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15章 暗影幢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15章 暗影幢幢字體大小: A+
     

    文怡盯着黑影消失的方向,呆立許久,只到窗外的寒意浸入體內,她打了個冷戰,方纔清醒過來。

    水瀑依然嘩嘩地流着,掩住了花園中這個角落裏的所有其他聲響。文怡默默關上窗,心裏不知爲何,有些悵然。

    回到牀邊坐下,牀鋪已經冷了,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但文怡回想起來,總覺得時間過得太快,她還有好多話沒跟柳東行說,還有好多疑惑想要從他那裏得到答案,還有明天的事,他雖然說了,已經跟羅明敏安排好她與羅家四太太相見,卻又沒說清楚,到底是個什麼章程,她心裏實在有些沒底。他們都如此看重她與羅四太太的結交,萬一她沒能達成他們的目標,那該如何是好?

    京城裏的顧柳兩家居然發生了那種變故,真讓人料想不到。三姑母自以爲聰明,卻沒想到不但壞了丈夫的前程,還連累了孃家兄長,更可惡的是,她居然不知反悔,還妄想繼續操縱柳東行的親事!爲此甚至不顧孃家人的名聲,將自己這個侄女視爲無物!實在是欺人太甚!

    文怡對這位姑母的厭惡之心越來越重了,她甚至產生了一個念頭:若是將來她順利嫁給柳東行爲妻,只要是情況允許,奪回宗長之位,也是件好事,至少,三姑母再沒法壓在柳東行和她的頭上作威作福!三姑母爲惡多年,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若不把她拉下馬來,定會有更多的人受苦!

    雖然這樣做,有些不敬尊長的意思,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阿彌陀佛!

    文怡默默下了個決定,正準備歇下,目光掃過牀邊的小几,頓時如遭雷擊——那座黃銅燭臺呢?!柳東行該不會把它帶走了吧?!

    柳東行將自己的身影隱藏在黑暗的角落裏,摒息靜氣,等着巡夜的人走過去,方纔迅速撲向大路對面,穿入窄巷中,到了巷尾,四周看看,便無聲無息地斜身擠入一扇虛掩的小門。

    這是一處再平凡不過的民居,三間平房圍着一個小小的院子,院中種着幾棵小樹,無論是水井、竈臺、檐下掛的臘肉還是院角的雞籠,都透着濃厚的庶民氣息,充分說明這家人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平民百姓。而屋子裏傳出的鼾聲,則進一步證明了這一點。

    柳東行並沒有進屋,反而繞過正屋,轉進屋後的小天井。他避過天井上掛着的一排排布衫衣褲,來到角落堆放的幾張舊木板前,輕輕將那木板一推,露出了牆上的一處小門。門是虛掩着的,他開門鑽過去,反手又將那門關上。至於那被推開的木板,那家庶民明早起來自會將它放回原處。

    柳東行此時身處另一處民宅,與方纔那個宅子不同,這裏要稍稍體面些,是個兩進的院子,房舍花木都井然有序,後院東廂房的窗口,此時還透着燭光。

    柳東行走進了東廂,便看見羅明敏正站在書案邊上,一張張地翻看着幾頁紙,聽到動靜,擡頭望過來,微微一笑:“可見到人了?怎麼不多說幾句話?我還以爲你不到天亮是捨不得走的呢!”

    柳東行白了他一眼:“你當我是什麼人?明兒還有事呢,她若是今晚歇得不好,明日怎麼辦?”

    “原來如此,果真體貼!”羅明敏壞笑幾聲,忽地視線落在友人手中拿着的物件上,臉色變得有些古怪,“這不是我那聽瀾院裏的燭臺麼?你怎麼把它帶回來了?你喜歡這個式樣?”那也不用順手牽羊吧?只要說一聲,有的是燭臺!

    柳東行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的神色,輕咳兩聲,想要舉起手,卻記起手上還有個三斤重的黃銅玩意兒,只好訕訕地將東西放到桌面上:“大概是她聽到聲響,卻又不知道是我,便隨手拿了件東西防身。我怕她不小心傷着自己,便順下來了,過後卻忘了還她。你叫手下順手送回去吧,別叫人起疑心。”

    羅明敏的神色更古怪了,死死忍住心頭的笑意:“哦?她拿這個來防身?真不愧是顧文怡!換了別的女子,只怕未必有這膽色,也未必有這力氣!你真真好運,要是她沒認出你來,直接把你當成了歹人,不管是砸也好,刺也好,都是要出人命的。看來下回我們不能再用這種法子跟她聯繫了……”

    柳東行老臉微紅,重重咳了幾聲,顧左右而言它:“你怎麼選了這麼個地兒?其實咱們還沒到那份兒上,偏你鬼鬼祟祟的……”看到友人那瞭然的目光,他也說不下去了。

    羅明敏哈哈大笑:“夜裏風涼,兄弟可別傷了風,生了病,那時再多的想法都要耽誤了,得不償失啊!”他朝柳東行擠了擠眼。

    柳東行又咳了幾聲,見羅明敏反而笑得更歡了,只好無奈地嘆口氣,走過去看他面前的東西:“可都整理好了?明日一早就要送上去了,不會有問題吧?”

