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103章 祖孫探病(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103章 祖孫探病(四)字體大小: A+
     

    文怡跟在文慧身後到了文安所住的葵院,還未進門,便心下一動,稍稍落後了兩步,讓文慧打了先。文慧還渾然未覺,一進門見了廊下坐着的一個十五六歲的丫頭,便嚷:“芍藥,七少爺今兒可好?”

    那大丫頭穿着白綾子襖兒,銀紅繡花比甲,繫了條水紅百褶裙,頭上戴了幾樣金珠釵環,倒也華麗,一看便是大丫頭一等的人物。她聽到文慧的話,擡頭看來,先是一怔,繼而端起個淡淡的笑臉,起身答道:“六小姐,七少爺今日還好。”這便住了口。

    文慧卻只是繼續嚷着:“他如今在哪兒呢?九小姐過來探病,特地來瞧他的,快讓他出來!”

    那芍藥丫頭眼珠子一轉,盯在落在後頭的文怡身上,有些遲疑。文怡只覺得她十分眼生,想起曾有流言說大伯母蔣氏將小兒子身邊的丫頭全都換了,便猜這丫頭大概是從京裏跟過來的。她微微朝對方一笑,道:“來得突然,恕我冒昧了。”那芍藥微微低了頭,卻不象長房其他丫頭那般恭敬,只是不鹹不淡地說了句:“九小姐客氣了,奴婢不敢當。”

    門簾子一掀,從正屋裏走出另一個丫頭來,卻是個穿豆青比甲,繫着湖色百褶裙的,打扮比芍藥要稍樸素些,年紀瞧着也大一兩歲,模樣倒是次了一等。她未開口便先笑了:“原來是六小姐與九小姐到了,七少爺就在屋裏,正悶得慌,兩位小姐快請進屋坐!”

    文慧立時便就着她掀的簾子進了屋,文怡落在後頭,向她笑着點點頭,方纔走進去,忽地聞見一股濃郁的百合香。卻又有些怪異之處,似乎夾雜了幾種別的香氣,倒叫人聞了心頭悶悶的。文怡略皺了皺眉,便露出了微笑,朝着文慧說話的聲音走去。

    文安正躺在西邊小書房窗下的黃花梨躺椅上看書,翹起一隻二郎腿。悠悠閒閒的模樣,文慧站在他身邊跟他說話。他有些愛理不理的,只是隨意“唔唔”幾聲,眼睛只是盯着那書瞧。

    文慧說了幾句,見他這樣,倒有些惱了,一把奪下那書,掃了一眼,便跺腳道:“我正與你說話呢,你只顧着瞧這些前人雜記做什麼?!不過是些讀了幾年書的窮酸。胡編亂造些聳人聽聞的所謂祕聞,騙幾個吃飯錢罷了!你一瞧就知道有多荒唐,偏還把它當寶似的!有這個閒情,還不如出門逛去呢!”

    文安冷笑一聲,翻身而起:“我倒想出門逛呢,只可惜頂了這麼一張臉。生怕別人以爲是大白天的見了鬼呢!”

    他一起身,文怡才與他對了個正臉。原來他面上右頰靠下的一片肌膚,就彷彿一片光滑的土地被犁出幾道深坑似的,明顯地凹凸不平,而且凸起的傷痕一直蔓延到右耳下方,遠遠望去,倒象是被什麼東西糊住了小半邊臉。有些發白。文怡暗暗大吃一驚,她只聽說文安臉上受着了,留了疤痕,卻不知道有這麼嚴重。

    不過文安一向看重自己的容貌,連家門都不肯出,肯定討厭別人對他臉上的傷大驚小怪吧?文怡在袖下握了握拳,面上卻半分異色也沒有,只是微笑着行禮:“見過七哥哥,先前聽說七哥哥在養病,妹妹也不敢來打攪,如今可算大安了,因此特地來看望,還請七哥哥莫怪妹妹唐突。”

    文安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面上卻是淡淡的:“九妹妹有心了,今兒怎麼有空特地過來?”

    不等文怡回答,文慧便飛快地插嘴道:“九妹妹聽說你從那柳東行處得的藥沒了,又沒處找藥去,便提議讓你隨我們回京,請柳東行再給你配藥呢!”

    文安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冷笑道:“我可不幫你跟柳家人通消息!”然後又躺回躺椅上,拿起書繼續看着,嘴裏漫不經心地說:“我病後懶怠,禮數上不周全,九妹妹別見怪!”

    文慧頓時紅了眼圈,深吸兩口氣,木木地喊他:“給我起來!”

