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91章 今秋有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91章 今秋有雨字體大小: A+
     

    文怡在家門前下了馬車,擡頭見天色有些發沉,便問:“這是要下雨了吧?”

    前來迎她的錢嬸便賠笑道:“從昨兒開始,天就一直在下小雨呢,早上才停了下來,這才兩個時辰,又下起來了!聽人說,可能會下個幾天呢!仲大爺一早就命人把家裏各處的排水溝都清一清,免得叫雜物堵塞住,淹了院子!”

    前世的九月,的確是開始下雨了,起初只是雨絲兒,過了月中,便開始大起來,一直到十月才停。文怡聽了錢嬸的話,記起這件事,面上不愁反喜。下了雨,就意味着今天的旱情過去了。她立時大大地鬆了口氣。

    冬葵也在旁討她歡喜:“這可好了,咱們家的田地,總算不用再發愁了!”

    文怡面上帶了笑,看着錢嬸也覺得順眼許多,便柔聲道:“這些天祖母可好?家裏可好?”

    “家裏一切安好。老夫人昨兒吃了蕭大夫開的藥,腰已經沒那麼疼了,胃口也好了,晚上吃了一大碗飯呢!”錢嬸眼珠子一轉,又壓低了聲音,“後院兒那邊,十五太太讓六少爺天天帶着兩位小少爺來給老夫人請安,老夫人瞧着也十分歡喜。不過十七太太這幾日天天都來看十五太太,一坐就是半天,十五太太似乎有些惱了,今兒早上,還摔了個茶杯呢!”

    文怡皺了皺眉。十五嬸這幾個月對十七嬸幾乎是一見面就要給臉色瞧的,十七嬸原本不樂意來,不過是被丈夫逼着上門,十五嬸看在十七叔份上,倒還能維持面子情兒,不曾給過十七嬸難看。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叫她居然氣得摔杯子?!

    她看了錢嬸一眼,想到對方對借住內院的族人的私事都打聽得如此清楚,主人的事就更別說了,不過,眼下她倒沒想着封住對方的嘴。十五嬸在六房過得好,反倒是被九房的偏支氣着了,消息傳出去,對六房的名聲只會有利。

    她微微笑了笑,道:“我不在家,家裏只有祖母在,你們侍候祖母辛苦了。”回頭看了冬葵一眼,“賞錢媽媽一個二等封兒,再傳話下去,家中上下,人人都有賞,老夫人跟前的是一等封兒,外院使喚和內院的粗使都是二等。”

    冬葵應了。錢嬸心裏一樂:這二等封兒就是二錢銀子,差不多是她一個月的月錢了,上趕着賣了一次好,就得了賞,加上丈夫那一份兒,可是發了筆小財!但她馬上又想到,在小姐院裏當差的孫女兒秀竹,不知能得多少賞錢,方纔小姐好像沒提呀?難道要落空嗎?!

    她一急,正要去問文怡,才發現眼前空空,小姐已經帶着人進門去了。

    文怡一路往家裏走,一路小聲問冬葵:“我們家後院的門並不時常開,仲娘子又早就沒在那院裏當差了,錢嬸的消息是哪兒來的?別是秀竹告訴她的吧?”

    冬葵壓低了聲音道:“秀竹是個老實的,不會犯了忌諱。錢嬸嘴碎,閒時愛跟別家僕婦偷懶聊天,興許是從九房的人那裏聽來的。”

    文怡聽了,不由得嘆氣:“十五嬸身子不好,六哥哥要帶着弟弟們讀書,哪裏管得來家務?你悄悄兒跟仲娘子說一聲,瞧着他家有什麼短了,暗地裏幫一把吧。”頓了頓,“再問一問,十五嬸身子可要緊,若是氣病了就不好了。若是她不樂意再見十七嬸,便叫人跟六少爺提一提,讓他們機靈些!”

    葵低頭應了,再看文怡的臉色,便交手上的東西交到綴後的秋果手裏,然後轉身拐上了另一條路。

    文怡進了正院,先進了上房,見石楠就在門邊插花,便笑問:“祖母在做什麼呢?”

    石楠笑着回話:“小姐回來了?老夫人跟趙嬤嬤說話呢,奴婢給您稟報去?”

    文怡擺擺手:“我自己去就行了,纔回來,先見過祖母,還要回屋換衣裳呢。”便進了裏間,見祖母正窩在炕上,身上穿着家常駝色潞綢夾襖,背靠着半新不舊的豆青粗綢大引枕,下身鋪着藍花布面的薄棉被,面色紅潤,神態安然。趙嬤嬤穿着家常絹面夾襖,坐在炕前的腳踏上,正眉飛色舞地不知說些什麼。兩位老人見文怡進來,都露出喜意。後者立時起身拉着文怡的手上上下下看了幾回,方纔笑道:“嬤嬤纔在擔心呢,小姐去聶家吃喜酒,可別叫人算計了!”盧老夫人笑罵:“又胡說了!你當我們九丫頭是個傻子?!”又命文怡:“回去換了大衣裳再來說話。”

    文怡笑着應了,但還是照規矩給祖母行過大禮,方纔退出去,回房另換了家常衣裳,再回上房來。路過石楠身邊時,她心情很好地看着那瓶花,問:“這是纔下來的新鮮菊花?到了姐姐手裏,倒比別家的瞧着都好看。姐姐回頭也給我插一瓶吧?”

