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生於望族 » 第80章 姐弟歷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生於望族 - 第80章 姐弟歷險字體大小: A+
     

    文慧躲在巷口的牆後,伸頭往外瞧了瞧,便立時縮了回來。

    天已經亮了,但後莊一片靜悄悄的,連個人影兒都不見,冷清得如同一片死地。文慧此時正身處十字路口,心頭卻一片茫然:“小七到底是往哪個方向去了?我要上哪兒找他去呀?!”

    此時回想起姐弟倆半夜的爭吵,她心裏不是不後悔的。她當時只是一時氣話罷了,弟弟一再說朱景誠與柳東寧的不是,她只覺得刺耳非常,便忍不住開口奚落了,但細細一想,卻也說不清楚,她這般生氣,究竟是爲了朱景誠,還是爲了柳東寧。

    不管是爲了哪一個,她當時都不該用“若你有本事,就把那些賊人趕跑了”這種話來氣小七,她哪裏想到弟弟會真的跑去找賊人呢?只求老天保佑,弟弟能平安無事,那她就算事後被祖母、姑母和舅母責備幾句,或是再在小院裏禁足上十天半月,她也認了!

    她喃喃低語祈禱:“小七,你快回來吧,只要你回來,姐姐以後就再也不惹你生氣了,你要什麼吃的玩的,姐姐都給你弄來,你一直吵着想要的繡花荷包,姐姐也替你做……你快回來吧!”

    正喃喃間,她身後不遠處的長房后角門忽然傳來開門聲。她嚇了一跳,忙躲進角落的陰影裏,小心探頭看過去,便見到原本守西南角門的兩個婆子伸頭出來望了望,便飛快地縮了回去,鎖上了門。

    文慧心裏懊悔不已:門居然鎖上了!那她該如何回去?!但轉念一想,守門的人已經回來了,只怕用不了多久,家裏就會發現她跑了出來,到時候一定會派人來找的。若屆時她還沒找到弟弟,豈不是罪加一等?!不好!她得儘快把人找回來才行。好歹也要在長輩們面前將功折罪,才能少吃些苦頭!

    這麼想着,她立時便往後頭摸索着走去,一聽見長房前門的方向傳來馬蹄聲、腳步聲,她便加快了腳下的速度,生怕是家裏派人來找她的。誰知她才轉了個彎。正打算先往後莊東面找找,卻忽地感到有什麼東西重重地擊在她的後頸上。她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她感覺到左肩膀一痛,似乎有人將自己摜到了地上,方纔悠悠醒轉,然後便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裏,有人在她身後“嗚嗚”直叫,那聲音有幾分耳熟。她連忙爬起身回頭望去,卻發現是弟弟文安。

    文安被五花大綁。歪在角落裏,額上一片青紫。他雙眼噴火,神情又是憤怒,又是焦急,奈何嘴裏被塞了一大團布,瞧着似乎是椅搭之類的物件。無法說話,因此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文慧失聲叫道:“小七!你怎麼了?!”叫完了,方纔發現在文安身邊的椅子上,坐着一個陌生的男子,衣衫襤褸,滿面橫肉,正不懷好意地獰笑着看自己。她嚇得往後一縮。卻又碰上了人,回頭一看,原來身後也站了一個男子,比另一個略年輕些,同樣穿着打滿布丁的衣裳,形容猥瑣,卻是雙眼發亮,伸出髒手往自己臉上摸了一把,嚇得她魂飛魄散,只覺得骯髒不堪,立時便尖叫着躲開。

    那年輕匪徒咧嘴笑着對同伴道:“劉老大,這妞真他媽漂亮!咱還是頭一回碰千金小姐呢,能不能……”

    那劉老大還未說話,文慧已尖叫起來:“你們要幹什麼?!”年輕匪徒笑嘻嘻地再摸了她的臉一把:“幹什麼?你等會兒就知道了,放心,我們不會殺你的,那太浪費了……”文安在旁看得目瞠欲裂,不停地“嗚嗚”叫着。

    文慧兩眼直盯着那年輕匪徒的眼神,心頭狂跳,眼珠子一轉,便張開口大聲叫喚起來:“救命啊!來人哪——”那年輕匪徒變了臉,連忙撲過去捂她的嘴,被她一口咬住虎口,痛得他殺豬般慘叫起來,卻無論如何也沒法掙脫文慧的牙齒,只好向同伴求助:“劉老大……快、快叫她鬆口!”

    那劉老大冷冷一笑,不慌不忙地抽出腰間的大刀,往文安脖子上一比劃:“要是不怕你兄弟丟了腦袋,你就儘管咬人、儘管叫喚好了!”

    文慧嘴一鬆,那年輕匪徒終於縮回了手,痛得呲牙裂嘴地,擡手就想要揍人,但一見文慧那張臉,卻又捨不得,結果又在她臉上摸了兩把,還湊近了她頸間聞香,接着見文慧頭上插着一個赤金鑲多寶的步搖,一見就知道價值不菲,便一把扯了下來,揣在懷裏,又再去揪她的寶石耳環。

    文慧臉色慘白地僵着,連頭髮散落了,耳朵被扯得生疼,也不敢動彈分毫,哆嗦着道:“你們……快放了我們吧……我們家已經派人去城裏報信了……官兵馬上就到……趁如今還來得及,你們快走……我們不會把你們的事告訴人的……”

    劉老大嗤笑一聲,看向同伴:“你去報告大王一聲,說咱抓到了顧家的少爺小姐,叫人去顧家大門前喊話,叫他們拿金銀財寶來贖!”才說完,眼珠子一轉,便又改了主意:“慢着……你跟大王說,叫顧家把那個什麼世子交出來!只要他們把世子交給我們,我們就放了他家少爺小姐,不然……不然……不然我就把人帶到他家門前,親手砍了他家少爺的腦袋!再叫兄弟們一起玩了他家小姐!”