    文安只是翻了個身。

    文慧的眼眶都溼了,一甩袖就跑出了門。站在角落裏的青衣丫頭飛快地喊:“芍藥,快送送六小姐!”又回頭朝文怡笑笑:“七少爺心情不好,怠慢九小姐了,真不好意思。”

    若是平日,文怡這會兒就會走人了,只是她是打着探聽消息的主意來的,哪能輕易放棄?想了想,便微笑着走到躺椅邊上,柔聲道:“七哥哥,你別生氣。六姐姐早就跟柳家表哥翻臉了,若不是爲了你的藥,她也不會想到找柳家人。方纔我跟她無意說起時,她還說不想跟姓柳的打交道呢,還罵了柳家表哥一大通話。若不是我勸她,七哥哥的傷要緊,她是萬萬不會跟你提這件事的。”

    文安眉角動了動,眼珠子轉了過來,似笑非笑:“這話當真?可好好的,你又怎會提起行哥兒的藥?是她先告訴你的吧?”

    文怡笑道:“七哥哥忘了?那回去江對岸遊玩,你和柳大公子是與我坐一條船的,他當時就提起一個極好的去疤的方子。因此我聽到六姐姐爲你的傷煩心,便想起了這件事,提了一提。沒想到柳大公子已經送過藥來了,只是用完了,卻沒處找他配去。”

    文安的神色緩和了許多,有些黯然地道:“其實他是給過我方子的,但照那方子配出來的藥,初時還管用,卻只能治到現如今這個地步。再配又有什麼用呢?橫豎我不出門嚇人就行了!”

    “話不能這麼說。”文怡仍舊笑着,“他知道這個方子,興許還知道更好的方子呢?我聽說他有個極好的朋友,是歸海的大商家子弟,最是見多識廣的。便是他不知道,興許他那朋友知道呢?便是什麼法子都沒有,問一聲也是好的。柳大公子與七哥哥不是好友麼?他要是知道你如今這個境況,一定會出手相助的!”

    文安悶悶地坐起身來,道:“他就算知道了,也未必肯幫呢!自打他離了這裏,我也曾寫過信去。只是一直沒回信。我哪裏還敢有奢望?!從前那些朋友,只怕現下都把我當成是鬼怪了!”

    文怡掩口輕笑:“七哥哥,這話你要是說別人,我還會信,但要說柳大公子,那萬萬不可能!當初他救你回來時。你的傷比如今重了何止十倍?!他那時候都不曾怕過,如今自然更不可能怕了!至於不回信嘛……我聽六姐姐說。他先前得了軍中大人物的賞識,得了薦書,考武舉去了!可他家裏人先是一無所知,事後卻大爲光火。想來這裏送過去的信,他未必能收到。”

    文安立時大吃一驚,猛然站起身來:“他考了武舉?!他真考了?!”說罷又十分豔羨,“我早知道他定會做幾件大事的!他怎麼也不跟我打聲招呼……”接着又冷笑,“三姑姑三姑父當然要光火了,他們只盼着他一輩子沒出息呢。最好就是在鄉下地方窩一輩子,聽他們的話,娶個鄉下姑娘做老婆,生幾個沒出息的兒女,沒錢花了就求他們施捨幾兩銀子,然後千恩萬謝、三拜九叩地。回頭還在族裏宣揚他們夫妻的仁愛美名,最好宣揚得滿天下的人都知道……好響的算盤!”

    文怡努力忍住笑意,只覺得心中十分痛快,把往日對文安的幾分怨氣都一概銷了,神色間還親近了許多:“七哥哥既曉得他的難處,想必也能體諒了,他並不是有心與你疏遠。多半是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

    文安哼哼兩聲,又忽然盯着文怡瞧:“你怎的忽然幫他說起話來?你與他很熟?”

    文怡忙收斂了神色,乾笑兩聲:“七哥哥糊塗了?方纔咱們不是才說到他那個去疤的方子麼?既然他並未與七哥哥疏遠,那你就寫封信,叫個可靠的人帶進京去,也不必託柳家的人轉交,只需打聽參加武舉的人會在什麼地方聚集,然後尋機直接找到他,也就省事了。”

    文安笑道:“方纔六姐姐不是說,你要勸我隨她們回京麼?”

    文怡抿嘴一笑:“若是七哥哥回了京城,找人倒是更方便些。他既考了武舉,明年一定要參考會試,不怕他不在京中。”

    文安想了想,覺得果然有道理,就算柳東行不知道,但有個不會對他臉上的傷疤側目的朋友,他也不用整天悶在屋裏了。只是他還有幾分遲疑:“若是我回了京……親朋好友們一定要來問……”

    文怡卻道:“便是來問又如何?男子漢大丈夫,何必爲了容貌患得患失?況且七哥哥本來長得俊秀,不過是添了幾道疤而已,離得遠了,也不大看得出來。臉上有疤的人多了去了,柳大公子也有疤,可他還能考武舉呢!等到七哥哥將來做下一番事業,還有誰拿你臉上的幾條小傷疤說事?!”

