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09章 有人遇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09章 有人遇險字體大小: A+
     

    那些人大多數穿着一樣的服色,有的手裏拿了棍棒,有的則拎着粗麻繩,吵吵嚷嚷的,都快要跟岸邊幾艘船的人打起來了。管事的遠遠瞧見,擔心會有麻煩,便急急叫那船家在離岸數十尺的地方停下,自己去給蔣氏報信。

    蔣氏並沒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是官眷,又是外頭來的,跟本地人毫不相干,何必怕他們?!大不了拿老爺的帖子去見鎮上的主事人,或是直接找上青州知府,看他們敢不敢胡來!”這裏附近最大的城市就是青州,那裏的知府,正好是顧大老爺屬下一個小官的族親,先前出京時,她已經從丈夫那裏聽說了,因此並不把幾個地頭蛇放在眼裏。

    於老夫人卻不贊同地道:“話不能這麼說,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你瞧那些人的穿着,都是一樣的服色,十有八九是豪門家奴。青州附近的大戶人家,也曾出過幾個人物,何苦爲了一點小事,惹上他們?!”便讓那管事去問岸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要不要緊。

    蔣氏不敢阻攔,那管事便出去遠遠向其他船上的人喊話,問了個究竟。

    原來那些人是附近姚國公家老宅的僕役,今日主人家書房失竊,丟失了一樣十分要緊的東西,下人追尋賊蹤,到得小鎮附近便不見了蹤影,倒是有人聽聞碼頭上出現過生人,聽那形容,與賊人有幾分相象,於是姚家家丁便追了過來。他們是早早探聽過消息,得知那可疑的賊人就在碼頭上等候渡船,並未離開,因此包圍了這一片碼頭搜索,不料搜了半日,卻始終搜不到人,那帶頭的管事怕主人家怪罪,已經開始勒令下人搜查在碼頭上停靠的過路船隻了,這才與那些船上的人吵起來。

    於老夫人聽了回報,眉頭緊皺:“姚國公府?姚家世代爲宦,向來講究行事中正,怎的下人行事如此囂張?!”蔣氏忙道:“婆婆記錯了,這不是姚國丈他家,想是鄭王妃的孃家,與皇后娘娘家並不是一支的。”於老夫人這才恍然。

    文怡姐妹等人這時已聽說了消息,都趕到長輩跟前,聞得蔣氏如此說,文娟先發問:“鄭王妃的孃家也姓姚麼?若與皇后娘娘家不是一支的,那就不是咱們家親戚了?”

    於老夫人便道:“姚家也是大族,那姚國公府原也有過爵位,只是早就沒落了,又與姚國丈分了宗,多年來都住在原籍。合該他家祖宗有靈,到了先帝時,出了一個庶子,竟是個驍勇善戰的,在北疆立下大功,又殉了國,先帝皇恩浩蕩,便把他家的國公爵位重新賞了回去。只可惜自那庶子之後,這國公府竟再無一個子弟有出息,若不是鄭王母族勢大,自己又有出息,今上擔心他成了氣候,也不會將姚國公家的女兒封爲王妃。”頓了頓,“我們顧家與姚家雖是姻親,到底隔了一層,這姚國公家與姚國丈家也是少有往來的,未必賣我們家的賬,還是遠着些吧。”遂吩咐管事,繼續往前行船,另尋一個宿頭。

    蔣氏原是打算應聲的,但一見女兒臉上浮現出不情願的表情,又想到天色已晚,過了這個宿頭,不知到幾時才能找到停船歇息的地方,便道:“婆婆所慮固然有道理,只是我們家與那偷東西的賊又沒幹系,更不曾與姚家交惡,何必自己先避讓了?如今天都快黑了,又是飯時,若不停在此處,今晚又該怎麼辦?往日媳婦兒也曾走過這條水路,前頭幾裏外倒是有個小村子,可地方着實太偏僻了,若在那裏過夜,別說媳婦兒不放心,就是船家,只怕也要提心吊膽呢!”

    文慧忙忙點頭,上前向於老夫人撒嬌道:“祖母,咱們就在這裏歇吧!若那些人敢上船來,咱們就把官眷的名號打出去,他們自然不敢造次的!”

