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94章 大吐苦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94章 大吐苦水字體大小: A+
     

    文怡立在祖母身邊,一副恭順禮敬的模樣,眼梢卻往坐在左邊下手第一張椅子上的蔣氏望去。

    蔣氏才謝過了盧老夫人出言救女之情,又開始兩眼淚汪汪地說着女兒在庵裏的清苦,接着又恭維盧老夫人在族中德高望重,人人都敬着,無論什麼事,只要發句話,無人不從的。

    盧老夫人面無表情地聽她說了半日,只是不開口。蔣氏見她不接話,心裏不由得生出幾分懊惱。她雖然在家中天天受妾室和庶子庶女的氣,但出門應酬,別人多少會給她幾分面子,似這般自己還好言好語地恭維着,對方卻不搭理的情形極少遇到。她立時就覺得自己失了臉面,又疑心盧老夫人膽小怕事,不想幫自己把女兒接出來,便拉下了臉:“侄兒媳婦說了半日,六嬸孃也不應一聲,想必是嫌侄兒媳婦呱噪了?!”

    盧老夫人一聽這話,臉色便沉了幾分。文怡一瞧不好,心裏也暗暗抱怨這位大伯母不會說話。就算她是個官太太,但大伯父也不過是二品,自家祖父也是二品,品階並不比大伯父低,何況祖母又是長輩。難不成她以爲自己在京城威風慣了,回到家鄉來就能瞧不起人了不成?!於是便淡淡笑道:“大伯母多心了,祖母這不是正聽您說話麼?”

    蔣氏不忿,正要張口,又忽然想起這位侄女兒曾去探過女兒,是個厚道之人,雖然心裏惱,但也怕得罪了她要惹得女兒抱怨,便忍氣道:“我話已經說完了,只不過六嬸孃一句也沒回應罷了,怎會是我多心?!”

    文怡抿抿嘴,閉口不言。盧老夫人心疼孫女兒,便帶了幾分不悅之色。沉聲道:“你只道我不答你的話,也不想想自己說的都是什麼?!你是在京城當家作主久了,連婆婆都忘了麼?只管在這裏奉承我,卻把她放在哪裏?!”

    蔣氏一愣,纔要辯駁,卻忽然想起方纔自己的確奉承得太過了。如果盧老夫人發句話,族裏就無人不從。豈不是唐突了於老夫人?她老臉一紅,訕訕地道:“是侄兒媳婦口誤……六嬸孃別見怪,侄兒媳婦爲女兒焦急,一時說話竟沒提防……”

    盧老夫人嘆了口氣,臉色放緩了些:“都是做孃的,你的心情我怎會不明白?只是這件事你來找我做什麼?我們家是什麼情形,你也不是不知道,雖說如今族裏敬着我,那也是因爲侄兒們給我老太婆臉面。特別是老四,他是個知禮的,纔會處處待我以禮。但若我見他們懂禮數,就整日對族務指手劃腳,便是再知禮的孩子,心裏也要生出幾分怨言的。”

    蔣氏忙道:“只是一件小事罷了……”

    “六丫頭的事當初鬧得太大!”盧老夫人打斷了她的話。“當中還有老十五的性命!十五家的如今還在我們家後院養着呢,先是沒了家裏的頂樑柱,房子又燒了,好不容易重新建了屋子,田裏的收成又不好,家裏連個多餘的錢都拿不出來,幾個孩子又小。她肚子裏又還有一個,三災八難的,這幾個月就沒少請大夫吃藥,還不知道能不能撐下去。我知道那事兒不能怪到六丫頭和小七頭上,但就因爲當時損傷太重了,莊上死得人也太多,因此族裏纔不好從輕發落六丫頭!你也知道,老四才上任,不好太過寬縱了!”

    蔣氏縱是再不服氣,也不好說什麼。顧氏一族雖然百年來以長房爲尊,嫡系爲尊,但十五老爺好歹是一房家主,七、八、九三房遇事習慣抱成一團,加上偏支族人,數目龐大。做族長的爲了大局,就算心裏再瞧不起,面上也要做足功夫。她做了十多年的宗婦,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怎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只是她想起女兒,再想起臨行前丈夫的囑咐,便悲從中來:“我可憐的慧兒啊……難道她就一輩子離不得那清苦之地了麼?!”

    盧老夫人重新板起了臉,眼簾微微向下,面無表情。文怡在旁暗想:家中每月五十兩銀子的供給,還有丫環僕婦侍候,一樣是錦衣玉食,連頭髮都不曾少過半根,經文也沒正經念過幾回,哪裏就清苦了?那庵主等人,還有前世的自己,難道是住馬圈裏去了麼?!況且祖母方纔分明已經暗示瞭解決之道,這般明白,大伯母難道沒聽懂?