    文安聽了覺得十分順耳:“這話說得沒錯!春天的時候,行哥兒論騎射還不如我呢!他離開前我聽他說會苦練武藝,這才幾個月的功夫?他就中了武舉人!趕明兒我也用起功來,日後考個武狀元回來,有誰敢嘲笑我破了相的,我就把他扔下淮江去!”

    淮江是京城邊上流過的一條大河,據說水深達數十丈,要是把人扔下去,就真真是狠話了。文怡乾笑幾聲,心裏唸了幾句佛,才道:“大伯母從京裏回來,想必對柳家如今的情形知道多些,七哥哥不如叫兩個丫頭來問問,看柳大公子現下是否住在京城柳府?”

    文安立時便轉頭叫人:“青葙,你知道麼?!”叫的正是那青衣丫環。

    青葙笑着回道:“倒是聽說過一點風聲。三姑太太曾經過府向我們太太哭訴呢,說那位柳大少爺自打回了京,不知怎的就認識了幾位將軍,整日不着家,只在外頭廝混,有時喝得醉醺醺地回來,有時身上還帶了血,這裏腫了,那裏青了,都是家常便飯!身上無一日是完好的。家裏罵了好幾回,都不管用,直到他中了武舉人,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姑老爺本想教訓他,不過是說些狠話,趕他出來,想着不過一兩天功夫,他就知道錯了,回府求饒去,從此再不敢胡鬧。沒想到他居然就在外頭賃了房屋居住,連中秋也沒在家裏過呢!”

    文安大笑合掌:“原來如此!他倒是逍遙得很!等我回了京,一定要上門鬧他去!”

    文怡心裏暗暗爲柳東行心疼,也不知道他身上的傷是不是重,現下是不是已經痊癒了,又擔心他搬出去住,身邊也不知道有沒有人侍候,想來他明年還要參加會試呢,萬一日常起居無人照料,他又天天拼命練習,身子會不會有不妥?

    她心裏亂糟糟的,卻在聽到青葙在介紹完柳顧氏哭訴的內容後,忽然冒出一句:“柳大少爺頗得幾位將軍公子的賞識,還有人來問他是否婚配,想來是要給他說親呢。太太起程時,柳姑老爺已經有鬆口的意思了,只不過還未完全消氣,想來到了年下,柳大公子總要回府去祭祀祖先的。到時候說幾句好話,柳姑老爺就會讓他回去了。怎麼說也是一家人,柳姑老爺又是他長輩,總不能就這麼放着他一個人住在外頭吧?”

    文怡心下大震,也沒聽清楚文安在旁說了些什麼,只在袖下將那帕子緊了又緊,聽着文安說完:“……什麼好人家!若是三姑姑給他尋個醜八怪或是母老虎,我一定要回去替他撐腰!”便勉強笑了笑,看着青葙臉上有些爲難的表情,岔開了話題:“六姐姐方纔跑出去了,不知現在氣消了沒有?”又勸文安,“她爲了柳家表哥中傷你的事惱了,一天不知罵那人多少回呢!她便是有再多的錯,心裏也是疼你的。七哥哥,你就待她和氣些又如何?”

    文安一聽,便收了笑容,有些勉強地說:“知道了。”然後又躺回椅上去。

    文怡忙尋機辭了出來,這回青葙倒是殷勤地將她送出了院門,看得芍藥面露詫色。文怡趁機問她些“幾歲了”、“是不是家生子”、“原先在哪裏當差”、“家裏還有什麼人”之類的話,便回了萱院獨坐。

    等到盧老夫人和於老夫人說完了話,帶着孫女兒告辭回家時,已是午時。文怡吩咐人去開飯,卻看着祖母,猶豫半日,肚裏有無數的話要說,可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咬了咬脣,忍住了,吃過飯後,便去了趙嬤嬤的房間,小聲將聽來的話全都告訴了她。

    趙嬤嬤大驚失色,立時便轉告了盧老夫人。盧老夫人摒退衆人,召了孫女前來細問,直到將文怡從長房打聽到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聽完了,便沉默下來。

    文怡心下惴惴,不安地看着祖母,唯有手中緊絞的絹帕透露出幾分焦急來。

    半晌,盧老夫人才說出一句讓文怡大吃一驚的話:“你大伯祖母要隨你大伯母回京休養,到時候……你跟着一塊兒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