    於老夫人瞪了她一眼,才面帶不悅地望向蔣氏:“姚家不過是出了個死將軍,再添一個藩王妃罷了,青州地面上,他家也不是頭一份兒!可你瞧他家下人的架勢,如此霸道,可見那失竊的定是要緊東西,纔會讓姚國公一家連名聲都顧不上了!咱們的船靠過去,再逗留一晚上,便是再清白無辜,落在他家的人眼中,都要帶了三分嫌疑。他家若是不顧臉面,硬要上船搜查,便是事後入了罪,這幾個孩子的名聲也要受損了!你當了幾十年的官太太,竟連孰輕孰重都分不清麼?怪不得大老爺總向我報怨你是個糊塗的!”

    這話說得重了,蔣氏臉色慘白,低下頭不敢說話。文慧驚愕地看着祖母,想要爲母親說情,卻被文怡拉了一把,才閉上嘴。管事的立時便領命而去,不一會兒,船重新啓動,卻是離開了碼頭,往下游方向駛去。

    樓艙中一片沉默。文怡見無人敢開口說話,於老夫人又一直板着臉,猶豫了一下,道:“今兒晚飯要遲了,怕大伯祖母、大伯母、七哥哥和姐妹們會餓着,冬日天冷,餓了容易生病。艙裏還有些點心,不如先叫丫頭們送過來,就着茶水,墊墊肚子?”

    艙中氣氛稍稍鬆動了些,於老夫人見是文怡開口,倒不好把她當自家孫女兒一般甩臉子,便放緩了語氣:“你想到周到,就這麼辦吧。”隨侍在側的如意與雙喜立時便十分有眼色地退下去,一個去取點心,一個去倒茶。還好船尾處有一個小小的茶爐子,是一整天都沒熄過火的,專門預備着主人要茶,不一會兒,熱茶與點心便都送了上來。於老夫人用了些,臉色也好看多了,瞥了蔣氏一眼,心裏雖未消氣,卻還心疼孫子孫女,便讓文嫺文慧姐妹等過來吃,還特地請了文怡,又叫人傳話到後面船上,提醒家人給文安送點心,隨即便扶了丫頭,回艙房去了。

    她一走,衆人都鬆了口氣。文慧立即問文怡:“你方纔攔我做什麼?!”惹得衆人都把視線投到文怡身上。

    文怡心裏沒好氣,便坦白道:“六姐姐,你去說情,大伯祖母只有更生氣的,那可就沒完沒了了!還要連累你自己,何苦來?”

    文慧卻是不解:“爲何我去說情,祖母會更生氣?這道理可不通!”

    文怡抿抿嘴,只覺得自己太過多管閒事了。這文慧哪裏是個通曉人情的?只看她平日行事,就知道她的本性了。

    還好,文慧雖不懂人情,蔣氏卻有幾分明白,勉強笑道:“慧兒,你要謝你妹妹呢,不然方纔你祖母不但會罵母親,還會罵你。母親總是做媳婦的,婆婆教訓些什麼,母親都只能聽着,哪能爭辯呢?”說罷眼圈一紅,便委屈地低下了頭。

    文慧忙上前挽着她的手哄道:“母親別難過,女兒知道了。”

    文娟看了文嫺一眼,後者輕輕搖頭,前者一挑眉,暗地裏做了個鬼臉,被姐姐一瞪,又重新恢復了端坐。文怡看在眼裏,只做不知,低頭喝茶。

    過了一會兒,那管事又來報說:“小漁村到了,大太太,咱們家的船可是要在那裏停靠?”

    蔣氏擦了擦發紅的眼角,把女兒輕輕推開,便拉下臉來,罵那管事:“糊塗東西!那地方是能過夜的麼?!萬一有個差遲,你們拿命來賠?!”

    那管事心中暗暗叫苦,卻不敢露出半分異色,只低頭答道:“除去那村子,就只有青州城可停靠了。可青州知府有令,太陽下山後便不許任何船隻進入青州府城水域,只能在附近停靠。咱們家的船趕過去,已是遲了,未必能尋到舶位呢!”

    蔣氏皺眉:“青州幾時有過這樣的規矩?我竟從未聽說?!”

    那管事道:“是重陽後才發佈的。先前路過康城時,趙掌櫃曾提醒過小人,只是咱們家的船從來都是在先前那鎮上停靠的,少有在青州碼頭過夜的時候,因此小人並未多問,也不知道這道命令有什麼緣故。”

    蔣氏不由得掛上了愁眉苦臉:“這可怎麼好?從這裏到青州碼頭……還有多少路來着?”

    “還有二三十里路。”

    “到了地方也天黑了。”蔣氏嘆了又嘆,“青州碼頭外面……着實不大方便。可惜老太太發了話,咱們又不好迴轉。”

    文娟有些好奇地問:“伯母,爲何青州碼頭外面不方便?”