    石楠抿嘴笑道:“奴婢這點粗淺手藝,能入得了小姐的眼,是奴婢的福氣。等插完了,奴婢就給小姐屋裏送兩瓶去。”

    文怡點點頭,謝過了,便進了裏間。趙嬤嬤已經把盧老夫人所躺的炕的另一頭收拾好了,讓文怡坐過去。

    文怡也不多囉嗦,直接打發了丫頭們出去,親自搬了一張繡墩到炕邊,拉着趙嬤嬤坐,道:“您老人家別跟我客氣。祖母已經閃了腰了,您年紀比祖母還要大些呢!”趙嬤嬤有些猶豫,盧老夫人笑道:“你就照她說的坐了又何妨?這屋裏又沒外人,咱們什麼情份?私下沒必要死守着這些虛禮不放。何況九丫頭已經發了話,你別跟她作對。爲着我閃了老腰,她生氣我不聽話硬要跑人家裏玩,還給我看了半天臉色呢!這原是她的孝心,你且領了就是。”趙嬤嬤這才行了一禮,坐下了。文怡臉上重新掛了笑,便在祖母對面坐下。

    盧老夫人問:“聶家喜宴可熱鬧?珩哥兒才中了舉人,沒幾天功夫又小登科,你舅舅兩口子想必樂開花了吧?”

    文怡笑道:“可不是?舅舅在席上幾乎是誰敬的酒都喝,還是大表哥怕他受不住,勸了幾回,他才喝得少了,還跟人約定改日再喝呢!到底年紀大了,受不住,散了席後是被小廝們擡回房去的。舅母昨兒一早起來,當着我和大表姐的面就數落開了,直到大表哥和大表嫂過來請安,方纔住了嘴。”

    盧老夫人笑着微微搖頭,只道:“雙喜臨門,多喝幾杯也沒什麼。”又問,“你瞧着你表哥表嫂還和睦吧?”

    文怡怔了怔:“大表哥與秦家姐姐是青梅竹馬,從小認得,自然是和睦的。”

    盧老夫人沒說下去,只是問起了另一件事:“祖母因扭了腰,不曾去賀你表哥,你舅母沒說什麼吧?”

    文怡笑道:“舅母甚是惋惜,還特地問了祖母是怎麼扭傷的,孫女兒回來前,她還特地送了幾帖十分管用的膏藥,再三叮囑孫女兒要好生照料祖母呢。她說老人們但凡有個腰傷腿傷,都是十分難纏的,絕不能誤了醫治!”又將那幾副膏藥送了上來。

    盧老夫人不過是瞥了幾眼,便點點頭:“她有心了。回頭備一份禮去,謝她的膏藥。”接着又問起了宴席上的情形,開了几席,在什麼地方擺的,請了多少賓客,都是些什麼人家,有多少位女客,其中太太奶奶們有幾位,小姐有幾位,家世品行舉止相貌歲數如何,哪一位與孫女兒合得來……瑣瑣碎碎地問了許多。

    文怡一一答了,臉上卻不見有什麼異色,倒是把趙嬤嬤急得夠嗆,好不容易等盧老夫人停下吃茶,才起身拉着文怡問道:“我的好小姐,你跟嬤嬤說,舅太太可有跟你提起什麼別的事?!她不是說,有事要跟老夫人商量麼?!”

    文怡抿嘴一笑,眨了眨眼:“嬤嬤急什麼?舅母有事想跟祖母說,祖母沒去,她若是能跟我說的,早就說了,哪裏還要等到祖母去他家時才說?”

    趙嬤嬤不死心:“她就沒引你見什麼人?!”

    文怡輕描淡寫:“我一直跟大表姐在一處,和賓客中的小姐們一起玩,要見人也是一齊見的,因此每位女客都見過了。”

    趙嬤嬤還要再問,盧老夫人便道:“好了好了,這丫頭心裏明白着呢,你替她着什麼急?更何況,舅太太還沒問過我的意思,哪裏就敢替她做主了?有事也是她丟臉!”

    趙嬤嬤聞言忙去看文怡的臉色,見她抿着嘴偷笑,便“哎喲”一聲笑道:“小姐什麼時候學會作怪了?看着嬤嬤在這裏着急,偏就不肯直說!”