    文怡前世隨師傅如真遊歷各地,也曾出入官商大戶人家,知道這些人家的女眷,習慣說話明裏暗裏帶了三四層意思,明明是極簡單的事,卻偏不直白說出來。她在家時哪裏見過這些?只覺得從前見識得太少了,沒早早看出族人們的嘴臉來。這般歷練了兩三年,方纔通透些。這輩子重生以來,與族中其他女眷及親戚們交往,這項本事倒是幫了她不少的忙。她心想這長房的大伯父一家既然在京城做官,大伯母自然是沒少在官家女眷中應酬的,本該很有眼色纔是,沒想到事情大出她意料之外。

    蔣氏還在那裏低泣,杜鵑偷偷打量着盧老夫人與文怡都不做聲,但眉間都皺了起來,文怡還露出幾分納悶之色,用一種不解的目光看向自家夫人。她腦中靈光一閃,細細回憶方纔盧老夫人的話,不由得大喜,低頭見自家主母還在那裏抽泣,也顧不上禮數,便忙忙湊到她耳邊如此這般說了好一番話。

    蔣氏整個人愣住,眉間的喜意漸漸浮上來,激動地看向盧老夫人:“六嬸孃!您……您……”眼淚不由得往下直掉,“方纔……是侄兒媳婦失禮了……”

    盧老夫人臉色再度放緩:“有些話我不好明說,你能明白就好。其實……正如你所言,你要把女兒接回家去,也不是什麼大事,只要不鬧得太過,老四兩口子也不會不應。她畢竟是顧家女兒,我們也樂意見她好的。只是他們才接過擔子,就爲你們破了例,往後也難服衆。族裏就從此多事了,倒不如你們家給足他臉面,他自然也不會與你們爲難。說到底,你們一家雖顯赫,也不能離了家族,不爲自己。也要爲子孫們考慮!”

    蔣氏只要能救出女兒,當然不會說半個“不”字。橫豎她出發前,丈夫已經跟她打過招呼,只要能接兒女接回京去,花些錢也沒什麼要緊。因此她此時聽了盧老夫人的話,便連連點頭稱是。

    盧老夫人見狀,就知道她未必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便話風一轉:“論理,六丫頭也太胡鬧了些,若她平日禮數齊全。待族中長輩們恭敬些,也不至於吃了這半年的苦頭。既然受過苦,她也該知道些好歹了,往後千萬莫要再犯糊塗。你是她母親,可不能因爲一時心軟,就寵壞了孩子。叫她日後吃苦!”

    蔣氏聽得心酸,眼圈又紅了:“好嬸孃,不是我寬縱了她,實在是不忍心管教!我生了三個兒女,也就只有這個閨女最貼心,若不是她,我連日子都難熬!您叫我如何捨得說她一句?!”

    這話說得盧老夫人與文怡都齊齊一愣。杜鵑在暗地裏扯主母的袖子,但蔣氏卻越想越傷心,忍不住哭訴起來:“六嬸孃不知道,我家賢哥兒一滿月就抱到老太太屋裏養着,好不容易等他大了些,我帶着他去京城見老爺,老爺又把他帶在身邊教導,我除了日常吃穿,安排丫環婆子,半點事兒也沾不上,一天不過早晚匆匆見一回,實在想得狠了,要叫兒子到跟前說說話,老爺還要說我慈母多敗兒,擔心我會把賢哥兒教壞了……”

    顧大老爺原先是族長,嫡長子便是未來的宗長,在教導兒子上多用心也是有的,不過不讓母子多見面,卻是稀罕事。文怡回想着這位伯母的行事,抿了抿嘴。

    盧老夫人輕輕咳了一聲,端起茶碗:“這是大侄兒看重嫡長子,你不要太傷心了。”

    蔣氏卻繼續哭道:“大兒子我管不着,小兒子總能管了吧?結果安哥兒那個調皮搗蛋的,小時候還算乖巧,稍大幾歲,在京裏認得幾位小公子,便整天跟着人往外跑,我攔也攔不住!老爺只說朝上的事忙,又要操心賢哥兒的功課和前程,沒功夫管他,一聽說他闖禍了,便只會罵我不會教孩子!可姨娘生的庶子,他卻當成寶貝似的,天天帶在身邊,連庶女也請了先生和嬤嬤回來教導!他怎的就沒功夫管教我的孩兒呢?!”

