:“她倒沒說,只是方纔她來來去去的,只是誇獎她那中了秀才的小兒子,想必是打算爲幼子說親。他家幼子不過十五歲,文嫺年歲大了些,只有文娟是能配的,她再糊塗,也不至於大膽到將主意打到慧兒頭上來。”

    於老夫人低頭沉思,片刻後才道:“這親事倒不壞,只是我沒想到,她提的會是小兒子,我聽說她長子已經娶了親,但方纔來的那位二少爺尚未婚娶,論理也該先說他的纔是。”

    蔣氏更爲驚愕,幾乎是立刻脫口而出:“您沒糊塗吧?”說罷立時發現自己失言了,慌忙補救:“媳婦是說……羅家二少爺只是個白身,又沒什麼過人的本事,日後既不能繼承家業,也不能科舉出仕,雖說……相貌長得挺端正的,人也知禮,可那實在是……咱們顧家世代書香,每一個女兒都是極好的,怎能配給這樣的人?”

    於老夫人無奈地嘆了口氣,瞥她一眼:“你只道這位二少爺沒有功名又不能繼承家業,卻不知道他還有一樣長處呢”頓了頓,“你瞧着羅家四老爺與四太太如何?”

    蔣氏縮了縮頭,有些不明白:“還請婆婆明示,羅家四老爺是武將,素來與咱們家也沒什麼來往,至於四太太,媳婦還是頭一回見,只覺得人還算和氣,別的……就沒有了……”

    於老夫人閉了閉眼,頭痛地揉了揉額角:“方纔在屋裏,這麼明顯的事,你都瞧不出來麼?”

    蔣氏一陣茫然,仔細回想了一下,有些怯怯地問:“您可是說……羅二太太似乎跟四太太不大和睦?”

    “她二人性子都算和氣,又是一個在家鄉做商人婦,一個隨夫在外做着官太太,有什麼不和睦的?況且以羅大太太的手腕,若她二人真有不和,早就解決了”於老夫人壓低了聲音,微微冷笑,“羅家長房的四位老爺,除了三老爺是庶出之外,其餘幾位均是一母所出,論理應該比旁人親近纔是先前咱們向那談管事打聽羅家的幾位當家,那談管事還說,羅家四老爺早年參軍,是直接補的百戶的缺,當時是羅二老爺託了人辦的。可見他們兄弟之間並無矛盾,那羅二太太又爲何要在暗地裏與羅四太太過不去?還是當了咱們家的面”

    蔣氏睜大了眼:“婆婆的意思是……”

    於老夫人眯了眯眼:“我方纔在此小憩,羅家的丫頭就在跟前侍候,我跟那丫頭拉了一會兒家常,倒是聽說了幾件事。”她把聲音壓得再低了些,“羅家四老爺只有那對雙生女兒,並無子嗣,且羅四太太抱病多年,八成是生產時壞了身子,但羅四老爺夫妻恩愛,房中並無第二人爲了他的子嗣香火,羅家大老爺與二老爺都憂心不已。這件事在羅氏族中並不是祕密。”

    蔣氏心裏有些發酸,回想起羅四太太,也不過是個尋常婦人,只是性子溫柔些,也會說笑罷了,她怎麼就能把丈夫的心攏得緊緊的,膝下無子又多年臥病,卻連個通房都沒有?

    於老夫人沒察覺到媳婦的心思已經歪到了別處,徑自道:“若羅四太太果然不能生子,羅四老爺也不願納小,那他就有可能考慮過繼的事了。子嗣是大事,連你六嬸這樣脾氣執拗的人,也終究鬆了口,更何況是別人?羅家長房兒子多,萬沒有過繼別房侄兒的道理,但長房的幾位少爺中,大老爺所出的兒子不成器,三老爺的血緣隔了一層,剩下的只有二老爺了。二老爺的長子嫡出,是要繼承家業的,小兒子又功名有望,怎會過繼給別人?那最好的人選,不就成了這個羅明敏了麼?”

    蔣氏剛剛從自己的思緒中清醒過來,便聽到婆母的話,不由得大吃一驚:“婆婆是說那個羅明敏要過繼給他四叔?”

    於老夫人嫌她聲音太大,瞪了她一眼,往外瞧了瞧,見守着的都是自家人,羅家的丫頭婆子離得遠,應該是聽不到的,方纔鬆了口氣,對蔣氏斥道:“你也不瞧瞧這是什麼地方,發什麼昏呢?”

    蔣氏臉一紅,嚅嚅地道:“媳婦兒一時太過吃驚,便失態了……”接着馬上問,“婆婆所說的是真的麼?那……”

    於老夫人微微一笑:“若他真的過繼給了羅四老爺,便是從五品武略將軍之子了羅四老爺還年輕,日後必然還有高升的機會,他的兒子,自然不能等同於區區商人之家的兒子。五丫頭、六丫頭就算了,但對十丫頭而言……這已是一樁極好的親事了”她眼中精光一閃。

    蔣氏有些不自在地動了動身子:“婆婆,您不是說……要把二叔的兩個女兒都嫁到京裏麼?咱們顧家的女兒還有許多,配誰不行?再說……”她眼珠子一轉,“九丫頭的親事也還沒定下來呢,她不是早就認得那個羅明敏?瞧着相處得還不錯,若是柳家的親事不成,嫁來羅家也是樁好親。”

    (亂點那個鴛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