    羅明敏笑完了,恢復了正色:“不會有問題,我已經再三覈對過了,的確是鄭王親筆!他在這幾封信中不但明示他的岳丈和小舅子如何收買官員,還提到了他指使家奴販賣私鹽之事。有了這個,鄭王就罪證確鑿了!幸好姚家那幾個窩囊廢夠笨,沒把這幾封信銷燬,咱們手腳又快,不然想要拿到鄭王的罪證,還不知要等到幾時呢!”

    柳東行冷笑:“不是姚家人笨,他們也不過是爲了以防萬一而已!爲了削藩之事,宗室裏有些頭臉的人物都在蠢蠢欲動,更別說鄭王這種曾經風光過的。他對姚國公府這個幫不上忙還只會拉他後腿的岳家早就心懷不滿了,只是手下無人可用,又見姚家有些人脈,不然怎會找上他家?!姚家人也是心知肚明,見鄭王妃嫡出的獨子身體孱弱,且不受寵,幾個庶出的小王爺卻千伶百俐的,他們擔心鄭王事成之後,會把姚家撇開,纔會特意留下罪證,以備萬一罷了!”

    羅明敏恍然大悟:“怪不得這幾封信的外封上寫的都是不相干的署名,還特地放在隱蔽的密室內,若不是你細心,把所有信和書本都翻了一遍,咱們也沒法發現它。”他忽地靈機一動,“這麼說來,咱們若是把事情僞裝成是鄭王派人做的,讓姚家與他離心……”

    柳東行搖搖頭:“何必摻合太多?咱們只需要把東西往上交就是了。”

    羅明敏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你說得對。事關近支宗室,皇上便是有什麼想法,也不會讓底下的小人物猜度的。咱們只要遵命行事就好。”說起來,他心情更好了些:“這回差事辦完了,我就算是通政司的人了。將來若有造化,也能弄個品官兒做做,倒也是個好前程。”

    柳東行有些遲疑:“這樣好麼?你本來不是打算參軍的?不然去考科舉也好,何必淌這渾水?通政司……進去了,就出不來了!”

    羅明敏笑了:“瞎說什麼呢?我這樣的性子,又最是慣享富貴安榮的,嘴上說說便罷了,若真要去參軍,必是個貪生怕死的貨!反倒帶累了家人與四叔的好名聲!至於科舉,你瞧我是讀書的料子麼?”他低頭整理那幾封信,神色平和,“若是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家裏乾的是什麼,我又豈能置之度外?這樣挺好的,大哥繼承家業,協助伯父家的幾位哥哥經營族產,小弟去考科舉,爲家裏增光,而我……就子承父業,幹這祖宗代代相傳的營生去!其實沒你想的那麼糟糕,以我羅家今日的本錢,任誰坐在那個位子上,都捨不得棄了我們!”

    柳東行低低嘆了一聲,也不再說什麼,他們身爲世家子,有些事,不是想幹就能幹的!他轉而提起了另一件事:“你身上可好些了?前幾天落水,還受了風寒,所幸你底子好,若換了別人,必要大病一場,你也太膽大了!”

    羅明敏大笑:“不是我膽大,實在是沒法子,合該我走運,正走投無路的時候,瞧見顧家的船要靠岸。他家那個管事喊話喊得這麼大聲,船又離得不遠,我要是還不知機,便是叫人拿住了打死,也是活該了!不過這大冷天的,拽着船尾的麻繩被拖着走,那滋味可真不好受,我足足喝了一肚子江水!他家的船要是再遲一刻靠岸,我一定要暈過去了。我很機靈吧?悄悄跳了水,卻裝作是在遠處落水的,還在水面上撲騰,他家的人將我救起來,一點都沒把我跟姚家追的賊拉上關係!”

    柳東行聽了,有些愧疚:“若是我也與你同行就好了,好歹能給你搭把手。”

    “傻話!”羅明敏翻了個白眼,“你若不是與我分頭先走,這幾封信如何能帶出來?我在水裏淹了大半個時辰,全身溼透,一片紙兒都別想留下!”他揚了揚信,“這是你與我兩個人的功勞,缺了誰都不行!你若想叫我一個人獨領好處,可別怪我翻臉!”