    文慧撲哧一聲,不懷好意地瞄了她一眼:“其實也沒什麼不方便的,只是母親擔心……十妹妹沒見過世面,纔會這麼說。”

    文娟有些氣惱,便轉頭去問文嫺:“姐姐可知道緣故?”文嫺哪裏曉得?她又去問那管事,後者窘迫得滿頭是汗,卻吱吱唔唔地不敢回答。

    文怡心中有數。青州她從前去過,也是一個大府,只是遠不及康城,倒跟平陽差不多繁華。那青州碼頭就位於府城水域之內,已有多年謹遵那入夜後不得進船的禁令,碼頭東側是貧民、漁民聚居之所,西側卻是極有名的煙花之地,常年泊着數十條花船,加上往來買賣各種吃食貨物的小艇,一到夜裏便十分熱鬧。顧家是官家,船上又大多是女眷,自然不好靠近這樣的地方。只是迫不得已,也只能將就了。未能趕在日落前入港的民船自然不只一艘,她並不覺得這是件十分丟臉的事。

    蔣氏猶豫了半日,也想通了這一點,便讓那管事去吩咐船家,將船駛到青州碼頭附近去,務必要尋一個清靜點的地方停靠。那管事心知肚明,領命去了,留下這一屋子人,一半疑惑不解,一半不動聲色。

    過了大半個時辰,船總算找到了停靠的地方。文怡從艙裏走上來,遠遠的便聽見岸上人聲鼎沸,放眼望去,前方一片燈火通明,卻有許多裝飾華麗的彩舫停靠在不遠處,嬌聲軟語,嬉笑戲鬧,當中還夾雜着管絃之聲。

    婆子丫頭們四處點起燈籠,打出官船的招牌,又着急上岸去取水做飯,幾個船工聚在船尾處竅竅私語,偷看遠處那些彩舫暗暗說笑。文怡略低了頭,腳下躊躇。冬葵小聲在身後問:“小姐,要不咱們回艙裏去吧?飯叫人端去就是了。”文怡頓了頓,道:“既然已經上來了,還是先問問大老太太和大太太的意思,省得叫人笑話我不通禮數。”

    一行主僕三人便往樓艙走去,到了地方,得知於老夫人已經發過話,各人都在自己房內吃飯。冬葵有些着惱,便對秀竹道:“方纔可有人來提醒我們?”秀竹搖頭,她更惱了:“這是什麼意思?都住在一處,怎的就漏了咱們?!”

    文怡看了她一眼:“算了,在外頭少說兩句。”冬葵只好忍住氣。三人又重回艙中去,正在甲板上走,卻聽得船尾處有什麼東西落進水裏,發出好大一聲響,接着後面一艘船上的人便嚷起來:“鬧鬼了?什麼東西掉進水裏了?!”

    “你看錯了吧?好象是從對面游過來的!”

    “好好的怎會有人游過來?是你看錯了!方纔明明有個影子晃過去。”

    “你們都看錯了,那是個人!是個人在水面上撲騰!”

    文怡連忙探頭望去,果然是個人在水面上掙扎着,浮浮沉沉,似乎馬上就要沉到水裏去。她嚇了一跳,忙叫人:“快打了燈來,有誰水性好的,先把人救上來再說!”

    三艘船的人都驚動了。有人用長竹竿吊了燈籠照過去,卻是個青年男子,身上只穿着白色小衣,臉色煞白,但還有知覺,有氣無力地叫着:“救命……”

    衆人慌慌張張的,卻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救人,擔心他會引來麻煩。文怡早在瞥見那人只穿着小衣時,便迴避進樓艙裏了,聽說無人去救人,有些着惱:“再不去救,那人就要死了!若不放心,事後送到官府去就是了!”

    這時於老夫人派婆子來問是怎麼回事,得知有人遇險,忙道救人要緊。於是後頭船上的船工便奉命將那男子救了起來。那人只來得及說一聲,自己是青州城裏羅家子弟,今晚在花船上玩耍,不料被人暗算,推落水中,便暈了過去。於老夫人忙叫蔣氏派人去聯絡羅家人。

    文慧知道後,在私底下笑話文怡,救了個花花大少回來。文怡面上不露,心裏也有幾分着惱,但想到救人一命總是功德,便將事情拋開不提。

    (三八節,各位女同胞們節日快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