    這已經涉及到伯父內院之事了,文怡不由得生出幾分尷尬,忙看了盧老夫人一眼。後者淡淡地吩咐:“你大伯母好不容易來一遭,將近飯時,你去廚下瞧瞧,看有什麼好菜,治一桌席面來招待你大伯母。”文怡忙應聲去了。杜鵑張張嘴,見主母只顧着哭,似乎沒聽到,只好無奈作罷。

    文怡到了外頭,便聽見蔣氏又開始訴說自己在家中的苦處,與妾室庶子女不和等事。她嘆了口氣,瞪了廊下兩個擠眉弄眼的小丫頭一眼,又看了看候在階下的長房僕人,便叫過冬葵,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到了廚房一瞧,家裏還有兩隻雞,半扇豬,幾把蔬菜,十個雞蛋,便吩咐:“今日大伯母來家,祖母只怕要留飯,你們去找仲叔,支二兩銀子一吊錢,往市集上買些雞鴨魚肉回來,治一桌上等席面、一桌三等席面。再拿一隻雞,燉個補湯,添上兩碟清爽些的小菜,給後院十五太太送去。”

    廚房的人應了,各自做事不提。文怡在廚房巡了一圈,又轉出來去找仲娘子問了幾句話,方纔回到正院。

    上房中,蔣氏已經住了淚,低下頭聽盧老夫人訓誡:“……你是正室,家中姬妾們不好的,你只管拿出正房太太的威風,誰敢不聽?!你只顧着看男人臉色,自己先軟了,別人如何敬你?!便是爲了處置妾室,觸怒了大侄兒,他還能休了你不成?!你將大道理擺出來,他心虛了,自然不敢再胡鬧!象你如今這般,又要擺威風,又怕得罪了男人,拖泥帶水的,還跟妾耍手段爭閒氣,叫人如何看得起?!別說什麼餘姨娘出身不比尋常姬妾的話,饒是她出身良家,妾就是妾,她要是覺得自己尊貴,就別嫁進咱們顧家做小!”

    蔣氏聽着聽着,腰桿子就直起來了,連連道:“嬸孃說得是!”

    盧老夫人卻仍在生氣:“你自己拎不清,只是自己不爭氣,倒也罷了,偏偏還拉着六丫頭給你出謀劃策!怪不得她被你教成這個模樣呢!若是你以後仍舊這般,六丫頭還是不回京的好,在這裏,好歹有祖母看顧,比她回京後,在外與人瘋玩瘋鬧,在家跟庶母庶妹鬥來鬥去的強!”

    蔣氏滿面通紅,臉上有三分不忿,三分羞愧,還有四分恍然。文怡在門外看得分明,想起自己的祖母是個執拗的性子,若是訓得多了,只怕大伯母不但不感激,反會生了怨懟,便忙忙走進來稟道:“孫女兒已經到廚房吩咐下去了,另有一件事,仲娘子來回報,說今日一早,十七嬸去後院坐了坐,她走了以後十五嬸的身子便有些不適,身邊的媽媽們都說不準是怎麼了,因此想請祖母您抽空過去瞧一瞧。”

    盧老夫人聞言眉頭一皺:“我知道了!”她猶豫片刻,便轉向蔣氏:“你十五弟妹有了八個月的身子,但她素來體弱,十七家的又跑去煩她。既然你回來了,不如隨我過去瞧一瞧,看有什麼能幫上的?”

    蔣氏立時心領神會,笑道:“都是一族的妯娌,我常年在外,見得少了,好不容易回來,自當多親近親近。”

    盧老夫人點點頭,便看了文怡一眼:“你留在家裏就行了。”眨了眨眼,便點了四個婆子媳婦,也不走前門,直接從院後的小門走。

    文怡送走了祖母與大伯母,迴轉身來,總覺得有幾分不解,便走到趙嬤嬤的房中,小聲問她:“嬤嬤,我覺得祖母好象是有意跟大伯母交好,這是爲什麼?咱們往日跟二伯母還算親近,這幾個月倒是來往得少了,大伯母已有七八年在外,祖母從前跟她交情也平平,爲何要處處提點她?”

    趙嬤嬤放下手中的針線,有些好笑:“我的好小姐,你平日聰明,今兒怎麼笨起來?!你想想,大太太是從哪裏回來的?再想想,那地方都有誰?你的婚事,只定了一半,老夫人總要找人打聽去!”

    文怡愣了愣,猛地想起大伯父在京城,而柳家老爺也在京城,傳聞說柳家人上回離了顧莊後,沒多久就回京裏去了,難道說……她不由得臉一紅。

    柳東行只託人送過兩封信去蕭老大夫那裏,只說一切平安,事事順利,卻沒提別的。她卻是免不了要忐忑不安的……(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