    文慧文安聽得倒吸一口冷氣,只見年輕匪徒咧嘴笑道:“這個好……這個好!劉老大,到時候可別忘了我那份兒!”“行了,自然不會忘了你的,還不快去?!”劉老大不在意的擺擺手,便把人打發走了,然後方纔不懷好意地回頭看文慧文安姐弟倆。

    文安大力喘着氣,面色發青。文慧顫抖着聲音道:“你不能……你不能這樣……我們跟你無冤無仇,你爲何要這樣害我們……你不怕遭報應麼?!”

    “報應?!”劉老大獰笑,“我纔不怕!老天爺有眼,纔會讓我這麼順利就遇上你們倆!我總算可以報仇了!什麼叫無冤無仇?你們已經不記得了吧?!三月裏,你們騎馬乘車從外頭進顧莊,我剛買了藥從莊口走過,正巧……”他一伸手。抓住了文慧的髮髻,痛得她發出一聲慘叫,他還自顧自地往下說:“……有風吹起了你這賤人坐的馬車簾子,我不過是多看了兩眼,就被你們叫人打了個半死!藥也撒了……可憐我的兒子還病着呢……因爲沒來得及吃藥……死了……我老婆也死了……你們害得我家破人亡,還有臉說跟我無冤無仇?!”他一把將文慧摜到地上。又擡腿踢倒文安,一腳踩在他頭上。來回磨着:“當時你們就是這樣糟踐我的!如今可算遭報應了!”

    文安不停地慘叫着,不一會兒,已滿臉是血,文慧哭叫道:“不要……不要這樣!求你饒了他吧……”撲過去就要將他推開。

    劉老大一腳將她踢到邊上,冷笑道:“少給我來這套!若我這麼容易就輕饒了你們,何必費那麼大功夫?!”他兩手一抓,將姐弟倆都揪到跟前,壓低了聲音道:“你們不知道吧?那羣人……原本沒打算打這莊子,不是盯着平陰就是看中了平南。是我!是我把他們弄過來的!爲了啥?就是爲了你們倆!還有你們全家!等着吧,馬上就有一場好戲上演了!”

    文安驚得目瞪口呆,文慧怯怯地望着他:“你……你想幹什麼?!”

    劉老大笑了,笑得十分歡暢,甚至還心情很好地擡手捏了捏文慧的下巴:“方纔我不是說過了麼?小姐沒聽見?”覺得手下觸感柔嫩細膩,索性多摸了一把。呲嘴笑道:“官家千金果然跟花樓的妓女不一樣,這小臉真嫩!不知道皮肉如何?回頭大傢伙輪着上的時候,可得好生嚐個仔細……”

    文慧瞠然,立時掙扎起來,拼了命要往外跑,被劉老大攔腰抱住:“再亂動我就砍了你兄弟!”她還是一味大叫着掙扎。文安在一旁也拼盡全力要掙脫繩索,見劉老大撈起姐姐要往地上壓。便全身撞了過去,將其撞到門上,但他也跟着摔倒了,正打算爬起來,就被劉老大扔過來的椅子撞個正着,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向後一仰,便倒在地上。

    文慧還在那裏大聲哭喊,劉老大氣急敗壞,見文安還在掙扎着要起身,想着先解決了一個再說,便掄起大刀,用力砍將過去。誰知刀還未捱上文安,他已覺得手上一涼,接着右手前臂連刀一起掉落在地,大量的鮮血噴發出來,踐了文安全身。

    他這時才感覺到巨痛,隨即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卻看到眼前綠影一閃,一張有幾分熟悉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面無表情地劈下一道銀光,他頸上立時一涼,然後便覺得自己在往下掉落,又看見了一具無頭的身體隨即歪倒。

    他腦中最後閃過的一個念頭是:這身衣裳怎的看起來跟我穿的那麼象?

    柳東行見賊人已死,方纔跨過他的屍體,去查看文安的情形。所幸文安只是臉上有幾道口子,並無致命傷,但看他嘴角有鮮血,也不知道是否有內傷,還得擡回去細細查看纔好。

    文安無事,但文慧還在尖叫。柳東行皺皺眉,一腳將劉老大的頭從她身前踢開,沒好氣地道:“別叫了!沒事了!”文慧卻還是連連往後縮着,叫得聲嘶力竭,滿面是淚。

    有人從外頭進來了,卻是東平王世子朱景誠。他身後跟着林子默,接下來是兩個士兵押着方纔那年輕匪徒。後者見了同伴的屍首,不由得失聲大叫:“劉老大!”

    朱景誠皺了皺眉,瞥了柳東行一眼,有些掃興,又見文慧還在那裏哭叫,心情更差了,索性大步走過去,大力扇了她一個耳光:“給我消停些吧!”

    文慧的尖叫聲戛然而止,她怔怔地看着朱景誠,忽地眼皮子一翻,暈了過去。

    (小聲求粉紅票……)(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