    柳東行笑笑,心下一暖,挑了挑眉:“那就隨你意思!有功咱們一起領,有罪咱們一起扛!”

    文怡早上醒來時,兩隻眼睛下方都帶着烏青。既是因爲見到了柳東行而心情激動得睡不着,也有擔憂那隻黃銅燭臺的下落的緣故。冬葵替她梳頭時見了,便有些擔心:“可是園子裏的水聲太大,擾了小姐清夢?咱們還是跟大老太太和大太太說一聲,請她們幫忙換個房間吧?”

    文怡眼睛掃過多寶閣上那隻碧玉香爐,臉微微一紅,低聲道:“不必了,若是有別的房間,昨兒也不會把我安置在這裏。咱們本就是客中,何必一再麻煩主人家?我只是有些擇席罷了,並不是因爲水聲太大。”頓了頓,“你們昨兒夜裏也聽到水聲了麼?”

    冬葵利落地替她挽好了頭髮,用一根白銀素簪綰緊,正對着鏡子打量,想着要給她戴哪件首飾,因此回答得有些漫不經心:“可不是麼?一晚上都聽到那水瀑在嘩嘩地響,奴婢還猶豫着要不要起來看小姐睡得怎樣呢,只是累了一天,實在起不來,早知道奴婢無論如何都要起身的!”

    文怡卻在暗暗慶幸,笑道:“這又何必?你便是來了,我也是睡不着的。”

    這時秀竹從外間進來,臉上帶着幾分疑惑:“奇怪,這屋裏的燭臺怎麼丟了一隻?”

    文怡心中一緊,冬葵沒發現,只是詫異地轉向秀竹:“你找清楚了沒有?怎會丟了那東西?這裏是別人的房子,可別鬧出笑話來!”

    秀竹道:“我已經前前後後找了三回了!是真的沒瞧見!我當然知道這是別人的屋子,裏頭的東西都是別人家的,要是丟了,咱們誰都沒臉!可那燭臺確實是少了一隻,我也正奇怪呢,你說若丟的是別的東西,比如那些古董擺設什麼的,還可以說是鬧了賊,這黃銅的燭臺,雖說沉了些,到底不值什麼,怎會丟了呢?!”

    冬葵聞言,也覺得奇怪,匆匆爲文怡插了兩支簪子,便要跟秀竹一起去尋找。文怡暗暗抹了把汗,笑道:“這樣的東西好好的怎會丟了?是不是誰順手拿到別處去了?你們也別聲張,悄悄兒找一找,若實在找不到,就算了吧,省得驚動了大伯祖母和大伯母,倒顯得咱們輕狂。”細想之下,柳東行應該不會真把燭臺拿走了,大概只是一時不慎,過後會設法送回來吧?

    這時那昨日引路的媳婦子過來了,她是來請文怡去用早飯的,手裏拿了個黃銅燭臺,真是失蹤的那一件,臉上輕描淡寫:“小的看到這燭臺放在廊下,是不是哪位姑娘不小心忘在那裏的?”

    冬葵與秀竹面面相覷,都百思不得其解,前者明明記得昨夜並未帶走燭臺,後者則在想:莫非是昨日太累了,一時迷糊之下把東西帶走了還不知道?

    不管答案如何,文怡當機立斷地將事情掐住了,打斷了兩個丫頭的思緒:“咱們快走吧,別叫長輩和姐妹們久等。”

    到了正院,於老夫人與蔣氏都起來了,但幾位小姐與文安都還未到。文怡給她們行過禮請了安,便靜靜在一旁坐下。於老夫人,正在低聲與蔣氏交談着:“在這別院住了一晚上,你可有什麼想法?”

    蔣氏有些謹慎地道:“媳婦兒先前似乎小看了羅家,他家的富貴可不是一個尋常商家能有的,不過跟那幾個大皇商相比,似乎也不算什麼……”

    於老夫人擺擺手:“歸海羅氏久負盛名,有這個排場也不算什麼,但有些東西不是有銀子就能收羅到的,他家怕是比咱們想象中更有倚仗!你遇到他家的幾個主子,態度放謙和些,別總以爲是官眷,就高人一等!”

    蔣氏臉色有些不好看,但還是乖乖應了。這時顧家的管事送了張帖子上來:“羅家大太太與二太太請老太太和大太太與衆位少爺小姐上門做客,爲貴客接風!”

    文怡猛地擡頭,心道“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