    文怡討好地摟住她撒嬌:“好嬤嬤,我下回不敢了,您別生氣!我還爲您向大表哥討了您最愛吃的果子酒,就是他家用溫泉水和桃子釀的,還有幾大本新鮮花樣冊子,才叫丫頭送到您屋裏去了。”

    趙嬤嬤一向最疼她,哪會跟她生氣,才板起臉,就繃不住笑了,道:“小姐也忒胡鬧,那果子酒老夫人也喜歡,你怎麼送我了?我跟着老夫人喝也是一樣的。”便要回屋去把那酒搬來。

    文怡也不去攔,只是看着她出了門,便轉身坐到祖母身前的腳踏上,壓低聲音道:“莊上的糧食都收了,租子收了一半,放出去的賬,也收了三成回來,剩下的先賒着,那些農戶都說,只要明後年風調雨順,不出兩年就能還上了。不過藥香谷那邊,因前幾個月天旱,多少受到了影響,大約要虧上百八十兩銀子。”

    盧老夫人點點頭:“這倒還罷了,顧氏全族裏,咱們六房受災已經算輕的了,八房的水田失收,通共才得了兩百多兩銀子,而九房,連過年的銀子都還不知能不能備齊呢。”又問:“趙嬤嬤那個侄兒的事可問過了?”

    文怡有些黯然:“已經遣人去問過了,可問的人,十個裏有八個說不知道的。只有一個茶攤的老闆,說是曾經見過這麼一個人,是給大戶人家做奴僕的,跟着管家出門辦事,在他那裏吃過一盅茶,歇完腳後便沿着官道往北邊去了。只是他說,那人瞧着有三四十歲了,年紀有些對不上。”

    趙嬤嬤原是盧老夫人的陪房,陪主人嫁到顧家,父母兄長都還留在盧家。不料三十年前,因盧老夫人的父親沒了,孃家兄弟回家丁憂,家人行李太多,路上不便,弟媳便賣了幾房家人,當中就有趙嬤嬤的夫家小叔一家四口。趙嬤嬤夫妻倆爲此傷心了很久,一直託人打聽兄弟下落,始終沒有消息。後來她丈夫、子女相繼亡故,趙嬤嬤便孤身一人留在了盧老夫人身邊。前不久,她無意中聽到別房的家人說起外出辦事時遇到的人,那姓名年紀都與小叔家的大侄子對得上,便忍不住在盧老夫人和文怡跟前提了一提。盧老夫人有心爲她尋親,卻又怕找不到會讓她傷心,便讓孫女暗中行事。

    盧老夫人聽了文怡的話,也有些失望:“既如此,就先別在你嬤嬤跟前提起,等到尋訪到了確切消息,再說不遲。”

    文怡應了,便聽到趙嬤嬤在外間跟石楠說話,要她把那兩小壇果子酒收好,忙扯開了話題,道:“孫女兒聽人說,十七嬸這幾天又來了幾回,還惹得十五嬸生氣了。孫女兒擔心十五嬸身子吃不消,就叫仲娘子去幫着照應,若需要什麼東西,就從我們家拿,也不必跟六哥提。祖母覺得這樣可好?”

    盧老夫人微微一笑:“錢嬸又嘴碎了——就照你的意思辦吧。你十五嬸是個省事的,總要跟我們客氣,若是等她開了口再幫忙,事情早就亂套了。仲娘子爲人老到,你交給她就好。”又露出一個冷笑,“你十七嬸的算盤打得倒響,可也太不會做人了。親兄弟妯娌!上門看望守了寡又懷着胎的嫂子,一開口不說多關心關心人家孤兒寡母,卻只知道問人家還剩多少銀子,多少傢俬,又說自己家有多麼難過,手頭有多麼緊……幾乎要明擺着說要錢了!我聽着都替她害臊!”她正色告誡孫女:“你可千萬莫學她的模樣,哪怕是守過三年孝,又有兒女,丈夫休她不得,這般行事終究失了禮數,便是兒女們看在眼裏,嘴上不說,心裏也要看她不起!”

    文怡忙起身肅立,正色道:“孫女兒絕不會如此!”接着又撒嬌:“孫女兒怎會做這種事?!祖母也太小看我了!”

    盧老夫人瞪了她一眼:“越大越沒規矩了,你原先哪裏敢在我跟前這樣放肆?!”臉上卻帶着笑意。

    文怡知道祖母其實是喜歡的,便抿嘴笑着不說話。

    盧老夫人嘆了一聲,又道:“在我跟前還罷了,到了外頭可別這樣胡鬧!你可知道,你大伯母……就要回來了,不出兩天就到!”

    文怡怔了怔。大伯母……不就是長房大伯父之妻,文慧、文安之母蔣氏麼?她回來了?!

    (下雨了下雨了~~~求粉紅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